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9章 败露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怀着心思,吴子昂喝下了侍女晚荷煎的药,不知是否错觉,他感到今日的药汁味道与往常不大一样。难道是因为煎药的人不同么?他不由到被召进宫内的秋雪晴,天色己经不早了,还不见对方回来,也许真如留言所说,会在宫中过夜罢!虽然明知秋雪晴进宫留夜并非是什么大事,但在他心里,却隐隐觉得有些不安。

微微摇了摇头,将药碗递给了晚荷。暗暗开解自己,也许是近来事情太多,有些胡思乱想了罢!?

“奴婢告退!”依然与平时一般,晚荷低声说了告退,然后悄悄退下了。

若大的屋子顿时只剩有吴子昂一人,望了望空荡荡的四周,吴子昂心中蓦地涌现出一股孤独感,此刻他很想找人聊聊天,然而想想,却是无有可以倾谈的对像。卫叔不在.铁大哥在陪大嫂,而平时对自己细心照料的娘子又被召进了宫。

没来由的,他又忽然想起那个三公主,依岳父的为人,是断不可能留分性命的,可怜一个花季少女,即将要命丧黄泉,而他却是只能旁观而无力救助。

还有,都尉府的宝藏,还有,近日即将西行前去接管宫严的军队。

吴子昂只觉得自己的头隐隐作痛,虚弱的身体似乎连支泞他长时间的思考也办不到了!

草草的和衣上了床,吴子昂闭上了眼睛准备休息一番,正觉困意上涌之时,忽听得门外响起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禀公子,李公公求见。”

吴子昂顿时一个机伶,翻身从床上坐起“李公公”!莫不是召秋雪晴进宫,皇太后身帝的老太监?

“快请!”定了定神,吴子昂马上吩咐门外的王府管家佘禄,自己则下了床,整了整衣冠准备迎客。

不多时,便听脚步声由远及近,随后房门一响,一灰衣老太监走了进来。

不同于吴于篆听见过的任何一个太监,眼前这位李公公身上全无一丝阴柔之气,虽己年迈,然而身躯却仍如长枪一般笔直。

“吴将军.奉太后之命,特请大将军入宫!”没有过多的客套,这位李公公开门见山,直明而言“哦!?”吴子昂心中一怔,召秋雪晴也就罢了,为何又要将自己召进宫去?存着疑惑,吴子昂试探着问了一句:“不知太后召见,有何要事?”

“大将军不必多虑,太后只是想要知道九王爷的乘龙快婿,雪郡主的意中人是何许模样罢了。想必大将军也知道,太后对于雪郡主甚是疼爱!”李公公苍老的脸上挤出一丝笑容,神情不卑不亢的答道。

“原来是这样!”吴子昂点点头,微笑道:“既然太后召见,那我理应前往,李公公,咱们一起罢!”

“大将军请!”李公公眼中闪过一抹异色,轻轻躬了躬身。

叫上老管家刘福,吴子昂并未惊动铁刃,便与李公公出了王府大门。

实际上,吴子昂并不完全相信李公公所说的理「冀竖酷若要见他,怕是早就见了,何必等到今天,又挑在近暮时分。

不过,无论是从秋雪晴或是皇帝哪一方面,他都可以排除对方对他不利的可能!

也许这位老太后一时心血来潮想要见他,自己可能把事情想的过于复杂了l吴子昂坐在马车里,禁不住自嘲一笑,随后闭目养神,不再胡思乱想了!

皇城雍和宫内,吴子昂终于见到了这位辅佐大秦两代君王的皇太后。

“子昂是罢于快过来坐!”未等吴子昂施臣子之礼,这位四国之中最为强盛的大秦帝国皇太后己柔声开了口,并挥手示意吴子昂上前.

吴子昂心中很是惊讶,眼前这位太后只是穿了一身朴素长服,虽然满头银丝,容颜苍老,然而说话却依然中气十足,面带笑意,给人一种和蔼可亲的感觉!

“微臣吴子昂拜见皇太后,太后圣安!”虽然对方没有一丝架子,但吴子早乃不改怠慢,按照大秦的礼数跪下施礼。

“免礼免礼l”一见吴子昂施礼,皇太后脸上的笑意越发的明显了,坐于榻上的身体微倾,身旁的两名宫女见状连忙上前,扶着她坐了起来。

“过来,过来!让我瞧瞧吴天耀的儿子是何等模样!”攫太后再次挥手道。

“是!”吴子昂站起身,慢慢走了过去。而一旁的宫女在榻前放下一锦镦。

吴子昂也不客气,缓缓坐下。

皇太后的目光只是在吴子昂面容.上月了一遍,便轻笑道:“子昂面相倒是像你母亲多些“家父在世的时候,也社般议过!”吴子昂信口无诌,顺着对方的话说道。

“唉,天耀啊!可惜了!”听对方提到吴天耀,这位老太后脸上露出了一丝伤感之色,轻叹道:“威儿不懂粤荞呵,可怜你们吴家三代忠良……!”

“人死不能大址、好在皇上己经悔过,家父在天之灵应该安息了!”想起在洛城的战死的父亲,吴子昂心中亦觉难过至极,强笑着说道。

“哦?是么?”皇太后忽然脸色一变,那双望向吴子昂昏花的老眼在瞬间竟变得犀利起来。

嗜!吴子昂见状不由暗吃了一惊,对方神色变化的如此之快,令他有种葬不及防的感觉。

“亲子与人同流合,犯上作乱,意图谋得大秦皇位,试问你父亲泉下如何得以安息!?

”皇太后紧盯着吴子昂,身体前倾厉声质问道。

饶是吴子昂心志坚忍,而今面对这位大秦皇太后忽如其来的发难,亦是禁不住变了脸色,几乎从锦镦上站起。

糟了!在这一瞬间,吴子昂知道事情的发展己远远超出了他想像。这位老太后虽然言明,但他却己清楚,九王李代桃疆,意欲篡位之事己然被对方知晓了!

而这意味着,他现在的处境是十万分的凶险,对方既然将事情挑明了,又怎么会让我走出这雍和宫。

“雪晴在哪里?我想知道她怎样了?”毕竟是经过数次生死大难,一惊之后吴子昂便迅速恢复了冷静,迎上对方的目光,淡淡的问道。

皇太后微微一怔,随后冷笑道:“子昂倒真有意思,大难临头,自身难保之时,还有闲情逸致过问旁人!?”

“我只问一句,雪晴怎样了!”吴子昂神色不变,依然追问道。

“犯上作乱,是诛连九族的大罪!我岂能放过她!”皇太后冷冷的说道:“当然是打入死牢,准备择日问斩!”

“太后不能放过她么?自始致终,雪晴是丝毫不知内情的!”吴子昂在进行着最后的努力,试图劝说对方。

“子昂还是担心自己吧,可知只须我一声令下,你便人头落地?”皇太后根才下为所动,冷笑道。"太后还在等什么?”见对方如回答,吴子昂彻底死了心,缓缓站起多,双目向四处打量,口中道:“我想知道,这雍和宫中到底埋伏了多少刀斧手?”

看吴子昂站起,两名宫女神情立时变得有些紧张起来,上前一步,护住了皇太后。

“子昂想负隅顽抗么?怕是有心无力罢,我早知你武功尽失,如今手无缚鸡之力,还想虚张声势么?”皇太后挥了挥手,示意两名宫女闪开。

“凡事都有例外!”吴子昂摇摇头,脸上现出一抹古怪的笑容道:“太后可知我为何失去武功?”

“听李启说过,好像燃血残魂诀罗,唔一年纪大了,怕是记得不清了!”皇太后微一思索,随后答道。

“太后的记性很好,就是遗双力残魂诀!”吴子昂点头道。

“一伤命减,二伤功散!子昂便是因为这个武功全失,唉,这么邪门的功夫原本就是不应练的!”

皇太后打量着对方,似是十分惋惜地说道。

“太后少说了一句,后面还有一句!”吴子昂笑着说道,双手开始向胸口移去。

“不可!”

“相公不可!”

几乎是在两声惊呼的同时,一道人影电闪般向吴子昂冲来。

“黄昏始晚月迟迟,看爱芳孤喜绿枝。梅冷苦清虽我解,舞香轻语问谁知?时情旧事思短赋,何云悲付漫长诗。节击泪歌幽梦醒,醉经曾笑一心痴。”

卫玄衣立于凉亭内,遥望着天边渐升的弯月,一手轻击着斑斓陈旧的亭柱,口中轻吟道“痴心一笑曾经醉,醒梦幽歌泪。击节诗长漫付悲,云何赋短思事旧情时。知谁问语轻香舞,解我虽清苦。冷梅枝绿喜孤芳,爱看迟迟月晚始昏黄!”

卫玄衣话音未落,忽地另有一恬美声音在这荒芜的旧园中响起。

前者闻之身躯不由一震,却是没有回头,只是用近似平静的语气说了句:“你来了!”

“我来了!”倩丽的身影悄悄地来到卫玄衣身侧,静静地与之并肩而立,遥望苍弯。

若大的旧园之中,只闻得虫鸣之声,而在亭内的两人却是默默不语。

天色越发的暗了,而天边的弯月却是越发的明亮,在过了良久之后,白色人影终于开口道:“我输了!”

“我也输了!”卫玄衣终于转过了身,双目望着仙圣月光下的玉容,苦笑一声道。

“十数年的光阴,代价未免太大了!”仙圣纪灵犀轻叹一声道:“你就就知道,那封信是方师兄伪造的是么?”

"那种拙劣的手法,你以为我会上当么?”卫玄衣反问道。

"那你为何还要离开?”仙圣柔声问道。

“我为何要离开?那是因为,你不肯心甘情愿的跟我走!”卫玄衣军着对方,微笑着道:“我早说过,我要的不仅是你这个人,还有你的心!”

“你,听到了我与师父的谈话!?”仙圣纪灵犀美目中阿亡猫苦之色,轻声问道。

“不错!”卫玄衣一摊双手,笑道:“就从那时,我剐存的幻想都没有了!这才是我离开的原因,可笑方鼎天那笨蛋还以为自己计谋得逞,如此智商真是令我几乎笑死!”

“可笑么?”仙圣眼中隐有泪光闪现,道:“可矢的人是你罢?你当师父不知你藏在暗处么?你当师父当日为何忽然一反常态逼我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