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章 断后(三)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若纳水輨,如转丸珠。夫岂可道,假体如愚。荒荒坤轴,悠悠天枢。载要其端,载同其符。超超神明,返返冥无。来往千载,是之谓乎。”

‘流动’!吴子昂强压抑着内伤,施出‘魔神录’上最后一式,身形化作一道残影,疾疾奔去。

在他身后,道狂方鼎天,韦若玄,南宫谦三人皆面带杀气,紧追不舍。

虽然三人内力皆胜于吴子昂,但在吴子昂施出神魔录八式之中唯一的身法招式时,三人竟是一时追赶不上。

身为魔门门主的南宫谦亦只学会了神魔录中‘雄浑’‘豪放’‘洗炼’‘委屈’四式,因此对于吴子昂亦是无可奈何!

尽管胸中血气翻涌,但吴子昂却知道自己决不能停下,若再陷入这三大高手的包围圈,他这小命必定要交待。因此咬紧牙关,脚下如乘风一般左跃右跳,玩命的向大街上跑去。

道狂三人亦是动了真怒,紧紧咬住吴子昂不放,大有不击杀吴子昂誓不罢休之意。

然而就偏偏在这时,一道黑影迎面向吴子昂这边赶来。

看清楚来人,吴子昂不由暗暗呻吟一声,心道姑奶奶,你怎么又回来了!

来者不是别人,正是水大美女!将师父送上马车,并嘱咐车把式赵二一定平安抵达将军府后,她挂念吴子昂安危,立刻风风火火的向回赶。

此时她亦发现了奔跳中的吴子昂,不由心中大喜,疾向吴子昂奔去。

几个起落,吴子昂与水清清两人已然会面,不过此刻绝非两人互诉衷肠的时候,因为面色狰狞的三大反派已然越逼越近!

“走!”吴子昂将手中剑忽地捉住水清清的玉腕,施出全身内劲将对方甩向另一方向,这一套路,早在午门之时他就对铁刃用过。

而他自己则因此身形一顿,迟缓之中立时被道狂三人拉近了距离。

“吼!”眼见距离拉近,道狂忽地顿住身形,口中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吼声。

扑!早已身负内伤的吴子昂无法抵挡这声洞金裂石的吼声,低头吐出一口鲜血,向前奔跑的身躯亦为之一滞!

而韦若玄与南宫谦两人亦只是身形微微一震,便又向吴子昂追来。

“这老王八!”吴子昂心中暗骂一声,早在重生之前去清漓小筑赴宴时,对方与铁刃比武,他便曾吃过道狂‘狮子吼’的亏。以吼声伤敌,府里老管家刘福也会,但却远没有道狂这般可怕。

“丝丝”破空之声响起,两道肉眼难辨的银丝以极其迅疾的速度射来,将吴子昂的一只手臂缠了个结实,接着一抖一收,吴子昂庞大的身躯便硬生生改变了方向,疾向水清清一方跌去!

而受贯力影响,韦若玄与南宫谦皆有些收势不住,迫不得已,两人只得前冲几步缓去惯力,然后身形再度跃起,向着水清清与吴子昂追去。

而趁此机会,水清清早已拉着吴子昂跑出十几米之外,从而将彼此之间的距离再度拉大。

而这时,在街上一队队负责搜查的禁军兵士已发了这一逃一追的几人,当下便向此处围了过来。

很凑巧的,身为都骑统领的楚天河亦在其中,当他的目光触乃逃跑中的吴子昂时,眼中不由一亮,伸手指挥手下兵士道:“捉住那紫衣人,呃不,拦住紫衣人后边的三人!”他之所以改变主意,是因为此时他已认出后方的韦若玄及道狂两人,如今这两人已列为大秦的通缉要犯。而且他得到的命令是要将那名紫衣人‘完好无损 ’的送到都尉府。

听了都统大人的命令,三队禁军兵士蓦地发了一声呐喊,排起枪阵便向吴子昂那处冲去!

虽见有禁军出现,但道狂,韦若玄与南宫谦三人却是丝毫没有退避的打算,这些普通兵士对于他们这等高手来说,几乎是同等于虫蚁的概念,三人是吃秤砣铁了心的要取吴子昂的小命。

眼见禁军逼近,水清清脑中灵光一闪,娇躯借力前冲之势,右手蓦地用力一挥,便将吴子昂送了出去。而她自己则骤然一个翻身,手中银芒连闪,在一瞬间射出五道冰魄蛛丝,疾向迎面来的道狂三人缠去。她的想法很简单,只要她拖住这三人一刻,一待吴子昂被兵士护住,那便算安全了!

“臭丫头找死!”道狂一眼就看出了水清清的意图,心中恼怒之下,右手一记‘紫气东来’便劈了出去。

而韦若玄与南宫谦则是左右一分,竟是避开水清清的攻势直追吴子昂去了。

“砰!”为了能阻住道狂,水清清竟然硬接了对方一记八成的掌力,当下闷哼一声,娇躯直向后跌去。媚后一门本就不以内力见长,走的俱是奇诡变幻的路子,而如今水清清竟然舍长施短,焉能不吃下大亏。

虽是身受重伤,但水清清此刻却是异常的清醒,身形借着道狂掌势后退,竟是勉强追上了韦若玄与南宫谦两人,左右玉手连挥,施尽最后一丝内力控制着两道蛛丝分向两人缠去。

“想死就成全你!”眼见水清清如此难缠,道狂不禁动了杀机,身躯猛然扑上,紫芒暴现的拳头凶悍地砸向水清清的胸口。

然而就在此时,一声轻叹传进了道狂的耳中,令他不由身躯一震,砸下去的右拳下意识的缓了一缓。

“呼!”凛烈的拳风擦着水清清的娇躯忽啸而过,一只洁白的长袖在千钧一发之际将水清清卷到安全位置,令道狂这一式拳劲击在了空处。

“灵犀……!”望着面前站定的白裙女子,道狂一张老脸先是惊讶,后是尴尬,最后变成了羞恼!被对方发现了他与魔门之人同谋,这意味着从今之后道宗之中,他面临着被扫地出门的危险,就像韦若玄被魔六列为叛徒一样!

此时韦若玄与南宫谦业已停下了追击的脚步,因为在他们面前,有着一个远比仙圣更为危险的存在~、魔帝卫玄衣!

虽然自负武功不在师弟道狂方鼎天之下,但如今面对着四绝之首的魔帝,韦若玄的心里却生出气馁之感,那种强大的压迫感,是他从未经受过的!

而现任魔门门主南宫谦更是脸色苍白,身躯轻颤不已,他很清楚自己一身武功皆是对方所传,如若真要交手,他必是惨遭屠戮的下场!

“撤!”韦若玄与南宫谦心里不约而同的想到一个字,毫不迟疑的转身,跃起,疾向小巷内逃去。

卫玄衣却也不追赶,只是对着南宫谦的背影轻声说了句:“回去自废武功,我饶你不死!”

南宫谦闻言身躯一个踉跄几乎栽倒在地,但终是迅速稳住身形,如丧家之犬般跑了!

道狂见此情形,心知今日计划已彻底失败,当下恨恨地望了卫玄衣与纪灵犀一眼,亦施展轻功走了!

“没事罢!?”仙圣纪灵犀望着面色惨白的水清清,暗下将一股真气传了过去!

“谢谢!”虽然知道眼前之人便是师父的情敌,但对方毕竟刚刚救过她一命,因此水清清轻轻一躬,表示了谢意。

而此时,魔帝卫玄衣业已来到被众禁军兵士护住的吴子昂身侧,一双精芒四射的眸子上下打量着这个令他即感陌生又觉熟悉的紫衣男子!

都骑统领楚天河认得眼前黑衣中年男子便是四绝之首的魔帝,他更知道对方便是已死吴大将军的师父,因此他并未多言,而是示意兵士让开,将辨别真假的任务交给了对方。

眼见卫玄衣用审视的目光凝望他,吴子昂深吸了一口真气,强压下体内伤势,蓦地向卫玄衣冲了过去。

“雄浑”,“豪放”“悲慨”,虽是因负伤吴子昂无法发挥出这些招式威力的十分之一,但已足够做出有力的证明!

躲过这些招式之后,卫玄衣的目光中充满了惊讶,随后身形一闪,已然捏住了吴子昂的手腕。

水清清见状不由大惊,道:“前辈莫动手,他确实是子昂!”

“你为何如此肯定?”卫玄衣一边问着,一边将真气渡进吴子昂的体内。很快的,答案出来了,在吴子昂体内流转的是与他一般性质的真气,别的都可以假冒,但武功绝假冒不了。而同时他亦已看出,在吴子昂的脸上未有任何易容的痕迹!

“我早已盘问过他以往发生的一些事!”水清清轻咳了几声,娇喘道:“他的回答,半分不差,难道这还不够么?”

“清清,你怎么样了?”吴子昂眼中闪过感激之色,他实是未曾想到为了救自己,对方竟会做出这等不要命的事情来!

“没事没事!”虽然玉容惨白,但水清清的神情却很是欢喜,在韦若玄,道狂,南宫谦三大高手的合围下,她与吴子昂仍能逃得性命,当真是万幸之至,她实是没什么可抱怨的!

“随我回将军府!”尽管卫玄衣心中已大致肯定了吴子昂的身份,但为稳妥起见,他还是决定将吴子昂带回将军府,由大家一起作出判断。实际上,他并未曾亲眼见到吴子昂战死午门,只是得到了铁刃磁于吴子昂身死的消息,这才与仙圣急急赶回来,在听闻城内有与吴子昂长相一般无二的紫衣人出现后,两人决定亲自寻找,却无巧不巧的,救了吴子昂与水清清一命!

就这样,卫玄衣与纪灵犀两人带着吴子昂与水清清,在都骑统领楚天河的护送下,浩浩荡荡开往将军府。

我欲天下

一进将军府前厅,吴子昂便立时感觉到,有数道目光直向他射来。

定睛看着一个个熟悉的面容,他的心里不由生出亲切之感,死而复生的他分外能感到与亲人朋友重聚的可贵!

稍感意外的,他看到蔚灵瑶与苏绮梦居然也在其中,两张同样绝美的玉容上写满了震惊!

“你……!”做为吴子昂的元配夫人秋雪晴,在目睹着吴子昂迈进这个房中的开始,娇躯便不可抑止的轻颤着,尽管对方的身躯,发式与以往不同,但她却能从对方的目光中找到那种熟悉的感觉,她的直觉告诉她,面前这个紫衣男子,正是她死去的夫君。

望着弱不经风的秋雪晴,吴子昂心中一痛,想到必是因为自己之死,才累得对方这般的憔悴!

“没有易过容,体内所含亦是先天至纯三昧真火之气,那柄神兵天焰亦是真品!”魔帝卫玄衣眼中闪动着几许迷惑之色,口中道:“其余的,留给大家来证明!”

“我亦盘问过与子昂过去发生的私事,事实证明,他确实就是子昂!”水清清亦开口做证道。

听到“私事”两个字,吴子昂脸不由微微一红,然而其他人却并无暇追究水清清话中的暧昧之意,他们最关心的,是吴子昂身份的真伪!

当听完魔帝与水清清的话之后,蔚灵瑶与苏绮梦两双美目齐齐一亮,心中不争气的剧跳起来,虽然人死重生的事情太过于诡异,但她们却宁可相信吴子昂能够活过来的事实。

吴子昂望着在场众人有些激动的脸,心中想了想,首先迈步向蔚灵瑶走了过去。

“当日在平阳孤山,灵瑶救我之时,曾遗下丝帕一条,我因帕上血迹未除,故一直未曾还给灵瑶!”

听着吴子昂的话,蔚灵瑶先是一呆,随后清雅如仙的玉容泛出无限惊喜之色,在众目睽睽之下,竞奋不顾身扑入对方怀中。

呃!怀抱着佳人,吴子昂脸上却禁不住露出尴尬,双目情不自禁的向秋雪晴望去。然而让他惊奇的是,秋雪晴不但未露半分恼色,脸上反而绽开一丝与蔚灵瑶同样的欣喜。

“啊!”在吴子昂怀里停了半晌,蔚灵瑶方清醒过来,慌忙站身了娇躯且过逗了一步,然而一张玉容己布满红晕,那种娇羞的神色出现在平日里一贯圣洁有如嫡仙的她脸上,竟是分外的美丽动人!

吴子昂横迈了一步,面向着苏绮梦,微一沉吟,开口道:“当日在将军府,绮梦曾亲自登门拜访向我请教琴技,我曾戏日,‘唯有极于情,方能极于琴㈠不知绮梦还记得否!?

“当,当然记得!”实际上,早从吴子昂与蔚灵瑶的对话中,苏绮梦便己知道,如今站在自己面前的男子,确是吴子昂死而复生,当下声音都禁不住颤的走了调,望着对方的美目亦噙着微微泪光,道:“子昂,你能回来,真好!”

“谢谢!”吴子昂心里感动的要命,他分外能感觉到对方最后一句话里包函的真诚!转过头,他最后来到了秋雪晴身前,笑着道:“娘子,为夫这身打扮帅不帅?”

“帅,帅极了!”秋雪晴喜极而泣,上前一步,一双玉手轻抚在对方的脸上,绝不会错,只有她的夫君,才会用‘帅?这个奇怪的字眼来形容自己。

“哪了,人在哪了?”就在此时,门外忽然传来急骤的脚步声,紧接着,人影一闪,铁刃与风易寒的身影齐现于房内。

望着与秋雪相拥的吴子昂,铁刃与风易寒俱是齐齐一震,各自睁大眼睛,仔细的打量起对方来了。

“我们己经证实过了,这确是子昂!”见两人的神情,卫玄衣立刻出言说明道。

“可是,子昂那天明明……!”风易寒难以置信的问道。

“易寒,可还记得洛城时你我合力擒拿小贼找回各自失物之事么?可还记得都尉府下探宝合力对付十七铜人之事么?可还记得……!”

然而未等吴子昂说完,风易寒己经一个恶虎扑食冲了上来,将对方一把拥住,像发疯了般的大叫道:“果然是你,果然是你,果然是你!!‘“咳……!”吴子昂只觉得自己的肋骨都要被对方勒断了,他在韦若玄,道狂三大高手合击之下,本就受伤不轻,如今再经受风易寒的大力拥抱,不禁一阵窒息,剧咳出声。

“对不住,对不住!”发觉自己用力过度,风易寒忙不迭地松开了手臂,并轻拍着对方的后心,脸上却掩饰不住狂喜之色。

对于卫玄衣的话,铁刃从来没有表示过怀疑,不过,他实是十分疑惑,当日被确认己经心脉寸断的吴子昂如何又能起死回生,完好如初的返回家门。

“子昂,解释一下罢!”实际上,卫玄衣与铁刃同样心存疑惑,尽管吴子昂的身份己确认无异,但在场之人仍需要一个解释!

“那天,当我醒来……!”不需要刻意的做作,吴子昂回忆起在江底时的情景,神情自然变得迷蒙,犹如在回忆一个梦境,而声音亦越发的充满着神秘的感染力,将在场之人带入一个漂渺莫测的时空之中!

依旧隐瞒了灵魂进入另一个身体的事实,吴子昂七分真三分假的将当日情形描述了一遍“事情经过便是这样!”吴子昂双手一摊苦笑道:“莫说你们觉得不可思议,我自己亦觉得匪夷所思,但事实是,我确实活过来了。如果事情不是太过于离奇,需要时间冷静一下,我早就直奔家门,哪还会刻意回避大家?”

在听完吴子昂的回忆之后,屋内陷入一阵沉默之中,不信么?眼前之人好端端的站在这里!信么?在场之人俱是生平第一次听到这么离奇的事情!

“别的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子昂活过来了!”让吴子昂颇感意外的,开口打破沉默的,竟是仙圣纪灵犀。

“世间原本就充满着众多不合常之事,我们若是一味追究根底,反而是自寻烦恼!”纪灵犀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转头望向卫玄衣道:“合乎常理,却是个坏结果;与不合常理,却是个好结果。大家会选哪一个?”

“我选后一个!”卫玄衣微笑点头道。“前辈说的对,只要子昂回来了,就算说太阳变成九个,我也不稀奇!”风易寒大声说道。

“欢迎你回来,小兄弟!”铁刃走到吴子昂面前,含笑拍了拍对方的肩头。

“铁大哥……!”吴子昂看着对方发自内心的J改喜神情,喉头不由一哽,有这么多人关心他,MD,这感觉真是幸福的要死!

“公子,快去见见夫人罢!”此时,老泪纵横的管家刘福用衣袖拭了拭眼泪,提醒着吴子昂去见见灵夫人。

“我这就去!”吴子昂闻言忙擦了把眼泪,向刘福道:“娘在哪里,福伯快带我去!”

“夫人,公子回来了!”刘福在门口禀报着。

“别再骗我了,小诗小画都说了,昂儿他,回不来了!”屋内传出灵夫人哽咽的声音,听得吴子昂心头一酸,伸出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娘!”看着榻上正以泪洗面的灵夫人,吴子昂情不自禁的唤了一声,扑通跪倒在地。

“你……?”望着地上所跪男子,灵夫人吃了一惊,凝足目力细细的打量,半晌忽厉声道:“你不是昂儿,昂儿没你这般高,你到底是谁?”

“娘,是我!”吴子昂眼含热泪,有心想要解释,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就在这时,门外忽然传来卫玄衣朗朗之声:“嫂夫人莫要怀疑,确是子昂大难不死,回来了。”

卫玄衣的话自然有份量,灵夫人顿时脸上怀疑之色尽去,颤颤微微下了床,向吴子昂走去。

“娘,确实是孩儿!”吴子昂连忙上前,一把扶住对方。

灵夫人伸手摸出手,绥绥将吴子昂的袖子挽起,双目触及对方小臂上的小块胎记,不由喜极而泣道:“果然是昂儿,怎么忽然长高这许多?”

吴子昂当时就怔住了,当他还是“林子轩”时,这块胎记便存在了,后来虽然占据了“吴子昂”的身体,但他却一直未留意到其身上也有这样一块相同的胎记。难道说,这“吴子昂”当真是他的前世么?

“那是我传子昂武功所致,嫂夫人莫要奇怪!”不用吴子昂解释,卫玄衣的声音又适时而至,为吴子昂解围!

“原来是这样!”至此,灵夫人再无半点怀疑,她原只是见夏诗与冬画神情有异,追问之下才得知儿子的死讯,正心伤万分之时,忽又见吴子昂完好归来,悲喜交集之中,竟然身躯一软,昏了过去。

“娘!”吴子昂顿时慌了手脚,口中连声唤道。

刘福与卫玄衣听到吴子昂焦急的呼声,亦连忙闪身进入房内。

为灵夫人把了脉,卫玄衣摇头道:“只是心力交悴,一时承受不住罢了,好好休养便可无碍!”

听卫玄衣这般说,吴子方放下心来,刘福亦是神情为之一松。正在这时,端着参汤的夏诗与冬画走了进来,见到榻前的吴子昂,禁不住俏脸变色,手中汤碗啪的一声打翻在地。

“别怕,公子没有死!”刘福甚是老练,及时出声说明,从而避免了两声尖叫的传出。

“听少夫人说,公子己经!”听刘福如此说,又有卫玄衣在旁,夏诗与冬画很快便接受了这个事实,不过,一向精灵的冬诗仍用疑问的口气问了一句。

“少夫人原先也不知情!”刘福继续解释道。

“公子没有事,真是太好了!”夏诗与冬画绥绥跪了下去,用饱含J改喜的语气说道。

呼!吴子昂心中长出了一口气,大家终是接受了他复活重生的事实,比他原本想像的要顺利很多。而接下来,他要面对的,便是大秦的皇室,官员,他几可以想像得到,当他出现在大秦皇宫内,太后皇子,以及文武百官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就这样,卫玄衣与纪灵犀两人带着吴子昂与水清清,在都骑统领楚天河的护送下,浩浩荡荡开往将军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