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五章 暗圣侵袭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第二天清晨,众人依依惜别后,分别朝着不同的方向离开了精灵森林。岩石兄弟、卓云、基努和月姬一路,月姬因为已经离开月痕佣兵团有一段时间了,决定再陪基努返回天金魔法师工会之前,先顺道到红飓族去一趟。一是回佣兵团看看,再一个,也是将暗圣教的消息传递回佣兵团。而奥里维拉和阿呆他们一道,顺着原路返回,直到神圣教廷再分开就可以了。

为了能缩短赶路的时间,阿呆召唤出飞行能力超强的小骨头,驮着自己、玄月和奥里维拉飞快地朝教廷方向前进着。初次离开死亡山脉,小骨头异常兴奋,一边飞行着一边不断观赏着四周的景色,凭借他的飞行能力,仅仅用了三天时间,就已经穿过了亚琏族广阔的大草原,来到了神圣教廷附近。经过这三天的飞行,怨灵已经完全和他们现在这个身体融合了,也渐渐地掌握了黑龙应有的能力。本来阿呆想召唤出圣邪,让他也在外面放放风的,可是圣邪感受到小骨头的强大,这回倒自己主动要求留在神龙之血内修炼了。作为龙王一脉,如果连自己的小弟都比不上,是他心里难以接受的。此时的他,已经完全进入了苦修之中。

“小骨头,降落吧,马上就要到教廷的领地,你毕竟是邪恶属性,被教廷的祭祀和神圣骑士团发现不好。”

“是,主人。”自从那天阿呆成功地降伏了亡妖纤纤之后,小骨头对他佩服得五体投地。已经完全将自己放在一个仆人的位置上。

小骨头找了一个没人的地方稳稳地落在地面上,四只巨大的龙爪抓住实地,身上的黑色鳞片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异常神武。阿呆拉着玄月和奥里维拉飘然落地。奥里维拉道:“阿呆老大,玄月老大,我就不和你们进教廷了,我要赶快把死亡山脉那边的事情传回工会,也传回我们整个华盛帝国,让大家做好准备。这回消灭暗圣教的行动,说什么我们也强过落日帝国那些混蛋,让他们那些家伙见识见识,什么才是真正的实力。”阿呆微微一笑,道:“落日帝国恐怕除了风系魔导师比因落格以外,也没什么能够参加此次行动的精英了吧。”

玄月道:“没人也无所谓啊!我们这次的行动规模是空前的,需要的经济支援一定不少,落日帝国赚了那么多黑心钱,这回总要吐一些出来。这回可够泉依肉痛的了,我相信,他一定不敢不出的。真想看看他接到爷爷的合集时会有什么表情。”三人不约而同地想起泉依那张青白色的脸,哈哈大笑起来。对于落日帝国,他们谁也没有一丝好感。

笑声收敛。奥里维拉冲玄月和阿呆微微施礼,道:“两位老大,咱们就此别过吧。你们一路小心。不久之后,教廷再见。”说完,他给自己身上施放了一个加速术,飞快地朝着光明行省的方向离去。看着奥里维拉那青色的背影渐渐消失,玄月微微一叹,道:“前几天还大家在一起热闹得很,现在却就剩下咱们两个了。”

阿呆将小骨头收回神龙之血后,搂着玄月的香肩,微笑道:“你还是这么喜欢热闹,等一切都结束以后。我们还会聚在一起啊!那时候,咱们可以和朋友们找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定居,再不用四处奔波,过上平静、安逸的生活。哥里期老师的迷幻之森、精灵森林都是个不错的地方,或者是哈里大叔在的那个小村子,都可以是我们的选择。”

玄月温柔地*上阿呆的肩膀,柔声道:“我是爱热闹,但是也要有你在身旁才好,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住在哪里我都愿意。”

阿呆轻吹上玄月的香唇,紧紧地搂住她的娇躯,相互间感受着彼此的深情,他们完全陶醉在对未来的憧憬之中,天空中飘过一片如同棉花团一样的云朵,遮住了刺目的阳光,仿佛太阳也在为他们的缠绵感到羞涩似的。没有了阳光的照射,空气中顿时多了几许凉意,在清风抚面之下,他们渐渐从缠绵中清醒过来,玄月羞涩地将俏脸埋入阿呆怀中,娇羞地不敢看他。阿呆心中充满了柔情,轻声道:“咱们走吧。”说完,就那么拥着玄月的娇躯在白色的生生斗气包裹中飘飞而起,朝教廷神山的方向而去。

刚一进入神山领地,阿呆就发现前方不远处有大队的神圣骑士在来回巡逻,每一名神圣骑士都紧张地注视着周围,紧握着自己的骑士剑,惟恐放过一丝可疑的地方,防卫之森严,似乎已经到了草木皆兵的地步。阿呆冲玄月微笑道::“你看,教廷的防御多么严密,看来,教皇爷爷现在也很紧张啊!”玄月皱了皱眉,道:“不对,按说不应该有这么严密防卫的,这里毕竟是我们教廷的根本重地啊!"

阿呆一愣,道:“咱们过去看看吧,问一下不就知道了。”说完,拉起玄月的小手,飘身而起,朝神山脚下神圣骑士们的防御圈而去。刚刚接近防御的外围,一声大喝传来,“站住,什么人敢擅闯教廷神山。”上百名神圣骑士在发现了阿呆和玄月后迅速地围了上来。手中的长剑全指向两人的要害,似乎只要稍微有一点不对,他们就会立刻改动攻击似的。

这些神圣骑士都属于教廷最低级的神职人员,他们平日里根本没有见过玄月,更何况玄月现在身上穿的只是普通的淡蓝色长裙。

玄月脸上没有了面对阿呆时的柔情,俏脸的神色变得异常威严,沉声道:“教廷出了什么事?我是红衣祭祀玄月。”

围拢的神圣骑士都流露出疑惑的表情,虽然他们也听说教廷新上任不久的红衣祭祀玄月是一名非常年轻的少女,而且是玄夜祭祀的女儿。但此时他们却不敢轻易相信,为首的一名神圣骑士队长试探着道:“既然您是玄月红衣祭祀,那您能不能出示一下身份证明。”

玄月心中一紧,她知道,教廷必然出事了。否则神圣骑士们不会这么紧张,点了点头道:“可以。”随手一挥,打开自己的空间结界,将红衣祭祀袍取了出来,轻地套在自己身上,在她的刻意催动下,一圈金色的神光从体内散发而出,转瞬间在自己身体周围凝结成厚实的屏障。

感受着那充满神圣气息的强大能量,队长顿时相信了玄月的身份,赶忙收起手中的长剑,单膝跪地,道:“参见红衣主教大人。”

玄月嗯了一声,道:“闪开吧,我们要立刻回神山面见教皇大人。”

队长站起身,疑惑地看了阿呆一眼,道:“能不能请这位大人也出示一下身份证明。”

玄月微微皱眉,道:“他是教廷最尊贵的客人,还要什么身份证明,难道有我在这里还不行么?”

队长恭敬地道:“对不起,主教大人,这是教皇大人颁布的命令,不论是谁,也不能随意出入神山,出的人,必须要有教皇大人的手谕,而进的人,则必须有我们教廷神职人员的证明。这是新添的规定,可能您还不知道吧。”

玄月疑惑地道:“教廷是不是出事了?为什么防卫弄得如此严密。”

队长道:“对不起主教大人,小的只是负责巡逻,其他一概不知,请您原谅。还请这位大人出示身份证明,否则我们不能放你们过去。”

阿呆哪里有什么身份证明啊!不禁为难起来,冲玄月道:“怎么办?我可没有什么身份证明的。”

玄月冲队长沉声首:“你们今天是哪位统领当值,叫他过来见我,我是教皇大人的孙女,难道你们还信不过我么?”

队长淡淡地说道:“对不起,主教大人,教皇的命令中吩咐,就算具有神圣能量的神职人员也绝不能违反这条命令,我们统领现在在神山的另一面巡视,恐怕短时间内无法过来。要不,麻烦您等一会儿吧。”

玄月的耐性终于被磨没了,怒喝道:“我们回教廷是有大事向教皇大人禀报,你们拦着不让进,如果耽误了,谁来负责?”

这名神圣骑士队长可以说是滴水不入,依旧是淡然的表情,道:“可如果我放你们进去,我必将立刻受到上面的惩罚,守卫这里是我的职责,请您原谅。我想,教皇大人也不会惩罚一个尽忠职守的人吧。”

“你…”玄月心中怒气勃发,澎湃的神圣气息透体而出,压迫得周围这百名神圣骑士不由自主地向后退出几步,但是,即使是面对玄月如此强大的气势,他们却依然没有丝毫的意思,神情坚定地看着玄月和阿呆。

阿呆拉住玄月的手臂,道:“算了,不要难为他们,他们做的对,教廷能有这样的神职人员也确实舍得骄傲啊!”

玄月在阿呆的劝慰下,心中的怒气渐渐散了,扫视了周围的神圣骑士们一圈,点头道:“好,你们不让我们进是不是,那我也有办法。伟大的天界之神啊!请您允许我借用您的力量,将圣光洒落人间吧。”手中天使天使之杖高举,一股湛然的金光柱从天而降,顷刻间将阿呆和玄月的身体包裹在内,沐浴在神光中,阿呆感觉到自己的心神一阵宁静,微微一笑,道:“月月,你的神圣能量更加精纯了。”

玄月道:“这应该是此次历练的结果吧,在死亡山脉那么危险的地方,精神力提升中必然的。”手中天使之杖微微一圈,空中的金色光柱完全降落,玄月吟唱道:“以圣光为基,时空的大门啊!敞开吧,请送我们到想去的地方。”金色光芒骤然收敛,在神圣骑士们惊讶的注视中,阿呆和玄月的身影完全消失了,队长失声道:“不好,他们一定是进神山了。快,报警。”他手下一名神圣骑士立刻从怀中取出一个金色的不管,放在嘴边吹了起来,尖锐的啸声冲天而去,顷刻间传遍整座神山。

在玄月的空间魔法作用下,阿呆只觉得眼前一阵迷糊,当景物再次清晰之前,百2度34死4神4吧他发现,自己已经和玄月来到了光明神殿之前。

玄月微微一笑,道:“阿呆,你看我这个魔法怎么样?这可是我自己研究出来的哦。集合神圣光系和空间两种魔法的定位转移。”

阿呆赞叹道:“很不错啊!在神圣光系魔法凝聚的能量作用下,大大缩短了你使用空间魔法的时间。月月,你真的越来越厉害了。”

尖锐的啸声传入二人耳中,玄月皱眉首:“这队长还真是认真负责,居然吹响了大敌入侵的口哨,走,咱们进神殿,看看到底出了什么事”

两人还没走到神殿门口,神殿中已经走出三个人。正是玄夜,芒修、羽间三位红衣祭祀。一看到父亲,玄月顿时大喜,松开拉着阿呆的手,飞扑而上,兴奋地叫道:“爸爸。”玄夜三人是听到警笛声才出来的,一看到自己的女儿他也是心中大喜,张开双臂将女儿拥入怀中,笑道:“我的宝贝女儿可回来了,爸爸都快担心死了。咦,你回来爸爸应该有感应才对,怎么我一点感受都没有呢?:”

玄月笑道:“是不是因为你女儿我太厉害了。所以你才感觉不到啊!爸爸,我的魔法修为可又进步了呢。”

芒修和羽间此时围了过来,羽间微笑道:“你们你女叙旧吧,我和芒修出去看看,最近教廷弄得草木皆兵的,这警哨不知是从何而来。”

芒修道:“月月,你们回来的时候外面是不是有敌人追来,否则,怎么会传出这种全山警戒的笛声呢?”

阿呆苦笑着走上前,道:“我想,两位祭祀不用去了,这警笛就是因为我们而吹响的。”

“嗯?你说什么?警笛怎么会是为你们而响的呢?:”玄夜疑惑地问道。

玄月撅起小嘴,道:“还说呢,爸爸,咱们教廷到底是怎么了,干什么防卫弄得那么严密啊!连我都不让进,我是用空间转移魔法带着阿呆进来的。所以他们就鸣警笛了。”

玄夜无奈地摇了摇头,叹息道:“最近教廷内部的局势也很紧张,加强防卫也是无奈之举,走吧,咱们进去再说。赶快把你们此行的成果向你爷爷汇报一下,他老人家早就等得不耐烦了。”

芒修道:“你们先进去,我去处理一下外面的事,省得弄得人心惶惶。”说完,他飘身而起,朝教廷神山外围落去。

玄夜似乎很着急似的,拉着自己的女儿快速往里面走去,阿呆跟在后面看着玄夜表情如此焦急,问道:“岳,岳父大人,这到底是怎么了?”

毕竟已经和自己女儿订婚,虽然玄夜对阿呆没什么好感,但语气已经不象以前那么冷硬了,“你们走了这段时间,可能还不知道大陆上发生了许多事吧。各个势力的重要人物几乎全都遭受到刺客的袭击,现在大陆上人心惶惶,就连我们教廷也有些混乱了。”

玄月心中一惊,失声道:“爸爸,难道爷爷他也…”

玄夜沉重地点了点头,道:“你爷爷先后遇刺两回,第一次出的的是三名光明审判者。第二次出手的,竟然是两名刚刚升上白衣祭祀的魔法高手,如果不是你爷爷修为浑厚,即使反应过来,将背叛者,在那种突发情况下,恐怕…”

玄月感觉到自己背后已经浮出一层冷汗,喃喃地说道:“竟然,竟然连白衣祭祀都背叛了天神,作出这种亵渎神灵的事情,简直太不可思议了,这到底是怎么了?难道真的要天下大乱么?”

玄夜道:“据我和你爷爷推测,估计现下大陆上发生的这些混乱完全是暗圣教搞的鬼,一定是他们长时间以来在大陆的各个势力中安插了许多间谍,就象你洛水阿姨一样。现在已经到了最后关头,他们已经没有必要让间谍再隐藏了,所以发动了刺杀行动。他们的目标各国首脑或者大势力的领袖,他们的目的很明确,就算不能成功这些大人物,也要给大陆上制造一些混乱。尽量拖延我们去对付他们的时间,以便利用这些时间来达到他们的目的。”一边说着,他们已经走到了光明神殿大殿中央。

听了玄夜的话,阿呆和玄月全都陷入深思之中,他们怎么想不到,好不容易在死亡山脉顺利地完成了任务,人类自身这边却出了问题。

玄夜上前几步,走到那巨大的天使雕像之前,用精神力向雕像的方向传音道:“父亲,月月他们回来了。”

半晌,一圈金色的光芒从天使雕像前亮起,全身笼罩在金色祭祀袍中的教皇出现在众人面前。和阿哥他们离开时相比,教皇显得憔悴了一些。阿呆和玄月从深思中清醒过来,玄月上前几步,走到教皇身前,道:“爷爷,我们回来了,您,您没事吧?”

教皇轻叹一声,微笑地看着玄月和阿呆道:“回来就好,爷爷没事,只是现在大陆乱得很,各方势力都处于岌岌自危之中,形势很不好啊!”

阿呆道:“教皇爷爷,其实这也没什么不好的,与其让那些背叛者潜藏在暗处,还不如让他们这样都暴露出来,虽然暂时乱一些,但对我们以后前往死亡山脉的行动,倒是有益的。不知道现在各方势力损失如何,有没有哪方的领袖因为刺杀而…”

教皇首:“损失还是比较大的,象大陆魔法师工会,有两名长老背叛,虽然最后被消灭了,但在促不及防之下,也死去了两位长老。使总会的高手一下实力就损失近半。要知道,在对付黑暗势力的行动中,高手才是最重要的。嗯,听你这话的意思,似乎已经确定了暗圣教就在死亡山脉中么?”

阿呆点了点头,道:“基本上可以确定了,是这要瓣…”当下他简洁地将此次众人前往死亡山脉探询暗圣教总部下落的事情说了一遍。

听完阿呆的叙述,教皇眼中精芒闪闪,终于得到了敌人确切的消息,即使是以他的涵养也不由得流露出兴奋的神色,“好,你们这次做得很好,只要目标明确,那就好办得多了。”

阿呆道:“教皇爷爷,那其他各方的势力还有损失么?我们天罡剑派怎么样?”

教皇道:“天罡剑派收徒极为严格,而且很多都是高代弟子的嫡系,倒是没听说出现叛徒。至于其他各方势力都有着不同程度的损失。落日帝国的比因落格魔导师受伤,不过听说伤的不是很重。国王泉依现在惟恐被刺杀,调遣大军守卫在日落城周围,弄得落日帝国人心惶惶的。天金帝国国王遇刺,损失了不少高手才将刺客完全消灭,现在由拉尔达斯魔导师亲自坐镇皇宫,丝毫不敢松懈。那些黑暗势力的孽障,可以说是无孔不入,几乎所有的势力都遭受到不同程度的袭击。弄得大陆风声很紧,我曾经派遣神职人员聪颖各方,不算落日帝国,就连上次在教廷和我们达成协议的势力几乎都回以等候准确消息的回复,不肯提前派遣精锐到教廷集合。唉——,他们如此目光短浅,恐怕会耽误我们最后同暗圣教决战的时机啊!你要知道,多给他们一天,暗圣教成功的可能性就多一分。一旦魔界入口被打开,那将会产生无法佰的损失,还好你们及时将消息传回来,现在是九九九年一月,我们还有时间。”

阿呆凝重地点了点头,道:“岩石大哥他们已经分别返回各自的势力了,我想,这回支持我们的各方应该不会再犹豫了,毕竟他们也应该知道暗圣教的威胁有多大。”

教皇扭头冲玄夜道:“夜儿,你立即传我命令,派遣最精干的手下前往各方,邀请他们立刻带领精锐赶到教廷来,我们要在最短的时间内集合好势力同暗圣教决一死战。同时通令所有神职人员加强修炼,随时听候调遣。”

玄夜领命去了,教皇转向阿呆,道:“上回你说要返回天罡剑派一次,还没去呢吧。”

阿呆点了点头,道:“到了现在,也没有什么可隐瞒了。我之所以要回到天罡剑派,最主要的原因,就是参加二十年一度的四大剑圣比试之会。”

教皇一惊,道:“四大剑圣比试?怎么回事?”

当下,阿呆将四大剑圣以往定下的比试规矩说了一遍,“…,教皇爷爷,其实,我师祖天罡剑圣他老人家已经过世了。我回天罡剑派,要代替他老人家参加这次比试。这对我们天罡剑派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暗圣教的事情我已经向您回禀清楚了,天罡山离教廷很近,您放心,比试一结束,我会和我们天罡剑派的人立刻赶过来与您汇合,应该不会耽误咱们前往死亡山脉的时间。”

教皇眼中闪过一丝默然,喃喃地道:“天罡剑圣,他,他已经过世了么?没想到,多年前一别,竟然成了永诀。在大陆上,他也是唯一舍得我钦佩的人了。唉——”多年前败在天罡剑圣手下,教皇一直耿耿于怀,虽然他的实力在接任教飞快地提升着,但因为教廷的各种事情过于繁重,使他一直没有机会再和天罡剑圣再次切磋。此时听到唯一被自己看做是对手的人已经过世了,心中难免会产生一丝怅然。

阿呆眼中闪过一丝泪光,似乎师祖的身影又重新出现在面前似的,深吸口气,他坚定地说道:“教皇爷爷,这次四大剑圣比试,我一定不会输的。我不会辜负师祖对我的期望,另外的三位剑圣,也都是大陆的顶尖人物,我会尽量把他们争取过来,成为我们前往死亡山脉最强有力的臂助。这边就*您了,时间紧迫,我想现在就回天罡剑派准备。”

教皇眼中闪过一丝神光,轻轻地点了点头,道:“孩子,你不但是天神派来拯救世人的救世主,也是我的孙女婿,一定要注意自己的安全,拯救大陆此次劫难不能没有你。拉拢三位剑圣虽然重要,但你的安危却更重要,你明白我的意思吧。”

感受到教皇发自内心的关切,阿呆微微一笑道:“爷爷,谢谢您,放心吧,我现在的修为已经差不多赶上师祖当年了。我一定会平安回来的。爷爷,现在教廷暂时无事,我怕月月担心,就让她跟我一起去吧。至多两个月,我们一定会赶回来的。等我们回来后,咱们再商量如何和亡灵山脉那些生物抗衡吧。”

教皇看向自己的孙女,道:“月月,去天罡山脉要听阿呆的话,不要给他添麻烦。”

玄月娇嗔道:“爷爷,我怎么会给他添麻烦呢?您还当我是孩子么?”

教皇笑道:“在爷爷心里,你永远都是孩子。说实话,你们这次能够平安回来,还带回了这么重要的消息,爷爷真的很高兴,也很欣慰,以后大陆就是你们年轻人的天下了。既然阿呆急着回天罡山脉,我也就不留你们了,一路小心,教廷外围的防卫很严,为了节省时间,你们直接飞出去就是。羽间,你去安排一下,不要让月月他们再遇到阻隔。”

“是,教皇大人。”羽间恭声应道。

辞别了教皇,在羽间的带领下阿呆和玄月来到了光明前的广场上。来到这里,两人几乎同时想起了当日阿呆及时赶到,阻止了玄月婚礼的事,两人对视一眼,浓浓的深情在彼此的眼神中交流着,牵在一起的手不约而同地紧了紧,一切尽在不言中。

羽间微微一笑道:“你们走吧我会立刻安排教廷负责防空的祭祀们不要和你们为难的。早些回来,教廷和大陆的人民都需要你们。”

阿呆恭敬地向羽间施礼道::“再见,羽间祭祀,我们一定会很快赶回来的。”说完,牵着玄月的小手在生生真气的包裹下飘飞而起,朝高空中而去。

玄月和阿呆的修为可以说达到了大陆上武者和魔法师的顶级修为,在两人的全力施为下,速度飞快地提升着,闪电般朝天罡山脉而去,丝毫不比当初小骨头驮着他们时慢什么。

死亡山脉中。中央高峰。

一座巨大的圆形祭坛前,一名全身笼罩在黑衣中的人正在不断地用奇异的语言吟唱着古怪的咒语,低沉而阴森的感觉弥漫在他身体周围,祭坛上那六个巨大的金色符号似乎在微微地颤抖着。这座祭坛高约三米,直径在五十米左右,奇幻中文死神吧整体是一个巨大的等边六边形,祭坛中央,是一圈直径三米的螺旋状花纹,花纹不断向外延伸着,形成了各种奇异的符号。在祭坛的六个角上,分别有一个充满神圣气息的巨大金色符号,虽然过去了千年,但这六个符号的能量却丝毫不减。

深吸口气,黑衣人停止了咒语的吟唱,五条黑色的身影出现在他背后,其中一人道:“教主,怎么样?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将出口打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