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五十九章 因果的因果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既然你神算子早就知道,为何今日还要前来送死呢。”

大王子站在虚空中,不紧不慢的说着,在他身上并没有流露出那些云端之人高高在上的态度,哪怕他是云端皇族的王子亦不例外,他身上更多的是一种平和,是那种掌控一切的平和,也是那种视苍生为蝼蚁的平和。

天邪耸耸肩,叹息一声,道:“我来与不来又有何不同,难道我不来你们就会放过我吗?更何况你们应该清楚此次天悟因果碑对我们这些人是何等的重要。”

其实真正让天邪担忧的并不是云端要对付自己,而是云端要阻止天悟因果碑的开启,这才是他真正顾及的地方,望着天空上那个巨大的审判之源,天邪知道这玩意儿并不是审判之源,而是法则之源,换句话说云端准备动用法则之源阻止天悟因果碑的开启。

天邪很清楚云端的法则之源是何等强大,其力量之恐怖足以在片刻的功夫将这里的所有人抹杀,甚至连这方世界都能摧毁,即便如此,却也绝对阻止不了天悟因果碑的开启。

他知道,而他相信云端也必然清楚这一点,可为何云端还要试呢?难道云端不甘心?不惜动用法则之源,损坏世界本源也想赌一把必输的棋局吗?

不!

云端绝对不会这么傻。

特别是三皇子云起,天邪清楚的知道,如果云端的这一系列都是三皇子云起在幕后主导的话,那么本来会顺利开启的天悟因果碑极有可能真的被云端阻止。

他不相信三皇子云起有什么办法,但他知道三皇子这个人向来不打无准备之仗。

云端究竟要用什么来阻止天悟因果碑开启,这是天邪此刻最想知道的事情。

而虚空中的大王子仿若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微微淡笑道:“天邪啊天邪,你既然能够算出来三皇子,那么应该也知道三皇子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吧?”

“云起要用什么办法阻止天悟因果碑?”

“三皇子早就料到你会有如此疑惑,所以托本王送你一句话,以彼之道还之彼身。”

“以彼之道还之彼身?”天邪呢喃着,突然间像似意识到什么,神情猛然大震,甚是惊恐骇然,脱口喊道:“云起曾经进入过因果空间,难道他……”

“佛曰不可说……不可能!”

大王子笑着挥挥手,天空上降下圣光审判瞬间将天邪笼罩,纵然他号称无所不知,面对云端降下的圣光审判也不得不祭出全力抵挡,抵挡中他看见云端的左大人打开了第三道诏书,宣布天悟因果碑会影响这方世界的秩序安全,所以云端准备将其摧毁,随之,当空中的法则之源降下恐怖的法则力量将天悟因果碑笼罩,紧接着天邪又在法则之源中看见一团混乱的黑白光华,这光华似若心脏一般,绽放出诡异的灰色光华将天悟因果碑笼罩。

“因果之心,真的是因果之心……”

天邪认出了法则之源中那一团混乱的黑白光华,那是因果之心,是乃因果之书的核心所在,只是他不清楚,也想不明白云起怎么会得到因果之心,尽管天邪承认云起很强大,也是云端的一个异类中的异类,因为这个人是万年来众多云端之人中为数不多生出灵魂的存在,可即便如此,他也不可能得到因果之心啊,莫说是他,纵然是神灵下凡也做不到,因为天地之间,只有因果法则化身的因果娘娘才有资格主宰因果之心。

为什么!

为什么因果之心会在云起手中?

这究竟是为什么?

陈落呢。

天邪明白,如果现在还有谁能阻止云端摧毁天悟因果碑的话,那么这个人必然是陈落。因为他知道陈落是天地之间最大的异数,所谓异数,甚至可以影响因果法则。

等等。

云起也必然知道这一点,以云起的为人,恐怕他也早就布下天罗地网去制止陈落。

场内除了天邪还有一人能够认出来隐藏在云端法则之源中的那一团光华是乃因果之心,便是普渡寺的方丈渡业和他的师弟渡边,渡边认出因果之心后,整个人都吓傻了,完全被眼前的一幕惊的说不出话来,而渡业在认出因果之心后并没有像天邪那般惊恐骇然,也没有像渡边那般吓的说不出话来,他依旧盘膝而坐,双手合十,望着隐藏在法则之源中的因果之心,许久之后,才叹息道:“因果因果,竟然也是因果的因果……唉,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孽么?”

此时此刻,没有人知道在天际间还隐藏着一位黑袍女子,她望着法则之源中的因果之心,亦有些惊讶,但更多的是一种无奈,一种无奈到极致的绝望,失笑道:“因果之心,竟是因果之心,呵呵……”

“天地间没有人能从她的手中夺走因果之心,哪怕神灵也不行,如果因果之心不在她的手中,那么必然是她自己送出去的,呵呵……”

“把因果之心送出去,你是故意这样做的吗?故意不让因果之书重组吗?”

“为什么?”

“你是为了摆脱他的诅咒吗?”

“为了摆脱他的诅咒甚至不惜交出因果之心?冒着因果之书混乱的危险?冒着因果之书残缺的危险?”

“他的诅咒真的那么可怕吗?可怕到连你这样主宰因果法则的娘娘都不得不这样做吗?还是你早就知道了属于他的因果,你不想让因果之书重组,是在阻止他得到自己的因果吗?”

“究竟是为了摆脱他的诅咒,还是为了阻止他得到因果?”

作为众星之母,这一刻她突然有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因为她知道因果娘娘这样做不管是为了摆脱那个人的诅咒还是阻止那个人的因果,都是一件非常非常可怕的事情,毕竟她不止是众星之母还是星座法则的化身,而十二星座中陈落便是天蝎王座,这样以来她就永远永远无法与陈落脱离关系,而她比任何人都清楚和这个家伙扯上关系是一件多么令人害怕的事情。

只是这一刻有恐惧感的并不止是她一人,还有主宰天缘法则的天缘娘娘,当她看见隐藏在世界法则内的因果之心时,也立即猜测出了前因后果,她也不知道因果娘娘究竟是为了摆脱那个人的诅咒还是阻止那个人的因果,和众星之母一样,天缘娘娘知道不管这两可能是哪一种对于她来说也是一件非常非常可怕的事情,毕竟她主宰的是天缘法则,而那个人的存在已然将天缘法则搅的一团糟。

“天缘姐姐,因果娘娘……为什么……为什么要这样做?”

美幽幽抱着一本水晶之书十分担忧的呢喃着。

天缘娘娘摇摇头,亦是呢喃道:“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只知我现在很害怕很害怕……因果娘娘一定是知道了什么,所以才不得不这样做……到底是什么呢……天呐,我又该怎么办?”

“天缘姐姐,你知道陈落学长在什么地方吗?”

“他?他在因果空间,他消失的时候就悄悄躲进了因果空间里面。”

“啊!陈落学长会有危险吗?云起那个家伙做事向来滴水不露,他会不会伤害到陈落学长。”

天缘娘娘怔怔的望着,呢喃道:“傻丫头,你担心错人了,你真正应该担心的是我们有没有危险,而不是他。”

事实正如天缘娘娘所说的一样,陈落消失的时候并没有离开,而是钻进了因果空间,他的黑洞分身可以无视任何空间壁垒,只要愿意,一念之间便可跳跃到任何小灵界,大世界,乃至任何空间。

本来陈落以为自己成就了八部天龙这等被列为原罪之灵的力量后,老天爷必然会降下更加恐怖的审判,哪怕躲到因果空间可能也躲不过去,但让他没有想到的是老天爷并没有再降下审判,这让他想不通是什么原因,也不知道老天爷是几个意思,难道是因为因果空间不在天地法则之内?陈落刚开始也是这么认为,可后来仔细探查了一下,发现并不是这么回事儿,因为他根本察觉不出来有任何审判笼罩自己。

至于老天爷为什么没有继续审判自己,陈落想了很长时间都没有想明白,最后索性也懒得继续想下去,管他审判不审判,你审判我就扛,扛不住我就跑,你不审判,那更好不过,咱该干嘛还干嘛。

因果空间内,陈落静静的站着,望着那块断裂的石碑,亦望着石碑上雕刻的八个大字。

因果不因,因果不果。

似曾相识的感觉让他知道这八个字是自己的前世雕刻的,至于为什么雕刻那就不得而知,他也试着再次与那位因果娘娘交流,只是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管他如何呼唤,因果娘娘再也没有回应过。

就这么望着八个大字,沉侵其中,似若有些迷失,恍惚中他像似明白了一些什么,那种感觉很模糊,说不清道不明,只是觉得自己知道了一些古怪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