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0章 摄政(一)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就在吴子昂的重生经历被大家认可之时,韦若玄与道狂随着南宫谦来到了一处秘密分坛。

这是南宫廉私人在恒城的据点,所安置的亦都是心腹,所以并不担心被包括媚后在内的魔门其他教众知晓。

虽然刺杀媚后功败垂成,南宫廉的门主之位亦面临着‘下岗’的危机,但无论如何,担任魔门门主多年的南宫谦还是培置了一些私人势力,因此韦若玄与道狂暂时还没有抛弃对方的打算,处于劣势的他们眼下正是用人之际。

“接下来,门主有什么打算?”在房中各自坐定,韦若玄便开口试探南宫谦的口风。

“还能有什么打算?”南宫谦双拳握的紧紧的,斯文秀气的脸上现出困兽犹斗的神情,道:“魔帝和媚后说甚么也不会放过我,不过,我亦不会坐以待毙,大不了大家拼个鱼死网破!”

“门主豪气干云,实是令属下佩服!”韦若玄向着对方一挑大姆指,赞道:“属下一定跟随门主鞍前马后,效犬马之劳!”

“韦长老言重了!”南宫谦摇摇头,脸上神色转为忧虑道:“魔帝归来,魔门之中可听我调动的人手少之又少,而韦长老近来致力发展朝廷势力,实话讲,我们的情势不容乐观!”

道狂没有说话,他知道对方讲的是实情,而且不只是南宫谦,此时连他亦面临着被道宗扫地出门的危险,枉他以往一直被推为‘反魔’的激烈派,如今却公然与魔门勾结,而更糟糕的是,竟被仙圣捉了个正着。

一想起仙圣与魔帝两人双宿双飞,而自己无论在哪个方面都沦为彻头彻尾的失败者,道狂的老脸便一阵阵抽搐。

“门主且放宽心,如今形势虽然对我们不利,但若较量起来,我们未必没有一战之力!”觉察到道狂与南宫谦两人心绪低靡,韦若玄不得不出言以提士气。

“宫严已经赶回天门关,这意味着我们手上多出了八万精兵!”韦若玄缓缓说道:“虽然这些兵力不足以攻入恒城夺得大秦天下,但若要拥兵而起,割据一方却是不难!”

“问题是,宫严肯俯首听命么?”南宫谦的疑问与当日道狂同出一辙。

“他敢不听么?”韦若玄眼中寒光一闪道:“他的命操在老夫手中,除了唯我命是从,他还能有其它的选择么?”

南宫谦点了点头,若要控制一个人的生死,他自己尚有众多方法,更勿用说对方了。不过,他立即又想起一事,皱眉问道:“今日出现的小子当真是死去的吴子昂?”

“这个……!”韦若玄与道狂相视一眼,皆现出迷惑的神色。前者沉默了半晌方开口道:“那日在午门,我亲自验过的,吴子昂心脉寸断,生机绝无!”

“那便是说,今日出现的小子是他人假扮的?”南宫谦讶然问道。

“事情就奇怪在这里!”道狂摇着头,语气之中带着万分的不解道:“今日出现的这个小子手中所持确是铁刃曾用过的神兵,而所施功夫,也确是铁刃独门绝技‘玄天剑诀’,而至今为止,这门功夫除了铁刃之外,尚只有吴子昂一人能够施展!相貌可以做假,但功夫不可能做假!”

“那方先生的意思,吴子昂死而复活?”南宫谦脸上带着难以置信之色问道。

“我宁愿相信其它解释,如果还有其它解释的话!”韦若玄伸出手来轻揉着额头,他今年六十有三,生平见过奇事无数,但像今日这般不可思议之事,却还是首桩。人死,真的可以复生么?难道说,这个年轻人有着鬼神一般的神通么?

皇太后知道不能再拖了,田光,凤常两人的含糊态度,使得她不敢将大秦的前途赌在这两位上将军身上,虽然,她知道这两人确是忠臣,但她更知道这两人与已故威武大将军吴天耀的交情!

眼前的形势每多拖延一天,大秦的江山便多一分危险,唯此她想起另一人,老将赵启!一个真真正正可以为国而忘却私情的忠臣!

虽然解职多年,但威望仍在,现今不少将官都是赵启的旧部,也只有这位老将军,才有希望打破由都尉李恢与廷尉萧不凡控制京城的局面,从而使皇子武彻顺利登基。

因此,在历经多日以后,她决定再升早朝,目的便是再次试探群臣的意思!

“田将军,你与凤将军及李都尉商议的如何?”皇太后尽理使自己的语气趋于柔和,实际上,堂堂皇太后竟要低声下气征求臣子的意见,不得不说,大秦皇权旁落到何种地步。但她又有什么法子,唯今之计只能是忍为上!

“禀太后!”田光闻言立时出列,躬身道:“微臣已与李大人及萧大人商量过,先帝驾崩,皇子继位乃是顺理成章之事,臣等绝无异议!”

噫 !皇太后,太子武彻,三子武治闻及共余大臣闻言俱是惊讶不意,这些人实在搞不懂,只不过几天的功夫,李恢与田光凤常等人的态度就发生这般翻天覆地的变化?

“此言可当真?”惊讶过后,皇太后脸上不由一喜问道。

“臣等岂敢戏弄太后!不过……!”田光说到此处,忽然话锋一转,顿时令皇太后心中为之一沉。

“不过什么?”太子武彻沉不住气,在一旁插口问道。

“不过,这皇位继承人须要从长计议!”都尉李恢忽然出列说道。

“你什么意思?”太子武彻的脸色立刻就变了,他是太子,是名正言顺的皇位继承人,而对方却说要从长计议,明摆着便是不认可他继任为大秦的新君,这让他如何不怒?

“臣的意思是,究竟由哪位皇子来接任皇位,须由诸位大臣研究而定!”李尉十分平静的答道。

“你,你混蛋!”武彻再也忍受不住了,一个虎跃从台上跳下,冲上前去一把揪住李恢的衣领怒道:“你这个奴才,竟敢这般张狂!”

“皇子殿下请自重!”李恢并未躲闪,而是望着对方用异常冷冽的语气说道。

目睹着李恢犀利如刀的目光,武彻不禁打了个寒战,满腔怒意竟然不翼而冰,取而代之的,是发自内心的惧意。

“彻儿,回来!”皇太后适时地说了句话,令武彻找到了台阶下,松开手,色内厉荏地瞪了李恢一眼,转身返回到皇太后身侧。

“李都尉,有什么想法不妨直说罢?”皇太后深吸了一口气,努力平复着心中的怒意,开口问道。

“臣的意思是,由四皇子继任国君比较适合!”李恢仍是一副平静的神情,仿佛在说一件无足轻重的小事一般。

“理由呢?”皇太后反问道。

“四皇子性情温厚,日后必是一代仁义之君!”李恢淡淡答道:“这便是臣等推选四皇子的理由!”

“田将军,凤将军!你们也是这样认为的么?”皇太后转头向着田光与凤常问道。

“禀太后,微臣亦是这般认为!”田光与凤常异口同声的答道。

“众卿的意思呢!”皇太后又将目光转向其余大臣。

“呃!臣等亦觉得上将军与李大人言之有理!”在犹豫了片刻之后,大部分大臣选择了明智的作法,而剩余太子党及三皇子一派的大臣亦不敢出言反对,只以沉默作答。

“好罢,便依上将军与李都尉所言!”在军方要员意见一致的情况下,皇太后知道自己没选择的余地,更何况,无论是太子也好,四皇子也罢,说到底毕竟还是大秦皇室的血统,而至于皇权,那须要日后慢慢收回,眼前绝不能操之过急。

太子武彻脸色铁青,在听完皇太后的妥协之言后,一声不响地转身便走。三皇子却是忍了下来,留在原地未动。

“既然人选已定,那便择取良日,举行新君登基大典罢?”避免夜长梦多,皇太后随后连忙提议早早定下日期。

“登基之日,由太后做主选定罢!”李恢微一躬身道:“臣下还有一事奏请太后恩准!”

“哦?是何事?”皇太后眉头一皱,开口问道。

“如今张仲叔与宫严叛逃至天门关,韦若玄又与魔门勾结不知所踪,我大秦左右两相均为空缺,因此微臣想恳请太后择良臣辅佐朝政!”李恢进言道。

“李都尉觉得何人可递补此空缺呢?”皇太后眼中露出讥讽之意,道:“这样罢,不如由你升任右相,如何?”

“臣之才学,不足以安邦定国!”李恢摇头道:“不过,臣举荐一人,定能胜任右相之职!”

“说来听听!”皇太后早就明白对方在玩什么把戏,刻意选年不经事的四皇子为帝,又推荐同党把持朝政,与其一文一武彻彻底底的将皇室架空。不过,她倒想看看,李恢会推选哪个来担任大秦右相。

“此人已在殿外等候!”李恢眼中露出一抹笑意,答道。

“宣他进来!”皇太后立刻下旨道。

然而未等小太监有所动作,在殿门处,一年轻男子已迈步走了进来。

身着紫色长衣,俊逸的脸庞上带着浅浅的笑,那熟悉的面容使得皇太后显些从龙椅上摔将下来。

“这是……!”除了田光,凤常,李恢三人,其余大臣皆面露恐惧之色,各睁着大眼死死盯着愈走愈近的紫衣男子。

“臣吴子昂拜见太后!”行至殿中央,吴子昂一摆长衫,向着皇太后行下臣子之礼。

“你……!?”皇太后伸出手,颤颤微微地指向吴子昂,脸上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

“太后不记得微臣了么?”吴子昂微微一笑,自地上站起,环视了大殿群臣一眼道:“诸位大臣也不记得本将军了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