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西征(完)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阳光之下,马背上的吴子昂一身亮银甲闪着耀眼的光芒,这套从祖父传下来的银甲,并没有因为岁月的流逝而黯淡,反而在经过百战磨练之后变得夺目。

祖父,父亲,都是身穿这套被命名为威武之铠的银甲驰骋于战场之上,而从今以后,他将成为这套盔甲的主人。

望着前方千军交戈,耳听着万马嘶鸣,吴子昂只觉热血上涌,双腿一夹马腹,疾驰入敌阵。

铿!纵是在千万万马混乱之中,仍难掩盖住那声清脆的剑鸣,一柄乌黑如墨的神兵出现在吴子昂手中,声声震颤仿佛是神兵迫切饮血的渴望。

“天河倒泻!”

火红的剑芒仿佛天上附落的流星,夹着刺耳的呼啸砸向阻路的宫严反军。

血雨之中,带着断臂残肢,无坚不摧的神兵裁纸一般夺去了十数兵士的命。

血红的剑芒纷飞,如同死神的钩镰,轻易的收割着宫严反军士兵的命。

吴子昂单骑所到之处,伏尸遍地,血流成河。

而其身后的八名金卫,各施兵刃,齐齐护着吴子昂的两翼。

步军混战之中,这九骑显得如此的醒目。

“威武,威武!威武……!”望着那身熟悉的亮银甲,秦军之中爆发出一阵震天的呐喊。尽管所有的秦军都知道如今冲杀在前的将领,并不是那个百战百胜的第一名将,但这并不影响他们心中沸腾如火的战意。

杀!

吴子昂的表率行为,使秦军的士气提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看着自己的统帅以摧枯拉朽之势冲进敌阵,所有秦军士兵立时红了眼睛,狂喊着紧跟了进去。

斗志的高昂,士气的激亢,是军队取胜的重要因素,虽然宫严军队数量占有优势,但面对着气势如虹的秦军,一时之间竟处于被动之势。

嘶杀声依旧,然而吴子昂心中的热情在慢慢的冷却,他的心神似乎远离了这沸腾的战场,飘在九霄之中。

那是一种奇怪的感觉,仿佛他正高坐云端,俯瞰着地面上千军万马的搏杀。

手中的神兵天焰仍在不停的挥出,面前的敌人仍是不停的倒下,然而他却感觉,这天地之中,似乎只剩下他一人。

不再有怜悯,不再有激动,生命的消逝仿佛是如秋叶凋零一般自然。

蓦地,一声战马的悲嘶,将吴子昂粹种奇怪而矛盾的意境中拉了回来。

他的战马被几柄长枪所刺透,倒了下来。

低啸一声,吴子昂飞身而起,手中天焰迅速划出一圈红芒,立刻便有数颗头颅带着血光冲天而起。

落地,神兵斜指地面,吴子昂的目光望向远处的许放城头。

虽然相隔甚远,站在城头上的副将陆无奉却仿佛感觉到那目光中包含的凌厉。

心中不由一惊,连忙转过去头,向一心腹士兵低声道:“传令下去,做好准备!”

纵然是失了坐骑,吴子昂亦没有退缩的打算,仗剑前行,每进一步,必有数人伏尸矩。

“杀了他……呃!”一名将气急败坏的下着命令。然而话还未说完,便被一只长矛贯穿了胸口。

在吴子昂的身侧,八名金卫俱都下了战马,以星拱之势护住左右两侧,八卫之一的韦寒手中拿着几根抢来的长矛,冷冷地观察着周围,那些将打扮的敌军,便是他的首选目标。

“虎父无犬子,真是好胆啊!”王修之口中似在称赞,然而白眉却在慢慢皱紧。

苏绮梦不想知道吴子昂想做什么,她关心的是,在这乱军撕杀之中,对方会不会有命危险!

子昂,你疯了吗!苏绮梦的心悬的高高的,她很清楚,就算是绝代高手,在乱军撕杀之中亦有殒命的可能,面对着不知从何处伸来的刀剑长枪,那种不可预知的凶险是任何人都无法防备的。

吴子昂的银甲已沾满了血迹,他的面容仍然平静,他握剑的手仍然沉稳,他的步伐均匀而稳健。

以无坚不摧的利剑,在八卫的护卫下,吴子昂带着大秦步军的一个万人队,如一把尖刀,撕开了宫严军队的防线。

不过这一举措,并不足以撼动宫严军队的根本,宫严身为大秦三大将军之一,统率的军队也是精锐,在数量占有绝对优势的情况下,纵使不胜,也不会被对方的这番攻势冲垮。

宫严令旗一挥,两个万人队立时向中路压了过去,他的目的很明显,擒贼先擒王,集中兵力收拾吴子昂所在的敌军,余下军队自然不攻而破。

然而几乎就在同时,吴子昂仰天发出一声响彻云霄的长啸。

贯满了内力的长啸从千军万马的撕杀声中透出,清晰地传进每个人的耳中。

而足以扭转整个战局的惊人变化也骤然发生。

宫严军队后方的一个万人队忽然倒戈相向,一头杀进了布阵围困铁骑的同盟梁军之中。

宫严怔住了,苏绮梦怔住了,王修之也怔住了。

然而就在这一怔的时间里,整个战局便完全不同了。

“混帐王八蛋!”宫严满目血丝,咬牙切齿地望着倒戈的万人队,他看出那正是心腹黄夕的军队。

“速去增援!”急切之中,宫严顾不得再打吴子昂的主意,立刻下令手下两个万人队分出其一,全力增援梁军。

然而已经阑及了,腹被受敌的梁军经不住铁骑士与倒戈军队的夹击,再也无法保持阵型,瞬间被冲的四分五裂。

梁军所布的乾坤阵对内几乎是毫无破绽,然而对外却有着致命的弱点。

谁会想到自己的盟军会忽然从背后袭击,苦命的梁军士兵虽然咬牙硬撑,却终是苦挡不住。

失去了阵势的依靠,这近六万梁军只是束手待屠的份。

数万铁骑如出了栅栏的猛虎,以狂风扫落叶之势冲出,杀进,复又冲进,杀出。

与起义军队联手破了梁军的阵列,大秦铁骑迅速一分为二,一部分全力剿杀残余梁军,另一部则重整阵型,蓄势对宫严的步军发动第二拔冲锋。

宫严的脸惨白,此时他整个军队的屁股完全暴露给了大秦铁骑,如果让对方完成这一次冲锋,并与吴子昂的军队会合,那么,他这数万部队将会被吃得连渣都不剩。

“撤罢!”王修之轻叹了一口气,转头策马而去。

“撤!”宫严用心全身力气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

撤字军令一下,整个军队立刻失去了斗志,兵败如山倒,数万步军调头争先恐后的向城门涌去。

宫严带着残余军队疾向城门撤去,只要进了城,依城而守,至少自保绝无问题。

然而,一面从城头高高挑起的‘吴’字大旗,彻底的将宫严残部送入绝望之中。

望着城头上的副将陆无奉,宫严怒不可遏,大呼道:“陆元奉,你竟敢负我!”

“大将军,投降罢,我可代你向吴大将军求情,免你一死!”陆元奉面有愧,却仍直面曾经的上司,大声说道。

“陆元奉,你好,你好!”宫严惨笑三声,转头向王修之道:“王前辈,今日维严怕是凶多吉少,前辈与苏才犯不着为我陪葬,你我在此散了罢!”

“天意如此,非将军之过!”王修之长叹一声道:“将军领兵突围,定能逃此一劫!”

宫严摇摇头,苦笑道:“罢了,纵是逃得一命,也不过是苟延残喘而已,维严戎马一生,今生死在战场上,也是死得其所!”

说罢,纵马转身,高喝道:“众将士听命,如愿追随宫某者,今日当以死拒敌,如有不催,宫某亦不勉强,放下武器或许能何平安,何去何从,诸位自行决断!”

“愿与将军共生死!”一干将士聚在宫严身周,齐声响应道。

当然,也有一部分将眼见情势不妙,便带领部下远离宫严,只等宫严溃败后投降。

冲!

宫严长枪一指,率着万余忠心耿耿的部下,迎上了吴子昂率领的铁骑。

占尽了天时地利人耗大秦铁骑借着方才歼灭梁军之威,再次迎上了宫严残部。

呼!呼!呼!与方才的进攻方式不同,数万铁骑齐齐投出了手中的长枪。

密密麻麻的长枪如乌去盖顶,射进了宫严残部的步军阵中。

成片的反军士兵被长枪贯穿,倒下,而大秦铁骑挥舞马刀毫不犹豫地杀进了敌阵。

战争在继续,而不同的是,这是一面倒的屠戮之战。

万余步军对上近六万铁骑,后果是显而易见的。

没用多久,万余叛军便被铁骑剿杀的干干净净。

“降罢!”换了战马的吴子昂来到被铁骑包围的宫严面前,轻声说道。

“降?”宫严轻蔑地望了对方一眼,手中长剑倒转,刺进了自己的心口。

吴子昂没有阻拦,只是静静的望着倒在血泊之中,双目圆睁的宫严,儿子死了,子死了,儿死了,对于对方来说,活在这个世上已没有任何意义,死亡反而是最好的解脱。

天意弄人罢,宫严一家或是直接,或是间接,都是死在了他与父亲的手里!

至于是非对错呢?他没错,父亲也没错,宫严或许也没错!错就错在,他们是敌人,而敌人终是要有一方倒下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