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白衣佳人窈窕的身影进入众人的视线之时,包括韦若玄,九王武尚在内的所有宾客心中不由涌起惊艳的感觉。

空山灵雨般秀气的玉容上,一双清水般的明眸闪耀着动人的神采,笔直细致的鼻梁下,微微抿起的樱唇正透着一丝淡淡的微笑。

而一身如云如雪素雅洁净的白裙,更为其凭添了一种玉洁冰清的气质,她的美就如诗中所说的“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一般,充满着真致,自然,毫无一丝的矫揉造作。

淡雅如仙的绝色玉容,天鹅般高贵的玉颈,晶莹如玉般的雪肌玉肤,轻盈曼妙的窈窕身姿,构成了一幅绝妙的动人画面,令在场之人无不为之神夺。

纵是见过一次对方的容貌,吴天耀仍是为苏绮梦的美所呆怔了片刻,而其他人更是不消说了,一个个目瞪口呆,几乎不知身在何处!

吴子昂双目凝望着对方绝美的容颜,心神却似已飘到另一个世界中。多么熟悉的感觉,当年他第一次见到依依的时候,便是这种感觉吧?他记得那是在百花竞放的市公园花圃旁,只是惊鸿的一瞥,那如花的娇靥便已深深刻入他的心底。

回想起那段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再又联想起此时的异世殊途,吴子昂心中不由为之一痛,脸上现出黯然之色。

对于这种情形,苏绮梦早已见怪不怪,美目含笑从众人面上扫过,待看到双目望天,兀自微笑的吴子昂,玉容上不由微现异色,不知眼前这个男子是故意对她的美貌视而不见,而想吸引她的注意力呢?又或是当真定力超凡,视美色于无物?不过,无论是前者还是后者,似乎都不应该出现在这个与她有一面之缘的纨绔子弟身上罢?

“苏才女!”

短短一瞬间,吴天耀已回复了常态,连忙施礼道。

几乎是同时,韦若玄与武尚的眼神亦回复了平时的冷静,两人心中不由暗凛,以他们二人的见惯美色却仍被对方的美貌引的失神良久,这从间接证明了苏绮梦的魅力确是非同寻常。

两人又将目光转向一旁的白衣男子,亦不由动容。

白衣男子身材修长,相貌异常的英俊,双目间神采飞扬,举手投足更是潇洒从容,令人心折。与苏绮梦并肩而立,俨然似一对神仙眷侣。

“吴将军!”

苏绮梦微微一躬,口中吐出天籁一般动听的声音道:“绮梦来迟,还请将军与诸位大人见谅!”

“苏才女无须客气,快请入座!”吴天耀右手做个请的动作,转眼又向一旁的白衣男子微笑道:“无忌公子也请吧!”

裴无忌微微一笑,锋利的眼神从一旁的吴子昂身上扫过,然后随着苏绮梦身后走进亭中。

望着裴无忌的背影,吴天耀不由暗叹一声,想想都是双十年纪,自己的儿子与人家比起来,却是天地之差,他并不奢望儿子能如裴无忌一般成为当今排行江湖第一的少年新秀,他只是希望这个逆子少惹是非,哪怕是一辈子碌碌无为也好。正思忖间,蓦地发现吴子昂仍在一旁发呆,不由怒气顿生,口中轻喝道:“子昂!”

神游于天际的吴子昂蓦地被这一声微含怒气的叫唤拖回现实中来,定了定神,他才发现父亲大人正用严厉的目光望向他。

“随我入席!”吴天耀强压住心中的火气,低喝道。

“是!爹爹!”吴子昂应了一声,垂首随在吴天耀的身后入了席。

待将在座官员一一引见完毕,众人坐定之后,吴天耀便举起面前案几上的一杯酒,双目一扫众人,最后停在浅笑盈盈的苏绮梦身上,缓声道:“吴某管教无方,使得犬子欠识礼数,以至冒犯了苏才女,今日,吴某当着诸位大人的面满饮此杯,以向小姐陪罪。”

言罢已是一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将军言重了,吴公子行为虽有不妥,但终未对绮梦造成任何伤害,反倒是绮梦的人出手有失分寸,险些伤得吴公子性命!”苏绮梦美眸流转,轻轻瞄了吴天耀身旁的吴子昂一眼微笑说道。

吴天耀闻言不由转头给了吴子昂一个严厉的眼神,后者会意的站起身来,向着苏绮梦深深一揖道:“在下一时鬼迷心窍,才会做出这等鲁莽之事,还望苏才女雅量,原谅则个!”说完这番话,吴子昂心中不禁暗暗苦笑,想他昨晚方代这个‘吴子昂’受了皮肉之苦,今日却又代之向人家陪理道歉,做人到这个份上,恐怕不是一个‘衰’字形容得了的。

苏绮梦站起身,坦然受了对方这一揖,轻言曼语道:“吴公子诚意,绮梦领受了,希望公子日后处事当三思而后行,以免误人误己!”

“才女之言,在下必定铭记在心!”口中说着文绉绉的话,手中打着揖,吴子昂心中感觉极度的别扭,但仍不得不硬着头皮把功夫做好。

一旁的吴天耀见状,心中不由稍有一丝安慰,不管自己的儿子如何混账,这次的应对倒还得体。

“哈哈,苏才女气量如此宽宏,实是让本相钦佩啊!”韦若玄一捋颌下银须,向着苏绮梦朗笑赞道。

“相爷过誊了!“苏绮梦微微垂首,向着韦若玄微笑道。

“不过,纵然是苏才女不肯多做计较,如此口头致歉未免有失诚意罢!?吴大将军,您说是也不是?!”

正当吴子昂轻松一口气,准备落座时,一个不合时宜的声音传进他的耳中。

循声望去,便见一个身着紫袍的中年男子正把弄着手中的酒杯,而两道阴冷的目光却射向准备落座的他与吴天耀。

听过方才的介绍,吴子昂知道此人乃是当朝国舅——萧万峦。听着对方那不善的语气以及那不加掩饰的敌对态度,他便知此人是来找碴来的。

吴天耀闻言浓眉微微一皱,旋又恢复平静之色道:“国舅所言极是,其实不烦国舅提醒,我早已备下薄礼一份,以示对苏才女致歉的诚意!”说罢,目光转身一旁束手等待吩咐的管家刘福沉声道:“拿上来!”

“是!”刘管家低应一声,随即转头向着身后朗声开口道:“拿上来!”

片刻之后,一名将军府的侍女手捧一古琴出现众人视而无睹给之中,款款走向凉亭处来,吴子昂定睛一看,持琴的侍女正是冬画。

在吴天耀的示意下,冬画慢步行到苏绮梦面前,双手将古琴奉上,在目睹对方的容貌之后,同为女子的冬画亦为苏绮梦的风华绝代所惊呆,站在那里不由怔住了。

“此琴名为‘听梦’,乃我吴家祖传之物,久闻苏才女琴艺无双,天耀故将此琴奉上,以表致歉之诚,还望小姐笑纳!”吴天耀微笑说道,右手一伸,示意苏绮梦收下。

苏绮梦虽未闻过‘听梦’之名,但目睹古琴琴身素雅,冰弦玉轸间隐泛流光溢彩,一望便知绝非凡品。

“将军诚意,绮梦心领了,只是此物如此贵重,恕绮梦不能接受!”苏绮梦轻摇螓首,轻声拒绝道。

“有道是‘宝剑赠侠士,古琴馈知音!’苏才女若要拒绝,岂不白白辜负了吴将军的这份诚意!”韦若玄呵呵笑道:“而且,在座诸位大人均是迫不及待要欣赏小姐无双的琴艺,不知小姐可否能让我等一偿所愿?”

苏绮梦闻言微一沉吟,心中明白终是推脱不得,只好道:“多谢吴将军,蒙吴将军与诸位大人厚爱,绮梦自是不敢推辞,如此,绮梦现丑了!”

听得苏绮梦如是说,在座众人不禁面露喜色,纷纷道:“苏才女过谦了!我等敬听小姐仙音!”

吴天耀见对方接受了古琴,心中也是一松,面带笑容的向冬画示意。

后者会意地退后几步,将古琴放于凉亭内原有的石桌之上,然后垂首站到一旁。

“苏才女请!”吴天耀一伸手,做了请的姿势。

苏绮梦含笑移步,轻盈地移至石桌旁,缓缓坐下,皓腕轻拾,纤纤玉手已抚至古琴之上,顿时一声有若龙吟的琴音凌空响起。

苏绮梦美眸中焕发出异样的神彩,琴音入耳,她即已知道手中古琴确是琴中极品。

而一旁的吴子昂闻听琴音亦是眼中一亮,脱口赞道:“好琴!”话一出口,便见数道饱含讥讽的目光齐向他身上射来,更有几位大人轻‘嗤’出声,满脸不屑之意。

吴天耀见状不由双眉一竖,向着吴子昂低喝道:“闭嘴,你懂什么!?”

吴子昂呆了一呆,随即想到自己如今扮演的是一个不学无术的纨绔子弟,根本没有资格评论琴质的好坏,难怪这些人以异样的目光看他。

暗暗苦笑一声,吴子昂轻轻低下头,他已决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再也不多说一句,以免招惹是非。

“没想到吴公子竟也是琴道中人,在下真是失敬了!”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却是端坐于一侧与苏绮梦同来的裴无忌含笑开了口。

“犬子胡言,让无忌公子见笑了!”吴天耀向着裴无忌一拱手道。

“将军过谦了,令公子有闻声辨琴之能,由此看来,必也是精通琴艺的高手,待得绮梦奏完一曲,我定要洗耳恭听吴公子琴艺!还请吴公子不吝所学,让我一饱耳福!”裴无忌俊容上挂着貌似诚恳的笑意,看似平和的话语中却充满着咄咄逼人之意。

望着裴无忌暗藏嘲弄的眼神,吴天耀心中已明白对方来意不善,而闻听对方称呼苏才女为‘绮梦’,足可证明这裴无忌与苏绮梦关系匪浅,因此他更隐约猜到对方必是因为苏绮梦的关系而蓄意报复,要让自己儿子出丑。

正当他思忖间,另一个声音已随声附和道:“我亦深有同感!”

吴天耀闻声望去,正碰上国舅萧万峦充满幸灾乐祸的眼神,心中不由怒意丛生,自从他三次上书皇帝要求禁止‘外威干政’后,包括萧万峦在内的各路外戚便联合起来处处与他为难,同时他亦恨自己儿子实是不成器,才使得自己在这多同僚中抬不起头来。

“好了,诸位还是先欣赏苏才女无双的琴艺罢!”韦若玄微笑望向萧,裴两人开口道。

右相开了口,萧,裴两人只得点头,而实际上,如果再纠缠下去,那便是对一旁正要弹琴的苏绮梦不够尊重了。

对于这一幕,苏绮梦仿佛未曾注意一般,美眸凝视古琴,一双玉手轻抚慢拢,有如天籁一般的琴音瞬间响彻于整个颐清园之中。

琴音悠扬婉转,其间更充满着一种令人舒适的恬淡自然,如行云如流水般划过众人的心头,使得这些长年角逐于官场的达官显贵们亦生出抛却凡世之累,去享有清风明月般淡雅生活之念!

吴子昂低头聆听着袅袅琴音,心神亦被这琴音营造的恬然气氛所吸引,“琴声乃心声!”由此看来,这个才艺双绝的美女其心性淡泊,不喜繁华,如今出席这宴会怕也是盛情难却,不得已而来之。

待得苏绮梦一曲奏毕,满座无声,众人仍沉浸于琴音所营造的气氛之中,过了半晌,九王爷武尚首先击掌赞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哪得几回闻!今日,本王算是开了眼界了!”

韦若玄亦抚须笑道:“九王所言极是,本相亦有同感!”

此时其他人方如梦初醒般回过神来,顿时赞叹声击掌声此起彼伏。

苏绮梦盈盈而起,秋水般的明眸流转,微笑道:“各位大人过奖了!绮梦惭愧!”

吴子昂心中亦暗赞,这位苏美女被称为才艺双绝,如今看来,当真是名副其实!

正当他低头思忖间,萧万峦那阴沉的声音再次响起:“接下来,是否应该请吴公子为我等弹奏一曲,以饱我等耳福!?”

吴天耀闻言不由心中大怒,双目如电般疾向萧万峦射去,沉声道:“国舅明知犬子不学无术,却一再出言相激,不知是何用意?”

饶是萧万峦平时依仗当皇后的姐姐骄横无比,但目及吴天耀含威的双目,心中亦为之胆怯,口中轻哼了一声,却是不敢开口应答。

“吴将军此言差矣,在下方才说过,令公子即有听音辨琴之能,琴艺自应不在话下,况且绮梦与在下亦都是喜爱琴乐之人,更愿结纳精通此道之士,因此才想让吴公子弹奏一曲,孟子曰:“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吴公子即有如此才情,当应与众分享才是!”裴无忌望向低头不语的吴子昂,唇角隐噙一丝冷笑,依他平日修养,本不应如此咄咄逼人,但只要一想起眼前这个纨绔子弟竟然想打苏绮梦的主意,他就按捺不住心中的怒火。

吴子昂已觉察到对方的用意必是欲要自己出丑,心中不由暗怒,但转念一想终是因为自己扮演的这个‘吴子昂’不对在先,于是强忍怒气抬头微笑道:“在下方才不过是胡乱言语,裴公子何必当真呢!?对于琴道,在下确是不擅长,难道裴公子非要逼得我在众位大人面前出丑方肯罢休么?”

“吴公子太过于自谦了吧?!这古琴‘听梦’即是将军祖传之物,吴公子身为吴家子弟,焉有不精通此道之理?吴公子如此推托,难不成是不屑弹于在下与绮梦及众位大人聆听么?”裴无忌仍不准备放过对方,步步紧逼,说到最后一句,语气中已带有明显的挑唆之意。

苏绮梦见状不由秀眉轻皱,虽然知道裴无忌是因为自己的关系而向吴子昂发难,但如此咄咄逼人,却是让她心中稍有不喜,因此柔声开口道:“吴公子既然不愿,裴兄就不要强人所难了!”

见苏绮梦如是说,裴无忌只得作罢,冷冷扫了吴子昂一眼后,便将目光转向别处,不屑之意溢于面表。

“天耀,令郎若真有如此才情,何妨为诸位大人弹上一曲!?”不知出于什么目的,原本静观其变的右相韦若玄笑呵呵地开口道。

“右相,我已经说过,犬子不学无术,根本不懂音律!”吴天耀面上泛起羞赧之色,纵然他从未打算掩饰,但今日当着这多朝廷大员的面前两次明言自己儿子无用,确是让他脸上蒙羞。

将吴天耀羞窘的表情收入眼内,吴子昂心中不由生出同情之念,他能理解对方心中的感受,虽然对方并不是他真正的父亲,但他亦看不得吴天耀在这种情况下难堪。

心中一横,随即起身向众人一拱手道:“既然右相与裴公子如此看重于我,说不得我只能献丑了!”

此言一出,众人不由为之一怔,继而露出诧异的神色,他们都知道这威武将军之子是个百无一用的俗物,不学无术,惹事生非那是在整个京城出了名的,如今却敢主动要求献艺,这实是出乎众人的预料!

吴天耀忍不住轻喝道:“子昂,你胡说什么,还嫌丢人不够么?”

“爹爹,裴公子说的不错,独乐乐,不如与人乐乐,与少乐乐,不如与众乐乐!即便是出丑,如能搏得诸位大人一笑,亦算是在下功成圆满!”吴子昂微笑迎上裴无忌锋利的目光,从容不迫地道。

“说的好!”九王爷武尚闻言不禁抚掌大笑,道:“姑不论琴艺好坏与否,单只凭贤侄这句话,本王亦要与你同饮一杯!”说罢,武尚已举起酒杯,向吴子昂微笑道:“贤侄,请!”

“多谢王爷!子昂先干为敬!”话落,吴子昂已是一仰头,将杯中酒一饮而尽。

九王武尚微微一笑,亦将杯中酒饮下,他当然知道眼前这个吴子昂是出了名的不学无术,但一来对方是吴天耀之子,二来对方刚才表现确也不凡,因此才出言以示鼓励。

吴天耀见状不由轻叹了气,此时他已无法拦阻,只得暗道一声罢了,事到如今,最坏的打算充其量不要这张脸皮就是。

“那么,现在就请吴公子一展琴艺,令我等一饱耳福!”眼见对方不自量力,竟敢同意抚琴献艺,裴无忌心中不由大喜,他已迫不及待的要看对方出糗的模样了!

吴子昂怎会猜不透裴无忌的心意,心中冷笑一声,提步便欲向石桌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