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章 天变(六)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师父!”方金吾与裴治见状不由大惊,一左一右上前扶住了道狂。

师父竟然受伤了!两人心中的震惊难以用语言来形容,一直以来,道狂在他们心目便是天下无敌一般的存在,而今日竟在与铁刃比斗中失利,受伤咳血,这实是令他们二人感觉到难以置信。

“没事!”道狂摇摇头,轻轻挣开方,裴两人的手臂,脸上闪过几分颓唐之色。今日一战,他败了,而且败的十分窝火。但怪谁呢?明知心神不宁,不利于出手,但在满腔怒火的驱使下,还是不明智的向铁刃挑战!

这其中的失败,固然有他自身的原因,但说到底,被誉为墨剑的铁刃确实有他一决高下的实力,即使不受心情所累,他亦未必胜得了对方。

好个墨剑,好个铁刃!道狂心中暗叹一声,身躯缓缓坐于木椅上。

“方师兄觉得怎么样了!?”静观轻声问道,她方才早看出与铁刃硬拼一记之后,道狂己逞强鸳之末。铁刃出言时,道狂并非不想答话,而是因为气血逆冲,根本开不得口。因此她才接口,并说出平分秋色,两相罢战的话来。

实际上,她心中亦很紧张,若要铁刃坚持继续比斗,那会有什么样的后果,她再清楚不过了。

好在,铁刃终是没有赶尽杀绝,且替道狂留下了颜面,不至于使道狂在众人面前出丑。

而她亦以商量某事为借口,将道狂引至这厢房中来。

“郁血己消,没什么大碍了!”道狂语气之中掩饰不住失意,哑声答道。

“胜负兵家常事,方师兄莫要太挂怀了!”静观轻声劝道,她深知被称为‘道狂,的对方是如何的心高气傲,今日之败对于他的打击,绝对是沉重的。

“我明白!”道狂点点头,脸上强露出一抹笑容道:“我要运功疗伤,静观师妹且带着他们出去罢!”

“好罢!”静观望了道狂一眼,暗叹一声,然后以眼神向方金吾与裴治示意。接着,三人出了房门,将房间让给了道狂独处。

“师叔,师父没事罢?”出了房门,走出几步,方金吾忍不住问道。

“没有大碍,修养几天就没事了!”静观摇头答道,她心知肚明,道狂是因受心神所累,而至使准备不足,才被铁刃所伤。在先机尽失的情况下,道狂发挥不出平日的一半水准,此次败北,可谓败的冤枉至极。

“那我们便放心了!”方金吾与裴治这才松了口气。

静观却仍是秀眉轻皱,她担心的不是道狂的伤,而是另外一件事。内伤易治,心病难医!经此一败,道狂心中难以避免的会留下阴影,这对于习武之人来说,无疑是不利的。

“铁大哥,真赞!”回将军府的途中,在马车中,吴子昂笑吟吟地向铁刃伸出大姆指。

“有些胜之不武,不管怎样,我是占了一个大便宜!”铁刃摇摇头微笑道。"铁大哥已经提醒他们不要动武,是他硬向刀口上撞,那怪得谁来!?”吴子昂笑道:“不过,也就是铁大哥罢,换作旁人,.……是他硬向刀口上撞,那怪得谁来!?”吴子昂笑道:“ 我想即便是占了道狂心神不稳的便宜,也未必能够取胜“我能否理解成,这是小兄弟的奉承之言!”铁刃摇头失笑道。

“嘿嘿!”吴子昂笑道:“有时间,我还想让铁大刃再教我两……!”说到这里,他蓦地想起,他根本不可能再有习武的机会了,不由得一窒,硬生生将后面的话收回嘴里。

“会好起来的!”铁刃眼中露出惋惜之色,对方是个习武的好料子,资质悟性俱都是上乘,可惜了!

“没关系,有铁大哥当保镖,还用得着我出手么?”吴子昂装作毫不在意的样子,并随之叉开了话题道:“唔,肚子饿了,原本以为能在清漓小筑蹭顿饭的!”

“吴大人,此次没能,还有下次,小姐说了,随时欢迎大人大驾光临!”

吴子昂话音刚落,便听到帘外传来朗笑之声,很明显的,吴子昂的一番话皆被这位清漓小筑的车把式听去。

“惭愧!”吴子昂汕笑一声,还真被人误认为他真想去蹭吃喝了!

乘着清漓小筑的马车,吴子昂与铁刃回到了将军府。

似是没料到吴子昂会回来的这般早,在见到吴,铁两人时,秋雪晴明显的怔了一下。

“发生点小意外,就早早回来了!”看到秋雪晴表情,吴子昂笑着解释了一句。

“相公回来的正好,安公公一早便从宫里赶来,正在前堂等候!”秋雪晴没有追问发牛了什么意外,而是面带优色向吴子昂说出这样一件事。

“哦?我去看看!”吴子昂心念一闪,暗想难道是那件事?当下连忙向前堂走去。

“大将军,您可回来了!”一见吴子昂进来,坐在椅中喝茶的内侍总管安公公立刻脸上一喜,起身便迎了上去。

“听我娘子说,安总管一早便来了,可是有什么要事?”吴子昂也不废话,开问见山地问道。

“正是!”安公公低声答道,然后用眼神瞄了瞄在一旁的几个下人。

“你们暂且下去!”吴子昂立刻会意,摆了摆手,那几个下人立刻应了一声,躬身退了下去。

安公公这才神秘兮兮地从袖中掏出一份密旨,递于吴子昂,悄声道:“皇上密旨,让大将军即刻启程秘密赶往天门关,接管宫严的所有军队!”

果然,吴子昂知道自己的预料没有错,安公公此行果然是传达武尚的密令,看来,岳父的计划提前了。

接过那份密旨,吴子昂粗略的看了一遍,内容无非是撤去宫严大将军之位,改任他为西部天门关最高将领,负责边防事宜云云。

不过,吴子昂心里清楚,这份密旨能否被宫严的部下接受,尚在未知之数,他此行天门关,吉凶尚难料!

"转告皇上,我这即可前往”吴子昂密旨一收,微笑向安公公道:“安总管可回去复命!”吴子昂密旨一收,微笑向安公公道:“安总管可回去 “为了防止意外发生,皇上特将御前八名金卫调与大将军,现在他们就在府内!”末了,安公公又附耳递上一句:“这八人非是知情之人,大将军尽管差遣他们做一些凶险之事,最好在返回京城时,这八人一个不剩!”

“我明白!”吴子昂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暗道岳父这是想假借他之手,将这武功不俗的八名金卫除去。

“如此,奴才祝大将军一路顺风,马到功成!”安公公脸上现出奴颜卑膝的笑意,双手一拱道:“奴才告辞了!”

“多谢安总管,怒我不远送!”吴子昂亦拱了拱手笑道。

目送着安公公离开,吴子昂望着手中的密旨怔怔出了会神,然后才扬声道:“铁大哥!

话音方落,铁刃的身影己出现房内,快步走了过来,铁刃低声问道:“可是要你即刻西行!”

“没错!”吴子昂手中把玩着那份密旨,缓缓点头道:“铁大哥与我走一遭罢!”

“你若不带我去,我还真不放心!”铁刃笑望了吴子昂一眼,随后忽地想起什么,眉头一皱道:“此去西天门关,行程遥远,我担心小兄弟的身体吃不消!”

“无妨,我早订好了路线,开始我们自漓江口登船以行水路,待转到鲁州再转以马车!

总算起来,水路占有大半,我不会很辛苦的!”吴子昂成竹在胸地说道。

“恕我冒昧的问一句,小兄弟如此卖力,却是为他人作嫁衣裳,值得么?”铁刃轻叹了口气,问道。

“铁大哥认为呢?”吴子昂微笑反问道。

“我终究不是你!”铁刃摇头道。

“首先,他是我的岳父,而如今我和他又同在一条船上,如果此次起事失败,不单是岳父,连我亦无法幸免!在这种情况下,我焉能不惮心竭力?”吴子昂收起了笑容,将目光望向窗外,淡淡地道:“唇亡齿寒,铁大哥应该知道这四个字的意思罢?”

铁刃缓缓点了点头,道:“既然决定立刻启程,小兄弟就快准备一下罢!”

“嗯!”吴子昂应了一声,将密旨置入怀中,口中喊道:“福伯!”

建兴一十七年十月,秦帝武威忽然病危,消息传至整个京城,文武百官皆预感到,王朝的又一次更替来临了。

作为太子嫡系,左相张仲叔在得知这一消息确实之后,开始书信传于远在边关的大将军宫严,开始着手于确保太子顺利接替皇位的大计中。

而另一方面,三皇子武治的朝中势力也开始运作,如让武彻顺利登上皇位,那等待前者的,将是无比凄惨的命运。这一点,武治认识的很清楚,因此他眼下只有孤注一掷,背水一战。

就在两方紧罗密鼓,行将上演一幕手足相残,祸起萧墙之乱时,吴子昂己经带着铁刃,刘福以及八名金卫镇守的天门关。

天门关共有驻军八万,皆是宫严嫡系,是大秦之中除却吴氏铁骑外的第二大军方势力。

近年来,随着北梁国力渐衰,对大秦的威胁远不如前,不过尽管如此,秦帝武威仍然非常重视西防,一直派宫严镇守。

“圣旨到!”拖着长长的尾音,在铁刃,刘福以及八名金卫簇拥下,吴子昂大摇大摆的来至大将军宫严在天门关的府邸前。

“圣旨在此!”吴子昂向着守门兵士一举手上圣旨,口中喝道:“还不快去通报!?”

守门兵士怔了一怔,见吴子昂等人气势十足,当下不敢意慢,连忙分出一人向府内奔去 实际上,按吴子昂的估计,宫严此刻怕己赶回京城,听闻皇帝病危的消息,他就不信对方能稳稳呆在边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