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六十七章 原来一切的它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当年在上古时代,在我融合了虚妄之书成就了虚妄灵魂后,我的人生轨迹也从此发生变化,先是遭遇了五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而后又被上苍无休止的审判,我也一直以为自己被诅咒了,直到后来一次偶然机会,我才知晓自己并没有被诅咒,真正被诅咒的是虚妄之书。”

遭遇五个莫名其妙的女人?而后又被上苍无休止的审判?

陈落怎么听怎么都觉得这更像是自己的经历,便问道:“你说的那五个女人可是天下五衣?”

“五衣?是她们这一世的名字吗?我知她们五人,一个来自九天,一个来自九幽,一个来自深渊,一个来自地狱,还有一个来自大自然。”

“这就是天下五衣啊!”陈落强忍着心中的诸般惊疑,继续询问道:“什么叫你遭遇了五个莫名其妙的女人,我曾经在葬古峰的时候一眼千年,前世的记忆如过眼云烟般观察过你们之间的事儿,如果我们之间不是前世与今生的关系,那么这五个女人为什么在今生又会缠着我。”

“我的遭遇和你一样,起初我也以为她们五人是与我的前世有着爱恨情仇,直至当我知晓我没有前世今生未来之后,才意识到真相并不是这样。”

“那什么才是真相。”

“真相就是虚妄之书,我当年融合了虚妄之书,才会遭遇上那五个女人,你现在融合了虚妄之书,也遭遇了那个五个女人,如果别人融合了虚妄之书,同样也会遭遇那五个女人,她们五人也是一种传承者,她们传承的东西和虚妄之书之间注定要如此,每一代虚妄之书的传承者都会遭遇她们。”

“这……这也太邪乎了吧。”陈落听的心惊肉跳,实在有些无法理解,想了一会儿,冷静下来后问道:“你的意思我差不多懂了,我们之间并不是前世与今生的关联,你是虚妄之书上一代的传承者,我是这一代的传承者,你遭遇了五个女人,我也遭遇了五个女人,每一代虚妄之书的传承者都会遭遇她们,换句话说,那五个女人真正要找的不是你,也不是我,而是虚妄之书。”

“的确如此。”

陈落又道:“既然她们是如此,那么老天爷真正容不下的也不是我,而是虚妄之书,如果我没有与虚妄之书融合的话,那么所有的一切都不会发生。”

“是的。”

“原来一切的根源都是虚妄之书啊!”

听了这么大一个惊天秘闻,陈落的心里久久无法平复,他以前一直以为自己是在为前世背黑锅,现在看来竟是为虚妄之书背黑锅,仔细想想还真是有点冤啊,沉默了良久,又道:“看来所谓的诅咒也是虚妄之书吧?”

“是。”那道沧桑的声音回应。

“我曾经听女巫说过,要想解开诅咒,唯一的方法便是集齐天地人三书,这话靠谱不靠谱?”

“的确是这样,若想打开虚妄之书的真正秘闻,唯有从天地人三书中参悟,这是唯一的一条路。”

“那你当初集齐了天地人三书吗?”

“当初我虽集齐了天地人三书,但却未能解开虚妄之书的真正奥义。”

“我靠,听你的意思,即便费劲千辛万苦集齐天地人三书的话也不是百分百就能打开虚妄之书的奥义,那到头来岂不是白忙活一场?既如此,那我干嘛还费劲儿的找天地人三书,还不如找个安逸的地方隐居算了,反正我也没有所谓的前世今生与来世,大不了一死,还能把我咋地。”

“哈哈哈。”

那道沧桑严肃的声音突然大笑起来。

“你笑什么?”

“我笑啊,看见你就像看见了当年我自己一样,知道吗,当初我也有这样的想法,甚至还试过,可惜没有用,融合了虚妄之书,成就虚妄灵魂,你就是虚妄,在天地的眼里,在诸神的眼里,在所有人的眼里你就是一个灭世之人,你躲是躲不开的,逃是逃不掉的,你不找他们,他们也会找你,他们会一次又一次试图抹杀你,一次又一次,无休止的,甚至不惜利用你的情感,杀害你的朋友,他们会用各种手段来对付你……你可以承受这些吗?”

尽管陈落没有经历过,但只是想想就让他感觉浑身发冷,有种无名之火瞬间焚烧起来。

“更何况即便他们不找你的麻烦,虚妄之书也会令你迷失自我……”

“怎么说?”

“成就虚妄灵魂后,你是不是修出了一身原罪?”

陈落点点头,还真是这样。

“这还只是刚开始而已,在不久的将来你会成就更大更加恐怖的原罪成就。”

“为什么会这样?”

“原因很简单,虚妄之书是一切罪恶的源泉。”

“这……”

“你可知我当初为何要葬古?”

“为什么?”

“融合虚妄之书后,你会拥有天地间独一无二的虚妄灵魂,此等灵魂神魔不可撼动,你也会拥有无上的神智,无双的悟性,一念一法,一字一道,天地间无人能出你左右,但这样的代价就是你会迷失,迷失一切……”

“为什么会迷失?”

“将来你会懂得,也只有经历过才会懂,当年我若不葬古的话,迷失的我会杀尽天地间一切生灵,但这并不是我葬古的真正原因,我葬古既葬的不是天地,也葬的不是诸神,真正想葬掉的是我自己也是虚妄之书,可惜……可惜到最后我不仅没有葬掉虚妄之书,也没有葬掉我自己。”

陈落疑惑问道:“你没有葬掉虚妄之书,这我知道,可你现在是一个什么情况?”

“你现在看到的不过是我一抹残识,一抹很弱很弱的残识,真正的我早已迷失……迷失在一个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没有尽头,没有时间,没有空间,什么都没有……只有永恒的孤独……”

闭上眼,陈落试着想象着一个人独自在一个没有时间空间的地方迷失,那感觉简直太可怕了,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永永远远迷失着,只有永恒的孤独……摇摇头,陈落实在不敢继续想下去,尽管他这个人可以接受孤独,但也只是接受而已,绝对不会习惯孤独,更不可能享受孤独。

“所以,你若不想走我的老路,只有集齐天地人三书,而后解开虚妄之书真正的秘密,如若不然,最后你只能沦为和我一个下场,迷失在一个永恒的地方被无尽的孤独笼罩着。”

“这事儿说起来都不容易,更别说做起来,我连想都不敢想。”

“不,你比我机会大的多,我葬古之后,所有一切都开始重组,虚妄之书是,命运之书是,因果之书是,天地人三书同样是,这是一个绝佳的机会,也可能是你唯一的机会,你有比我更好的机会,至于实力,对于你来说只是时间问题,最为重要的是,你拥有一颗洒脱随意无谓的心境,这等心境是可遇不可求的,你千万要珍惜才是,因为这可能是你成功的关键。”

陈落没有说话,沉默着也彷徨着茫然着,因为他的梦想是自由自在的活着,可是现在呢,被赶鸭子上架一样不得不去抢夺天地人三书,最恐怖的是即便抢到天地人三书也并一定能够解脱,一个不小心很可能就像现在这哥们儿一样,坠入永恒迷失。

可能世界上也没有什么事情能比这事儿更加操蛋了。

“想来你应该已经察觉出来了,正是因为我的葬古,让天地人三书重组,这让你的成功机会很大,但同时也让天地,让命运,让诸神产生了危机感,他们虽然不敢轻易抹杀你,但会用其他方法对你进行压制,或是天命,或许是真命或是变数之命,或是未知之命等等都可能会出现,当然,也可能会利用更加卑鄙的手段,那就是在情感上对你施展羁绊,比如爱恨,比如情谊。”

话锋一转,他又道:“不过你也无需太担忧,我葬古之前早已料到今日,所以早已为你准备了应对之策,那些所谓的天命真命等等大多数都是通过因果诞生,尽管现在因果之书已然重组完成,但却是残缺,而且因果法则已然混乱,这样以来,很多因果都会混乱,包括天命、真命……因果混乱,必然会打乱那些人的计划,这对你有没有帮助,我不知,但至少不会更加糟糕。”

“而且因果和命运向来都是狼狈为奸,也是始作俑者,所以你一定要提防才是,我之前就吃过亏,你莫要再上当,她们都不可信,不过你现在手持因果之心,等于握住了因果的根源,握住了因果的根源,就等于掐住了命运的咽喉,以后只要好好利用这颗因果之心,绝对可以让你在因果命运面前立于不败之地。”

陈落望着手心那颗因果之心,很真诚的道了一声谢,尽管自己的这位‘前世’没有明说,但并不代表陈落对因果一无所知,他很清楚因果之心是因果法则的根源,而在这方天地,芸芸众生皆在因果法则之内,连诸神也不例外,手持因果之心,到时想抹杀谁的因果,简直不费吹灰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