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 围剿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来了来了,云端的人来了!”

人山人海中也不知道是谁喊了这么一句,众人立即张望过去,只见虚空中一群人浩浩荡荡而来,而为首的正是云端九公子之一,虚怀谷,大十二大日世子来了四位,古骆、齐星渊、司徒马飞、幻灵,二十四皎月爵子来了足足九位,李凌天、黑昆、贺子西、柳江、仇彭天、厉无名等人,除此之外,竟然也来了十八位云端裁决者,剩下的那些人也都是云端的贵公子,足有数百之多。

正如古老刚才所猜测的那般,当云端这群人到来之后,原本人声鼎沸喧哗的现场渐渐安静下来,所有人都扬着脑袋张望着,神情之中流露着一种敬畏,的确,在他们的心目中云端本就是高高在上的存在,再加上云端的大日世子和皎月爵子此次在小佛灵界纷纷展现实力,更加让人望而生畏。

“你们说落爷真的躲在这座茶庄吗?”

“大家都是这么传,消息应该不假吧。”

“唉,云端这次来了这么多高手,一位云端公子,四位大日世子,九位皎月爵子,十八位云端裁决者,看样子云端这次是摆明了要落爷的命啊,你们说落爷会怎么办?”

“谁知道呢,现在说什么的都有,有人说落爷虽然没有被上苍审判死,但已经成了废人,也有人说落爷一身原罪,一旦动手必遭审判,还有人说,落爷不敢招惹云端,真真假假,谁也不清楚。”

“云端的大日世子实在太强大了,他们灭了莫问天的分身,又把诸葛天边打了个半死,这一下,十王十子谁也不敢露面了,只剩下落爷,如果连落爷最后也……以后恐怕就是云端的世界了。”

众人议论纷纷,虚空之中,云端一方的人静静的站在那里,虚怀谷神情淡漠,仿若目空一切,古骆、齐星渊两位大日世子亦是如此,而幻灵面带笑意,如同慵懒的贵妃一般,司徒马飞则凝皱的眉头,看起来依旧有些忐忑,身旁的李凌天的表情也不是太好,没有了安逸,也没有了从容,只有担忧,剩余的黑昆、仇彭天等皎月爵子无一例外,皆是神情傲然,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样,在他们眼中这些数之不尽的人们也不过如楼一样渺小,他们甚至连看都懒得看一眼。

虚怀谷看了一眼对面的古老,淡淡的问道:“你就是那位古庄主。”

“正是老朽。”

“呵,想不到人间世界还有如此高手。”

“高手不敢当。”

“你既已经修成天行者,为何还留在这方世界。”

虚怀谷的话音落下立即引起现场一片喧哗,似乎没有人会想到这个冒不起眼的老头儿竟然是传说中将修行之路修到圆满的天行者,一时间众人皆流露出敬重的表情。

“老朽隐居在此,向来不问世事……”古老正欲解释什么,只是话说到一半就被打断,虚怀谷似乎并不想听他解释,亦有些不耐烦的说道:“关于你的事情,我没有兴趣知道,现在,马上给我打开阵法。”

“这个……”古老有些犹豫。

看他有些犹豫,大日世子古骆的声音传来:“你既然选择在此隐居,那就老老实实的隐居,我劝你莫要惹是生非,想来,你应该很清楚,天行者对于云端来说什么也不是。”

是的。

古老很清楚,天行者在普通人眼里或许是传说一样的存在,可在云端眼里和大巫师没什么两样,原因很简单,云端主宰着世界本源,亦等于执掌着这方世界的法则,云端想审判谁,那就审判谁,天行者也不例外,更何况古老还知道,云端借助世界本源的力量培养出了很多很多恐怖的存在,其中云端裁决者便是,二十四皎月爵子是,十二大日世子也是,只是如此吗?不,至少古老清楚的知道,云端除了皎月爵子和大日世子之外,还隐藏着一些更加恐怖的存在。

“前辈。”

一人突然窜出来,不是别人,正是冷谷,他着急的问道:“晚辈冷谷拜见前辈,请问陈落和秦奋还有傲风当真在山庄内?”

事到如今,这件事已经传开,古老知道相瞒也瞒不住,点点头,见状,冷谷当即单膝跪地,喝道:“还请前辈不要阵法。”

“这……”

与此同时,旁边的古鱼儿也恳求道:“爷爷,你说过小秦哥哥和陈落正在为傲风疗伤,不能受到外界打扰,你如果打开阵法的话,那岂不是会让小秦哥哥陷入危险吗?爷爷,你不要打开阵法好不好!”

见古老不答应,一帮独立荣耀团的弟兄们也都纷纷站出来,皆是单膝跪地,齐声恳求。

古老很是为难,莫说他不想参与纷争,纵然他想帮忙,怕也是有心无力,他很清楚,凭自己孤身一人,根本阻止不了这件事。

“冷谷,你这不知死活的蝼蚁,昨日留你一条小命不杀你,竟然还敢跳出来,我看你是活腻了!”

皎月爵子仇彭天怒斥道。

冷谷站起身,咧嘴冷笑:“大爷就是活腻了,怎么着吧?哼!想进山庄,先从老子的尸体踏过去吧!”独立荣耀团数百弟兄也都纷纷大喝,无畏无惧,说起来,冷谷的朋友也是遍天下,但凡朋友无不佩服他,若是寻常之时,见冷谷有难,差不多大家都会站出来,哪怕面对莫问天也一样,可现在冷谷要与云端叫板,他那些所谓酒肉朋友,也只能选择沉默,毕竟云端是这个世界的主宰者,和云端作对,用脚趾头想想都知道会是什么后果,连莫问天那样问鼎人王的人都被灭了分身,可想云端绝对不会大发慈悲,当然,冷谷也从未指望他们站出来帮自己,有独立荣耀团这帮生死兄弟陪伴,对于他来说就足够了。

“真是一群自不量力的蝼蚁,凭你们也妄图与我们云端叫板?”仇彭天大喝道:“我等一声令下,云端裁决者瞬间就能将你们这些蝼蚁死上三百次!”

“你以为老子是吓大吗?有本事就来!”

哗!冷谷祭出长刀,准备作战,独立荣耀团的数百弟兄也都纷纷祭出灵宝要与云端拼个你死我活。

云端的皎月爵子们见冷谷如此不知死活,都想冲过去将其斩杀,只是谁也没有动手,因为虚怀谷在这里,来之前虚怀谷就交代过,没有他的允许,谁也不准轻举妄动。

“虚公子,既然这帮蝼蚁找死,那就不如成全他们。”

“胆敢与云端作对,找死!”

黑昆、仇彭天等皎月爵子纷纷请命,只是虚怀谷却是沉默不语,一个字也不说,这时,司徒马飞站出来说道:“这一次我们的目标只是陈落,没有必要招惹过多的麻烦。”

“司徒大世子,你难道没有看见这帮人在向我们挑衅吗?”

司徒马飞并没有理会仇彭天,而是对着虚怀谷说道:“云端以后要主宰人间世界,不能失了民心,现在这么多人看着,若是大开杀戒,必然会影响云端的形象,到时若是引起公愤的话,人间世界所有人联合起来抵抗云端会引发什么样后果,虚公子应该很清楚,想来九爵殿下也绝对不希望看见这种事情发生。”

司徒马飞的话,虚怀谷当然很清楚,如若不是担心影响云端的形象,引起公愤的话,他早就一声令下将这座千年山庄夷为平地,怎还会容忍这帮蝼蚁在这里叫嚣。

“司徒大世子可真会说话啊,难道我们就任由这帮人在这里挑衅吗?”胖子古骆闭着眼睛静静站着,双手放在大肚腩上,说道:“你担心引起公愤,难道就不担心这样以来会有损我们云端的圣威吗?若是我们什么也不做,那以后主宰这方世界的话,谁还会对我们云端敬畏!”

古骆的话不无道理,至少,让司徒马飞找不到反驳的理由。

“呵呵,这没有什么好争论的。”齐星渊说道:“既然大开杀戒会引起公愤,那我们就不要大开杀戒,这姓冷的蝼蚁不是骨头硬的吗?那就杀他好了,这样既不会引起公愤,也可以杀一儆百,震慑其他人,更何况,这姓冷的又是陈落的结拜兄弟,只要杀了他,我就不信那陈落不出来。”

不得不说齐星渊这一计谋可谓是一箭三雕,正如他所说,杀了冷谷,既不会引起公愤,也可以起到杀一儆百震慑他人的作用,同时还能把陈落引出来,云端的其他人都非常赞同齐星渊的这个提议,连虚怀谷也点点头,他看了一眼旁边的面带笑意似若慵懒的幻灵,问道:“幻灵,你意下如何?”

幻灵耸耸肩,淡淡笑道:“大世子交代过,我们这次只是协助而已,一切听从你虚公子的意思,你说怎样做,那就怎样做咯。”连幻灵都这么说,司徒马飞纵然心有不愿,也不好开口,尽管大世子下令让自己协助虚怀谷等人来试探陈落,可他的心里始终都非常忐忑,不由看向李凌天,而李凌天站着,也只是站着,仿若今日发生的事情与他毫无关系,他看起来更像一个旁观者。

“如此,甚好。”

虚怀谷点点头,挥挥手,旁边的黑昆示意,将擦拭手帕的嘴角收起来,沙哑的说道:“放心,我断然不会让虚公子失望。”说罢,他祭出一把长弓,正是落日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