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卫玄衣率先动了,双拳挥动处,火红的光芒暴现,滔天的热浪汹涌澎湃,汇成无际无垠的火海直向无因,无为二僧扑去。

热浪将至,无因双目攸张,不见作势便已是一指点出,简简单单,无声无息,不带一丝变化,却又偏偏令人生出大道至简之感。

“一指禅心,慈悲之力,圆明定慧,诸魔皆消!”

一指点出,慈悲之力瞬间弥漫于场中,隐约间似可听闻梵音四起,冲天火海顿时减弱三分。

“临!”

无为口中蓦地吐出九字真言之一,双手指向掌心弯曲,手指关节交错,指尖相接,正是化作不动根本印!

“不动者,巍然如山,不动不惑,任尔凶邪,皆如清风拂过!”

眼见火海临身,却兀自不动,默念三世明王不动心,似欲以血肉之躯硬撼这熔金炼石之火。

火海熊熊,然而置身于其中的两僧却依然衣袂飘飘,毫无异状,反观卫玄衣俊脸上却是红光愈浓,似乎已将功力提臻极限。

“重伤未愈,却又不得不以内力相搏,卫前辈怕是要输了!”蔚灵瑶见状不由轻叹一声道!

吴子昂闻言心中一震,脸上现出紧张之色,忙问道:“卫叔不会有危险罢!?”

“卫前辈若是就此认输,那便可保得无事!但……!”见蔚灵瑶欲言又止,吴子昂不禁追问道:“但是如何?”

“以卫前辈为人,若想让他认输,怕只是比登天还难!”蔚灵瑶玉容上现出复杂的神色答道。

“啊!”吴子昂忍不住失声惊呼,对方如此回答无异说明,此次比斗卫玄衣便是凶多吉少了!焦虑之余,一颗已然提至嗓子处。

“斗!”

此时无为怒喝一声,真言之三吐出,双手幻处,左右手指互抵,中指回缠食指,平伏扣压,另三指竖立,左右相合。已然从不动根本印转化为外狮子印。

“狮子者,勇猛果敢,外者锋芒毕露,大日如来之金刚萨垛附身,十方三世诸佛之力汇集其中!”

随着这一声饱含真言之力的怒喝,整个清音寺似乎都为之震颤,无为身形似乎在一瞬间变得高大无比,脸上威严显露,如同金刚附身一般,外狮子印结出,降魔之力横空,硬生生与卫玄衣的炽如火焰的内劲接了一记。

轰然一声巨响,劲气四射之处,吴子昂只觉得大力涌来,自己的身躯仿佛被人凌空推起一般,直向殿内跌去。

一道白影闪过,淡淡幽香传来,一只玉手已然快如闪电般拉住他的胳膊,将他的身形牢牢稳于地面。转眼看去,却见蔚灵瑶微笑望向他,口中道:“公子小心!”

再次目睹那张令他为之魂消的玉容,吴子昂黯然道了一声多谢,心中系于卫玄衣安危,忙转头望去。

硬拼之下,石庭之中一处石雕焚帛炉遭了池鱼之殃,被两股大力绞得粉碎。

卫玄衣身形疾退,无为亦被内劲反弹的站不住身形,而此时,无因已然迈出一步,只是一步,身形却已出现在卫玄衣身前,一指遥指,却是已将对方周身大穴笼罩于其中。

此时此刻,卫玄衣的情形已然十分危急,适才硬拼之下,已经引发了所受内伤,胸中血气翻腾,烦恶之感顿生,此时的他已再无与无因一拼之力,只能继续以疾退来应对眼前的危机。

“卫施主,此刻认输,尤未晚也!”无为步步紧随,口中尚能出言相劝,修为之深可见一斑。

而适才后退的无因亦举步上前,双目神光闪现,双手结印,大拇指并拢,中指反扣绕食指,幻做大金刚轮印。

“金刚轮者,降三世羯摩会附体,动如疾风,更有回复体能精力之功!”

“若要在下认输,大师须再拿出些手段才是!”卫玄衣本已是强驽之末,却又逞强开口答话,真气一泄,身形忽地停滞。

“如此,老衲得罪了!”抓住这一破绽,无因一指点出,而此时无为身形已化为一道疾风,后发而先至于卫玄衣身后,手中印结再变,举手握拳,拳心向外,幻成降魔法印。

“降魔者,摧破魔障,势如雷霆,消众生苦,除众生厄!”

“碰!”

一记如中败革的闷响传出,胸前背后各中一指一拳的卫玄衣如断线的风筝一般凌空而起。

无因无为两位禅师面上不由一呆,他们并未想到在此种情形下,对方竟然不闪不避,硬受了他们合力一击,饶是两人发现异状,已然收回了部分内力,但以血肉之躯怕终是难以低抗两人近百年的修为。

“卫叔!”吴子昂见状不由大惊,正欲奔上前仔细察看,忽觉得右臂一紧,却是被蔚灵瑶拦住了。

“公子稍安勿躁,其中恐怕有异!”蔚灵瑶美眸之中闪着动人的光采,望向跌于地上的卫玄衣轻声说道。

话音未落,蓦见跌落于地面之上的卫玄衣缓缓坐起,仰天发出一声长吟,声音清朗悦耳,其中更包含着一种难以言愈的悲凄。

蔚灵瑶玉容不禁色变,心中忽地想到一件事,忙开口向场中无因,无为两位大师道:“两位师伯小心,如果弟子所料不差,这应是‘凤凰涅槃大法’中的最终式——‘浴火重生咒’!

无因,无为两位大由闻言,不由面色齐变,各自肃立于一旁,凝神观望盘膝而坐的卫玄衣。

“两位大师仁心宽厚,适才一击仍不忘留有余手,实令玄衣感激涕零!今日一战,无论胜败于否,大师亦将是我卫玄衣心中可敬可佩之人!”说话间,卫玄衣周身火光大盛,熊熊火焰再次出现于无因无为两僧眼中。与方才的霸道张狂不同,升腾的火光闪耀,却无半分热浪溢出,只是内敛于卫玄衣周身,有若天边初升的红日。

“大师小心了!”一语毕,身形已冲天而起,熊熊的火光从卫玄衣背后展出,犹如火凤怒张的羽翼,直向无因无为两人扑来。

无因神色变得前所未有的肃然,灰袍充盈而起,显示出他已将内力运臻极限,一指点出,慈悲之力弥漫长空。

“前!”无为口吐九字真言最末,双手仰放,右手置于左手之上,两拇指相接,竟是施出九字真言法印之中最末一印——宝瓶印。

“宝瓶者,至涅槃之大日如来,根本成身会附体,终得我心即禅,万化冥合之力!”

三劲相交,却是寂然无声,卫玄衣所化火凤已被两僧合力弹开,然去势未止,卫玄衣长吟一声,复又扑天盖地般当头压来。

此时此刻,他已然化作涅槃之后,浴火重生的神凤,旧力尚消,新力又生,生生息息,无休无止,周身上下有若实质一般的火焰便是他的武器,那种炽热已然超出凡间之火的温度,达至无物不化无坚不溶的三昧真火之限!

“轰!”三人再次硬拼了一记,卫玄衣依再次去而复返,抛洒下漫天火雨,无因无为两僧却是终承受不住对方这轮愈见强势扑击,移步后退,两对僧袖经不住真火的焚烧,化作碎蝶飘散于地。

一扑,再扑,三扑!无因无为两僧不住的后退着,每退后一步,石庭上坚石铺成的地面便现出一个深深的脚印,无因已无初时之沉凝,无为亦无当时之写意,在这种无休无止且内蕴三昧真火的扑击下,两僧已渐露不支之状。

蔚灵瑶美眸中露出骇然之色,她虽早已知晓卫玄衣精擅‘凤凰涅槃大法’,却是未曾料到其最终式‘浴火重生咒’会有如此之威力,就连精通佛家无上心法的无因及精通九字真言的无为两位大师亦无法与之对抗。

罢了,若再继续下去,两位师伯恐怕有性命之忧!想到这里,蔚灵瑶轻移玉步,走出殿门,有若仙音一般的声音瞬间在石庭上空响起:“卫前辈请手下留情,此次比斗我等情愿认输!”

一语即出,腾身于半空之中的卫玄衣再次将无因无为两僧震退,口中苦笑道:“灵瑶可知,我拼得重伤之身引发出这‘浴火重生咒’实是迫不得已,而今我体内炎劲四溢,就有若张弓之箭,决堤之水,已是不得不发!”

蔚灵瑶闻言玉容现出一抹惊容,道:“难道除了拼至最后,便再无它法了么?”

“除此之外,再无它法!两位大师,至少须再接我六次扑击,方可化去我周身炎劲,而这六击,却是一次愈强过一次!”说话间,卫玄衣攻势依然不停,再次迫使两僧硬接下他这一击。

“两位师伯可有把握!?”蔚灵瑶语气中带有深忧问道。

此刻无因无为两僧却是已无暇开口,饶是两人修为精深,却依然经不住这以神鸟化身为功法的不世绝学!

勉力再接下卫玄衣凌空一击,两僧面色已然变得苍白,见情形危急,蔚灵瑶不敢犹豫,口中道:“恕灵瑶失礼了!”

言罢,白衣飘动,已然闪至于两僧身旁,玉容间神光忽现,一只玉手已然提至于胸前,纤指幻处,已成拈花状,转瞬间便已弹出七次!

碰然又是一声大震,这一次,无因无为勉强站稳了身形,却是归于蔚灵瑶加入之功!

炎劲入体,蔚灵瑶体内真气连运三个小周天,方将之化解,心中不禁暗惊于‘凤凰涅槃大法’的威力!

立于殿门的吴子昂呆呆地望着石庭中比斗的三人,以往在电影上看到特技镜头此时活生生的出现在他的眼前,使他不得不信,这些如传说般的神奇功夫确是一个真实的存在!至少,在这个世界上,是真实的存在!

就在他目摇神驰之际,无因无为加上蔚灵瑶三人合尽全力已接下了卫玄衣五次扑击!

两僧固然是脸色苍白,浑身汗如雨下,而后加入的蔚灵瑶玉容亦是红晕满面,清逸中带着三分娇艳,直如思凡的仙子般明艳而不可方物。

眼见卫玄衣炽热的火翼再次怒张,身形带着熊熊真火如陨石般再次从半空中落下,三人心中齐生出无力低抗之感,适才五击已然消耗了三人的大部份内力,如今这威势更胜前五击的第六击扑下,他们恐怕凶多吉少!

“子昂!盘膝于地,意守丹田!”

就在蔚灵瑶三人强提余下内力,以期抵抗卫玄衣这石破天惊的最后一击时,忽见对方口中发出一声轻喝,浴火的身躯已然从他们头顶掠过,直扑向殿门前呆立的吴子昂。

眼见热浪扑面,吴子昂心中不由一惊,虽然不明白卫玄衣的用意,但他还是不假思索地按照对方所说盘膝于地。

“我在气中,气在我中,抱元守一,气为我用!”卫玄衣口中吐出内功秘法,却忽地想到对方不过是刚刚入门,怎能圆转自如的运用他所述功法?心中念头如电光石光般掠过,却已是悔之不及,唯有将错就错,成败与否,只看对方造化了,想罢身躯已成倒立之姿,凌空伸出一手按向对方头顶百会穴处!

听着卫玄衣四句行功口诀,吴子昂心中顿生似懂非懂之念,还未待仔细琢磨其中深义,一只饱含三昧真火之力的手掌已然按于他的头顶百会穴之上。同一瞬间,一股无比灼热的炎流透顶而入,经玉枕、夹脊、命门等要穴,直奔下丹田!

“卫叔这是作什么?”吴子昂心中不可避免地产生了疑惑,心念微一散涣,透体而入的炎劲立刻呈分散状,贯入的速度亦开始不稳定起来!

正在输功的卫玄衣立时生出感应,有心想提醒吴子昂凝神聚气,意守丹田,却又因行功实在无法分神。

热,太热了!随着炎劲的进入愈见汹涌猛烈,吴子昂只觉得自己如同置于一个熊熊火炉之中,以往并无任何真气行运过的经脉忽然承受如此霸道的炎劲扩张,其中的凶险不言而喻!

而这一切都缘于适才卫玄衣眼见蔚灵瑶三人已呈不支状态,心念转处,忽地想起自己曾修习过的一门‘醍醐灌顶’心法,遂临时起意欲将周身炎劲转植于吴子昂体内,如此即避免伤了三人,又能让吴子昂得到好处!一举两得,两全齐美。

然而仓促之中,他却疏忽了两点,一便是吴子昂仅是刚刚涉猎练气法门,根本无法在这电光石火间明悟他所传的受功心法;二便是,因以往并无任何运气经验,吴子昂的经脉根本不能承受如此汹涌湍急的炎劲!

受不了了!吴子昂难受的想要张口大喊,然而却发现他身体各处并不听从他的指挥,此刻的他就如坠入一个无穷无尽的梦魇之中,令他恐慌异常。

惊惧心起,外魔乃生!吴子昂只觉眼中一片血红,各种人影纷至沓来,依依,吴天耀,灵夫人,秋雪晴一个接一个的掠于他的脑海之中,然而只是一瞬间,这些影像便已化作无数凶恶邪魔,张牙舞爪向他扑将过来。

“不好!”察觉到对方体内经脉扭曲,自己的所贯入的炎劲已不能顺畅通过,卫玄衣心中暗叫一声不妙,再继续下去,吴子昂难保不被自己的内力摧压至经脉俱断。但若要此时收功,自己体内炎劲不得泄出,那势必会使得三味真气反噬自身,自己亦难逃一死!

“罢了!”卫玄衣暗一咬牙,正欲不计自身后果的强行收功,忽觉得吴子昂体内经脉倏然大张,并隐隐产生一股柔和无比的真气引导自己的炎劲一路至下丹田处。

来不及细想其中原因,卫玄衣不敢怠慢,缓缓催动蕴藏三昧真气的炎劲源源不断地向对方体内输去。

此时,吴子昂的又是另外一番感觉,就在他心神大乱,即将走火入魔之际,蓦觉得丹田处一凉,一肌极为柔和的力道透体而入,所到之处,缓缓将之扭曲纠结的经脉舒张来,同时耳边隐隐传来一声饱含真言之力的轻喝:“者!”

如若此时他睁开眼,便会发现无因大师以一指轻抵于他丹田处,而无为双手则中指左右交叉,将无名指缠住,竖其它三指,左右应合,乃是化作内狮子印!

“狮子者,灵威并现,内者华光收敛,一印会附体,可自由支配自己及他人躯体之力!”

无为将内狮子印置于其后心命门处,意念进入对方体内不惊不恐地操纵其从头顶百会灌输下的炎劲,然后缓转于意守于下丹田的无因大师!

因卫玄衣灌入的炎劲过过强势,两僧只得采取接力方式,一上一下,使急流趋于缓和,小心翼翼地使其减少对经脉的摧压,化惊涛为细流,最终导入吴子昂下丹田处。

此时吴子昂的身躯已非受他自己控制,无为手捏内狮子法印,默念大日如来之智慧,暂时取得了对方的身体控制权,也亏得他精通这门奇功,否则卫玄衣与吴子昂两人皆难逃身亡之厄!

“小施主,此刻你须放弃死畏,消除魔怖,以平和自在之心相待一切异像!”

耳闻无因充满无尽禅意的声音,吴子昂的心中瞬间如阳光穿透乌云一般明畅异常,各种魔障随之全消,心神亦转为安定,不知不觉间已然运起内功初级心法,协助无因无为运转真气流通。

一旁的蔚灵瑶紧凝向被卫玄衣,无因,无为三人夹于其中的吴子昂,及见对方神色转为安祥,心头方自轻松了一口气。清冷的月光下,吴子昂脸色就有如灯烛闪耀般忽明忽暗,此时的他感觉到自己的丹田再也不像平日那般空荡虚无,一道道炎劲顺流直下,如百流入海般汇入于其中。

经得无因无为两僧相助,吴子昂的情形已趋于稳定,炎劲有条不紊地汇于其下丹田处,‘醍醐灌顶’大法亦接近于尾声!

收!感觉到体内炎劲已全然移入吴子昂体内,卫玄衣默念收字诀,收起右手,身形亦转落于地面上,双脚着地之时,几欲踉呛跌倒,可见其功力消耗之甚。

谢天谢地,终于成了!

卫玄衣一身黑衣业已被汗水所打透,望着犹被两僧护法的吴子昂,哑声道:“子昂,现在按你平时所记口诀,适运丹田之气行经走脉!”

吴子昂顿时心领神会,遂舍气从脉,操纵丹田处的炎劲开始了生平第一次的小周天之行。

炎劲随意念由会阴穴跳入尾间穴,在命门稍做徘徊之后直涌向夹脊穴,缓缓渡过此关后,炎劲便如平地拔起,上涌至玉枕,过得此处,最终临至最高点百会穴,至此小周天已完成一半,余下便是自百会俯冲而下,冲破任,督两脉、从而完成由神与气合转为神与脉合的第一步——小周天搬运!

在这一般习武之人看似较为困难的一步,却在无因无为两僧的护法下轻易渡过,炎劲顺势下冲,有若江流直下,瞬间冲破任,督两脉,至下颌,咽喉,膻中穴向下来至中丹田处,翻转九周之后,缓缓归于气海,至此,小周天圆满功成。

炎劲归于气海后,吴子昂再次意凝炎劲,分支为十二,沿体内十二正经缓缓流动,上至顶门泥丸宫,下至脚下涌泉穴,炎劲所至之处,无不温暖异常,就若体内守着一轮红日,光芒四射,五脏六腑,身心百骸均被泽被,其中滋味妙不可言,此皆大周天之功效也!

吴子昂先小后大,循序运完大小周天,其中受得好处,已是超出他自身的想像。此时他尚是处于行功初阶,若是待得将来内功大定,外则乾坤会合,内则坎离交媾,大小周天同时运行,其功力自然会更进一步。

眼见吴子昂周天运毕,功成圆满,无因无为两僧方撤回双手,但见两僧脸色苍白,双目无神,足见其劳心劳力之处,比起卫玄衣不惶多让!

运转了七个周天之后,吴子昂只觉意爽神怡,烦躁顿消,宠辱皆忘,口中轻吁一口气,缓缓睁开了眼!

入眼处卫玄衣及无因无为三人的情形实是让他吃了一惊,连忙从地上站起,来至卫玄衣身前,切声问道:“卫叔,你不要紧罢?!”

“无妨!”卫玄衣声音显得异常的沙哑,然而神色间却充满着欣悦之意,转眼望向无因无为两僧道:“亏得两位大师出手相助,否则我等恐怕要命尽于此!”

“助人即是助己!卫施主舍却第六击而改行此凶险之策,老衲与情与理都不应袖手旁观!”无因如古月的面容上现出一丝微笑,强自张口答道。

“小施主当真是受益不浅!!卫施主适才转入之内力,足可抵你十数年苦修之功,而且这种先天至极的三昧真火精纯至极,威力几乎是无人能及!”无为亦拂拭去额上汗水,望向吴子昂肃然道。

“多谢两位大师相救之恩!”即使卫玄衣不说明,吴子昂也已感觉到自己方才所受到的凶险,因此诚心诚意的向两位高僧深深一揖,拜谢道。

“小施主来我清音寺,亦是算得上与老衲有缘,相救之举,亦属定数!”无为微微一笑,目光转向卫玄衣问道:“卫施主是否已有收徒之念了!?”

卫玄衣微微一怔,继而明白对方话中之意,眼前吴子昂已受得他炎劲内力,因此收他为徒,传以武功也应是顺理成章之事!

“在下并无此念!”卫玄衣微笑迎上无为的目光,洒然道:“在下认为武学一途,应是各人各悟,所谓书有一本,其解各异,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看法与见解,若是强行把自己的意念加于他人头上,充其量不过是出现第二个自己而已!因此,我并不会收子昂为徒,亦不会死板地将一身武功传授于他!”

“阿弥陀佛!”无因口吟一声佛号,叹道:“卫施主确是高见,老衲佩服!”

“大师过誉了,说到底,只是因为本人不愿循规蹈矩罢了!”卫玄衣朗笑一声,双手向无因,无为,一拱手道:“时候不早了,在下亦想告辞下山!”

无为闻言不由开口相留道:“眼下夜色已深,已不便行路,两位施主何不暂且在本寺屈住一晚,明日再行下山不迟!”

卫玄衣微一沉吟,遂点头微笑道:“如此,在下打扰了!”

“施主无须客气,请随老衲来!”往日安排客人入住自有执事弟子带领,然而今夜由于情形特殊,无为特别嘱咐弟子各自回房,不得出门一步,因此,这带路之事只得由他这个主持亲恭了!

吴子昂与无因,蔚灵瑶作了别,转头与卫玄衣随无为大师向大雄宝殿后方走去。

行出几步,终忍不住回头望去,但见清冷的月光下,仙子白衣飘飘,凝眸微笑,令他心中为之一颤,连忙别过头,脚下亦加快了速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