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四十三章 丧心病狂的女帝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在一些相关的野史当中关于女帝的记载只是寥寥无几,但就是这么寥寥无几的记载就足以让所有人乃至神魔为之惊恐骇然,因为野史当中说自混沌初开以来,女帝是第一个亲手毁灭过天地的存在。

至于女帝为何毁天灭地,又是如何毁天灭地的野史中并没有详细记载,可是这重要吗?答案是肯定的,对于场内所有人来说女帝为何毁天灭地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女帝毁灭过天地,这就足以令大家恐慌了。

毁灭天地这是什么概念?

所有人都知道,但是谁又能相信?谁又能接受?谁又能想象出来。

没有人。

所有人都知道中央学府的幕后是一位盘古族人,可是大家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位盘古族人竟是女帝,莫问天或许上承真命,背后的靠山是命运,诸葛天边或许上承天命,背后的靠山是老天爷,可这女帝曾经乃是毁灭过天地的主儿啊!换句话说他们背后的靠山都曾经败在女帝手中,这让他们怎能不感到惊恐。

若说震惊,当中央之源爆炸雪千寻出现时,陈落心中的震惊一点也不比其他人的少,非但如此,反而更甚,和莫问天等人不同,陈落自亲眼目睹人书重组后就对雪千寻开始产生怀疑,为此还试探过,也从云起那里听说过女帝之名,当时只是怀疑,并没有确认,陈落打心底里也无法接受雪千寻就是女帝的事实,毕竟他和雪千寻有过一段一夜情,如果雪千寻真是女帝的话,也就是说他和一位伴随混沌初开的盘古族人行过鱼水之欢,这事儿单是想想就有些操蛋。

可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事儿竟是真的,雪千寻还真是盘古族的女帝,而且这娘们还是当年毁灭过天地的主儿,这他妈的也太……如果只是仅此还不至于让陈落头疼,实则是当年和雪千寻的一夜情还是他师尊安排的,这一切只是偶然吗?

如果是就好了。

尽管陈落不想,但也不得不承认这一切都不可能只是偶然,更不可能是巧合,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至于是什么,他不知道,此时此刻也没心思去考虑这种操蛋的事情。

“女帝,真是好久不见了呢。”

当空之中,席若尘伫立在血雾之中,俊美的脸庞上噙着邪然的笑意,道:“刚才我送你的见面礼如何,您老人家可还满意?”场内众人都能听的出来,席若尘所谓的见面礼应该就是先前那一道不仅撼动中央之源也撼动了女帝的血光。

雪千寻盘膝坐在泡沫之中,仿若没有听见一样没有回应。

见她不说话,席若尘又笑道:“女帝大人,在这个世界见到我是不是感到很意外呢?嗯?桀桀……”

“意外?”雪千寻依旧没有睁开眼,也不曾见她开口,霸道的声音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在这宇宙之中,天地之间,从来就没有让我女帝意外的事情,在这方世界或许有,但绝对不是你。”

“哦?是吗?”席若尘发出桀桀的怪笑声,道:“女帝啊女帝,这么久不见,想不到你还是和以前那般妄尊自大。”

正欲说话,雪千寻那霸道绝伦的笑声便在这方世界的天地间炸响开来。

“哈哈哈!血魔,莫不成你真以为我不知你是如何来到这方世界的吗?”

雪千寻霸道的声音让席若尘感到不安,但他还是保持着笑意,道:“女帝,你莫要……”

刚开口,话音未落,雪千寻的声音再次传来:“摩诃戒指!”

摩诃戒指是什么玩意儿,在场之人没有谁知道,不过从席若尘的表情来看,似乎被雪千寻说中了,此刻他那张俊美的脸上再也没了邪然的笑意,有的只是惊恐骇然和数不尽的疑惑,像是不敢相信这是真的,盯着雪千寻半晌才骇然道:“你怎么知道摩诃戒指,你……”

“我是如何知道?哼!摩诃戒指本来就是我女帝创造,凭此戒指可打开摩诃空间,躲避宇宙天地诸般法则,以摩诃之法,夺舍重生,不知我说的可对否?”

“你!”

席若尘神情之中的惊恐愈发浓郁,他像似意识到什么,慌乱的说道:“你是故意给我布置的陷阱?”

“故意?血魔,你太看得起自己了,我留下摩诃戒指,本想引诱血祖,从而抹杀他,不曾想血祖没引来,你却不知死活的上钩了,现在摆在你面前的只有两条路,第一,要么跪下受死,第二要么做我的奴仆!”

“你!你……”

席若尘有些惊慌失措,喘着粗气,试图平复着内心的恐惧,这时,雪千寻的声音又传来。

“血魔,我劝你考虑清楚,莫说你夺舍重生,你的真血灵魂不再精纯,纵然你全盛时期,我若要杀你也易如反掌!”

席若尘咬着牙齿,盯着泡沫中的雪千寻,冷笑道:“女帝,我承认你说的都是实话,不过你是不是把自己给忘记了,我利用摩诃戒指夺舍重生后真血灵魂的确不再精纯,而你呢,你夺舍重生后,非但你的混沌灵魂不再精纯,你的混沌之力也同样不再精纯,纵然你吸取大量人书之灵也无济于事,既然你的混沌灵魂不再精纯,我根本不怕你!”

“哈哈哈哈!”

雪千寻霸道的苍笑声传来天地颤抖,笑的在场所有人都有些心惊胆颤,也笑的席若尘面色煞白,笑声而至,泡沫之中,那一袭白衣盘膝而坐的雪千寻突然站起身,负手而站,那张美的霸道至极的容颜之上,一双眼眸如阴阳在交错的混沌般仿若蕴含着无穷无尽的奥妙,开口之时,声音变得更加霸道更加冷厉。

“小小血魔,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与我女帝相提并论,纵然我的混沌灵魂不再精纯,杀你同样不费吹呼之力。”

“跪下!”

雪千寻一声怒喝。

无声无息,无光无华,甚至没有任何力量波动,亦没有任何气息,席若尘砰的一声,莫名其妙的跪在当空,转而身躯扭曲起来,下一刻就变得若隐若现。

“不!不!——女帝大人,不!我愿意臣服于你!”

“我给过你机会,是你自己不珍惜而已。”

席若尘的身躯愈发模糊愈发扭曲,如血雾轻烟一般仿若随时都会消散。

“在你临死之前不如让你死个明白,我之所以留下摩诃戒指,不止是为引诱血祖从而抹杀他,更重要的是我需要一个人将摩诃戒指带到这个世界,因为这里藏着我的混沌之心,哈哈哈!~”

“不——不!不要杀我!我错了……不要——”

哗!

席若尘肉身和灵魂就这样在雪千寻霸道的笑声中溃散消失。

这一幕发生的快,结束的也快,看的所有人包括陈落都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要知道席若尘可不止是席若尘那么简单,而是神话时代叱咤风云的主儿啊!更是宇宙中天地间赫赫有名的老魔之一,即便他夺舍重生,所谓的真血灵魂不再精纯,可他先前出手抹杀两位中央老祖的力量所有人都能感受到是何等强大,就是如此强大的存在,面对雪千寻却是连抵挡的资格都没有,就这样在笑声中莫名其妙的死了。

这简直……简直太丧心病狂了吧!

在争夺人书之前,所有人都知道盘古族人很强大,可究竟有多么强大,谁也没有具体概念,直至现在,直至亲眼目睹血魔暴毙而亡,大家才意识到盘古族人的存在要比想想中强大的多的多,而这还只是夺舍重生后女帝的混沌灵魂不再精纯,那若是精纯的混沌灵魂该是何等恐怖啊!

“妈的!”陈落深吸一口气,闭上眼,说道:“真是不比不知道,一比吓一跳,不愧是曾经毁天灭地的主儿,就是牛逼啊,盘古族人终究是盘古族人,毕竟是伴随混沌初开的主儿,老话说的好,瘦死的骆驼再怎么也比马大。”旁边的秦奋和傲风对视一眼,张张嘴,欲言又止,显然,雪千寻的恐怖已然超出二人的想象,恐怖到让他们彻底无语。

当席若尘死了之后,留下一枚怪异的戒指,这应该就是雪千寻口中那枚可以躲避宇宙天地诸般法则夺舍重生的摩诃戒指,这玩意儿绝对天地至宝,不!称之为宇宙至宝都不为过,只是此刻没有人敢去抢,开什么玩笑,亲眼目睹血魔在雪千寻面前暴毙而亡,谁还敢轻举妄动?谁也不敢。

雪千寻将摩诃戒指戴在手指上,轻轻抚摸着,仿若在怀念在回忆着什么。

“为什么!”

突然,虚空之中传来一道夹杂着愤怒与不甘的质问之声,众人张望过去,只见虚空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个人,是一个女人,一个三千白发,容颜冷艳的女子,不是别人,正是莫轻愁。

“雪千寻,你为什么要骗我,告诉我为什么!”

莫轻愁的情绪十分激动,那是一种极致的愤怒也是一种极致的痛苦。

“你是女帝,你是在混沌时代差点毁灭我们精灵神族的女帝,呵呵……”

“你明明知道我是精灵神族的传承者,还要与我在一起……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