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你怎么来了?”武威面上涌起不快的神色,没有得到他的召见,即便是皇弟也不可以这般直接闯进来。在外值侍的太监是死人么?有人来了也不通传一声,直接就敢放人进来!

“皇兄,臣弟说了,有要事和你相商!”武尚上前几步,来到武威身前,神情中透着一丝诡异说道。

“什么事?”武威皱了皱眉头,对方那种诡异的神情,令他心中很不舒服,当下闷声问道。

九王爷武尚微微一笑,却是没有立刻回答对方的话,而是缓缓来到书案一侧,伸手抚着那把镶着龙腾之像的椅子,口中慢吞吞地道:“臣弟是想,这把椅子是不是该换个人坐了?”

见对方伸手触摸龙椅已然心中微怒,随之又听到武尚竟然口吐这般大逆不道之言,武威不禁脸色一沉,轻喝道:“九弟,你说什么?”

“皇兄,臣弟我已经说的很清楚了,这把椅子应该换我坐了!”武尚一边笑着说道,一边当真坐在了这把象征着九五至尊身份的龙椅之上。

“武尚,你,你放肆!”武威怒容满面,伸手指向对方喝道:“给寡人从椅子上滚下去!”

“当真是很舒服,皇兄,你知道么?我想坐上这把椅子,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直到今日终能夙愿得尝,试问我如何肯下得来!?”武尚无视于对方的龙颜大怒,双手扶着那镂着花纹的扶手,脸上一片沉醉之色地说道。

“来人!”武威已忍无可忍,他不管眼前这个人是不是他一母所生的亲兄弟,只要敢对于他的皇位生出觊觎之心的人,他一定都不会放过。

一声怒呼之下,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并无人应声进来,武威一怔之下,旋又连声喝道:“来人!来人!”

武尚意适神舒地靠在那宽大的椅背上,对于武威的高声呼喊毫不在意,因为他知道,即便是对方喊破了喉咙,亦不会出现一个人!他若没有这般把握,如何敢前来与对方摊牌!

连喊几声都无人应答,再看武尚毫不惊慌的神情,武威心中不禁一沉,隐隐感到事态不妙!自己这般呼喊仍不见人来,那原因只能有一个,便是守在外面的侍卫及太监都被对方所控制!

“皇兄为何不接着喊下去?难道是顾惜你我的手足之情不忍下手么?”见对方忽然住口不语,武尚轻笑一声,用带有三分讽刺意味的语气问道。

“九弟,你想做什么?难道你真想谋反不成!?”武威终究是一国之君,在明白自己处境不妙之后,反而敛去怒色,以冷静之态开口说道。

“我的来意,我已经不想再重复了!”武尚毫不相让地迎上对方饱含质问的眼神,笑容一收沉声道:“皇兄,你让位罢!”

即便是明知道对方的意图,但听闻武尚这般肆无忌惮地说出迫他让位之言,武威不禁心中大怒,正欲发作,忽又醒悟到自己的处境,当下强忍怒火温言道:“九弟好糊涂,这大秦江山尽属我们武家,你我为一母所生的亲兄弟,何分彼此!”

“既然不分彼此,那由臣弟我来坐这一国之君又有何不可!?”武尚佯装不解地反问道。

“你……!”武威的脸色不由一片铁青,忍了又忍,终究没有立时翻脸。

“在我们九兄弟之中,论文,你及不上死去的三皇兄,论武,你及不上远在寒城的七皇兄,论阴谋权术,你远不及我。除了寡情多疑之外,在你身上所显露的尽是如市侩一般的平庸,只不过因为你是长子,更因为你运气好,得到吴天耀的相助,否则这大秦皇位如何能轮到你?而今,你得了这江山之后,不思天耀助你之恩,翻脸无情欲置忠臣于死地,这等昏庸之举,如何配作大秦之君?长此下去,大秦百年基业岂非毁在你的手里?”武尚面上现出嘲讽之色,一言一语俱是毫不留情面,直接针斥对方的痛处。

“你,你混账!”武威再也按捺不住,伸手指向对方怒喝道。

“皇兄,废话不须多说了!今夜你我兄弟二人,只有一个能活着走出这御书房,所以,臣弟劝你还是省点力气!”武尚缓缓站起身形,迈步来到对方身前,双目中闪过一丝厉芒道:“击败我,是你唯一翻盘的机会!”

御书房外,值侍太监与带刀侍卫依然各司其职地守于门口处,对于从御书房内传来的怒喝打斗之声却是充耳不闻,只是静静立于原地。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高瘦的身影正缓步向此处踱来,值侍的太监借着月光一瞄,面色不由一变,连忙迎了上去,口中恭声道:“奴才给总管大人请安!”

“嗯!”来人正是内侍总管赵公公,他神情倨傲地望了眼前小太监一眼,拖长声音道:“是小顺子你当值啊!”

“是,今夜正是奴才当值!”小顺子低头答道。

“圣上还没歇么?噫,房里怎么回事!?”赵公公立时发现御书房内的不妥,不禁面色一变问道。

“回总管,是圣上心情不好,正大发脾气呢!”小顺子面上不见任何慌乱,平静地回答道。

“哦?咱家进去看看!”赵公公脸上现出狐疑之色,迈步便要向门口行去。

“总管使不得,圣上有令,任何人不得前去打扰!”小顺子上前一步,伸手拦住赵公公,面上陪着笑道。

“大胆奴才,竟敢拦住本总管去路!”赵公公面带怒容,尖声斥责道。

“总管不要让奴才难做!违抗圣上的命令可是要犯杀头之罪的!”小顺子面上现出为难的神色,然而却仍然挡在赵公公的身前。

“反了反了!”赵公公气得浑身发抖,正想出手给这个不开眼的奴才一记耳光,却忽然听到一个熟悉的声音传进耳中。“总管大人,什么事让您这般动怒!?”

赵公公转过头,立刻看到自己的副手安公公带着一脸诧异的神情迈步行来。

“你来的正好,好好管管你的奴才,竟然挡着本总管的去路,不让咱家前去见圣!”赵公公怒气冲冲地道。

“总管大人息怒,奴才不开眼,惹您生气了,回头我会好好处罚他的!”说着,安公公转头向小顺子斥责道:“该死的奴才,还不滚开!”

小顺子闻言微微一怔,待看清对方眼中闪过一抹凶光之后,立时会意地退了下去。

“总管请!”小顺子让开之后,安公公陪着笑脸做了请的手势。

“哼!”赵公公怒哼一声,大刺刺地当先走到门口,伸手便要推开紧闭的御书房门,却忽然听到一丝细微的空气声响,紧接着蓦觉得后心一凉,一柄利器已然深深地贯入他的体内。

“你……!”赵公公缓缓转过身,目光触及安公公那阴险的胖脸,面上不禁现出难以置信的神色,伸出手颤颤地指向对方,口中只吐出一个字,身躯便缓缓地倒于地下。

“打扫干净!”望着赵公公那双仍圆睁着的双眼,安公公胖脸上现出一抹冷笑,伸手从怀中掏出一块绢帕擦了擦并未沾血的右手。从今以后,皇城内侍总管的位置将轮到他安某人来坐了!

“是!”小顺子低头应了一声,轻轻拍了拍手,立时从暗处闪出两名侍卫,一左一右将赵公公的尸体拖了下去。

而此时,御书房内的声响亦已渐渐微弱,最后终于静寂无声,半晌之后,房门吱的一声打开,一个身影出现在安公公等人面前,在皎洁的月光下,秦帝武威那张清秀的面庞正带着得意的笑。

安公公见状不由一怔,随之单膝跪地恭声道:“奴才安德胜给圣上请安!”

“安总管平身!”武威微微一笑,亲手扶起对方,异常亲切地道:“安总管辛苦了,天色不早了,将书房打扫一下之后便回去歇息罢,寡人亦要回萧贵妃那里歇了!”

“是,奴才遵命!”安公公胖脸现出受宠若惊之色,转头向小顺子一示意,两人便一前一后走进了御书房。

武威转身望了望灯光通明的御书房一眼,口中轻轻吁了一口气,然后负起双手,迈步向萧贵妃所在的永福宫行去。

在当世十大美女中名列第五的娇娆,一想到在那美丽妩媚的容颜下所散发着的万种风情,武威的一颗心便忍不住火热起来,他本不好渔色,但今夜却是极为特殊的一夜,临幸他的后宫宠妃不正是一个皇帝应有权力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