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先知将亡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一边走着,阿呆看着岩力身上散发的淡金色斗气,问道:“岩力大哥,你现在用的,就是审判长大人的神御斗气么?这一年来,你的公里似乎提升了很多啊!”

岩力道:“是啊!一直以来,我和大哥都没有特别适合的斗气修炼方法,虽然玄远那老家伙脾气比较怪,但他这神御斗气确实神奇,只不过修炼了一年的时间,我们以前练的那些乱七八糟的斗气就都已经万流朝海,重新整合了,功力比以前要精纯的多。而且这神御斗气还有着神圣气息,用起来的时候,不但外观绚丽,本身所具有的能量可以使人内心深处产生一重大无畏的感觉,有机会咱们兄弟试试,看看我们还和你相差多远。有了这种正规的修炼方法,以后我们的功力一定能够非常稳定的提升。只要刻苦修炼下去,总有一天能达到剑圣的实力呢。”一提起自己修炼的神御斗气,岩力就不由得自豪起来,一年过去了,连他自己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实力的大幅度提升,即使是普岩族族长岩非现在也只能和他打个平手了。

玄月听岩力叫玄远老家伙,有些不高兴了,“岩力大哥,玄远审判长可是我叔爷爷,你说话客气一些,要不,我可要生气了哦。”

岩力哈哈一笑,道:“好,不说就不说吧。算起来,玄远审判长还是我和岩石大哥的师傅呢,月月,论辈分,你可要比我们矮一辈啊!”

玄月不满的道:“谁比你矮,你的个子可没我高,有机会咱们比一下,看看是你的神御斗气厉害,还是我的神圣光系魔法厉害。”

岩力笑道:“好啊!几年不见,我也想看看你这丫头有多大进步呢,看来,一定是刻苦修炼过了,连说话都硬气了许多。”

玄月道:“那是当然了。不过,你还要努力才行,以现在的状态,恐怕不是我的对手,嘻嘻。”

岩力向来好胜,可此时却发作不得,毕竟回去见普林先知比较重要,无奈的道:“只要你能把先知大人的病治好,我就认输。”

玄月秀眉微皱,轻叹一声,道:“能不能治好先知我一点把握都没有。先知因为以自己的生命力为代价占卜,自身的损耗极大。光系魔法虽然可以治疗伤势,但对人的自然死亡是没有办法的,我现在就怕先知的寿元已尽,哎,要真是那样的话,恐怕…”说到这里,三人的心情不由得都沉重起来,谁也不愿意再交谈,加快速度,朝着普岩族的领地前进着。

傍晚,三人翻山越岭,终于来到了普岩族最大的部落,部落依旧和以前一样,并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提鲁神庙依旧是那么明显,一进入部落领地的外围,就遇到了巡逻的普岩族士兵,他们自然认识岩力,只是打了个招呼,就放他们过去了。

岩力带着他们直奔提鲁神庙,一边走着,眼看就能见到普林先知了,阿呆和玄月不由得都紧张起来。提鲁神庙门口,四名提鲁战士手握战斧,傲然站立在那里,岩力停了下来。道:“阿呆,你们先进去吧,我去把岩石大哥找来,他要知道你们来了,一定会很高兴的,先知就在神庙中休息,他说,只有在神庙孕育的神力之中,他才能多坚持一段时间。”

阿呆点了点头,道:“岩力大哥,那你先去吧,我们直接进去就行了。”

岩力叹了口气,道:“你们尽力救救先知大人吧,先知这一生,都为普岩族奉献了,只要有一丝机会,我们也不愿意放弃啊!”

阿呆有些沉重的道:“你放心吧,就是你不说,我们也会尽力的,普林先知是我们最尊敬的人,就算倾尽全力,我们也会争取挽救他的生命。”

岩力感激的看了阿呆和玄月一眼,飞身而起,朝着部落内去了。阿呆深吸口气,看向玄月,虽然提鲁神庙门口有提鲁战士把守,但是当年普林先知已经把入神庙和控制提鲁战士的咒语告诉他们了,所以岩力才会放心的让他们自行进入。

玄月冲阿呆微微点头,道:“我来把。”说着,她向四名提鲁战士走去,四名提鲁战士虽然没有灵魂,但却下意识的抬起了手中的战斧,庞大的压力骤然而升,淡淡的灰色气体围绕着他们的身体,只要玄月进入他们的攻击范围,他们就会立即出手。

玄月回想着当初普林先知的教导,低声吟唱道:“大地中飘散的灵魂啊!我愿为你们的永生而祈祷,请允许我和你们高贵的心灵交流,听从我的命令,敞开你们的心扉,让我,你们的朋友,进入巫神的领域吧。”这种巫术咒语不同于魔法咒语,是依*特殊的音符来引动的,玄月那如同银铃般的声音抑扬顿挫的在神庙大门前响起,四名提鲁战士的红色眼眸光芒渐渐黯淡,收回了自己的长柄战斧,缓缓退到一旁。提鲁神庙的大门也随之打开。

当阿呆走到神庙大门时,大门上如同上次他进入时一样,庞大的压力骤然出现,大门顶端冒起一股青烟,发出咯的一声,如此情景,不禁让阿呆想起自己第一次来此时忐忑不安的心情。此时的他,早已经不是当日可比,淡淡的白色光芒亮起,澎湃的生生斗气轻易的抵挡住神庙所带来的压力,并隔绝了冥王剑的滔天邪力。阿呆看了一眼两旁的四名提鲁战士,和玄月一起进入了神庙。

进入神庙,是一条狭长的甬道,甬道两旁每隔十米一边就会有一个火把,火把的光芒不是很亮,甬道中显得非常昏暗。一切都和他们第一次来时一样,没有发生任何变化。神庙中蕴涵的那股特殊能量依旧存在着,使阿呆升出一种亲切的感觉。拐过几个弯,前面豁然开朗,甬道变得宽阔起来,又向前走了几十米左右,突然周围变得异常空旷,几百平米的神庙大厅周围,只有寥寥几支火把,光线更加昏暗了,但这却并不影响阿呆和玄月的目力,他们清晰的看到大厅周围那上百名提鲁战士,战士们都像雕像一样静静的站立在原地合着双目,阿呆和玄月知道,这些提鲁战士正处于沉睡之中。正中央的高台上,有四名清醒的提鲁战士,他们睁着红色的眼眸守卫在高台四周,高台上有一张大床,因为光线昏暗,他们看不清上面的景象,只能隐约辨别出,那是一个人,那个人的呼吸虽然均匀,但却非常微弱,阿呆的心情激荡起来,他知道,那正是普岩族中最受尊敬的普林先知。

快步上前,阿呆拉着玄月飞身向高台上落去。就在他们快要登上高台之时,守卫在四角的提鲁战士动了起来,四道青色的幽光宛如闪电一样交织成四道死亡的光芒,封死了阿呆二人全部前进的线路。阿呆心中一惊,知道自己过于心急了,没有用解除防卫的咒语就骤然登上高台,自然会惹来攻击。这还是他第一次面对提鲁战士的攻击。四名提鲁战士的修为大大出乎他意料之外,那强悍的斗气从战斧锋锐的利刃上一透而出,攻击之狠厉,没有任何的犹豫,这么近的距离,这么强悍的攻击,即使像玄月这样等级的魔法师也没有办法应付,一切都只能*阿呆了。阿呆临危不乱,他一手将玄月搂入自己怀中,另一只手骤然挥出,蓝色的生生变能量在空中形成一面坚实的盾牌,扑扑之声连响,四柄战斧几乎同时劈在阿呆的能量盾上。四道撕心裂肺般的斗气是那么的强悍,即使以阿呆的功力也全身剧震,手上的生生变之盾险些破碎,巨大的冲击力将他和玄月的身体带的飞了起来,飘飞出十余米之远才落在地面上。“嚓嚓”声响起,阿呆惊讶的发现,那些原本在沉睡状态的提鲁战士们都睁开了眼睛,一双双闪耀着红色光芒的眼眸在黑暗中是那么的清晰。他们手中的战斧都提了起来,做出一副随时准备攻击的姿态。

不用阿呆说,玄月已经吟唱起解除攻击的咒语,“大地中飘散的灵魂啊!我愿为你们的永生而祈祷,请允许我和你们高贵的心灵交流,听从我的命令,敞开你们的心扉,解除一切攻击的恶念,恢复到沉睡之中把。”抑扬顿挫的咒语声不断在神庙中回荡着,正准备做出攻击的提鲁战士们渐渐的平静下来,回到了他们原来的岗位,连守卫在高台上的四名提鲁战士都闭上了双眼,在咒语的作用下,也进入了沉睡状态之中。

微微一笑,阿呆这才松了口气,无奈的冲玄月道:“如果这上百提鲁战士一起冲过来,恐怕咱们两个联手也未必应付的了,这些为了族人而放弃灵魂的伟大战士,确实强大啊!”

玄月正要回答时,一个低沉苍老而又有些虚弱的声音响起,“谢谢你们对提鲁战士的赞美,他们也确实值得你们这样赞美,你们终于来了,看来,我的推算是正确的,在我死之前,终于还能见你们最后一面。”这个声音是那么的熟悉,阿呆和玄月的身体不由得都颤抖起来,因为,这正是普林先知的声音啊!

“先知——”两人异口同声的呼唤着。

“过来吧,孩子们。我已经不能亲自迎接你们了,让我看看,几年之后的你们,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声音又微弱了一些,阿呆和玄月对视一眼,再次飘身而起,落向神庙的高台。当他们登上高台时,才真正看清楚普林先知的样子。他躺在一张宽阔的大床上,灰色的棉被遮盖着他的身体,他的容貌依旧是那么的苍老,苍苍白发已经没有了一丝光泽,原本澄澈的双眸已经变成了浑浊的黄色,干瘪的面容看上去比以前更加憔悴了。唯一没有改变的,就是他脸上流露出的慈祥笑容。

阿呆赶忙蹲到普林先知的床前,动情的道:“先知,我们回来了,您的身体,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他只能勉强感觉到普林先知已经微弱到极限的生命力,那确实是将死之状啊!玄月没有向阿呆那样蹲下身体,而是从自己的空间结界中取出了天使之杖,随着她的轻声吟唱,带有探询功能的四级神圣光系魔法元灵恢复注入到普林先知的身体之中。

在淡淡的白色光芒包裹下,普林先知苍白的面庞上有了一丝血色,精神也好了一些。阿呆大喜,道:“先知,您是不是感觉好些了。”

普林先知没有回答阿呆的问题,他将目光扫向玄月,微笑道:“几年不见,小姑娘,你出落的更水灵了。而且,你的魔法修为已经不在我全盛时期之下。我的占卜果然没有错,短短的几年时间里,你们都张大了。”

玄月蓝色的美眸中流露出一丝淡淡的悲伤,低声道:“先知,您还是少说话,多休息休息吧。”通过元灵恢复术的探询,她已经完全掌握了普林先知的身体状况。一切都像她担忧的那样,普林先知的生命力将尽,根本不是光系魔法所能挽救的了。他伟大的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失去了生命力,是任何外物也无法救治的。

普林先知微微一笑,道:“我身为普岩族的先知,难道连自己的身体情况都不知道么?因为多次透支生命力,我已经走到了人生的尽头。孩子们,你们不用为我难过,这是我自己的选择,我不后悔,真的一点都不后悔,只要能让普岩族传承下去,我的死又算什么呢?我一个人的付出,有可能挽救普岩族千万条生命,我知足了。我让岩石他们将你们找来,主要是还有些事情要交代你们,我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意志支撑着自己。我的时间已经不多了,让我把话说完吧。你们一定要牢记每一句,因为,这关系到你们今后的命运。”

听了普林先知的话,阿呆心中大恸,他的眼睛已经湿润了,连连摇头道:“不,不会的,先知,您一定不会死的。您还不知道吧,月月现在已经是光系魔导师了,以她的光系魔法修为,一定能将您从死亡线上救回来,您要坚持住啊!月月,快,你先帮普林先知治疗吧。”说着,他满怀希望的看向玄月。

玄月低头垂泪,哽咽着道:“大哥,先知说的对,他的生命力已经消耗殆尽,这已经不是魔法所能挽救的了。对不起,我没办法,即使是单体最强的神圣光系魔法——神愈术也无法挽救先知即将失去的生命了。以先知体内那微弱的生命力,能够坚持到现在,已经是个奇迹,大哥,对不起。”

“不,不,一定还有办法的,一定还有办法的对不对。先知,你不要死啊!为什么我身边的朋友一个一个都要死去呢?不,我一定不会让你死的。”阿呆凄厉的大喊着。

玄月抓住阿呆的肩膀,平静之光澎湃而出,平复着阿呆激荡的心情,“大哥,你别这样,我们谁也不希望先知有事,但是,上天注定的事是无法更改的。大哥,让先知把话说完吧,你也不想他带着遗憾而去吧。”

阿呆跌坐在地,不断的喘息着,悲伤不断冲击着他的心灵,他万分痛苦的抓住自己黑色的长发,怎么也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正在这时候,一个苍劲的声音响起,“玄月小姐说的对,所有的一切,上天自有注定,不能勉强,就让先知把话说完,让他平静的离开吧。”

阿呆和玄月向神庙的入口处看去,只见普岩族族长岩非以及岩石、岩力和一名看上去二十岁左右、身穿布衣的清秀少女走了进来,说话的,正是岩非。

普林先知虚弱的道:“阿呆,你扶我坐起来。别难过了,死对我来说,只是解脱而已。”

阿呆哽咽着扶起普林先知,让他*在自己宽厚的肩膀上,先知的身体很轻,他的眼眸中多了几分神采,和岩非对视一眼,道:“你们都来了。这简直是太好了,在我生命最终之时,能够有你们在身旁陪伴,我已经满足了。好了,从现在开始,你们都不要说话,让我把人生最后的事情交代完吧。”他顿了顿,冲那名阿呆和玄月没见过的少女道:“丝丝,你过来。”

少女面无表情,上前几步,在岩非等人的簇拥下上了高台。这名叫丝丝的少女并不是很漂亮,和玄月比起来,简直是再普通不过,但是,阿呆却从她身上感觉到和普林先知同样的气质,那是一种蕴涵在内的深邃感。不禁上下打量了她几眼。

丝丝走到普林先知身旁,缓缓睁开了一直低垂的眼睑,澄澈的眼眸和阿呆他们第一次见到的普林先知别无二致。普林先知伸出自己枯瘦的手掌,丝丝赶忙握住,低声叫道:“老师。”

普林先知脸上流露出一丝慈祥的笑容,冲阿呆道:“孩子,这是我唯一的徒弟,她叫丝丝,她有着天生的先知体质,经过我近十年的教导,已经将我的本领基本都学全了,所欠的只是火候而已。等我死后,她将会成为普岩族新的先知,以后你们要多帮助她啊!”

阿呆含泪点头,道:“先知,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的。”

普林先知欣慰的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也就放心了。阿呆,你们是不是很奇怪,为什么我的身体会突然变差呢?其实,以我原本的生命力,还能再多活五年的,但是,我又进行了一次占卜,所以才会变成现在这样。”他看向身旁的少女,道:“丝丝啊!该做的,老师基本上已经都替你做了,等你继承了老师的位置以后,除非万分危急之时,就不要轻易占卜了。你还年轻,老师不忍心毁掉你的前程啊!如果族里有你中意的人,你可以不必顾忌以前那些规矩,享受你应该享受的人生吧。”

丝丝摇了摇头,道:“老师,丝丝这一生是为普岩族而生的。”虽然只有短短的一句话,但却已经道出了她坚定的决心。普林先知注视着自己的爱徒,叹息一声,无奈的道:“孩子,你和我太像了。我在像你这么大的时候,也有着同样的想法。”

阿呆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普林先知之所以会变成这样,是因为他再一次消耗了自己本就不多的生命力。他喃喃的道:“先知,您又何必如此呢?”

普林先知微微一笑,道:“这是我的职责,无法推卸的职责。好了,听我把话说完吧,难道你们不想知道我最后一次占卜都看到了什么吗?”

阿呆泣道:“如果您能不死的话,我宁可不去知道那些东西。”

普林先知微笑道:“尽说些傻话。我占卜不但是为了你们,更是为了我普岩族啊!哎,或许是因为我生命将尽的原因吧,这次占卜,我所看到的东西比以前每一次都要清晰的多。我看到了你,看到了玄月,也看到了邪恶的生灵。我之前的占卜一点错误都没有,你们正是能够拯救大陆的救世主,但是,你们还要面临种种艰难险阻。虽然我是先知,但我也不能透露过多天界的秘密,那样会给你们带来灾难的。我只能告诉你们,在你们的未来之中,还要经受许多考验。而且,你们不要把事情想的太简单,千年大劫中所蕴涵的黑暗势力之强,是前所未有的,而且,不是上次劫难中暗魔神那么简单。你们要记住我的每一句话,好好的体会。玄月,你到我身边来。”说到这里,普林先知喘息几声,显得更虚弱了。

玄月凑到普林先知身旁,“先知,您有什么吩咐尽管说吧。只要我能做到的。”普林先知对她来说,可以算是半个老师,普林曾经毫无保留的将自己关于空间魔法的手札给了玄月,玄月对普林先知的尊敬,丝毫不差于阿呆。

普林先知微微一笑,断断续续的说道:“孩…子,几…年不…见,你…已经…长大了…,也…不像原…来那样…刁蛮…了。阿呆…至情至…性,是值…得你托…付终身…的。但是,他…也有自…己的缺…点,就是…太容易感…情用是…了,你跟…在他身…边,要常…常点醒他,帮助…他。也许…,他以…后会做出…什么让…你非常…生气的…事,但你…要试着去…原谅…他。”

原谅阿呆?听普林先知说到这里,玄月心中不禁有些疑惑,紧张的问道:“先知,您是不是看到了什么?能告诉我么?”

普林无奈的摇了摇头,道:“孩…子,有些…事情…是不能…说清…楚的。…着几…年以…来,…我仔细…研究过…当初…告诉…过你…们的神谕。最…后一句…最难理解…。我想…了很久…才明白了…一些,…所谓爱之…永生,恐怕…就是只你…们两人之间…的感情…啊!爱,…是人世间…最强大…,最不…可思议…的力量…。我只…能告诉…你,爱…的最高境…界是牺…牲…。”

玄月心中一惊,当她听到牺牲这两个字的时候,心中突然升起一种奇异的感觉,回头看了身旁的阿呆一眼,冲普林先知道:“您是说,我们之间的感情可能关系到挽救整个千年浩劫么?牺牲,牺牲究竟是什么意思?”

普林先知的眼皮有些沉重的垂下,淡淡的道:“这…些,都…要你们…自己去…体会了…。等我…死后…,你们不要…在…这里耽…搁,立刻…前往…精灵森…林,…在那…边,出了…大事…。”

阿呆和玄月同时一惊,阿呆道:“先知,难道精灵族出事了么?”

普林先知摇了摇头,道:“不…,不是…精灵族…,而是…教廷…。黑暗…势力…已…经出现…,那是…异常强大…的力…量,教…廷做为…和黑…暗对…抗的…主力,必然…是那…些邪…恶之…辈首要…的对…付对…象。虽…然你…们现…在已…经有…着不弱…的能力…,但还不…足以…与之…相抗。但是…,你们…是…救…,救世主,…只要你…们能…适时…赶到,或许能…化解教…廷的一…次危…机。”

听普林先知说教廷出现危机,玄月心中不由得大急。她突然想起了自己让巴不依向教皇禀报暗魔族的事,暗魔族不就在天元族领地之中么?难道是爷爷派人前往天元族寻找暗魔族的踪迹,遇到了黑暗势力的埋伏不成。回想起前几天自己那心惊肉跳的感觉,玄月心中一动,失声道:“是爸爸,一定是爸爸在天元族那边出事了。”

普林先知喃喃的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我…只能感觉到…那边…传来…的危…险信…号。孩子…,一…切就…都要…你们自己…去探询…了。…族长…”

岩非赶忙上前,看着自己的老友即将逝去,他不禁老泪纵横,“普林,你还有什么要交代的么?”

普林先知勉强睁开眼睛,浑浊的目光中包含着许多许多,微弱的道:“族…长,…我死…以后…,你…就将…我火化…、葬…在神…庙旁…边吧…。今…后普…岩族…就*…你来…支撑了。…丝丝…还小…,你…要多…照顾…她,…还有…,…不论…以后…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无条件…的支持…阿…呆和玄月…。为了普…岩…族的…未来,…你一定…要答…应我…。”

岩非哽咽着道:“好,我答应你,我大老友,你安心的去吧,我一定会带领咱们普岩族延续下去的。你为我们的族人的付出绝不会白白的浪费。”

普林先知欣慰的笑了,他的目光转向丝丝,从丝丝身上又落到阿呆泪流满面的面庞上,“阿…呆,…记得帮…我…好好照…顾普…岩族…,还…有,…你们…去…精灵…森…林的…时候…,带…上岩…石和…岩力…吧…。或…许,…他们…能帮…的…上你。…一旦黑…暗势…力爆…发,…你要…来…这里,…丝丝会带…着提鲁…战士成…为…你一…大助…力的。…你们…都不…要哭…了,我…现在…真的…好高…兴,能够…在自…己死…前将…一切都交…代清…楚,我真…的好…高…兴啊!哈…哈,哈…哈哈…”笑声嘎然而止,普林先知的气息渐渐的消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