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建兴一十七年七月二十六日,亦是洛城陷落的第二天,秦国皇城大殿之上,一个令满朝文武瞠目结舌的事情发生了。秦帝武威在听闻吴天耀殉难的消息之后,竟然双手捶胸,失声痛哭。

群臣一时面面相觑,他们实是弄不明白,一心想要制吴天耀于死地的皇上,在听闻对方死去的消息后竟会出现这般懊悔悲痛的神色。

“是寡人之过啊,寡人之过啊!”武威泪流满面,一声声毫不避讳地痛责自己的过失,其真情流露之处,令群臣无不动容。在如此唱佳俱作的表演之下,满朝文武几乎都认为皇上被吴天耀殉难的消息所震动,从而开始反省自己的过失!只有右相韦若玄,左相张仲叔冷眼旁观,深知秦帝为人的他们,绝不相信武威会有悔悟之意,如此表现必是另有用意。

“圣上节哀!”见皇帝如此痛哭,群臣当然不能无所表示,当下在右相韦若玄的带领下,跪于地上齐声劝道。

然而秦帝武威并未因群臣相劝而止住哭声,反而变本加厉痛泣不止,最后竟然大呼一声“悔之晚矣”,随之昏倒于龙案之上。

众臣见状一时慌了手脚,内侍副总管安公公急忙派人去传太医,自己蹲下肥胖的身躯将皇帝背上,然后急急向甘泉宫行去。

右相韦若玄,左相张仲叔以及上将军凤常等重臣连忙跟了上去,而其余大臣则在大殿之上等候。

片刻之后,方太医匆匆赶至秦帝寝宫甘泉宫,在为武威把脉之后,方轻吁一口气,向韦若玄等大秦重臣道:“圣上只是因伤心过度而引发昏厥,好好休息几天便没事了!”

“那就好,那就好!”韦玄若等人亦现出如释重负的神色,连声道。

“我等还是退下,让圣上好好休息罢!”

在方太医的建议下,众臣先后退出甘泉宫,只留下安公公及两名侍女。

在临出房门的那一刻,韦若玄望了一眼安公公,眉头轻轻皱了皱,在皇帝昏倒之后前来服侍的为何不是最受宠信的赵公公?而且从今日早朝到现在,竟然没有见到那位内侍总管的半点影子,真是怪哉!韦若玄心中虽是动了疑念,但却未曾想到,此时的大秦皇帝已非昨日殿上之君。

又过了半晌,安公公手拿诏书出现在大殿之下,在告知皇帝无恙之后,便开口宣读秦帝手谕,其内容更是令群臣震惊:“追封威武大将军吴天为镇南王,世袭罔替!并与皇陵近郊处修建王陵,以彰其生平功绩,并供后人瞻仰!吴天耀之子吴子昂子承父位,封为大秦威武将军!并命上将军凤常即日亲临平阳授诏!”

闻听安公公宣诏完毕,满朝文武俱是面露惊容,封外姓为王,在大秦建国百余来可谓从未有过之事,而吴子昂不但对于军政毫无建树,更未曾带过一兵一卒便直接加封为掌握全国大半兵权的威武大将军,则更人匪夷所思!

右相韦若玄眼中闪过震惊之色,这个武威到底想干什么?对方不是一心想要剥夺将军府的兵权从而扫清潜在的威胁么?如今为何却又搬石头砸自己的脚,将到手的兵权又送了回去?

众臣之中,与韦若玄抱有相同想法的人很多,然而皇帝金口玉言,下诏事实已不容更改,再加上众臣对于在洛城战死的吴天耀心怀同情尊敬之意,故虽觉得皇帝赏赐太过,倒也并无太多异议。齐喊“吾皇圣明,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至此,早殿之上一幕具有戏剧性表演方画上了最后一笔。

而此时,远在平阳的吴子昂并不知道仅仅一夜之间,他的处境便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

洛城陷落,吴天耀战死的消息传来之后,从吴子昂,田光,徐图之,赵以恒,燕恒等几位将领直至普通兵士,人人俱穿缟素。满怀激愤的军中各部将领齐聚郡守府议事,其中竟有半数以上赞成挟兵马回京,以兵谏之策为战死的大将军讨回公道。

在群情激愤之下,上将军田光出言道:“诸位且暂息怒气,眼下平阳外有赵老将军十七万兵马驻扎,如若施行兵谏,我们首先便要与本国军队一决胜负!勿论结局孰胜孰败,断送的都是我大秦兵士的性命!”

“老子不管!”田光话音未落,一彪形大汉呼地自椅中站起,将头盔猛地甩落在地,双目尽赤地道:“不管咋样,老子非把武威那个狗皇帝的脑袋拧下来不可!若不是这厮作梗,大将军怎会落得战死洛城的下场!”

“老褚”!听上将军把话说完!”见对方有些情绪有些失控,赵以恒连忙出言劝道。

“狗屁!有啥好说地!”褚姓将领猛地双手一拍桌子,口中怒喝道:“老子这回去调集兵马回京,那个赵老儿若敢拦俺,俺连他一块宰了喂狗!”说罢一甩披风,扭头出了郡守府议事厅。

“我去看看,别叫这家伙闹出什么事来!”赵以恒面上露出担忧之色,他对这个脾气火爆的褚横了解至深,清楚对方是说到做到之人,当下向田光及其他将领点点头,转身跟了出去。

“同室操戈,自相残杀,这是大将军最不想看到之事!否则以大将军之能,若想拥兵自立,或是进兵皇城实乃轻而易举。诸位皆是跟随大将军出生入死的忠诚部下,当明白大将军之用心良苦!我自知所言毫无权威可言,今日少将军亦在此处,诸位不妨听听少将军的意见,若少将军同意发兵恒城,我田光二话不说,自愿充当前锋为诸位开路!”田光一口气说完这一大段话,目光从诸将面上扫过,最后落在一旁默默不语的吴子昂,此时此刻,他已打定主意将决断的权力完全转交给吴子昂,若是对方执意发兵,为父讨回公道,那他亦无话可说。

听田光如此说法,包括燕衡,徐图之在内的诸将亦将目光投在吴子昂身上,身为吴天耀之子的吴子昂无疑对这件事有着优先决定的权力。

“我身为人子,报仇之心绝不下于各位叔伯,但田叔说的没错,自相残杀是家父生前最不愿看到的,因此家父宁愿选择战死,亦不肯拥兵自立。诸位叔伯好意,子昂代九泉之下的家父谢过了!”说罢,吴子昂站起身,向着在座诸将一揖到地。

见吴子昂长揖到地,燕衡连忙起身相扶,其余将领亦从椅中站起,不敢受吴子昂这一拜。

“少将军,你所说之言我们自是明白!但此气不出,我们实是郁闷难平!大将军,大将军……!”提到吴天耀,徐图之眼中隐现泪光,声音亦不由自主的哽咽起来。

吴子昂望着一张张满悲凄之色的面庞,心中不由暗叹,究竟做到什么地步,才会令这些部将一个个死心踏地,誓死追随!?由此可清楚的衡量出,身为大将军的父亲拥有着常人远不以及的人格魅力,换句话说,父亲天生具备领袖的气质。

“诸位听我一言!”此时,燕衡大手一挥,眼中闪过一抹精光沉声道:“大将军既然不希望看到同室操戈的局面,那么我们势必不可违抗大将军的遗命。我们不妨静观其变,看武威如何动作,若这厮主动令赵老将军攻打平阳,那便怪不得我们起兵相抗了!”

闻听燕衡此言,诸将微一思索,随之接连应声道:“老燕说的有理,就这么办!”

田光见状不由现出一丝苦笑,依武威为人势必不会轻易放过吴子昂以及这些死忠于吴天耀的部下,虽未必会继续令赵启发兵攻城,但为了维系皇帝的尊严,却极有可能从这些将领中选出几个开刀,以达杀一敬佰之效!这样一来,这些吴系将领拥兵反秦是迟早的事情了。

然而他明知道这些,却又不能出口明言,唯今之计只得走一步看一步了,说不得他亦要做最坏的打算!

就在诸将定计之时,一兵士忽地闯进房内,气喘咻咻地道:“徐将军,燕将军,大事不好,褚横将军点齐部下兵马,已向北城门去了,赵将军苦拦不住,特命我前来禀报!”

闻听此言,诸将齐齐一惊,他们都知褚横所部不过万余人,若强行出城北进,毫无疑问会被赵启的十七万大军吃的一滴不剩!

“老褚真是疯了!事不宜迟,我们快去看看!”诸将震惊过后,随即急忙离去,吴子昂迟疑了一下,亦跟着诸将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