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吴子昂呆立于穿衣镜前,望着镜子中那张已被自己完全接受的面孔,眼中现出深深地迷茫.

这张脸原是不属于他,是的,正如他现在的名字“吴子昂”一样,世界第五大财团总裁吴启明独子的身份也不属于他。如今的这副容貌是经过整容的,而他的身份也是冒名顶替的。

他清楚的记得在三年前的一个晚上,一个坐着轮椅的老人找上了他,要求他扮演这个‘吴子昂’的角色,并开出了极具诱惑力的报酬——美金三百万!而这个老人不是别人,正是雄立全球,有华人第一房产大王之称的吴氏集团总裁——吴启明!

没错,即使他自己都觉得荒唐,但这事情还是发生了,一位身价逾百亿的巨商父亲要求一个穷困潦倒的小子扮演他已经死去两个多月的儿子。

“为什么会找上我?”他不止一次的私下里问‘自己的父亲’。

“因为我需要你,而你需要钱!”吴启明脸上露出令人玩味的笑容,目光也不像在众人面前那样呆滞无神,变得精明而犀利。

吴子昂心里很清楚,这个老人在众人面前的垂老病恹之态都是装出来的,也许他真有病,但他绝不糊涂!绝不!

整整三年,时光流逝中,他曾一度的融于自己所扮演的吴家大少的角色中,除了忙于财团事务外,便周旋于各大名流酒会之上,面上带着虚伪的笑容,应付着一张张同样虚伪的面孔。

渐渐地,他对这个吴氏家族内部有了一定的了解,也隐约猜到吴启明让他扮演这个角色的用心。

吴启明除了‘吴子昂’外还有一子吴子键,是现在的妻子所生,论年纪小吴子昂三岁,长相出众,且头脑精明,现主事香港方面房产开发事务。

对于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吴子昂一向避而远之,虽然吴子键平日里对他极为恭敬,并一口一个大哥称呼的亲热,但他却能看出对方眼中那缕掩饰不住的怨毒。至于原因,他倒是不难猜到,一向被视为挥金如土,终日无所是事的吴家大少吴子昂在经历一场‘很意外’的车祸大难不死之后,竟然心性大变,变得谦恭好学,在短短三年的时间里做出业绩无数,从而一举成为房产界最有具有传奇色彩的新星,其风头远远赶超了同样被外界瞩目的吴子键,这样的事实,恐怕不会让对方容易接受。

财产之争,兄弟反目,这种情况在豪门之中已经是屡见不鲜了。很明显的,吴启明并不想自己创下的基业传于吴子键,不然他也不会雇佣他人假扮已经死去的长子,但他会把吴氏传给谁呢?对于这一点,吴子昂猜不透,却也懒得猜。说到底他只是一个外人,不,只是别人手中的一粒棋子罢了!

“先生,晚餐准备好了!”

一个声音传进吴子昂耳中,打断了他的思绪。

转过头,吴子昂定了定神,脸上换上副温和的笑容,望着提醒他开饭的年轻女佣道:“我知道了!”

来到餐桌前,看着对面空荡荡的座位,吴子昂的眉头微微皱起,出声吩咐一旁站立的女佣道:“去叫太太下来用饭!”

“不用了!我晚上还有个应酬,就不在家里吃了!”

女佣尚未来得及答话,一个有如天籁般动听的声音便已清楚的做出回答。

吴子昂抬起头,只见一个身着白色晚礼服的绝色美女正提着裙摆,迈着优雅步子从楼上走下。

微微挑起的柳眉,漆黑明澈的双眸,秀气挺直的鼻梁以及那柔软饱满的樱唇,构成了一张清丽无比的玉容,合体的白色晚礼服更衬托出婀娜多姿的柔和曲线,而高高盘起的秀发更使其全身上下散发出高贵的气质,这样一个千娇百媚的美女,无论走到哪里都是最受瞩目的对像。

尽管认识她已很久,但吴子昂仍然被对方这种惊心动魄的美惊呆了片刻。

“依依,你要去哪里?”

回过神后,吴子昂微微讶然问道。

“参加朋友的一个宴会!”李依依绝美的玉容上现出漠然的神色,冷冷的回答道。

“哦!?”吴子昂脸上现出古怪的神情,伸手端起餐桌上那杯红酒,有意无意的问了句:“生日宴会?”

李依依微怔了下,继而面无表情轻嗯了一声,算是回答。

“不许去!”

吴子昂轻轻晃了晃杯中的酒,从口中清楚的吐出这三个字。

“这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李依依秀眉轻皱,玉容上怒气微现。

“你是我的妻子,我当然有权干涉!”吴子昂不慌不忙的说道:“而且你不要忘了我们当初谈好的条件!在这一年之中,你要做的每件事都必须经过我的同意!”

李依依没有说话,然而那双清澈的美眸间却蕴藏着无比的愤怒,这个卑鄙的男人,一年前以挽救她父亲濒临倒闭的公司为诱饵,迫得她嫁给了他,当时她虽然很厌恶对方这种趁人之危的做法,但却并不痛恨他,及至到她日后明白,就连她父亲的破产危机也是这个男人一手策划,整个事件都是对方用来得到她的阴谋时,她发誓,她这辈子都不会原谅他。

“来,依依,过来坐下!”读懂对方眼中的恨意,吴子昂心中为之一痛,脸上却现出淡淡的笑容,用手一指桌上的菜肴道:“这些都是你最爱吃的,来,坐下尝尝吧!”

李依依仿佛没听见似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今天是我们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嗯,想必你不会记得!”吴子昂抬手为对面的空杯添了些红酒,然后用柔和的目光望着对方娇美的脸庞,柔声道:“依依,想想看,过了今晚,我们的协议就到期了,明天,你就可以恢复自由之身,做你愿意做的事情,无论是生日宴会还是朋友聚会,我都没有权利再干涉你,你又何必与我计较今天这一晚上?”

也许是觉得他说的有理,李依依的脸色稍缓,冷冷说了句“我去换下衣服!”后转身便要上楼。

“不用换,这身衣服很漂亮!很适合你!”吴子昂由衷的说道。

李依依犹豫了一下,最后还是转回身坐于吴子昂对面的位置上,算了,反正是最后一晚,就都听他的也未尝不可。

柔和的灯光下,餐桌的气氛似乎也随之柔和起来,吴子昂英俊的面容上泛着淡淡笑意,殷勤的为对方挟着菜,并随口说一些轻松有趣的话题。

望着眼前这个谈笑风生,举止优雅的男人,李依依清澈的美眸中现出几丝迷茫,这到底是个怎么样的男人呢?当初他用卑鄙的手段娶了她,却又遵守承诺不碰她的身体一下,还答应如果一年之中两人的关系得不到改善,他便无条件放她离开。他娶她不是为了得到她的身体,那他到底想要什么?

“你到底想要什么?”似乎是不假思索,李依依脱口而出的问出一句埋藏心中很久的话。

怔了一下,吴子昂收起脸上的笑容,深深注视着对方的美眸轻声道:“我想要你爱上我!”

“这不可能!”条件反射般,李依依断然否定道。

“我知道,所以我选择放你走!”吴子昂目光一黯,转瞬间脸上又浮现出笑容,“我用一年的时间试图让你接受我,结果我失败了!”

“你在说谎,是么?你只是在那次宴会见过我一面而已,怎么会就爱上我!”李依依轻咬着下唇,美目凝视着对方的脸庞,想要看出对方说谎的痕迹。

“一见钟情不可以么?”吴子昂微笑着,心中却狠狠的痛了一下。

“一见钟情?!”李依依玉容上现出嘲弄的神情,不屑地道:“这种理由是不是太老套了!?”

“算了,不谈这个话题,咱们吃饭!”吴子昂习惯性的耸了下肩,不愿意再继续这个话题。

“你,真像我以前一个朋友!”李依依望着对方耸肩的动作,美眸中闪过一丝异样的神色。一定是错觉,从吴子昂身上,她竟然不止一次的看到那个令她万般牵挂的影子,相似的名字,相似的神情,相似的习惯动作,使得她有时真错以为在她面前的就是那个男人,那个她心中念念不忘的男人.

“是么?什么样的朋友?男朋友?”吴子昂身躯一震,半晌才问道。

“嗯!”李依依沉吟了片刻,终还是轻轻点了点头,娇靥破天荒地现出一缕绯红,她没有必要掩饰什么,在她心里,那个男人就是她的男朋友。

啪,吴子昂失手将手边的酒杯碰翻,酒液顿时流淌而出,甚至有不少洒在他的西裤上。

“小青!”一惊之后,吴子昂连忙招呼女佣。

“你怎么了?”等女佣将桌面收拾好,李依依用疑惑的目光望着对方问道。

“没什么?只是不小心罢了!”吴子昂用纸巾擦了擦裤上酒水若无其事的道。

“你今晚有些奇怪!”李依依举起杯子,轻嘬了一口红酒,美目中疑惑不减。

“嗯,那可能是因为,今天晚上是我与你最后一次这样面对面吃饭!”吴子昂微微一笑,轻声说道。

也许是错觉,李依依似乎感觉到对方那温和的笑意之中包含着一种令人不易察觉的凄然,她的心莫名的生出一种不忍,顿了片刻方低声道:“以后我们还是可以做朋友的!”

“真的可以么?”吴子昂轻笑反问道:“你不是最讨厌我么?再说,你就不怕我日后继续缠着你?”

美眸瞪了对方一眼,李依依冷然道:“我为什么讨厌你?那是你因为做了令我讨厌的事!纵然你真喜欢我,那也应该堂堂正正的追求我,为什么偏偏要用这种卑鄙的手段?”提及那件事情,她就忍不住怒气上涌。

“好了,我承认那是我的错,不提那些事了,我们吃饭!”吴子昂举起杯子,声音饱含歉意的道:“我为我的所作所为诚心的向你道歉,希望能得到你的原谅!”

李依依犹豫了一下,终还是举起酒杯,接受了对方的道歉。

这顿晚餐,是两人在结婚整一年来气氛唯一和谐的一次,而这份和谐仅仅存在了一个半小时。

九点半,餐桌上空空的酒瓶预示着这顿晚餐即将结束。

用纸巾擦了擦唇角,吴子昂望着柔和灯光下,显得美丽不可方物的美女,目光中掩饰不住浓浓的情意低声唤了句:“依依!”

“嗯!”李依依很自然的应了一声,然而目光触及对方的眼神时不由一怔,心中随之没来由的剧跳了起来。

“依依,晚上我可以搂你睡么?”似乎是借着酒意,吴子昂柔声问道。

“少做梦了!”李依依心中一惊,顿时从异样的情绪中清醒地来,玉容上换上戒备的神情,冷冷道:“好了,今晚到此为止,感谢你的晚餐!”说着,从座位上站起,转身便向楼上走去。

“依依!”吴子昂起身正想要说些什么,忽地一股剧痛从腹部传来,顿时令他的声音嘎然而止。

该死的!又来了!吴子昂低声咒骂着,手捂着腹部无力的坐回座位上,豆大的汗珠一颗接一颗的从额头上滚落,此时的李依依如果回头,便会发现吴子昂无比痛苦的神色,但遗憾的是,她没有!

强忍着肝部传来的剧痛,吴子昂凝望着那令他魂荦梦牵的身影,唇角扯出一丝苦涩的笑,口中喃喃道:“我也想堂堂正正的追求你!可惜,我没有时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