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四章 牛逼!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关于雪千寻和莫轻愁之间那点事儿,在场众人都心知肚明,从莫轻愁激动的情绪,痛苦的神色,愤怒的质问声中不难看出在此之前她也不知雪千寻的真正身份是乃曾经毁天灭地的盘古女帝。

“为什么!为什么要欺骗我!”

愤怒的莫轻愁祭出精灵真身,羽翼展开,强大的冰之力量蔓延开来,周边空间仿若都被冰封。

“为什么!”

莫轻愁怒喝一声,身影闪烁,瞬间而至,同时强大的寒冰之力尽数袭来。

伫立在泡沫之中,雪千寻人未动,甚至没有开口,莫轻愁整个人已如雕像般静止在当空,雪千寻一招手,莫轻愁被她揽入怀中,袭来的诸般寒冰之力也在顷刻间莫名其貌的瓦解溃散。

“我说过待我得到人书,我会告诉你所有事情,你为何偏偏不听。”

莫轻愁不知是昏迷过去了还是怎的,雪千寻抱着她,抬手轻抚着她的白发,轻声说道:“更何况一直以来我也从未欺骗过你,你我相遇之时,我并不知自己身份,直至因果开启,当我灵魂觉醒之后,我才知晓,不过一切都已经迟了,该发生的都发生了,不该发生的也都发生了,一切的一切在冥冥之中早已注定,这就是所谓的因果。”

听闻雪千寻谈起因果的时候莫问天站了出来,说道:“女帝,你相信因果?”

“怎么?”

雪千寻没有抬头只是轻声反问了一句。

“既然你相信因果,那么就应该知道我莫问天是乃上承真命,人书命中注定只能属于我!”

“哈哈哈……上承真命?命中注定?”雪千寻哈哈大笑,道:“你上承真命,是乃人中之王,是吗?”

“正是!”

莫问天傲然回应。

“你上承天命,是乃天赐之子,是吗?”

“的确。”诸葛天边也点头回应。

“上承真命的人王,上承天命的天子,呵呵,想来还应该有一个上承地命的地子吧。”

地子?

大地之子?

没听说过啊!

听雪千寻的意思似乎争抢人书的不止有代表命运的人王,代表苍天的天子,还有代表大地的地子?有吗?陈落看了看,自己肯定不是,秦奋和傲风也绝对不是,云起也能排除在外,莫问天和诸葛天边更不用说,席若尘已经死了,那么还有谁?

蓦然。

陈落看向不远处的神算子天邪,在他的印象中,这天邪似乎非常低调,在因果开启的时候,据说也问鼎了什么王座,不过并非所谓的地子王座吧,不止陈落有如此疑惑,莫问天、诸葛天边等人也都纷纷张望过去。

“大地之子见过盘古女帝!”

天邪很是恭敬礼貌的向雪千寻行了一个礼,这一幕着实让所有人都颇感意外,谁也不曾想到这神算子天邪问鼎的竟然是大地之子王座,此等王座无论是身份地位还是其他都和莫问天的人之王座以及诸葛天边的天子王座不相上下,皆是宇宙天地之中的无双王座。

“命运,苍天,大地。”雪千寻看向薛裳菀,道:“天使神族。”又看向落樱,道:“凤凰神族。”看向黄泉,道:“修罗神族。”看向怀中的莫轻愁:“精灵神族。”又看向夏沫、葬花、古悠然,道:“女娲神族。”

“哈哈!这一幕和当年何其相像,该来的都来了,就连不该来的也都来了,两位老朋友,不知我说的对否?”

令人所有人都倍感意外的是,雪千寻这话明显是对秦奋和傲风说的,更令人感到诡异的是这位雪千寻竟然称秦奋和傲风二人为老朋友,这不仅让陈落有点茫然,连秦奋和傲风也都凝起眉头,觉得莫名其妙。

“哦,我倒是忘记了两位早已亲手埋葬了自己的因果,直至现在对于两位曾经说过的那句话我还记忆犹新呢,众生度尽,方证菩提,地狱未空,誓不成佛……”

没有人知道雪千寻这话是什么意思,陈落看向秦奋傲风,而两人比他更加疑惑,秦奋最终还是忍不住询问道:“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我只是佩服两位的大志而已,不过也为两位感到十分惋惜。”

“惋惜什么?”

雪千寻看起来很爱惜莫轻愁,不停的抚摸着她的白发,也不抬头,说道:“两位当初口口声声说要众生度尽,方证菩提,现在却与众生之中最危险的存在结下至交好友,我真怀疑到最后你们会是普度众生还是灭尽众生呢,呵呵……”

秦奋和傲风纷纷看向陈落,而陈落莫名其妙的耸耸肩,表示自己很无辜。

“还有你们……你们与他之间产生爱恨纠葛,你们真以为这是命运的安排吗?真以为一切都是所谓的使命吗?哈哈哈!”

“还有你们。”雪千寻又指向莫问天、诸葛天边和天邪,说道:“你们真以为自己上承的天命、真命和地命吗?哈哈哈——”

“哈哈哈!都错了,你们都错了……终究有一天你们所有人都会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所谓的因果轮回,而造成这一切因果的因果全部都是他!都是他!”

雪千寻忽然怒瞪着陈落,那张霸道绝伦的容颜上尽是愤怒的神情,那仇恨的眼神仿若恨不得将此间的陈落一口一口吃掉。

陈落感到很纳闷,这是哪跟哪,好端端的怎么扯到自己身上了,而且雪千寻说什么,好像这一切的祸端都是自己引起的一样,这个罪名可不小啊,说道:“我说雪千寻,你不要乱说话好不好,现在人书可是在你手上啊,管我什么事儿。”

“闭嘴!你个混蛋!”

雪千寻指着陈落,一声怒喝,震的天地动摇,也把场内所有人震的闷哼一声纷纷后退。

我靠!

这娘们好凶残!

就在这个时候,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道笑声,笑声虚无缥缈,而且其内似乎还蕴含着一种嘲笑的意味,这声音有点熟悉,仔细一想,陈落心头一动,脑海中浮现出一个名字。

天衣长恨!

果然,一位白衣女子如天仙般从天而降,正是美艳惊鸿,主宰九天的天衣长恨。

“长恨!你是在笑话我吗?”

雪千寻望着长恨,淡淡而道。

“难道我不该笑你吗?”长恨看起来并不惧雪千寻,说道:“你为了得到人书,甚至不惜夺舍重生也要到这个世界,你早知夺舍重生会让你的混沌灵魂不再精纯,所以在你夺舍重生之前便将混沌之心藏于摩诃戒指之中,并且布下重重陷阱引诱血祖让他将摩诃戒指带入这方世界,这样你就可以利用混沌之心重铸自己混沌灵魂,可惜……可惜人算不如天算,你机关算尽,却怎么也没有想到夺舍之后在机缘巧合之下竟与某人进行阴阳交合……”

长恨的声音落下,又有一个人凭空出现,正是神秘妖娆的煞衣,主宰九幽的巫妖。

“呵,阴阳交合就交合吧,你们还要灵魂交融,女帝大人,你怕是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和你阴阳交合灵魂交融之人会是宇宙之间最大的未知吧?而且这个未知还是最大的诅咒诶。”

巫妖说罢之后,又有一位女子出现,是乃风华绝代主宰深渊的毒衣曼陀罗夫人。

“女帝大人和某人交合交乳之后,发现自己已经陷入某人的诅咒中了诶,这不是关键,关键是和某人交合之后,女帝大人的灵魂也被诅咒了呢,即便拥有混沌之心,也无法重铸自己的混沌灵魂,呵呵……女帝大人,不得不说您老人家为了争夺人书可真是下了血本呢,连珍贵无比混沌灵魂都丢失了,更何况,最后能不能得到人书还是一个未知数呢。”

在曼陀罗夫人出现之后,又有一位女子出现,是乃美丽动人的大自然之母,唐焫姌。

“呵呵,小相公,现在你知道我们的女帝大人为何刚才会对你发那么大的脾气了吧?因为和你交欢,女帝大人可是丢失了自己的本源灵魂呢,失去了本源灵魂,女帝还能是曾经那个毁天灭地的盘古女帝吗?小相公,说起来,姐姐们还真是得多感谢你呢,如若不是你和女帝大人上床,人书早就落入女帝大人手了呢。”

好家伙!

天下四衣的出现爆了一个猛料,陈落也的确终于明白为何刚才雪千寻会那般愤怒的仇视自己,原来当年的一夜情令她丢失了自己的混沌灵魂,正如唐焫姌所说,丢失了混沌灵魂,对于女帝来说就等于丢失了宇宙间最珍贵的本源,没有之一,要知道雪千寻可是伴随混沌初开而诞生的生命啊!其混沌灵魂的珍贵程度恐怕丝毫不弱于人书的存在。

陈落知道了,而在场所有人也都知道了,葬花、薛裳菀等女都以一种古怪的眼神望着他,尤其是落樱,那眼神就仿佛在说,亲爱的,行啊你,玩的挺花啊,口味也挺重啊,连盘古女帝都敢搞?

不止落樱,陈落旁边的秦奋和傲风二人也都以一种怪怪的眼神盯着陈落,过了半晌,秦奋怔怔的说了字:“服了!”旁边的傲风很是赞同的点点头,道:“牛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