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别离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恒城,一所平常民居内。

道狂方鼎天与韦若玄相对而坐,两张老脸俱是阴云密布,其中的沉闷压抑,令一旁的方金吾,景浩然两人隐隐觉得呼吸困难。

方金吾面色苍白,他的内伤虽然得道狂与韦若玄联手输功疗治己有好转,但离痊愈仍然有着相当遥远的距离。

“武彻己死,治儿亦被抓了!”道狂语气中充满着危险的味道:“如今大街上贴满了告示,三日之后将治儿午门问斩,师兄,你到说说,吴子昂想干什么!?”

“连夜将治儿从都尉府提到将军府,将满城发布告示,吴子昂的用意很明显,想以治儿做饵引我们前去将军府搭救!”韦若玄沉着脸说道。

“为什么会这样?”道狂眯起双眼,将目光望向窗外,用低沉的声音道:“他不应该再出现这个世上,难道人死真的可以复生吗?”

韦若玄,景浩然,方金吾皆默然不语,对于吴子昂死后复生这件匪夷所思的事,他们己想破了脑袋,但仍然想不出合理的解释!

“无论怎样,师弟不能不救啊,师父!”方金吾语气中带着几分急促,不是因为激动,而是因为胸中发闷所致。

“我的弟子,会被官府捉拿问斩,我实在丢不起这个脸!”道狂冷哼一声道:“不过治儿也太令人失望了,枉我倾囊传授,他竟然连区区一个都尉都斗不过!”

“那楚天河定非泛泛之辈!”韦若玄摇头道:“治儿的武功,你我都清楚,若非遇上绝对高手,焉能轻易被擒?”

“据晚辈猜想,那楚天河与北粱快剑宗必有干系!”景浩然剑眉一挑道:“如今快剑宗宗主名为楚天阔,这名字的相似应该不是巧合罢?”

“狂风骤雨剑!”韦若玄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道:“不得不说,快剑宗这套剑法确算得上是门绝技!”

“这件事日后再议,如今还是想想如何将治儿救出!”道狂一捋颌下长须道:“眼下的情势,似乎就算是个陷井,亦要逼我到将军府救人不可!”

方金吾与景浩然相视了一眼,实情确实如此,就算是吴子昂故意设计,他们亦不能见死不救,当然,除此之外,他们还可选择劫法场。

“还有一法可以试试!”韦若玄沉吟了片刻,缓缓开口道。

“哦!?师兄请说”方鼎天连忙问道。

“吴子昂抓了治儿,我们亦可以抓吴子昂的亲人,以人换人!”韦若玄双目寒芒一闪道“说到底,一样要到将军府走一遭么?”道狂方鼎天皱眉道。

“不,师弟莫忘了,九王武尚死后,尚留王妃一人独在王府!”韦若玄阴笑一声道:“而对于我们而言,九王府还不是如履平地!?”

“师兄言之有理!”道狂方鼎天眼中一亮,点头道。事实确实如此,九王死后,九王府己然衰败,独有九王妃一人念旧不肯离开,其防御力量对于他们这种高手来说,基本等于如同虚设。只要将九王妃擒来,以人换人,自然可使裴治平安归来!

“事不宜迟,今晚便动手!”韦若玄略一思度道:“人手不用过多,你我二人足矣!”

“嗯!”道狂点点头,以劫人为目的,人多反而缚手缚脚,依他与对方的武功,完成这项目标应是无多大难度。

将军府。

刚刚上完早朝的吴子昂转回府中,便见客堂内,苏绮梦正与秋雪晴携手一起,莺莺低语“绮梦来了!”吴子昂微笑招呼道。

“相公,你回来了!”秋雪晴一见吴子昂,连忙迎了上去道。

“怎么了?”发觉秋雪晴微有些不开心的样子,吴子昂不禁有些奇怪开口问道。

“苏姐姐要走了!”秋雪晴轻声说道。

“绮梦要去哪里?”吴子昂闻言先是一怔,继而心中涌起强大的失落感。

“我要回北粱,王师派人传信于我,自称大限将至,无法再来恒城,因此希望我能尽快返粱!”苏绮梦低下头,避过吴子昂的目光,轻声道:“我今次来,便是专程向子昂辞行的l””

“厨下褒着汤,我去看一下!”秋雪晴看了苏绮梦一眼,找了个借口,转身离开了!

“什么时候回来!?”吴子昂勉强挤出一丝微笑道:“卫叔与纪婶可以委托我照顾你的l??

“不回来了!”苏绮梦抬起头,玉容上露出绝决的神情道:“先回北粱,待王师仙去,我便会自北向西,周游列国!”

“你,想躲我么?”吴子昂面色一变,上前两步来到对方身前,居高临下审视着苏绮梦的美眸道。

“子昂!”苏绮梦玉容神情一冷道:“你己有数房娇妻美妾,还不知足么?”

“你只须回答,是不是想躲我!?”吴子昂双手捉住了对方的香肩,沉声问道。

“不是!”苏绮梦将美眸转向一旁,开口道。

“看着我的眼睛说!”吴子昂冷哼一声道。

“不是!”似乎被吴子昂的语气所激怒,苏绮梦仰起玉容,美眸迎上吴子昂的目光,大声答道。

“是”字话音未落,苏绮梦便觉眼前一暗,灼热的气息压来,她的樱唇己被吴子昂用唇封得严严实实。

“唔!”一阵眩晕感传来,苏绮梦的心神似乎又回到了当日被对方强吻的一刻,双手先是用力推揉着对方的身体,然后渐渐无力垂下,整个娇躯如同阳光下雪人融化于吴子昂的怀里。

感觉到苏绮梦抵抗的软弱,吴子昂变本加厉,轻易地撬开了对方的贝齿,将香滑的小舌吸进了自己的口中。

唇舌交缠之中,苏绮梦只觉得自己的娇躯轻飘飘的,几乎不知身在何处!

良久,两人唇分,却仍额头相抵,呼吸仍未从方才的激情中平复下来。客堂中悄然无声,两人隐隐能听到对方的心跳。

“你可以走!但必须回来!”吴子昂拥住苏绮梦的纤腰,在对方的耳旁轻声道:“别想躲我,听到没有!?”

苏绮梦没有作声,只是将玉容埋进对方的胸膛内,对方属于她的时间怕也只有这么多了,她当真没有准备,与多个女人分享一个男人,这是她从来没想过的,因此她决定,趁着还能自拔,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听到了么?”吴子昂扶起苏绮梦的香肩,却发现对方绝美的脸庞上挂着晶莹的泪珠,一时不禁怔住了。

“别逼我了,子昂!”好半晌,苏绮梦方低低说道:“你若真喜欢我,就不要逼我为难好么?”

伸出手,轻轻拭去对方脸上的泪,吴子昂轻叹了口气道:“好罢,我不逼你,如果你认为远走高飞是解决事情最好的方法,那么你就走罢!”

“子昂,我,告辞了!”片刻后,苏绮梦轻轻脱出吴子昂怀抱,低声道:“你保重!”

“你也保重!”吴子昂心里说不清是什么滋味,他虽是喜欢对方,一心希望对方留下来,但又不能不尊重对方的选择。换句话说,他似乎没有资格要求对方留下来!

“险些忘了,这是师姐给你的东西!”苏绮梦正欲离去,忽地想还有事未办,当下停下脚步,从怀中掏出一素白丝帕递于对方,道:“染血的那条师姐留下了!”

“灵瑶是什么意思!?”吴子昂接过那条柔软的丝帕,脸色更加低黯,他隐隐感觉到,不只是苏绮梦,连蔚灵瑶都要离他而去。

“师姐即将接任天门宗主之位!”苏绮梦只说出这么一句,事情便很明了了。蔚灵瑶接任静观的位置,便意味着失去成婚的权利,受门规制约,历代天门宗门皆是独身。

“子昂为何不说话!?”沉默了半晌,仍不见吴子昂有任何动静,苏绮梦禁不住抬起玉容向对方望去。

“我在想,用什么方法,能够使你和灵瑶心甘情愿地留在我身旁!”吴子昂将香帕收入怀里,目光望向苏绮梦无比清丽的玉容,沉声说道:“用武力可以么?”

“子昂,不要多想了,没有我与师姐,你还有雪晴,还有水大美女!”苏绮梦笑了,她份外的感觉到这个男人的束手无策,轻轻伸出一只玉手抚上了对方的脸庞柔声道:“绮梦走了。”

不记得苏绮梦是如何离去的,吴子昂怔怔地坐在椅中,脑中一片混乱。苏绮梦走了,蔚灵瑶也走了,在一天之中,他所喜欢的两个美女俱都选择了“相见争如不见”做为解决彼此情感纠葛的方式。

放手么?吴子昂眉头紧紧皱起,立刻否决了这个念头,要风得风,要雨得雨,权力一步步顺利的提升,己经使得他不习惯受到挫败,更不习惯放弃他所想要的东西。

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么?吴子昂脸上忽然露出讥讽的笑容,不择手段的大团圆结局才是王道罢!他忽然想起一部电影的名字《一个都不能少》!

竭力将脑中愁绪排出,吴子昂又想起他制定的那个擒贼计划,虽然他所新组建的近卫队俱是百里挑一的好手,但若用来对付韦若玄这般高手,能否够用呢!?

是夜。

月黑杀人夜,风高放火时!

道狂方鼎天与韦若玄很满意这样的天气,在黑色夜幕的掩护下,两人脚下生风,不多时便己赶至九王府。

对于韦若玄来说,九王府的地形早己了熟于胸,轻而易举地避过几队巡逻兵士,两人便己摸至王府的寝居之处。

忽地,两人耳中传来几声犬吠,这使得两人面色不禁一变。

两人虽是属绝对高手,借着黑幕,凭着身法,足可避过普通高手的耳目,但对于嗅觉灵敏的獒犬,却是甚感头疼,毕竟武功再厉害,亦掩藏不住体味!

因此两人相视一眼,齐齐向房门扑去,两人俱是一个想法,赶在令人生厌的獒犬之前,将九王妃擒住,而至于这些王府护卫这些小喽罗,他们还不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