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五章 不按套路出牌的落爷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陈落本来以为和雪千寻玩一夜情的事儿会有什么猫腻,毕竟这事儿是他师傅云游子安排的,现在看来并没有那么糟糕,至少目前来看对自己没有什么坏处,只不过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当做灾星,这种感觉实在太不爽了,先是天下五衣,而后是众女神,现在轮到女帝又是如此,而且之前从女帝的话中不难听出秦奋和傲风可能也会被自己影响。

这他妈的实在是太操蛋了。

场内,天衣长恨、毒衣曼陀罗,然衣唐焫姌,煞衣舞妖各自站在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刚才四人的言语明显有些幸灾乐祸的味道,对此,泡沫之中的女帝雪千寻并没有想象中震怒,依旧抱着莫轻愁,嘴角流露出一抹玩味的笑意,道:“看来他的诅咒当真是把你们折磨的不轻呢,已然让你们一个个丧失本我,就这样你们还好意思在我面前幸灾乐祸?”

女帝雪千寻如此一说话,着实刺到了天下四衣内心最深处的痛楚,四衣没有再犹豫,瞬间动手,同一时间,嗷——守护泡沫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神兽凝衍而出,这四头毕竟是神兽,或许不是传说中四大神兽的真身,但也绝对是女帝借助人书之灵创造出来的强大存在,威力自然了得,不过天下四衣可是九天、九幽、大自然、深渊的主宰者,又岂是弱者?

当然,天地有秩序,世界有法则。

在这方天地,这方世界,天下四衣根本无法动用她们各自主宰的法则。

可即便如此,四衣也绝对不可小窥,她们毕竟都是女娲当年以五色石创造出来的生命,几乎仅次于伴随混沌初开的盘古族人。

“看来他的诅咒比我想象中要强大的多,你们一次又一次无休止的轮回非但没有摆脱,反而越陷越深,每一次轮回对于灵魂都是一种自损,轮回至今,你们的五色灵魂早已不再精纯……”

女帝将莫轻愁轻轻放下,而后站起身,突然间,一道诡异的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

“呵呵……呵……女帝……你不懂,你根本不懂生命……你不懂,即便你得到人书,也无法……也无法融合,更何况……你根本没有机会得到……”

声音传来的同时,这方世界顿时变得血红。

一个容颜凄美的女子出现,正是主宰地狱的血衣,唐妃。

“哈哈哈!真是大言不馋,连女娲在我面前都没有资格谈论生命二字,更莫说你们,哼!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

轰!哝叭!

战斗一触即发。

主宰九天的长恨。

主宰九幽的舞妖。

主宰深渊的曼陀罗。

主宰大自然的唐焫姌。

最后连主宰地狱的唐妃也来了。

天下五衣齐聚,同时围攻盘古女帝雪千寻。

很快,葬花、古悠然、御娘,夏沫,薛裳菀、黄泉、落樱众女神也纷纷加入战团。

场面一时间混乱不堪,众女神皆是古老神族的传承之人,实力自然非同小可,而天下五衣乃是五色天的主宰者更是不用说,不过要说雪千寻当真不愧是曾经毁天灭地的盘古女帝,纵然现在已失去了混沌灵魂,面对这么多人的围攻她也丝毫不落下风,更何况她身边还有四大神兽守护着。

众女在这边打的激烈,而莫问天、诸葛天边、天邪三人只是望着,并未插手,显然,他们想让这些女人自相残杀,等待合适时机再准备一击必中。

云起也独自伫立在当空,淡淡的望着激烈的战斗,似若此间发生的一切都与他无关一样。

秦奋和傲风二人望着激烈的战斗,而后又看向陈落,傲风问道:“落爷,我们动手吗?”

不等陈落回应,旁边的秦奋接话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正在动手的所有女人,记住!是所有女人都和落爷有着爱恨情仇,你让他如何动手?”

“哦,这样啊,那怎么办?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

陈落不是傻子,自然看的出来秦奋和傲风这是在拿自己逗乐子呢,无奈的笑道:“我说你们俩什么时候学会冷谷那一套了,意思意思就行了啊!”

“落爷,说真的,这可是从女帝手中夺回人书的好机会啊,真不打算动手?”

说实话,如果天下五衣不出现的话,陈落说不定还真会趁这个机会对雪千寻动手,不过五衣出现后告知他雪千寻因为和自己阴阳交合而导致再也无法重铸自己的混沌灵魂,这让陈落心里不免感觉有些愧疚。

他知道做人不能优柔寡断,尤其是在这么关键的时候,可知道归知道,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没办法,他就是这么一个人,一个很容易就产生愧疚的人,心里一旦产生愧疚,就会觉得很对不住人家,尽管当年那一场一夜情是你情我愿的事儿,可后来雪千寻因此无法重铸混沌灵魂,怎么想陈落都觉得有些愧疚,现在瞧着这么多人围攻雪千寻,自己不帮忙就算了,反而还出手围攻,这也太说不过去了,至少陈落过不去自己心里那一关,只是话又说回来,如果出手帮助雪千寻对付天下五衣和众女神的话,这更说不过去,他对雪千寻有愧疚,对天下五衣对众女神又何尝不是。

妈的!

真是头疼啊!

和陈落认识这么久,不管是秦奋还是傲风对他多多少少都有些了解,很清楚陈落是一个重情重义之人,对待兄弟是,对待感情恐怕也一样,秦奋拍了拍他的肩膀,安慰道:“不能对那些女人动手,并不代表不能对其他人动手,那边不是还有三四个嘛,反正大家都在抢夺人书,干掉一个就少一个竞争对手。”

陈落知道秦奋说的是莫问天、诸葛天边和天邪等人,本来他就被这些女人弄的有些头疼,无处发泄,此刻听秦奋这么一说,顿时眼前一亮,笑道:“我正头疼无处发泄呢,这是个好办法,一人一个,走起?”

陈落正欲冲过去,忽然又觉得不妥,莫问天、诸葛天边、天邪三人一个上承真命,一个上承天命,一个上承地命,都不好对付,连他自己也没有把握,最重要的是担心秦奋和傲风有危险,他可不想因为自己抢夺人书而让秦奋傲风受伤,无论如何也不允许这种事情发生,想了想,说道。

“莫问天、诸葛天边、天邪三人的后台一个比一个牛逼,保不准这三个兔崽子有什么恐怖的大手段,安全起见,不如我们三人联手先干掉一个,如何。”

秦奋和傲风对视一眼,似若没想到陈落会说出这番话,二人也都是聪明人,知道陈落说的是事实,更清楚陈落这么做怕也是担心自己的安慰,更何况二人本来也不是什么迂腐之人,什么三个打一个有损颜面这种事情三人压根也从来不会在乎,所以也都没有反对。

“对谁动手?”

秦奋的话音落下,傲风就提议道:“莫问天吧,这小子一直张狂的不得了,仿若天老大,他老二一样,我早就看他不顺眼了。”

“好!就这么办,走!弄他!”

……

当空中,莫问天正聚精会神的望着那边激烈的战斗,从而寻找抢夺人书的机会,突然,毫无征兆陈落悄然无息的出现在他的对面,这可把莫问天吓的不轻,知道来者不善,第一时间就动手,但还是迟了,在他察觉到陈落的时候就已然被掐住了脖子,陈落更是二话不说,祭出八部天龙的力量对着莫问天的头顶就是一阵乱扣!

砰!砰!砰!

三巴掌下去,莫问天被打的口鼻喷血,不过他拥有人王本源守护,这玩意儿是集天地纯阴纯阳凝聚而成,威力自然强大的不得了!

莫问天的人王本源和陈落的八部天龙天猫对撞在一起发出轰然大的声响,孰强孰弱一时间无法分辨,似若不分上下,不过,就在陈落动手的同时,秦奋和傲风二人也袭了过来,秦奋的孔雀明王大大金身,外加计都之灵,而傲风的夜叉明王大金身,外加罗睺之灵,孔雀和夜叉皆是佛家至高无上的明王,而计都和罗睺乃是魔中魔王,二人都可谓是火力全开,并且非常有默契的一人擒住莫问天的一条手臂。

轰隆隆!哝叭!

陈落的八部天龙,秦奋和傲风的佛魔双王座三大力量狠狠的压制着莫问天,让其动弹不得。

这一幕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把不远处一直伺机而动的诸葛天边和天邪也都吓了一跳,再一看,纵然二人一个上承天命一个上承地命也不禁感到头皮发麻,只见那陈落一手掐住莫问天的脖子,另一只手疯狂无休止的扣着莫问天的天灵盖,而秦奋和傲风一左一右,皆是一手擒住莫问天的一条手臂,同时对着莫问天左右两侧的太阳穴疯狂的击打。

这一幕简直太凶残了!

也令诸葛天边和天邪二人内心忐忑不安起来,犹豫着要不要出手。

出手的话,无疑会招惹上陈落,更何况自己与莫问天也是敌人,为了莫问天而去招惹陈落,这划算吗?

不过话又说回来,如果不出手的话,陈落三人干掉莫问天,再用这等手段对付自己的话,怎么办?

这绝对进退两难的抉择。

对于诸葛天边和天邪来说,不管动手不动手,等待他们的都是一种非常糟糕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