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6章 生生不息(大结局)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多年以后,三号星域的新的月宫老祖守鹤,穿着一件黑白灵袍,驾驭着十翼鹤,飞落到道碑中。

一道俊秀的鹤影,飞落到碑谷边的崖边,守鹤从十翼鹤背上落下。

他远远地望着,碑林中的一幕,并没有着急飞过去。

只见,一片枯寂的碑林中,霜月的道碑前,古月洞天的盘坐着的身影上,凝结出一层寒霜,他闭着眼睛,正在静睡。

倏地,一层玉白的灵光,从霜月道碑上闪现出来,然后凝聚成一道灵门,一位穿着黑色修身女袍的女子,走了出来。她的身影婀娜多姿,容貌惊艳沉鱼落雁,只是那双美丽的双眸,依然带着霜月曾经的那种倔强与偏执。

“喀、喀、喀……”一串碎裂声传出,凝结在古月洞天身上的寒霜剥落了。

一脸邋遢胡渣子的他,缓缓站立起来,怔怔地盯着霜月。

“别这样看着我,我就是我,不是我姐姐!”霜月努力隐忍着脸上的笑意,装作生气地说道。

“你就是你,你是霜月。”古月洞天盯着她的惊世容貌,点头说道。

“这带差不多。”霜月说道:“在这等多久了?”

“三十一年零两个月。”古月洞天说道。

“算你有良心。”霜月还是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是,你却等我了几百万年。”古月洞天声音沙哑地说道。

倏地,霜月笑着流出了泪水,然后猛地将他抱住,痛哭着说道:“混蛋,你知道那对我来说,是什么样的煎熬吗?!”

良久,守鹤在他们分开之际,飞掠过来。

“前辈。”守鹤手中拿着一只卷轴,道:“这是甘霖替你二号星域制定的神律,你要不要看一下?”

“不用了。”古月洞天自打那一次,放弃了三号星域的掌控者之位,就对掌控者看谈了。他寻找了一生,最终发现,想要的始终被他忽略,这一刻,他只有一个念头,带着霜月遨游星空,永不参与争斗。

“二号星域出了几位神帝,但都不是合适的掌控者苗子。”守鹤说道:“目前,拓拔在那里充当神律的执法者,等待新的掌控者出现。”

“现在,这三片星域是你们兄弟的,不用再告诉我什么。”古月洞天说道:“只要原野不抠门,偶尔能让我讨点酒喝就成。”

“哈哈,那是肯定的。”守鹤大笑道。

“原野人呢?”霜月问道。

“好像重游故地去了。”守鹤说道。

……

凛冽隆冬。

人界,四相国北部,是一片浩瀚的沙漠,它是当初大藏月沙漠的一小部分,名叫小藏月。

这片小藏月沙漠,虽然靠近四相国帝都,但一直没有被开发建城。它埋藏着一段邪祖传说,只有一片黄沙才能让这传说更加闪耀。

这时,天空飘飞着细碎的小雪,沙漠上一片黄白斑驳。

幽然的寒风呼啸着,几个孩童无忌地嬉戏着。但是,却有一个黑乎乎的小家伙,在他们玩耍的时候,扛着一块巨大的石头,不停地爬上一座沙丘之巅,又不停地翻滚下来。

这些,都不是普通的孩子,他们都是天生的灵子。

这时,一道中年身影踟蹰行走在这寒雪飘飞的沙漠上。他穿着一件青色布袍,手中拿着一柄曲木弯棍,犹如一位云游客般,来到这里。这他左袖子空荡荡的,没有左臂,左眼中不是眼睛,而是一种缭绕的黑色火焰。

在这寒冷的环境中,他的身影显得格外萧索。

这个中年人的出现,引起了那群正在嬉闹的小家伙们的注意,他们皆好奇地望着他的身影。

忽然,一个长得俊俏的小家伙,看他想朝那个黑乎乎的小男孩靠近,便大声喊道:“不准靠近小皇子!”

“不准靠近小皇子……”那几个小家伙相继大喊道,并急忙向远处,正从沙丘上滑下来的小男孩跑去。

然而,那个从沙丘上滑下来的黑乎乎的小男孩,却放弃了手中的巨石,震惊地盯着走过来的中年人。

“祖爷爷!!!”倏然,光着膀子、汗津津的小男孩,兴奋地奔跑而来,一下扑到中年人的怀中。

中年人低下头,慈祥地看着这个黑乎乎的小家伙。小家伙是黑子的小孙子,如今同时四相国的是黑子的大儿子,而他就是现在四相国最小的皇子,六七岁的光景,天生就是一个神子。

“孩子,你扛着那块魁星石,上窜下跳的干什么?”中年人问道,他就是原野。

“祖爷爷当初,不就是这样修炼的吗?”

原野哑然失笑,摇头说道:“情况不一样了,你不必学我。你有适合你的修炼之路。”

他们身后,几个专门陪黑小子玩的孩子,怔怔地望着他们,一时显得手足无措。

“嗯!”黑小子认真地点头道,然后又不解地问道:“祖爷爷怎么来这里啦?”

“刚才与你爷爷喝了点酒,闲着无事,就来这里转转。”原野笑道。

“嗯。”黑小子再一次点头,盯着原野空荡荡的左衣袖,道:“祖爷爷的手臂,什么时候能长出来?”

“长不出来了。”原野微笑道。

“祖爷爷眼睛中是什么东西?”小家伙又盯着原野的左眼问道。

“当初,黑翼留下的东西。”

“是黑翼残留下来的死亡道源吗?”小家伙虽然看着朴实,却非常聪明。

原野点了点头。

“祖爷爷会变成黑翼那样吗?”小家伙担心地说道。

原野半蹲下来,将手中的棍插在沙子中,笑道:“道源,没有好坏之分。就像刀一样,在坏人手中,它可以用来杀人,在好人手中,它可以用来保护他人性命,在厨子手中,它可以做菜,在樵夫手中,它可以用来砍柴。能变坏的,世间只有一种东西,那就是人心。”

小家伙沉默一会,然后笑着说道:“这么说,爷爷将来会变成好的黑翼?”

原野无奈一笑,伸手抚摸着小家伙的脸蛋,这小家伙长得与当初的黑子非常像,道:“祖爷爷永远不会变,虽然,祖爷爷身上集合了很多邪恶道源,但是,它们都改变不了祖爷爷的心,心不变,祖爷爷就永远都是你们认识的原野。”

小家伙一时有点迷糊,似懂非懂地点了点头。

“好了,去玩吧。”原野站立起来,抬步走向远处的一座巨大的沙丘。

一炷香之后,原野徒步爬上了那座沙丘,将手中的木棍,插在沙丘之巅。霎时间,木棍生根发芽,以最短的时间内,成长为一株枝叶婆娑的苍劲古树。继而,他轻轻挥动一下手臂,天穹上密布、低沉的阴云,旋即消散,一道道明媚的阳光,挥洒在苍茫的沙漠上。

他坐在树上,取出酒坛,遥望远处那群小家伙。他们都跟着黑子的小孙子,在有模有样地修炼着武技。

“咕咕咕……”半坛酒下肚,原野放下酒坛,远望着那群似曾相识的身影,露出一抹微笑。清冽的风中,他的左袖空荡荡地随着飘飞。这一刻,他回想起了当初的藏月大沙漠,回想到了慈祥、善良的江洋。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何川时,他那圆滑又激动的神情,回想起了第一次见到江舞云,她那天降神子般的惊世身影,大禹、甘霖、守鹤、拓拔戬、江枫、小仙、琴帝、青木妖母等等一切。

清澈的天穹上,一朵白云悠悠飘荡,那群小家伙惊奇地仰望的放晴的天穹,在开始戏耍起来。这一刻,原野甚至有些羡慕的他们,属于他的故事,告一段落了,而属于他们的故事,却刚刚开始。

这一刻,他纷飞的记忆中,再一次出现当初的自己刚成为半妖时的一画面。同样是沙漠,他带上了一张铁面具,寒雪冷夜中他遥望着当时灯火辉煌的陲阳城,开始了他的一生杀战之路。那张铁面具下,隐藏着他丑陋的半妖外表,却隐藏不住他的一颗渴望的心。

明亮的阳光下,黄沙的斑驳雪迹,逐渐消散。别的孩子都在玩耍,只有那个黑黑的小家伙,还在独自修炼。原野心中蓦然感动,望着那幼小的身影,醉意朦胧地说道:“孩子,只要你心中希望之火永存,只要你不放弃,你就永远都不会知道,未来的你将有多么的强大……”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