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绮梦成真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果然,当吴子昂动手之时,只见白影一闪,苏绮梦已拦在裴治的身前,玉腕轻挥,将吴子昂的攻势化去。

“绮梦,你要和我动手么?”吴子昂望着挡在面前的佳人,冷冷问道。

“子昂,裴公子武功全失,你此举岂非有恃强凌弱之嫌!”眼见吴子昂冷下脸来,苏绮梦心中说不清是什么滋味,自从两人相识以来,对方从未对她有过一丝一毫的冷言冷语,即使当日在将军府对方一力庇护风易寒与水清清两人而与己为敌人时,对她也是和言悦色。她不想因为此事与吴子昂闹僵,但与情与理,她更不能坐视吴子昂欺负一个手无寸铁的人,而这个还是她的朋友。

“恃强凌弱又如何!?”吴子昂冷笑一声:“绮梦真是健忘,当日在左相府,裴治的师父道狂老人家也曾想掌掴于我,记得当时我也是武功全失罢!”

“这……!”苏绮梦微微一怔,一时有些难以应对,因为吴子昂所说半点不差,当日在左相府,因吴子昂言辞过激,惹得道狂震怒,便想掌掴吴子昂以示教训,只是却被铁刃拦下。

“子昂,无论如何,裴公子终是我的朋友,请你不要让我为难好么?”为了避免与吴子昂冲突,这位心高气傲的苏才女不得不软语相求。

“我要执意教训他呢,绮梦是否坚持要与我动手!?”吴子昂无视于对方所做的低姿态,紧绷着脸问道。

“如果子昂坚持如此,那绮梦只好得罪了!”苏绮梦美眸闪过失望伤心之色,缓缓说道。

“绮梦莫要为难,让他出手便是!”裴治见两人逐渐闹僵,心中不由一喜,上前两步与吴子昂对视着。

眼看吴子昂脸色越来越冷,苏绮梦暗叫一声糟糕,她很清楚裴治此举无疑是火上浇油,让此事再无一点回旋余地。

呼!吴子昂手起手落,快捷无比的一掌向裴治当头击下,其势猛力沉,似乎已不再是单纯的想掌掴裴治,而是要一击置裴治于死地。

苏绮梦动作亦是不慢,早在吴子昂举手之时,她的一只玉手已轻轻拂出,拦在吴子昂右掌必经之路。

冷哼一声,吴子昂右掌猛然一顿,化掌为抓,疾擒向苏绮梦的玉腕,同时一脚飞出,踢向裴治的小腹。

眼看吴子昂一连两招都是杀手,苏绮梦心知对方是动了真怒,同时也担心一旦自己疏忽,那裴治必然难逃性命。

心中想着,手下却没半点停顿,玉袖轻挥,看似轻飘飘一拂,却已将吴子昂凌厉的脚击化于无形。而另一手如兰花怒绽,格开了吴子昂的擒拿手。

丝丝!炽热的剑气划破长空,直向裴治射去。两击都被苏绮梦拦下,吴子昂似乎动了真怒,竟然施出‘玄天剑诀’!

苏绮梦暗叹一声,玉袖如流云挥出,但听一阵闷声响起,吴子昂所发五道剑气皆被苏绮梦的‘流云袖’挡下。

“绮梦真是好功夫!如果能接下我这招,我就放他一马!”三击无功,吴子昂脸色反而变得平静了。

不过看在苏绮梦的眼里,却是不禁更为担心起来,以前的吴子昂虽说身兼‘魔神录’与‘玄天剑诀’两大绝技之长,更有魔帝卫玄衣传输精纯内力,但因修炼时间尚短,对于武技的领会远及不上她及蔚灵瑶等人。

然而自吴子昂神奇般的死而复活后,她已感觉到,吴子昂的功力更胜往昔,如果对方真要全力一击,她自忖没有十足的把握接下。

吴子昂的右拳缓缓抬起,红光绽放中,一股汹涌的内劲应势而生。

右拳紧握而不出,身躯轻倾而不发,只是任由无穷无尽的内力自体内涌出,全部汇向拳头。

红芒愈来愈炽,火热的气旋以吴子昂的拳头为中心在不停地转动着,空气似乎都在灼烧,一股令人窒息的压迫感弥漫于全场。

侍女青怜骇得花容失色,她此时方真正明白,这个在她眼中其貌不扬的年轻男子究竟拥有着怎样可怕的实力。

裴治禁不住连退五步,在这种强大压力下,他已无法再保持强硬的态度,因为他知道对方这全力的一击,苏绮梦未必能接得下,如果苏绮梦接不下,那他的下场就可想而知了。

苏绮梦望着满面杀机的吴子昂,神色不由一黯,就因为她的要保护裴治,这个男子就要不惜一切的全力一搏,不顾她的软语相求,只为一个颜面!男人呵!

“接招!”吴子昂冷喝一声,身形猛的扑出,右拳带着恐怖的呼啸直向裴治击去。

依旧是苏绮梦,白裙飘飘地拦在了裴治身前,两手幻出无数虚像,就有如千手观音一般迎向了吴子昂惊涛骇浪般的拳锋。

啪啪!一阵清脆的异向过后,吴子昂的拳锋势如破竹的突破了苏绮梦的掌影。最后终于与苏绮梦的玉手相接。

拳势凶猛的出乎苏绮梦的意料,在惊讶的同时她不禁心中一痛,对方难道真的不担心会伤到她么?

两手相接,这意味着接下来的是一场内力的比试,而毫无疑问,在这方面,吴子昂占有绝对的优势。

早就清楚吴子昂的底细,苏绮梦不得不施出全力去抵御着对方汹涌的炎劲。

然而内劲刚刚涌出,苏绮梦就发现,自己上当了。

看似汹汹而来的炎劲在与苏绮梦的内劲相触时,忽然奇异般的消失不见。

苏绮梦收手不及,娇躯一个前倾向吴子昂冲去。

右手一圈,将苏绮梦的纤腰搂了个结实,吴子昂脸上由多云转睛,笑嘻嘻地看着怀里的佳人。

“你……!”苏绮梦望着对方的脸色,一怔之后恍然大悟,她被这个男人彻彻底底的戏弄了。

不过她没时间去追究,而是慌张地说道:“你傻啊,你怎么收功了!”由于吴子昂忽然收去内劲,令她措手不及,虽是及时收回大部分内力,但仍有一小半涌进了对方体内,她此时正是担心对方是否受伤。

“无事!”吴子昂笑着用眼睛示意对方看地面。

顺着对方眼神望去,苏绮梦不由一呆,原本整块铺地的青石板,如今已碎成数块,想来是被吴子昂以奇异的心法将她的内力转嫁而至。

“适才只是与娘子开玩笑罢了,勿要当真!”吴子昂笑望着怀里的美女说道。

“我还以为你真……!”话刚出口,苏绮梦忽觉不对,失声道:“你说什么?甚么娘子?”

“绮梦不知道么?令师今日去将军府提亲,已经做主把你许给我了!”一看苏绮梦的神情,吴子昂就知道对方还被蒙在鼓里,心中不由暗道原来王修之并未征得对方的同意。

“我,我不信!”一向冷静从容的苏绮梦被这个消息惊呆了。嫁给吴子昂,这是她曾经想过却又被否定了无数次的念头,她根本没有这个心理准备!如果可以,她想这样一直做对方的红颜知己也不错。就是没想过嫁入吴家成为对方妻妾的一员!

“千真万确!?”吴子昂一字一句的说道,随后双手把住对方的香肩,沉声道:“难道你不愿意?”

“你说过,不逼我的!”苏绮梦玉容变幻莫测,可见心中挣扎不轻。

“我没有逼你,这是令师的决定!”吴子昂一副不关我事的神情。

“师父他老人家怎么会这样?”苏绮梦喃喃自语着。

“不管怎么样,现在和我回家去见爹和娘!”吴子昂心知不能给对方思考的机会,双手一动,已将对方拦腰抱起,转头就走。

“等等,让我仔细想想!”苏绮梦又羞又急地说道瞎。

“回家再说!”吴子昂根本不理,径直将抱着对方出了小筑。只留下面色铁青的裴治与余惊未消的侍女青怜。

“子昂,你太霸道了!”坐在马车里,苏绮梦已经冷静了许多,玉容红晕尚未全消,嗔瞪着对方。

“随你怎么说,反正现在生米煮成熟饭,你已经没有反悔的机会了!”吴子昂笑嘻嘻的回答道。

“谁和你生米煮成熟饭了!”苏绮梦大羞,举手欲打。

“绮梦!”吴子昂伸手将对方的玉手拿入掌中,微笑道:“我不讲什么肉麻的情话,我要娶你,确确实实是因为我喜欢你!”

“喜欢我什么?”苏绮梦只是象征性抽了下手,便任由对方握着了,然后反问道。

“美貌与才情!”吴子昂不假思索地答道。

“果然是贪恋我的美色!”苏绮梦望了对方一眼,似笑非笑地说道:“不过,子昂很诚实!”

“贪恋美色有什么不对么?我不相信任何一个男人会对一个丑女一见钟情?”吴子昂笑道:“都说不能以貌取人,但实际整个天下,有谁能当真做到这一点!”

“不得不说,子昂说的确实有理!”苏绮梦抿嘴轻笑道:“按子昂这种说法,我应该选择更英俊一点的男子为偶才是!”

“错!”吴子昂一摇头道:“男人看重的是女人的美貌,而女人看重的是男人的实力!”

“什么实力?”苏绮梦问道。

“第一,有没有保护心爱女人的实力;第二有没有让心爱女人幸福的实力;第三,有没有让心爱女人死心踏地爱上自己的实力!”吴子昂一本正经的伸出三个手指头说道。

苏绮梦闻言怔了一怔,继而点头道:“好罢,我承认子昂说的有道理!”

“不是有道理,而是相当的有道理!”吴子昂捏着对方柔软的玉手笑答道。

“那我问子昂,你娶我,可是自信自己俱备了这三种实力了么?”苏绮梦柔柔问道。

“除了第三点稍有些信心不足,其余前两点我很有把握!”吴子昂望着对方的美眸缓缓说道。

“子昂不是一直很有自信的吗?”苏绮梦轻笑道:“怎么会对第三点信心不足?”

“那是因为绮梦的可选择对像太多了!”吴子昂笑道:“能做到前两点的男人不只我一个!”

“所以呢!?”苏绮梦美眸微眨,笑着追问道。

“所以,我才迫不及待想迎娶绮梦进门!”吴子昂又将对方另一只玉手握在掌中,低声道:“嫁给我罢,虽然我不能让你的一生快快乐乐,但我能让你的一生荣华富贵!”

“哧!”听着吴子昂故意说反的话语,苏绮梦禁不住轻笑出声,然后柔声道:“好了,给我几天时间考虑一下!”

“几天?”吴子昂双手一紧问道。

“嗯,五天!”苏绮梦沉吟了一下。

“三天!”吴子昂做地还价。

“好罢,就三天!”苏绮梦无可奈何地同意道。

“还有,地点就在将军府!”吴子昂步步紧逼。

“这个,好罢!”苏绮梦步步退让。

“一言为定!”吴子昂满脸喜色。

“子昂,到时如果我想好不嫁,你怎么办?”苏绮梦忽然问道。

“没关系!”吴子昂满不在乎地答道。

“没关系!?”苏绮梦一呆。

“只要你在我身边就好了,我们朝夕相处,成不成亲都无所谓!”吴子昂笑吟吟地说道:“只是这样有些名不正言不顺,对绮梦有些吃亏!”

“那,我是要离开你呢?”苏绮梦又试探着问了一句。

“没关系!”吴子昂又满不在乎的答道。

“没关系!?”苏绮梦又是一呆。

“嗯,这次我想好了,你要坚持离开,我就把君山上的静明观所有弟子发配边疆做苦力!”吴子昂笑容不改的答道。

“子昂,你……!”苏绮梦吃了一惊,她身为仙圣的弟子,对静明宗有着深厚的感情,一听对方要拿静明宗开刀,不禁神色变了。

“所以,绮梦,千万别想离开我!”吴子昂将对方的手握的紧紧的,双目凝视着对方的美眸,十分认真的说道:“这次我想通了,无论采取什么极端的手段,都必须把你留下!”

“子昂,你还说没有逼我!”苏绮梦幽幽的叹了口气道。

“嫁给我,很痛苦么?”吴子昂将对方轻轻拥进怀里,道:“绮梦若对我无意,我绝不会苦苦相逼!”

“哪个对你有意!”苏绮梦嘴上反驳着,一手玉手却轻轻搂住对方的腰,舒舒服服地倚在对方的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