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3章 重生(二)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那,是自己么?那自己又是谁?吴子昂下意识的向自己身上看去,心中禁不住又是一震。

西装!然后是皮鞋,最后他看到自己手腕上那块亮晶晶的手表,而这些东西,对于他来说,又是那样的熟悉。

难道说,不,一定是!吴子昂的心里被一种名叫震惊的东西充塞着,他,居然找回了最初的自己~、那个投海自尽的林子轩!

虽然还不能看到自己的脸,但他心中已有百分之九十以上的把握肯定,他回到了真正属于自己的躯体!

呆了足足有十分钟,吴子昂方从这诡异的事实中清醒过来,再走近几步,端详着躺在那里有若熟睡一般的另一个自己,眼中现出迷茫之色。

在这具躯体中,他曾得到了许多,显赫的门庭,权倾于野的官位,美貌的娇妻,绝世的武功!在不足一年的时间里,他有若进入一个神奇游戏中一般,体味到了这个世界的精彩!

是否,这真就是他的前生?

今生之前,谁人是我?今生之后,我将是谁?吴子昂口中低低吟着,伸手触向了那具死去的‘自己’!

指尖感受到一抹炙热,吴子昂吃了一惊,正欲缩手,却忽然觉得手腕一紧,已被那死去的‘自己’翻手一把捉住。

滚滚热浪袭来,一股炎劲顺着手腕直向吴子昂的体内涌去,在他惊骇的目光之中,那具被他认为死去的‘自己’已经缓缓睁开眼睛,向他露出一个诡异至极的笑容。

来不及作任何挣扎,涌入体内的炎劲忽如引爆的炸弹一般猛然炸了开来,巨大的痛楚立时将他送入昏迷之中。

噫!?刚才都是自己的幻觉么?吴子昂望着眼前一动不动,静静躺在那里的另一个自己,口中禁不住发出一声轻呼,他的手仍然保持着去触摸对方的动作。

犹豫了一下,他的手还是落了下去,但听刷的一声轻响,在手指触到尸体的那一刻,那具尸身便如灰尘一般溃散,消失于吴子昂的视线之中,留下的,只有那袭崭新的紫衣。

“哗!”的一声水响,一个人影自江水中露出,连走几步,奔上了岸边。

“呼!”吴子昂长长舒了一口气,低头望着手中那颗闪着奇异光芒的珠子怔怔的出着神,很难想像,一点水性不懂的他,竟然靠着这颗有着避水功能的神奇珠子,从无尽深远的江底一步步挪到了江岸。

这是什么宝物?正在仔细端详宝珠的吴子昂忽听“啪”的一声脆响,手中珠子瞬间变成一堆粉末,顺着他的指缝漏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这……!吴子昂瞠目结舌了半晌,方回过神来,轻轻一叹,暗想也许是这等宝物不愿浮沉于俗世罢?经过一连串的经历,本属无神论者的他似乎渐渐相信,这个世上当真有某种神秘力量的存在!

抬头望去,天边已露出鱼肚白,新的一天又将开始了,而他的人生呢?

手中抚摸着神兵‘天焰’温热的剑鞘,吴子昂心中没来由的感到一阵迷茫,接下来他该何去何从,回将军府么?他很清楚一个被证明已经死去的人,忽然又出现在大家眼前,那会是怎样一个场面!他怎样解释他的复活?好罢,就算他让大家相信他当时未曾死透,那么,他又怎么解释断臂的复生?

走一步看一步罢!低头望着自己那身紫衣,吴子昂苦笑一声,为了不惊世骇俗,他只得脱去那身相当现代的西装,换上了那袭紫衣,并将那柄被当作陪葬品的神兵‘天焰’带了出来。

收拾起凌乱的心绪,吴子昂整了整衣衫,向着城门口行去。

城门开得很早,守卫士兵眯着一双睡眼,无精打采地立在城门口两侧。

“站住!”觉察到有人走近,守门的几个兵士立刻打起了精神,张口喝道。

“什么事?”吴子昂不慌不忙的停下脚步,迎向几名兵士怀疑的目光,虽然现在时间是早了点,但宿夜在漓江花舫玩乐的公子哥儿也多的是,他不认为自己有什么值得怀疑的地方。

不过,当他发现这几名兵士的目光都集中在他的头上的时候,他心中不由暗喊了一声糟糕。

“这是舫里姑娘为本公子做的新发样,没见识过罢,你们这些土包子!”吴子昂骄傲地昂起头,不屑地横了这几个兵士一眼,大摇大摆的向城门口走去。

见对方这等气势,守城兵士皆以为是哪家豪门望族的公子,心里忌惮之下,只是眼睁睁看着吴子昂一步三摇的走进了城内。

“成子,你咋啦,中邪啦!”在吴子昂进门后不久,一名黑壮的兵士忽地发现了身旁同伴的不对劲,遂瞪大了眼睛问道。

听黑壮兵士这么一喊,其他几个兵士也发现了名叫葛成兵士的异样,遂纷纷围了过来。

“鬼!鬼……!”葛成脸色惨白,一手哆哆索索地指着吴子昂离开的方向,用颤得走调的声音说道。

“什么鬼?谁是鬼?”听葛成这般说,众兵士心中不由一阵发毛。黑壮的兵士伸出蒲扇般的大手‘啪’的重重搧了对方一个耳光,大声问道。

“刚才,刚才那个人,是大将军,是大将军!”尽管被搧的眼冒金星,但葛成却感不到半点疼痛,面无人色地说道。

“大将军,哪个大将军?”黑壮兵士摇着葛成的脖子大声道。

“难道是……!”未等葛成回答,另一个兵士猛然想起了什么,神情立刻变得与葛成一般毫无人色,颤声道:“是威武大将军啊!”

丝!众兵士不由得齐吸了一口凉气,午门之战,一百七十余名大内侍卫,三百六十余铁甲兵,均死于威武将军吴子昂的手下,这段神话一般的惨烈事件,早已在短短的几天内传遍于整个恒城。在这些兵士心里,除了用魔神外,其它字样均无法贴切的形容吴子昂!

“你,没看错?”饶是黑壮士兵平日自负胆大,但听了葛成的话之后,亦禁不住后背发凉,声音亦不自觉地走调了。

“绝对没错,半月前大将军乘船回恒城,亦是我当值守门!”葛成艰难的咽了一口唾液,口中答道。

“你们在这里叽歪什么?”一个严厉的声音忽然传来,令这些兵士齐齐转过头去。

“百总大人!”望着一身盔甲的中年将官走来,众兵士连忙四散开来,各自跑回原位,挺直身躯,低头施礼。

“许威!你们刚才聚在一起搞什么花样?”中年将官目光扫着这些兵士,甚是不快的问道。

“回百总大人,刚才葛成说他见到了,见到了吴大将军!”黑壮兵士闻听上司发问,连忙老老实实地答道。

“什么?”百总大人一听,不禁一下变了脸色,他当然知道大秦之中,只有一位吴大将军,而这位年轻的大将军亦已在半月前午门之变中死去。如今葛成竟说见到了吴大将军,难道是撞见了鬼不成?

“葛成!”想到这里,百总大人皱头不由一皱,厉声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如实讲来!”

葛成闻言连忙走上前,将方才发生的事一五一十向这位顶头上司详述了一遍,最后绝对肯定地道:“小的敢以人头担保,方才过去的就是吴大将军,绝不会错!”

见对方这般有把握,百总大人也没了主意,寻思了一会,方开口道:“许威,你快带着人沿路追赶,看看能不能追上!”

“是!”黑壮兵士许威应了一声,一挥手,便从守门兵士中分出几人,向着城门内吴子昂离开的方向追去。

“葛成,你随本官去趟都尉府罢!”一番思虑之后,这位百总大人还是决定将此事上报给都尉府。

“什么?”听了百总与葛成的一番描述,坐在椅子上的都尉李恢险些从椅子上摔下。

“你可知,欺骗本都尉,是什么后果?”李恢眯起双眼,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那种强大的威势几令百总与葛成喘不过气来。

“小的以人头担保,所讲一切俱是实情,小的还有不少同伍亦亲眼目睹!”葛成跪在地上,颤声答道。

盯了葛成好一会,李恢方收回凌厉的目光,沉思了好一会,方转头向一旁的都骑统领楚天河道:“去将凤,田两位上将军请来,还有,将雪郡主也请来!”

“属下遵命!”楚天河应了一声,转头便走出了都尉府大堂。

“还有你,回去将今早当值的守门士兵全部提来!”李恢又向堂下百总大人命令道。

“是!”那百总亦不敢怠慢,低头退下,回去召集兵士去了。

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都尉府的大堂中便聚满了人。

李恢将主位让给了雪郡主秋雪晴,自己与上将军田光,凤常坐到两旁的侧位。而听闻消息,铁刃与老管家刘福亦随之赶来。

人都是这样,虽然明知道吴子昂是确实死去了,明知道人死不可能复生,但当听闻到一丝关于吴子昂的讯息,这些人亦都忍不住会萌生一种幻想!

当听葛成及几个兵士描述到,当时看到的吴大将军比他们高半个头,且身形健硕,左臂完好无损之时,秋雪晴美眸中不禁闪过失望之色,她知道,那绝不是吴子昂!

“罢了!”秋雪晴轻轻挥了挥手,眉宇间一片疲惫之色,吴子昂逝去这半个月里,她几乎夜夜不能寐,精神处于极度的衰弱之中,此刻的她实是不想再听这些士兵胡说下去了。

“郡主,小的句句属实,绝无半点虚言!”察觉到秋雪晴的神情,葛成等兵士不由大骇,一旦他们被认定是虚言欺上,那等待他们的将是砍头的罪名。

“拉下去!”都尉李恢沉着脸下令道,他本就不应该相信这个兵士的蠢话,人生了又岂能复生?说起来,都是他心中的念头在作怪!

“大人,冤枉啊!小的确实看见了大将军啊,当时,他手里还拿着一把黑色的长剑……!”在被侍卫拖出去之时,葛成犹不死心的喊道。

“等等!”一直默默不语的铁刃听闻这番话,眼中忽地光芒一闪,沉声喝道。

走上几步,来到葛成身前,铁刃俯下身紧盯着对方惊慌的双眼,一字一顿的道:“那把剑,有何特征?”

“唔,唔!”葛成转着眼睛,苦苦回想着,却奈何脑中空白一片,一时间竟什么也想不起来。

“好,好像有,有几朵金色的火焰!”葛成身旁有个兵士低声说了一句。

“对,对!”葛成猛然想起,连忙伸手比划道:“是,有好几朵火焰!”

“啪!”秋雪晴失手碰落了桌案上的茶碗,原本无神的美眸在瞬间放射出熠熠的光彩,深吸了一口气,用颤动的语气道:“去,派人去找……!”然而话未说完,便觉天旋地转,娇躯一歪,仆倒在桌案上。

“少夫人!”刘福见状吃了一惊,连忙上前伸手握住了秋雪晴的玉腕。

“怎么样?”田光,凤常以及都尉李恢皆面露关切之色问道。

“应是心绪过激,又兼身体虚弱所至!”老管家刘福缓缓松开了手,道:“不过为了安全起见,我还是去请苏才女来罢!”

“那快去罢!”都尉李恢连连点头,然后转过头,向着凤常,田光两人道:“两位上将军如何打算!”

“全城戒严,仔细搜查!”田光与凤常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