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九章 同往教廷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小子,你怎么不问问我去不去。难道看不起我老头子么?”鹘突从哈里和云翳中间钻了出来。刚才他和阿呆交手那招虽然受了些震荡,但由于阿呆手下留情,所以并没有受伤。

阿呆一愣,苦笑道:“我怎么会看不起您呢?只是怕您不愿意而已。”

鹘突怒道:“难道你真当我是老糊涂么?我刚才说了,你和提罗的事已经过去了,这是关系到大陆安危的大事,怎么能没有我。我和你们一起去那个什么死亡山脉,看看是那些亡灵生物厉害,还是我这把老骨头硬朗。”

阿呆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竟然如此轻易的就说动了三位剑圣,兴奋之情意于言表,再次向三位剑圣施礼,道:“那就谢谢三位前辈了。”

席文带着众人围了上来,玄月勾住阿呆的手臂,冲三位剑圣笑道:“我代表教廷欢迎三位前辈的加入。”

鹘突然看看阿呆,又看看玄月,哼了一声,道:“你这小丫头能够代表的了教廷?”

玄月道:“当然能了?我是教廷的红衣祭祀嘛,难道你忘记了先前席文老师的介绍。”

鹘突的年纪比教皇还要大上不少,对红衣祭祀这个名字显得很陌生,“我们参加剿灭黑暗势力是一回事,和你们教廷可没什么关系。可别想让我们听那什么教皇的指挥。”

玄月嘻嘻一笑,道:“才不会有人指挥您呢?您在大陆上的地位,也没有谁配指挥您啊!”

鹘突被玄月带了高帽子,僵硬的脸庞终于露出一丝微笑,道:“嗯,小丫头还挺会说话的。我说,那个阿呆,咱们什么时候出发啊!哦,对了,小丫头。你们教廷有没有酒?我的宝贝酒葫芦可陪伴我几十年了,今天让这小子给弄坏了,你们教廷可要赔我。”

玄月瞥了阿呆一眼,道:“明明是他弄坏的,和我们教廷有什么关系哦?”

鹘突瞪了阿呆一眼,低声道:“他一个穷小子怎么赔我,你们教廷有的是钱,赔我上好的葫芦肯定是可以的,不过。你们那些神职人员好像是不喝酒的吧?”

玄月微笑道:“您放心好了,我们虽然不喝酒,但总有些接待贵宾的酒啊!好象都是些百年陈酿,包您满意。”

哈里笑道:“你个老鹘突,其实一点都不糊涂啊!”

鹘突好象没听到哈里的讥讽似的,喜笑颜开的冲玄月道:“只要有好酒就一切好说。”

阿呆无奈的笑笑,先前那个不可一世充满杀机的鹘突已经消失了。在他眼里,这简直就是一个嗜酒的顽童一样,“三位前辈。就请你们在山上住一晚吧,明天我们一起动身前往教廷。”

云翳点头道:“这些就由你们安排好了。我们只是想为大陆出一份力而已。”

连单走到云翳身旁,恭敬的说道:“师父,我听阿呆兄弟一说,有个想法。我想立刻回红飓族召集佣兵界的高手参与此次行动,我们也是大陆一份子,自然应该要出些力。”

云翳点了点头,道:“这个想法很好,那你们现在就去吧。直接带人到教廷和我们汇合就好。抓紧时间。”

“是,师父。”向众人告别后,连单和祝渊离开了天罡山。

血骷髅微笑道:“师父,我们也想参加这次的行动,您看?”

鹘突因为酒葫芦没有了,显得坐立不安,有些烦躁的道:“随你们吧,你们几个小子也该长长见识了,真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才能达到阿呆这傻小子的修为。”

铁骷髅有些不服气的低声道:“他不过是取巧而已嘛。”

鹘突冷哼一声,声浪震的铁骷髅身体一颤,“取巧?什么叫取巧,事实才是最重要的,有本事你也取巧啊!难道让我老头子把功力都传给你不成。”

看到师父生气了,铁骷髅赶忙低着头退到一旁,不敢再吭声。

席文哈哈一笑,道:“三位前辈,请到敝派休息吧,我们这里还有自己酿的果子酒,可以让三位前辈品尝。”

一听到酒,鹘突顿时来了精神,也顾不得再训斥徒弟,连声道:“快,快带我去。我可是分分钟钟也离不开酒这个宝贝啊!”

席文本来没想到四大剑圣比试会这么快结束,所以并没有准备什么,回到派里赶忙命令低代弟子准备宴席,当然,他忘不了先给鹘突弄来一坛美酒。天罡山上的山珍让这些外来的客人吃的津津有味,酒席在欢快的气氛逐渐步入了尾声。

云翳向阿呆道:“阿呆,今天你和鹘突对战之时,所用的是不是你师祖研究出来的地须弥之剑?”

阿呆一愣,点了点头,道:“是的,那是段弥之剑的最基本形态。”

席文有些疑惑的问道:“须弥之剑?那是什么?”连他这个掌门都不知道派里有这种武技。

阿呆道:“须弥之剑是师祖传我的三大绝招之一,也是最后的一招,可以说是师祖最强的武技了,师祖说过,只有生生变达到第六变以后才能修炼,我今天也是第一次用,只是成功的凝聚出须弥之剑的形态。”

云翳微笑道:“当年你师祖也没有成功,没想到你却完成了。如果我说的不错,你今天并没有发挥出须弥之剑的真正威力吧。”

阿呆看了鹘突一眼,挠了挠头,道:“我也不知道须弥之剑究意有多么大的威力。”

鹘突醉眼朦胧的道:“小子你用不着看我,难道我输不起么?就冲你那么大的能量剑,恐怕用来开山也足够了。”

云翳道:“老糊涂,你今天可以说是很幸运了。难道你没发现阿呆用的那个能量剑是固态的么?这是狄斯大哥近十几年来研究出的固态斗气,以阿呆现在这达到最高境界的固态斗气,绝对可以说是无坚不摧了。须弥之剑才真正的天下第一剑。”

玄月微笑道:“前辈,您就别夸他了,待会儿他要找不到北了。”

哈里道:“云老哥不是夸他,这些都是事实啊!以阿呆现在的修为。恐怕就是你们教廷的教皇也无法与他对抗。在须弥之剑之下,不要说魔法了。就算是任何斗气,都无法与之相抗衡。或许,也只有我们三个老家伙全力联手,才有可能挡的住他的威势吧。”

云翳道:“席文啊!现在我们四个加上你,可以说是当世五大剑圣了,我刚才想了想,死亡山脉连阿呆都会感觉到恐怖,那其中蕴涵的,一定是非我们所能想象的力量,我看这样好了。在进入死亡山脉之后,我们五人就始终在一起,一旦遇到强大的亡灵生物,我们就合而灭之。”

席文微笑道:“这个办法好,只是晚辈的修为又怎么能和几位前辈相比呢?”

哈里道:“你也不用过谦了,你比我也小不子多少,现在的修为已经进入了和我同样的境界,就算交手。我也没有赢你的把握。就照云翳大哥说的办吧。好啦。我要去睡觉了。”云翳拉着鹘突也站了起来。席文和众二代弟子赶忙带着这几位大人物去了早已经给他们安排好的住处。

议事厅中,只剩下小一辈的人物了,血骷髅见师父走了,顿时轻松了许多,端起自己的酒杯走到阿呆身旁,笑道:“兄弟,我们还没来得及叙旧呢。来,哥哥敬你一杯。”阿呆苦笑道:“血骷髅大哥,你也知道我酒量不行,我少喝一点吧。”说完,抿了一口醇酒,微笑道:“大哥,你们最近如何,骷髅佣兵团你们怎么安排了。”

血骷髅笑道:“还能怎么安排,让那群小子找了个安静的地方刻苦修炼呢。想成为一流的佣兵,没有扎实的功底怎么行。唉,今天看到连单和祝渊那兄弟俩,我的心都冷了,别说我们佣兵团远远比不上红飓佣兵团强大的实力,就是我们四人,也远不是连单的对手。看样子,他已经得到了东方剑圣的真传,相信不出十年,他也能迈进剑圣的领域了。据我看,现在只有一个佣兵团能和他们相比了。”

阿呆一愣,道:“大哥,你说的是月痕佣兵团吧,他们有了霸王佣兵团的加入,现在确实很强大。”

血骷髅摇了摇头,道:“我说的可不是那个月痕佣兵团,虽然他们的实力不弱,但现在还不能威胁到红飓佣兵团,我所说的,是你和这“玄日”兄弟组成的天恶佣兵团啊!有你那须弥之剑,再加上“玄日”兄弟强劲的魔法,谁能与敌,对了,你还没正式给我们介绍一下“玄日”兄弟呢?此时,其他三骷髅也已经围了过来,每个人看向阿呆的眼神几乎都不一样,铁骷髅带着一丝不屑,风骷髅带着几分敬佩,而冰骷髅仍然眼眸深入流露出一丝怅然和悲伤。

阿呆尴尬的一笑,道:“你们都见过了,那时候为了一些原因,她化装成男子,其实她真正的名字叫玄月,是我的未婚妻。”

听到未婚妻三个字,玄月俏脸上浮现出一丝甜蜜的笑容,而冰骷髅则全身一,美眸更加黯淡了。玄月微笑道:”以前真不好意思,各位哥哥、姐姐,玄月在这里给你们赔礼了。”微微一笑,冲四人躬身一礼。看着玄月那绝美的娇颜,血骷髅三兄弟不由得有些失神,风骷髅赞道:“阿呆兄弟,你真是好福气啊!说实话,我都有些嫉妒你了。哈哈哈哈。”

血骷髅笑道:“恐怕不论是谁看到阿呆娶了玄月,都会嫉妒的吧。对了阿呆,我刚才想了想,觉得我们骷髅佣兵团就我们四个参加前往死亡山脉的行动吧。现在想起当初那些暗魔族的家伙,我还有些心有余悸呢。我可不想让手下兄弟白白送死。”

阿呆点了点头,道:“有四位的加入就足够了。唉——,那死亡灵生物确实强大,普通的武技者确实无法和他们对抗啊!”

冰骷髅突然举起酒杯,上前一步走到阿呆面前,看着他的双眼,道:“阿呆恭喜你们,祝你们能白头偕老永结同心。”说完,她一口饮尽杯中烈酒,转身就走了出去。阿呆看着冰骷髅的背影不禁有些发愣,不知道该如何处理眼前的局面。

血骷髅轻叹和摇了摇头,道:“兄弟,你不用管她。过段时间,她自然就会好的。好了,我们也要去休息了。明天见。”说完,带着一脸愤愤之色的铁骷髅和有些黯然的风骷髅走出议事厅。

玄月似笑非笑的看着阿呆,道:“你还这么受欢迎啊!看来冰骷髅姐姐可是对你用情很深啊!”

阿呆苦笑道:“月月,别乱说,我和她怎么可能呢?我早就说过,我心中只有你,难道你还不相信我么?”

玄月嘻嘻笑道:“就算相信也要看的紧一些。否则,你被别人拐跑了让我可怎么办。走吧,咱们也去休息吧。”

听出玄月言语中的暧昧。阿呆微笑道:“好啊!咱们一起去休息。”他修炼了这么多天,一直没能陪玄月,心中也有些歉疚。此时正好是个补偿的好机会。玄月俏脸一红,道:“讨厌啦,别乱说,要是让别人听到多不好,我们毕竟还没有正式成婚呢。”

阿呆微笑道:“怕什么?谁还会来说我们的闲话呢?我不管,今天晚上说什么你也要和我在一起。”

感受着阿呆那霸道的话语中蕴涵的深情,玄月低下头不再说话,两人就那么相拥着来到阿呆的房间。打开门,在玄月的低声惊呼中,阿呆搂着她直接飘身上床,他毫不客气地吻住了她的唇,贪婪地吸吮着,玄月开始时还有些微抗拒,但转瞬间就已经完全投入到缠绵之中。两人的心灵在彼此碰撞,灵魂在彼此交融,仿佛天地间再没有了什么其他事物存在似的。这一吻持续了良久良久,直到两人都有些喘不过气时才停了下来。阿呆惊讶地发现,自己的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滑进了玄月的衣襟之中。正抚摩着她背部光滑而充满弹性的肌肤。玄月星眸半睁,仍然在一片迷醉的状态之中。看着她那鲜艳的红唇,阿呆忍不住又是一阵痛吻。

怀抱着玄月柔软的娇躯,阿呆喃喃地道:“月月,我好幸福啊!只要有你在身旁,我就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玄月的娇羞未退,阿呆在最后关头停了下来虽然让她松了口气,但也有一种怅然若失的感觉,她知道,如果阿呆真要向自己索取的话,自己绝对无法拒绝她。感受着阿呆肌肤传来的温度,玄月喃喃地道:“我也感觉好幸福。”

阿呆紧了紧自己手臂感受着玄月娇躯那惊人的弹性,在她的俏鼻上轻咬一口,低声道:“你个小妖精,真是害人不浅啊!真想现在就要了你。”感受到玄月震颤的娇躯,阿呆低笑道:“傻丫头,不会啦,在没有正式成婚之前,我绝对不会的。放心好了。这是我对你的尊重。等到我们正式成婚那一天,我要让你成为最快乐的新娘。我会永远永远地那么爱你。“

清晨,在席文的带领下,天罡剑派三代弟子七十四人,二代弟子七人,加上三位剑圣,四骷髅和玄月,一行八十九人朝着教廷的方向起程了。天罡山上,席文留下了五名沉稳的三代弟子主事。众人都是武技高手,天罡山那险峻的地势在他们脚下和平地并没有什么区别,冰骷髅今天的神色好了许多,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似的,这也让阿呆的心安定了不少。众人前进的步伐很快,两天后,已经进入了教廷的领地范围

教廷的防卫依然严密,当众人来到神圣骑士把守的警戒线时被拦了下来。由于教皇早有交代,又有玄月在,这次没有经过什么波折,就顺利地进入了教廷神山之中。得到了天罡剑派大举前来的消息,教皇亲自带着玄夜、芒修、羽间三位红衣祭祀以及大批教廷高级人员迎了出来。

教皇一看到席文,脸上顿时流露出一丝喜色,快步迎了上来。“席文掌门,你们可算来了。”

席文微笑道:“我带来了剑派中全部的高手听候教皇大人差遣。保护大陆,这是我们应该做的。哦,对了,教皇大人,我给您介绍几位前辈。”听到前辈这两个字,教皇顿时心中一惊,但他转瞬间就明白过来,能被席文称为前辈的,也只有那几个人了。飘逸的云翳、醉眼朦胧的鹘突,以及温和的哈里,众人群中步出。以三人在大陆上的身份,自然不会向教皇行礼。教皇心中一凛,从面前这三个人身上散发的气势上来看,他知道自己的猜测是正确的。明知故问地向席文道:“这三位是?”

席文微笑道:“这位是当今天下四大剑圣之一的东方剑圣云翳前辈,这位是北方剑圣鹘突前辈,这位是西方剑圣哈里前辈。”四大剑圣的威名,在大陆上可以说是六十年不衰,同时出现三人,顿时让和教皇同来的众人全流露出惊讶的神色。面对这些足以和自己平起平坐的武技高手,教皇肃然道:“欢迎三位剑圣前来,真是怠慢了。”

云翳三人也在打量教皇。感受着他那深不可测的修为,三人不由得暗暗点头,云翳道:“教皇大人不必客气。我们此来,只是想为大陆尽点力而已。还希望您能接纳。”鹘突补充道:“酒一定要管够,否则我可没力气去杀什么亡灵了。”

教皇眼中的欣喜任何人都能够看出,走到三位剑圣面前,躬身道:“三位剑圣能如此识得大体真是天下百姓之福,玄迪在此谢过了。”

包括鹘突在内,三位剑圣的身体同时一震,虽然他们一向眼高于顶,但教皇在大陆上的地位他们又如何不知呢?他们怎么也没想到,这大陆上首屈一指的人物居然会向三人行礼,三人对教廷的好感顿时大增,哈里上前扶住教皇的肩头,微笑道:“教皇大人千万不要多礼,这可我们几个老头子了,说起来,咱们的年龄都差不了多少,也算是同辈中人,我们会向看待朋友一样看待您和整个教廷。”

教皇欣慰地点了点头,道:“能有三位这样的朋友,是我们教廷的幸运啊!快,三位剑圣,席文掌门里面请。”说完,他亲自引着众人向光明神殿走去。云翳和教皇相临,一边走,一边微笑道:“我以前曾经听狄斯大哥说,教廷的本代教皇绝对是一位奇才,今日得见,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可惜狄斯大哥已去,否则我们四人一起辅佐教皇大人,这死亡山脉未必算得了什么。”

教皇轻叹一声,道:“说起来,天罡剑圣可以算是我最敬佩的人了。自从神圣魔法有成以后,和他交手是我唯一的败绩,真想再和他切磋一回啊!”鹘突道:“那还不好办,不是还有他么?:”说着,指了指身后的阿呆,“这小子的修为已经超过当年的狄斯了。你要想切磋,找他好了,包你满意。”听到鹘突对阿呆如此推崇,教皇心中一动,暗想,这三位剑圣恐怕在比试中吃了阿呆的亏啊!看来救世主果然名不虚传。微笑道:“阿呆是救世主,也是我的孙女婿,我们怎么能动手呢?鹘突剑圣,我早就知道您唯一的嗜好就是酒,我们教廷陈酿还是很多的,其中以当初神羽陛下收藏于地窖中的十坛佳酿仙人醉最为有名,多年以来,用掉了一些,现在还有三坛,如果您不嫌弃的话,就送于您吧.美酒也需要象您这样的酒中豪客才能配得上."为了能让三大剑圣和教廷亲密地合作,教皇可以说是不遗余力地拉拢了。

鹘突全身大震,仙人醉的名字他虽然没有听过,但那既然是教廷第一代教皇神羽收藏之物,就算不论酒本身品质如何,单是那收藏的年头,也足以让他吃惊了。“好,好,教皇老弟,你可真知道我的心思啊!只要有了这仙人醉,你让我干什么都行。”

阿呆心中暗笑,这鹘突真是个头脑简单之人,三坛美酒就被教皇给收买了。和玄月相视一笑,跟着众人一起进入了光明神殿。

在教皇去迎接众人之前,早已经有人摆好了椅子,众人分宾主落座。教皇、三位剑圣以及席文坐在上首位,为了能解决鹘突的酒瘾,教皇先命人取来了一坛美酒,酒坛看上去极为普通,上面落着不少尘土。鹘突的酒糟鼻动了动,动容道:“好酒一,就算没开封,我都能感觉到那醇厚的香气了。教皇老弟,这就是你说的千年仙人醉么?”

教皇摇了摇头,道:“我们教廷也经常会有客人来。仙人醉只有我们教廷能够出产,是经过秘制酿造,专门用来款待客人的。这是新酿一年的仙人醉,您先尝尝,那收藏千年的美酒等晚宴时我再命人给您拿出来吧。”

“好,有酒喝就行,反正这也是好酒。”说完,他拍开泥封,张口一吸,如同长鲸引水样吸入一口甘甜的酒液。论喝酒,他那四人徒弟可算是尽得鹘突真传,闻到那醇厚的酒气,包括冰骷髅在内,四人同时吞吐了口唾沫。

席文看了一眼满脸都是满意之色的鹘突,无奈地摇了摇头,冲教皇道:“教皇大人,现在人都到齐了么?我们什么时候出发前往死亡山脉?”

教皇轻叹一声,道:“别提了,你们天罡剑派这是第一批赶来的。其他各方势力还一点消息都没有。看来,黑暗势力用他们那些深入各势力之同的逆贼行刺,目的已经达到了。我看,最后连预想中的一半精英都未必能到。”

听了教皇的话,席文不由自主地皱起了眉头,道:“那我们该怎么办呢?难道要一直等下去么?暗圣教可不会等啊!距离神圣历千年只有不到十个月最,我们必须要抓紧时间行动才行。”

教皇眼中寒芒一闪,淡淡地道:“只有到了这种关键时刻,才能看出各方势力的属性啊!一个月,再等一个月的时间,不论那时聚集了多少人,我们都立刻出发,以雷霆万钧之势,粉碎暗圣教的阴谋。”

席文看得了同,教皇因为各方势力没有尽快赶来汇合,心中已经产生了杀机,暗叹一声,道:“也只有这样了。”

一名光明审判者突然从殿外走了进来,恭敬地站在门口向教皇行礼后,道:“启禀教皇大人,普岩族族长岩非、先知普林,带领着二百余人已经到了神山外围,他们说是来教廷汇合的,您看…”

教皇眼中闪过一丝喜色,拍了一下坐椅的扶手,微笑道:“好,待我亲自前去迎接。三位剑圣,席文掌门,麻烦你们在此等候了。”

听到传令光明审判者的话,阿呆心中大喜,低声朝玄月道:“是岩石大哥他们来了,咱们也一直迎接吧。”

“好啊,!咱们跟爷爷一起去。”说完,两人向三位剑圣和席文说了一声,就快步跟上了教皇的步伐。当他们和教皇一起来到神山外围之时,普岩族的大队人马已经在神圣骑士团的护送之下进入了神山之中。为首的,赫然是族长岩非,先知普林以及岩石兄弟。普林先知的徒弟丝丝并没有来,跟在他们身后的,全都是一身黑色盔甲覆身的提鲁战士。这些提鲁战士可以说是普岩族最精锐的实力了,此次前来他们可以说是倾巢而出,可见普岩族对这次剿灭暗圣教行动的重视。

教皇微笑着迎上了岩非和普林,岩非道:“教皇大人,我们普岩族没有来晚吧。得到了岩石他们的准确消息以后,我们立刻组织人手日夜兼程地赶了过来。”教皇道:“普岩族为大陆做的一切没有任何人会忘记的。千年以来,普岩族受了太多的痛苦,说起来,我们教廷也有一定的责任,这次族长和先知能够如此深明大义,真是让玄迪汗颜啊!”

普林叹息一声,道:“事情都已经过去千年了,教皇大人就不要再提了。不论怎么说,我们普岩族也绝不会看着黑暗势力肆虐的。”

教皇点头,看向他们身后那些沉静的提鲁战士,微笑道:“这就是先知上次曾经说过的普岩族英雄们吧。”

普林脸上露出崇敬之色,点头道:“不错,这些就是我们普岩族英雄们,如果不是他们舍弃自身,就不会有普岩族的今天。虽然他们的灵魂已去,但他们的精神不灭,将永远得到我们普岩族人民的尊敬。还请教皇大人为他们安排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

教皇道:“这没问题,族长,先知,里面请吧。天罡剑派的众位也刚刚到来,你们正好可以亲近一下。”提鲁战士在普林先知的协助下,被安排到教廷后山的精舍休息,然后众人才一同回到了光明神殿之中。阿呆凑到普林先知身旁,低声道:“先知,您这次把普岩族的精锐全部带来了不会影响到神庙的防御吧?您最近身体感觉如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