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2章 俗套圆满的结局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阿弥陀佛!”一声佛号传来,两位白眉白须老僧出现两人身后。

“弟子见过无因,无为两位师伯!”蔚灵瑶连忙上前见礼。

“不必多礼!”清音寺的两位老僧微笑说道。

“两位大师早!”静观宗主微微一躬身。

“宗主更早!”无因那双看透世情的眼睛从蔚灵瑶脸上扫过,微笑答道。

正说话间,又有几人登上顶来,蔚灵瑶美眸一扫,不禁心中一动。

“无因大师,无为大师!”当先一黑衣男子远远便拱手施礼招呼。在他身后,一黑一白两位蒙纱女子亦步亦趋地跟着。

“原来是卫施主!”无因无为似乎颇有些意外,连忙双掌合什道:“清音寺一别,施主神采更胜以往!”

“见过大师!”身后媚后与仙圣各轻轻一礼。

再次还礼后,无因开口道:“本想卫施主携美云游天下,不会参加此次圣会,未料到施主竟然三人齐至!”

“只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思,大师要知道,这南卫,我亦有近十年未回了!”卫玄衣俊容上带着无比的轻松,目光望向一旁的静观师徒,禁不住朗朗一笑,招呼道:“静观宗主别来无恙,哦,灵瑶也来了!”

“静观师妹!”未等静观开口,仙圣已上前一步来至她的身前。

“纪师姐还好么?”尽管仙圣仍是白纱遮面,但从美眸中透露的幸福之色是无论如何也隐藏不住的。所以静观话一出口,便知道自己问的多余了。

“还好!有劳师妹挂念了!”仙圣笑答道。

一旁的媚后在望见静观后,美眸中仍有微微的敌意,虽然她现在已把事情全盘扔给爱徒水清清,但对于一直与她做对多年的宿敌,她仍然不能释怀。

“小瑶儿清减了!”将目光望向自己徒弟的敌手,媚后白玉卿笑着摇头道。

蔚灵瑶心里涌起复杂难名的滋味,从对方眼神里,她看到了同情,得意混合的含义。是了,对方定是同情自己即将成为新任宗主,而对方得意的是,她的徒弟找到了比自己更合适的归宿。

人陆陆续续的登上凌云顶,卫玄衣,静观等人的眼睛没有错过任何一个登上顶峰的身形。因为他们知道,能登上凌云顶上的人,无一不是江湖中的奇人异士。

世上多有慕圣会之名而来者,然而只有能跃上高达十数丈的峭壁而登上凌云顶,才算是有参加圣会的资格。当然,也不排除有人用飞钩长索之类的工具达到上顶的目的。

丰神俊逸的白衣僧,满身油污的乞丐,摇头晃脑的酸秀才,呆头呆脑的中年樵夫。

望着这些形形色色的身影,静内不禁暗叹一声,天下高手何其多,如果不是在这紫虚山,恐怕除了四大高僧之首白衣无想僧外,其余人都不会被旁人认出是高手罢!

又有两人登上凌云顶,静观只是淡望了一眼,便转过头去。

蔚灵瑶却是看得分明,来者正是失去讯息已久的道狂方鼎天与方金吾。

暗叹了一声,虽然此时道家三宗俱在,然而彼此的关系却已是分崩离析,再无复原的可能。

再过得半个时辰,阳光刺破云雾洒于凌云顶上,在这最接近天空的地方,二十年一度的紫虚山圣会终于开始了。

四大神僧,白衣无想,五云山圆慧,青峨寺空明,清音寺无为。

道家三宗,天池一脉静观师徒,静明宗仙圣,云虚宗的道狂师徒。

而四绝之中,独缺鬼王欧阳灭。

其余各路高手皆鲜有不到场者,足见群雄对紫虚山圣会的看重。

“时辰已到,那么,就开始罢!”白衣无想僧毫无疑问成为圣会的主持者,而这已是他第三次主持紫虚山之会了。

“似乎没有新面孔,那么我也不必老生常谈了!呃,静观宗主有话要说,大家欢迎!”无想僧的说话很随意,随意到没有半点出家人的风范,他不喊佛号,不忌荤腥,娶过妻,生过子,但却没人怀疑,他成为四大神僧之首的资格。因为无想,所以无欲,严格说来,他的思想似乎已经带着几分道家无为的味道。

“诸位!”静观缓缓走出,美目一扫众人,以无比清晰的声音说道:“今日借此圣会良机,我想向天下群豪宣布,自今日起,天池一脉将由我的弟子蔚灵瑶接任!”

其实一般来说,对于这种门派换任之举只是门派内部之事,但做为天下白道的掌舵者,静观此举也无可厚非,况且早在二十年,天池已有过这种先例。

在众人的注目下,蔚灵瑶走出,向着众人微微一躬,道:“灵瑶年少不更事,以后还请众位前辈多多照应!”

“那是自然!”

群雄立时响应声一片,无论黑白,谁都不想得罪天池,反正也是锦上添花,卖个人情有何不可。

“瑶儿,接信物罢!”静观从手上褪下一枚墨玉戒指,珍而又珍之的将它放在蔚灵瑶手里。

已经无法回头了!蔚灵瑶望着手心中的戒指,眼中闪过吴子昂充满笑意的脸庞,心中忽地一痛,拿起戒指便向手指戴去。

“等等!”一旁的卫玄衣忽然出言道。

噫!包括静观在内的众人不由齐齐惊讶,众人都不明白在这个时候,为何魔帝会出言阻拦。

“前辈有可吩咐!”迎上魔帝含着笑意的眼神,蔚灵瑶没来由的心里发慌。

“哦!对不住,我没事,继续,继续罢!”卫玄衣笑了笑,便再不言语了。

蔚灵瑶疑惑地望了魔帝一眼,继续拿起戒指。

“等等!”就在戒指即将套在手上时,卫玄衣忽然又出言道。

“卫兄这是何意!?”静观只觉得额头青筋隐隐跳动,她能感觉到对方两次出言相阻,必是不怀好意。

“没什么!?对不住,继续继续!”卫玄衣又笑了笑,然后退了回去。

在传接宗主的仪式上接连捣乱,如果对方不是名满天下的魔帝,静观早就给对方好看了。

蔚灵瑶此时是一头雾水,然后第三次把戒指向手上套去。

“等等!”又是一个男声传来。

众人不禁把目光望向卫玄衣,却见后者双手轻摇道:“不要误会,这次不是在下喊的!”

说着伸手指向身旁刚刚出现的一个紫衣男子,笑道:“是他!”

“子,子昂!”蔚灵瑶望着一袭紫衣,满脸笑意的年轻男子,娇躯不可抑止的颤动着。

“吴将军,你出言阻拦,究竟意欲为何!”以静观的沉稳见到吴子昂忽然出现在此处也不禁是一惊,这里是洛城,是南卫的地境,身为大秦第一权臣的吴子昂竟然敢冒如此大的风险亲来紫虚山,绝非是抱着凑热闹的心思,必是有所图。

吴子昂望了望神情微露激动的蔚灵瑶,然后再望向面沉似水的静观,露齿一笑道:“不瞒前辈,晚辈此次前来,只为二字,那就是‘抢亲’!”

“抢亲!?”吴子昂此言一出,众人禁不住一片轻哗。

白衣无想僧上下打量着这位貌不算太出众的年轻人,脸上露出兴奋的神色,大声道:“小子,你所抢何人!?”

其实他这已是明知故问了,拦阻蔚灵瑶戴上掌门之戒,所抢对像已是呼之欲出了。

“她!”吴子昂右手一指蔚灵瑶,一本正经地答道。

蔚灵瑶只觉得自己的心脏都快停止跳动了,哪个少女不期望自己有着一段难以忘怀的浪漫遭遇,如今吴子昂的这种行为正迎合了女人的这种心理,因此对于蔚灵瑶的震撼那是无与伦比的。

不过相对于众人,吴子昂行为未免有些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因此有不少人发出一阵嘘声。

“小子,你是何人,有何资格抢蔚灵瑶为妻!?”无想僧似是配合着对方,再次发问道。

“大秦当今威武将军吴子昂!”不用吴子昂开口,跟在身后的铁刃已先报上字号。

底下嘘声立刻少了一半,虽然众人都是江湖人物,但对于天下大势还是深有了解的,对于大秦新崛起的不死将军,第一权臣,众人已经耳闻多日了。

一旁的道狂师徒见此情形,不由各是脸色发青,道狂败在了卫玄衣的手里,从而失去了纪灵犀,而今看情形,卫玄衣的弟子又要抱得美人归,这如何能两人心理平衡。

“吴将军,凡事须三思而后行,你行事如此孟浪,难道不怕天下群雄耻笑么?”静观忍耐再忍耐,还是禁不住变了脸色。

“耻笑便耻笑,我不在乎!”吴子昂笑吟吟地道:“何况,我不觉得自己的行为有什么孟浪之处,我喜欢灵瑶,所以,我就要娶她,实话与宗主说罢,洞房我早已备好,就等着抢灵瑶回去成亲了!”

“痴人说梦!”静观面若冰霜,冷冷地望着吴子昂道:“我要看看,将军如何从我手里将人抢走!”

“打个赌罢,如果我成功将灵瑶抢走,宗主是否可以不再为难我与灵瑶!”吴子昂面带诡笑说道。

“激将没有用,一句话,有我在,你休想将灵瑶带走!”静观缓缓向前移去,一身麻衣无风自动。

“未必!”吴子昂眨了眨眼,忽然仰头大声道:“大家快看,飞碟!”

几乎就在同时,四道身影电一般的窜出,疾向静观师徒扑去。

蔚灵瑶心神正处于慌乱之际,眼见敌人来袭,心中一紧,正欲反抗,却被两股强大的气劲压迫的动弹不得,一呆之际,手中一缓,已被来人点住了穴道。

“接住!”青衫秀士一击行手,大袖一甩,便将蔚灵瑶抛向吴子昂。

“多谢卫叔与欧阳前辈,回头请您喝喜酒!”吴子昂接住蔚灵瑶软绵绵的娇躯,立刻头也不回的向外奔去。

而这时的静观正被两人缠住,根本无法救助。

这时众人已经看清,联手制住蔚灵瑶的正是四绝之一鬼王欧阳灭与魔帝卫玄衣。

而正与静观缠斗不休的除了媚后外,是另一手持长刀的女子。

仙圣站在原处根本纹线未动。

“那是天刀雷柔罢!?”人群里有人已经认出白衣女子身份,禁不住讶然出声道。

虽然有些人还不知天刀的名声,但见能与媚后联手将静观压制于下风后,已经明了对方的实力必是与四绝不相上下。

而吴子昂竟然能调动这许多的高手,那岂非更加可怕。

“只是抢亲而已,大家不要大惊小怪!”见众人有些蠢蠢欲动,无想僧白袖一挥道:“这是人家的家务事,大家不要插手!”

“多谢大师!”仙圣见状不由向无想僧微微一躬,表示谢意。

“无须客气,我这辈子最见不得的,就是两情相悦却不能比翼双飞!”无想僧露齿一笑道。

吴子昂纵足疾奔,道狂想要拦阻,却被铁刃拦下,而方金吾却是身形连闪,挡在了吴子昂去路。

“闪开!”吴子昂一手揽住蔚灵瑶纤腰,另一手红芒大现,丝丝炎劲汇于他拳锋之上,眼下抢亲之计即将成功,他可不想因为这人而败坏了他的好事,因此他毫不客气的功凝全身,以指代剑对着拦路石施出玄天剑诀第三大杀招‘星灭月落’。

红光刺痛了众人的眼睛,紧接砰的一声大震,拦路的方金吾口吐鲜血飞了出去,而吴子昂去势不止,几个起落起下了凌云顶。

半月后,将军府内。

静观睁开了眼,摇了摇沉重的头,举目四望。噫,这是什么地方,她不是投海了么?怎么会没死!?

“师父,谢天谢地,您终于醒了!”望着忽然坐起的静观,蔚灵瑶不由大喜,半月前紫虚山顶,静观因急怒攻心,与天刀媚后大战三百回合后走火入魔而昏倒,时至今日才醒转。

“你,你是谁!?”见到蔚灵瑶的面容,静观先是一怔,继而像见了鬼一样尖叫后退着。

“我是您的弟子灵瑶啊!”蔚灵瑶暗叫一声不好,难道师父失忆了!

“不,不!”静观惊慌失措的下床,然后找到一面镜子,望着镜子里的容颜,她有若傻了一般僵在那里。

“我这是在哪,我这是在哪?”静观无神地喃喃自语着。

“师父,你不要吓我!”蔚灵瑶抱着对方的肩头,六神无主地说道。

“怎么了?”闻声而进的吴子昂见到这一幕,不由讶然问道。

“子昂,你快来看看罢!”蔚灵瑶有若见到了救星。

“子昂!?”仿佛有种东西触动了心底的记忆,静观缓缓转过头,缓缓望向吴子昂。

“子轩!你是子轩!”静观的忽地向吴子昂扑去,大声喊叫着。

“你,你……是谁?!”吴子昂听着这个熟悉又陌生的称呼,脸色不由大变,怔怔望着对方,半晌才无法置认的抬起手艰难地道。

“我是依依!”

静观此言一出,吴子昂与蔚灵瑶都傻住了。

又半个月后,静观的卧房,一阵低低的娇喘声从房内传来。

房内,吴子昂压在全身赤祼的静观身上,一下又一下猛烈的冲击着。

“子轩,抱紧我!”静观低低呻吟着,两条玉腿紧紧盘在对方腰上,随着对方的动作而耸动着小腹。

“对,对不起,依依,不能给你名份!”吴子昂喘息着,双手握住对方浑圆的玉峰。到现在,这件匪夷所思的事情只有蔚灵瑶一人知晓,不能冒天下之大不韪娶对方,所以只能采取这种秘密的行动。说起来,享受着静观这副玉体,是他以前根本没想过的,虽然现在的灵魂是依依,但肉体却是静观,也就是蔚灵瑶的师父,想到这点,无疑让吴子昂感觉得更加刺激。

“不要紧,不要紧,哦!”静观身体忽得一僵,在一声高亢的呻吟中达到了欲望顶峰。

“依依!”看到对方紧闭双眼,似是昏了过去一样,吴子昂并不着慌,因为他知道这是因为对方身体敏感,承受不了巨大的刺激而至,过一会自然会好转。

“哦!”果然,过得片刻,静观缓缓醒转,美目朦胧的望向吴子昂。

吴子昂凑过唇去,正想好好吻下心爱的女人,却冷不防静观尖叫一声,一脚将他踹下了床。

静观看清自己身无寸缕,全身上下香汗淋淋,双腿间更是觉得有些异样,立时便明白发生了什么。

“啊!”听着一声刺耳的尖叫从静观房内传出,秋雪晴,水清清,苏绮梦,蔚灵瑶,萧婉儿不约而同的起床,然后奔了过去。

推开门,便见全身赤祼的静观正倒在床上痛哭失声,而同样全身赤祼的吴子昂跌坐在地上怔怔的发呆。

又是半月后,吴子昂与苏绮梦,蔚灵瑶顺利完婚,至此吴子昂已收五美,哦不,是六美,好罢,也许是七美,忽而静观忽而依依,让吴子昂痛并快乐着!

最后套用一句俗套的故事结尾:“从此,大家过着幸福快乐的生活!”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