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强忍着伤口处传来的灼痛,云夫人牙关紧咬,俏脸上现出一抹幽怨之色,状似异常委屈地道:“公子难道没有半点怜香惜玉之心么?弄的奴家这般疼痛难忍!”

与对方那哀怨的眼神相接,吴子昂心中不禁一荡,竟然涌现出一种怜惜之意。

“不对!”吴子昂忽地忆起前车之鉴,立时惊醒过来,连忙将目光移了开去,此时他已确定,这云夫人施展的必是一种能魅惑男人的邪门功夫!

“公子为何不看奴家的伤处,伤的很严重哩!”云夫人一边可怜兮兮地说道,一边将整个衣袖挽起,将一条光洁无暇的左臂显露出来。

吴子昂下意识地望了一眼,但见在阳光的照射下,对方那只欺霜赛雪的玉臂泛着眩目的光芒,令他心旌荡漾!

“奴家的手臂好看么?”云夫人柔声说道,脚下却是缓缓向对方移去。

吴子昂神情恍惚地点了点头,双目仍紧盯着那只玉臂,眨也不眨一下。

此时不仅是吴子昂,就连云夫人的几名手下亦是被主子那只手臂牢牢吸引住了目光,如痴呆一般站在那一动不动。

“那奴家就让公子看个够!”云夫人俏脸露出得意的笑容,又迈上两步,拉近了与对方的距离。

就在此时,吴子昂面上的神情忽然有所变化,双眉紧皱,眼中亦露出挣扎之意,身躯亦微微的颤动着。

云夫人见状心中不由吃了一惊,她这‘销魂手’乃是‘玄媚诀’中记载的几种甚为厉害的媚术功法之一,男子一经望上,无不神智迷失,束手就伏!而眼前这年轻男子却有挣扎低抗的表现,足可见其心智是如何的坚韧!

想及此处,云夫人不再犹豫,趁对方尚未清醒之际,身躯疾向前冲,裸露的玉臂挥动,化作一道耀眼的白光直袭向吴子昂的咽喉。

就在这危急时刻,蔚灵瑶飘逸的娇躯忽然临至,右手轻飘飘地弹出一指。

呀!

云夫人只觉左腕忽地传来一阵彻骨般的疼痛,口中不禁发出一声痛呼,顾不得伤人,右手抚着痛处仓皇退下。

“吴兄,吴兄!”蔚灵瑶口中轻唤的同时,右手连挥,又将三名攻向吴子昂的黑衣人点倒。眼前这些黑衣人尽管训练有素,战力不低,但与她相比却有着天壤之别,除云夫人之外,魔门竟然再无像样的高手出现,实是有些出乎她的意料。

听着蔚灵瑶的轻唤,吴子昂终于回过神来,然而满脑中却仍闪着那只手臂的影子,不由暗道一声厉害。

“这是什么功夫!?”

一式雄浑将两名黑衣人击飞,吴子昂口中不忘向蔚灵瑶问道。

“应该是魔门媚功中的‘销魂手!’”蔚灵瑶望着抚腕而退,脸上一派痛苦之色的云夫人,轻声回答道。

云夫人手下的黑衣人原有十七名之多,然而只短短片刻,便已损折大半。除却被吴子昂击伤的三人之外,其余皆是被蔚灵瑶以奇妙的指法点倒。

而此时,风声忽起,四道人影凌空而至,却是左行远等人到了!

至此,蔚灵瑶一方的胜利已是没有任何悬念了,左行远,燕不负四位高手只是稍动拳脚,剩余的黑衣人便毫一例外的躺于地上,只留下云夫人站在那里,一脸惊怒的神情!

实际上,魔门驻于千红楼的高手原有不少,然而绝大部分因昨日去平阳与常顺交易,皆死于鬼王手中。而惊闻鬼王插手抢夺,其魔让总坛派往洛城增援的高手,最快也要在今晚才到。

偏偏事又凑巧,就在这时,吴子昂来千红楼交易,所以云夫人临时可调动的人手只有这十七名黑衣手下!

“我认输了!要杀要剐悉听尊便!”云夫人用极其怨毒的眼神望着蔚灵瑶,语气中掩饰不住深恨之意,蔚灵瑶那一指并不只是伤了她手腕那般简单,而是硬生生将她修炼数年而成的‘销魂手’彻底破去。

“造成这种大伤和气的局面,过错皆在夫人!”吴子昂上前几步,从容不迫地将地面那块旧羊皮拾在手里,笑吟吟地说道:“我已将这‘失魂引’交于夫人,却未料到夫人仍不准备放过我们!”

“奴家既已认输,公子何须再逞口舌之能挖苦奴家!?”云夫人怒视了吴子昂一眼,忿然说道。

“不!夫人误会我的意思了!”吴子昂微笑摇头道:“我只是想向夫人说明,适才交于夫人的这块羊皮,确实是货真价实的‘失魂引’,因此,在下并没有失信,而是夫人过于急躁了!”

“你……!”云夫人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无比,手指着吴子昂几乎说不出话来,半晌之后,忽地发出一声长叹,脸上现出颓然之色,道:“公子高明,奴家心服口服!”

“夫人过奖,在下无意再为难夫人,只是想请教一个问题!”吴子昂转身用手一指蔚灵瑶身旁的男孩淡淡地问道:“这孩子的母亲是怎么死的?”

“这个与奴家无关,常顺的妻子是自杀而亡的,昨晚奴家接到常顺及其他本门高手的死讯时,不巧常顺的妻儿也在场,于是在昨夜,常顺妻子便上吊自尽了!”云夫人老老实实地回答道。

见对方的神情不似作伪,吴子昂缓缓点了点头,转身向蔚灵瑶道:“这东西就交给仙子处置了!”说着,缓缓将旧羊皮递了过去。

“小心!”

就在蔚灵瑶的玉手刚刚触碰到旧羊皮之时,与吴子昂对面而立的燕不负眼中忽地闪过一抹惊色,口中大喝道。

几乎就是在燕不负示警的同时,吴子昂忽然感到一股无比强大的杀气如狂潮一般直向他背后涌来。

这是……!来不及多想,吴子昂猛地转过身去,吐气开声,看不看地便是一拳击出。

“哼!”

随着一声冷哼,青色人影而动,一道冰冷至极的掌力已无声无息地按在吴子昂击出的拳锋之上。

巨力传来,吴子昂顿觉眼前发黑,那股并不陌生的寒劲势如破竹般突破了他的防线,直向他体内涌去,其强横之处,就连他施展的‘委曲’一式也抵挡化解不了。

是鬼王!鬼王想要他的命!在辨识出攻击者身份的同进,吴子昂亦觉察到对方的意图,然而在这仓促之间,他却毫无对策,只能是咬紧牙关,全力运功抵抗。

‘扑!’

在对方功力的催逼之下,吴子昂一口鲜血喷出,身形不由自主的向后退去。

就在此时,一只玉手悄然按上他的背心大穴,温和而充沛的柔劲瞬间涌入他体内。

吴子昂立时就醒悟到这是来自蔚灵瑶的援手,精神不由为之一振,施尽全身功力与蔚灵援所输入的内劲一起,堪堪抵住那股涌入自己体内的强大寒劲!

‘呼’

随着一记风声,北郭先生的烟袋已闪着一溜黄芒直点向鬼王身后命门大穴。

而几乎就在同时,燕不负腾空而起,凌厉地飞出一脚,踢向鬼王头顶百会。

因救人心切,这两人所取之处,皆是鬼王要穴,务要逼得鬼王放手。

左行远与莫言各自斜跨一步,分别来到鬼王的左右两侧,功运全身,却是凝而不发!

鬼王冷笑一声,掌上寒劲吐处,吴,蔚两人顿时发出一声闷哼,身形连退五步。其后鬼王身形如鬼魅般闪了闪,轻而易举地避开燕不负与北郭先生的合击,并趁势再次向吴子昂扑去。

眼前青衫闪动,吴子昂只觉左手一麻,手中那块旧羊皮已然被鬼王夺去。

而夺得失魂引之后的鬼王,并不就此作罢,眼中杀机毕现,手起掌落,疾向吴子昂头上拍去。

左行远与莫言虽早有准备,却未曾料到鬼王身法如此之快,快到他们尚来不及有所反应。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在吴子昂身后的蔚灵瑶忽地上前一步,双手圈住对方后腰疾向一旁地上滚去。

“轰”的一声巨响,鬼王这饱含杀意的一掌以毫离之差击空在地面上。

鬼王正欲再下杀手,一道刚正混厚的拳劲已无声无息地向他背后涌来。

冷哼一声,鬼王头也不回地挥出一掌,硬生生与拳劲的主人拼了一记。

又是一声闷响,鬼王肩头微晃,旋即站稳了身躯,而莫言却是连退三步,面上红晕一片。

莫言是全力一击,而鬼王却是随手反击,孰强孰弱,可谓一目了然。

得此一缓,燕不负与北郭先生连忙抢上前去,将吴,蔚两人护在身后。

鬼王并未再出手,手持失魂引站在原处,目光一一从左行远,莫言,燕不负及北郭先生四人身上掠过,随后冷笑道:“流云袖,百步神拳,燕家惊风腿,乾坤点穴手,很强的组合,可惜还不放在老夫眼里!”顿了一下,又望了面色苍白的吴子昂一眼,清瘦的面容上现出似笑非笑的神情道:“子昂日后还要多加小心,须知老夫随时随地都会取你性命!”言毕哈哈一笑,身形一闪之下,已是出现在房屋之上,之后几个起落,便已无影无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