第一千二百七十九章 紧张的辉辉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嗯嗯,一定的,我一定会专一的。”刘锋赶忙连连点头,“你、你真好看。”

这已经是他连着第二次说出这句话了。星璇的眼神也有些痴了,贝齿轻咬红唇,低下头,将头顶在他的胸口上。

刘锋顿时有些懵了,淡淡的清香传入鼻端,这是少女特有的气息,有生以来,他还是第一次和一个女孩子如此的接近。刹那间,心跳激增十倍不止,脸已是涨得通红,更是有些不知所措。

平日里,他看着蓝轩宇和白秀秀出双入对,看着蓝梦琴和钱磊打情骂俏,真的就没有一点羡慕么他也是个正常人,也是血气方刚的青年,虽然将全部精力都用在修炼上。但在偶尔放松下来的瞬间,又何尝不会畅想着,未来自己会有一位怎样的伴侣。

而此时此刻,所有的想象都已成真。就是又这么一位俏生生的人儿在自己面前。

心情激荡,他终于做出了一个男人正常应该做的事情,他小心翼翼的张开双臂,先是轻轻的放在星璇背上。

星璇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压力似的,头略微向上蹭了一点,将面颊贴在他的肩膀上,主动抱住了他的腰。

黑夜、皎洁的月光、树影重重、生命气息彭湃。还有那彼此贴合的身影,激荡的心跳。绘画出了一幕美丽的风景。

唐雨格没有返回内院,离开海神湖畔,她径自向外走去。独自走在外院的道路上。甚至连她自己,此时此刻都有些分不清方向,而就是那么漫无目的的走着。

原恩辉辉亦步亦趋的跟在后面,低着头,连头都不敢抬,只是看着唐雨格的脚不断的向前挪动。

突然,唐雨格的脚步停了下来,原恩辉辉一时间没反应过来,差点撞上去,险之又险的停了下来。

“你刚刚是演的,对吧”唐雨格头也不回,冷冷的说道。

原恩辉辉继续低着头,不吭声。

唐雨格猛然回过身来。但当她回转过来时,不禁一呆。因为她突然发现,身后的月光,竟然已经完全被那近在咫尺的身影遮挡住了。

她此时才意识到,这个在自己想象中,一直都需要自己照顾,还没长大的男孩儿,已经成年了。

他高大修长的身形比自己还要高上大半个头,一头淡绿色的长发披散在脑后,低着头,一副老老实实的样子,英俊的面庞侧面,被月光勾勒出一抹淡淡的白光。

近在咫尺,男性特有的气息顿时扑面而来。

平日里,唐雨格也不是没有和原恩辉辉近距离接触过,可是,今天她却突然感觉到特别的不一样。俏脸不禁微微有些发红,原本想要出口的斥责之言顿时有些说不出来了。

一时间,两人就这样面对着,一个低着头不敢看,另一个则是脑海中有些空白。

足足半晌之后,唐雨格才道:“是轩宇给你出的主意,对吧”

“啊”原恩辉辉终于抬起头来,赶忙连连摇头,“不、不是、不是,是我自己。”

唐雨格冷声道:“果然是骗我的。你你能有那脑子想出这坏主意,除了蓝轩宇,谁能让你这么干我才不信,就是他。”

“我……”原恩辉辉已经不知道该如何反驳才好了。实在是唐雨格对他太过熟悉,他所有的反驳,在唐雨格面前都会显得异常无力。

“姐,我错了。”原恩辉辉低眉顺眼的认错。

“别叫我姐。”唐雨格没好气的道。

原恩辉辉突然在这一瞬似乎是变得聪明了,满脸喜色的抬起头,看向唐雨格,“那叫你老婆”

“啪”

高大的身影划出一道弧线,远远的摔飞了出去。

唐雨格满头黑线,“你成天跟蓝轩宇屁股后面混,你就跟他学这个”

原恩辉辉捂着脑袋爬了起来,被打的有点懵,但他脑海中却瞬间浮现出蓝轩宇之前对他说的话。

“想要追你姐,首先你要弄清楚你姐是什么样的人。雨格外冷内热,外刚内柔。你原来又是她弟弟,如果她真的能够接受你。你就要在她面前多多示弱,让她把内心的情感展现出来。多来几次,自然就顺理成章了。”

“噗”一口鲜血从原恩辉辉口中喷出,他还没站稳,就软软的倒了下去。

唐雨格本来双手叉腰气愤难填,突然看到原恩辉辉身体软倒,顿时大吃一惊,一闪身就到了他身边,将他抱住。

此时的原恩辉辉,已是面如金纸,全身还有热气向外蒸腾而出。分明是火毒入体的征兆。

他之前确实是受了伤的,在蓝梦琴的治疗下,初步将伤势压制了下去。只需要一段时间的调养就能恢复正常。

此时却分明是伤势爆发出来的样子啊!

“辉辉、辉辉。”唐雨格焦急的大叫,一把将他抱了起来。

她能清楚的感觉到,原恩辉辉这可不是在装伤,而是真的伤势爆发了。体内气息紊乱,炽热的气流不断在他体内迸发,有种压制不住的感觉。这分明是之前红莲火毒的效果。

梦琴,梦琴在哪里她刚刚根本没注意蓝梦琴跟钱磊去什么地方了。

她更是深深的后悔,自己怎么出手那么重,竟是将原恩辉辉的伤势给引发了出来。

“姐,我错了……”原恩辉辉勉强睁开眼,喃喃的说道,嘴里又呛出一口鲜血。

“别说话。你赶快疗伤。”唐雨格怒声道。

原恩辉辉轻轻的摇摇头,“姐,对不起,今天确实是轩宇哥哥教我骗你的。但是,他其实也不知道,那时候,当我最后看你那一眼的时候,我突然觉得,我真的没有机会的。记住搜索求书阁看书阅读,你是不会喜欢我的,因为你从来都没有当我是个真正的男人。所以,那一箭,我是真的准备射出去的。”

“那时候,你说你也喜欢我。其实我明白,那是你为了安慰我,不让我射出那一箭。但在那一瞬间,我还是很开心、很开心的。姐,对不起,我错了。或许,我是真的没资格喜欢你的吧。我不知道该怎么说。你别不开心好吗如果你不喜欢,我以后再也不说了,我就只做你的弟弟好吗”

他轻轻的说着,说着自己的心里话,泪水不受控制的从眼角流淌而出,在他的眼神里,唐雨格仿佛又看到了他燃烧自身,绝命一箭张弓时的那种情绪波动。

她知道,原恩辉辉当着自己的面,是不会说谎的。因为他根本就不会说谎。

突然之间,她只觉得自己的心很疼、很疼。那是一种难以言喻的疼痛。

“别哭、别哭。不是的,不是你说的那样。”唐雨格的眼眶也已经湿润了。

“其实,那天之后,我就已经真正明白。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全心全意对我好的人,就只有你。无论是我妈妈,还是我那个爸爸,他们都是如此的自私。他们只会考虑到自己,却从来没有为我想过。我真的好绝望、好绝望。只有你,一直陪伴在我身边。其实,你知道吗今天我其实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