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1章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苏绮梦走进房内,发现除秋雪晴之外的另一美女蔚灵瑶时,美目不由一亮,道:“原来姐姐也在,如此甚好!”

三位美女皆身着白裙,容貌绝美,然气质却又迥然各异,如今同聚于一处,立时将这平凡之处化为人间仙境,只可惜吴子昂此时不在,白白错过了这大饱眼福的机会。

苏绮梦与秋雪晴经过这多日的相处,已经算是熟识了,因此两女并无怎样客气。

待得落座之后,苏绮梦美目扫向秋雪晴,轻启香唇问道:“吴兄可在?”

噫!秋雪晴心中暗暗称奇,又一个来寻夫君的人!当下轻轻摇头,微笑道:“真是巧哩,蔚姐姐也是来寻子昂,只可惜今儿一早,子昂便前往都尉府公务去了!”

“蔚姐姐想必也得到消息了罢?”听闻蔚灵瑶也是来找吴子昂,苏绮梦玉容上并无任何讶异,反而轻笑问了一句。

“嗯!所以,灵瑶也想求妹妹帮忙!”蔚灵瑶点了点头,对方虽未明说是什么消息,但她心中却已然明了,事实上,她来恒城并不是单单想求助于吴子昂,这苏绮梦亦是她想联络的助力!

“我接到师父派人捎来的书信,要我助姐姐一臂之力,不过姐姐尚要记得欠我一个人情!”苏绮梦美眸含笑,半真半假的说道。

“那是自然!”蔚灵瑶面上浅浅一笑,转头望向秋雪晴道:“秋雪晴想必听得糊涂了罢?妹妹深居宫里,对于江湖之事一定并不熟悉!这魔门乃是一个邪恶的江湖门派,而所谓的宝藏,便是指二百余年前大周成王所留‘失魂引’上所藏秘宝,最近便要在京城都尉府重见天日,所以灵瑶才想联合吴兄与苏妹妹,合力阻止魔门与其他门派的妄动!”

吴子昂与风易寒此时若在这里,定会大吃一惊,他们大概做梦也想不到,一直被认为极度秘密的事情如今却已这多人知晓,当秘密不在成为秘密的时候,宝藏的出土势必会引来无尽的危机。

然而此时,吴子昂与风易寒,水清清三人却没有半分的危机感,三人在那张旧羊皮上地图的指引下,已来都尉府后院一处水井旁。

“就是这?”吴子昂的眉头微微皱了皱,他有些不能相信,这口水井便是宝库的入口!虽然位于墙角一处不显眼的位置,但不同于废弃的枯井,这口井井水清澈,恐怕都尉府饮用之水便是出自于这口井罢!

吴子昂望了望井边的台阶,旋又否定了自己的猜想,井边地面干爽,没有半点被水打湿的痕迹,而且四周杂草丛生,显然无人光顾过这里。

“好好的一口水井为何弃置不用了呢?”吴子昂眼中露出疑惑之色。

“要么是水质太差,要么就是井里死过人!”风易寒仔细的看了地图一眼,很是肯定的道:“不管出于什么原因,这里是入口错不了!”

“井水之下?”吴子昂望了望似乎深不见底的水进,苦笑问道。

“应该是这样!”风易寒点头道,随即看到吴子昂异样的神色,心中一转,讶声道:“莫非吴兄不会水?”

“没错,本人彻彻底底的旱鸭子一只!”吴子昂摸了摸鼻子,很是尴尬的笑道。

“这样啊!”风易寒微一沉吟,又向水清清道:“水小姐,你呢!”

“清清是江边长大的!”水清清望着吴子昂尴尬的模样,不由掩唇失笑,神情要多动人便有多动人!

“我先下去探探路!回来再说!”说着,风易寒毫不犹豫地纵身跳入井中。

水花涌现,风易寒身躯径自向水下沉去。

“很难想像,不会水性的吴大人你,在偷窥苏才女不成,竟有纵身跳江的勇气!”在风易寒消失不见之后,水清清方用凄迷如雾的美眸望向吴子昂,脆声问道。

“慌不择路么?没什么奇怪的!”虽然那事不是他干的,但吴子昂却知这笑柄他注定是要背上一辈子,于是禁不住干笑一声,胡乱搪塞了两句之后,随即转移了话题道:“其实,我对水小姐倒是十分好奇!”

“哦,不知清清有什么地方值得大人好奇呢?”水清清神色不变地问道。

自恢复本来面目之后,水清清便不再以‘奴家’自称,这一点,吴子昂已然注意到了。

“水小姐的气质千变万幻,给人以无从捉摸之感,这怎能不便旁人感到惊奇!?”吴子昂说的都是实情,在未揭开面具之时,水清清便是一小家碧玉,揭开面具之后,便化作盛开的罂粟花,而施展媚术之时又成为勾人心魄的尤物!

“这算是清清的特长罢!”水清清唇角勾起一抹自得的笑意,道:“实际上清清的变化远不止这些,嘻,要不要人家给扮作一个仙子的模样,唔!就像天池门人那样的?”

吴子昂刚刚想点头,便见水清清神色一正,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气势已然散发出来!

吴子昂立刻便呆住了,此时的水清清的玉容上闪现着圣洁的光芒,那种不沾尘俗的气质直与蔚灵瑶一般无二。

“怎样,还差强人意罢!”见到吴子昂这般吃惊的模样,水清清宝相庄严的模样一收,又变成原来的诡异精灵模样。

真是个妖精!吴子昂心中不由暗暗呻吟着,装神像神,扮鬼似鬼,称她为百变魔女,当真是名符其实。

正欲开口说话时,忽听水花一响,风易寒已破水而出,仰起湿漉漉的脸庞喜道:“我找到入口了,你们下来罢!”

“这……!”吴子昂露出迟疑之色,他这旱鸭子入水,能成么?

“吴兄莫要担心,只要你闭住气息,我自会带你过去!”风易寒在井下招手说道。

“跳罢!”水清清轻笑一声,伸出玉手轻推了一下对方,吴子昂无奈之下,只得长吸一口气,纵身跳下。

“我们走!”风易寒伸出一只手抓住吴子昂的手腕,身躯一沉,复又潜入水中。

待得风,吴两人沉入水底之后,水清清方纵身入水,因为井口狭窄,不能同时容纳三人,因此只得分成两批入水。

风易寒拉着吴子昂一直潜入井底,待水清清跟随过来之后,方一舒身躯,向一旁的黑洞游去。

吴子昂含着一口真气,紧闭双眼,任由风易寒拉着他前行。

甬道并不是很长,在游出大约二十米的路程之后,风易寒双腿连蹬,直向上方游去,随着哗的一声水响,带着吴子昂破水而出。

扑!当吐出一口水雾,新鲜的空气涌入肺腑之时,吴子昂心中终于大石落地,虽然此时身体仍然在水中,但能自由呼吸的他已然没有方才那种莫名的恐惧!

哗的一声,眼在身后的水清清亦从吴子昂身旁的水面中钻出。

三人此时是处于一个宽阔的石室之中,石室内约有三分之二的面积被水所覆盖,只有在三人身前二十多步远的距离处,几级石阶露出水面,两颗正在闪着蒙蒙清光的宝珠镶在石阶上的两根柱状物上,似是在指引着三人前进的方向。

“快走!”水清清似乎想到了什么,脸色不由一变,急声催促了一句,便当先向石阶处游去。

风易寒微微一怔,亦抓住吴子昂的手臂向石阶处游去。

就在此时,原本平静的水面出现了异样,水波开始大幅度的荡漾,并逐渐如烧沸的开水般翻滚,一股古怪的吸力自水底深处传来,如活动的手臂一般拉扯着吴子昂,风易寒,水清清的身体。

“快!”水清清的声音变得焦急,手脚齐动,奋力向前游去。

风易寒亦感到情况不妙,连忙施出全身气力,以最快速度前进。

水面继续颤动着,渐渐地一个巨大的漩涡形成,水流瞬变得湍急,一圈又一圈的水纹向四面八方扩散,已然波及到全力游动的三人。

吴子昂此时真是痛恨自己为何不会游泳,否则的话,他与风易寒的速度应该快上一倍不止,如今傻子也只知,若被那个大漩涡吸进了去,铁定是小命玩完!

忽听哗的一声水响,在前面的水清清忽然腾空而起,娇躯带着一蓬水雾跃向了石阶上。

无暇去想水清清脱困的手段,一股暗流涌来,吴子昂与风易寒的身躯不由自主的失去了控制,立时被卷入漩涡的边缘。

“风兄,放手罢!逃得一个是一个!”在这种危急的情况下,风易寒尚紧握着他的手臂不放,这份情谊着实令吴子昂感动不已。要知道两人的交情根本达到对方为他送命的地步。

“少废话!”风易寒的脸色就如这浑浊的水面一样阴沉,一手奋力划水,试图摆脱漩涡的吸力,然而很明显,在那股强大的吸力下,两人的身躯仍一点一点的向漩涡内移去。

望着尤自在水中挣扎的风,吴两人,石阶之上的水清清玉容阴晴不定,美眸如雾一般迷茫,曲线玲珑的娇躯在两颗夜明瑶的照耀下,散发着凄冷妖艳的风情。

无人知道此刻她在想什么!只有她一人知道,眼下这两个男人的性命完全掌握在她的手中。

有必要救他们么?顺着身后这道门走下去,她很有把握寻得失魂引上的宝藏!能独自占有,自然要好过与他人分享。

吴子昂眼中露出感激之色,心道若是真能脱困,他定要与对方真心结交,只是,看眼下的情形,风易寒若是坚持不放手,那下场便是两人一起完蛋。

罢了!吴子昂暗叹一声,心念动处,一股炎劲自丹田处蓬勃而溢,瞬间行走于全身各处。

“得罪了!风兄!”正在全力划水的风易寒耳中忽然听到吴子昂沉肃的声音,心中不禁一惊,尚未来得及有所反应,便觉左手一麻,已被对方反手扣住了脉门。

“去!”吴子昂另一手拎住风易寒的衣襟,口中吐气开声,施尽全力将对方甩了出去。

“混蛋!”风易寒的身躯直向石阶方向落去,半空之中恢复功力的他不由气极败坏,愤怒的吼声将这石室震的嗡嗡作响。

吴子昂不再挣扎,任由那股汹涌的暗流将他的身躯扯入水下!

原本他就不该来的!人哪!还是少生贪念的好!吴子昂心叹了口气,悻悻的闭上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