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二章 凌乱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三世因果?

什么玩意儿?

酒肉和尚一改平时嬉皮笑脸的态度,整个人变得无比严肃,初看之下还真有几分得道高僧的样子,他望着因果娘娘的雕像,双手合十,行了一个佛礼,说道:“善恶之报,如影随形,三世因果,循环不失。”

“听不懂。”陈落摇摇头,他是真听不懂。

“因无缘,则不果,机不投,因不果,因果,时机不到,因缘不生,因不受缘,有缘无份,如此使然。”

“我说你能不能说点人话?别整这些虚无缥缈的东西!”

“天道因果本就是虚无缥缈的存在,懂则懂,悟则悟,不懂永远不懂,不悟永远不悟。”酒肉和尚转过身,望着陈落,道:“天道因果,顺其自然,便可。”

“顺其自然?”陈落走过去,拍着酒肉和尚的肩膀,问道:“你的意思是前世债,不必太过纠结,该来的自然会来,不该来的永远也不会来,是么?”

“正解。”

“你说的这不是废话嘛,我纠结能怎样,不纠结又能怎样,最后前世的那些债,还不是全部都找上我。”陈落靠着柱子,百无聊赖的说道:“大爷我算是看明白了,什么三世因果,循环不失,这都是糊弄人的玩意儿,扯淡的东西,说白了一句话,因果命运和天地法则并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无非也是一种天道订下的规矩,甭说因果法则是前世因今世果,即便是前世果,今世因,咱也得遵守,谁让咱就在法则里面呢,你没本事跳出去这个法则,就只能承受这一切,这些个什么法则,定然是天地之间的霸主订下的规矩,用来约束咱们这些小蝼蚁的。”

话音落下,酒肉和尚以一种复杂的眼神瞧着陈落,许久之后才摇头叹息一声,道:“唉,你小子太过偏执,也太过抵制天道,内心深处根本就不相信,纵然我说再多也无济于事。”

“难道我说的不对?”

“对与不对,以后你自会知晓,看在你小子出手救了我一命的份儿上,今天我就送你一话,你若真想知晓天道因果的奥妙,首先要做的便是相信因果,接受因果,方能参悟因果之奥妙,如若不然,这辈子你都无法触及因果。”

这句话很耳熟,因为陈落还清晰记得,女巫就曾经对自己说过这么一句话,还记得在天山询问命运之事的时候,女巫便说,既不相信命运,为何要问。

是的。

不相信。

正如陈落不相信命运一样,也不相信因果,不过说起来,自从苏醒之后,他早已相信命运,也早已相信因果,只是暂时不能接受而已,他不是不知道唯有接受方能参悟命运因果之奥妙,可也不知道为什么,内心深处始终都无法接受,甚至可以说非常抵触,因为他总觉得一旦接受,就好像是对命运对因果低头了一样,可能是虚妄灵魂的孤傲不允许他低头,也可能是一身傲骨不允许他这样做。

突然间,大殿一阵剧烈颤抖,酒肉和尚神情一怔,喝道:“不好,我师兄有难!”

“你师兄?那个白眉老和尚?”

“是啊,他还在因果空间里面呢,我得过去看看。”

“要不要我帮把手?”

“你?得了吧,你还是留下吧,你不去可能还好一点,你去的话鬼知道因果娘娘会不会再次发疯。”

陈落哑然失笑,很是无语,在酒肉和尚正要离去的时候,赶紧问道:“这破地方是哪,怎么离开?”

“这里是因果殿,外面有传送阵,以你小子的本事,想要出去应该不难吧,记住,可别把传送阵弄坏了。”

待酒肉和尚离去,陈落并没有久留,本来这次想着遇见一个前世女人,琢磨着询问点前世的事情,谁知道那个女人竟然是执掌因果法则的化身娘娘,非但没有问出点什么,反而还差点丢掉小命,看来还是老老实实等天悟碑开启吧,也只能这么做了。

不过,他也的确很好奇,自己的前世究竟干了什么勾当,让因果娘娘竟有这么大的怨念,还有因果娘娘说因果不因因果不过那八个字是自己的前世留下故意羞辱她的,这是真的吗?如果是真的话,那陈落还真得为自己的前世竖一把大拇指,赞叹一声干的好。

转念一想,陈落又忽然哭笑不得,因为他意识到,可能正是羞辱因果娘娘才产生的因,而后让自己这个今世来承受所谓的果,只是谁又知道前世的自己是不是也承受了前世的前世产生的因果呢,如果是的话,这还真不是一般的蛋疼。

离开大殿,陈落刚刚找到酒肉和尚口中那个传送阵,忽然间,大殿又是一阵剧烈颤抖,紧接着一个人凭空出现,是一个鹤发童颜的青年男子。

又是这厮。

鹤发童颜的青年就像被强大的力量影响到一样,闷哼一声,似若有些站不稳,显然,他应该也是刚刚从混乱的因果空间里面逃出来,脸色都有些微微泛白,当看见陈落时,眉头又不由的皱起来。

这厮究竟是谁,陈落不知道,不过在因果空间与其交手可以肯定,此人的实力高深莫测,至少,陈落不知对方深浅,也看其不透。

“刚才……因果空间的法则发生混乱可是因你而起?”

鹤发童颜男子出声询问,声音尤为平淡。

“怎么?”陈落反问。

“不怎么。”鹤发童颜男子那双眼眸深邃如渊,透着一种无法捉摸的神秘,淡淡说道:“我知道你的名字,你是陈落,十年前那个陈落。”

“哦?”陈落轻咦一声,问道:“那你又是谁。”

“我姓云,单名一个起,云起。”

云起?

陈落对这个名字完全没有印象,一丁点也没有。

沉默。

之后二人谁也没有再说话。

霎时,传送阵骤然绽放,不知道是谁从外面传送了进来。

“后会有期。”

不知为何,看见传送阵突然运转,这叫云起的家伙瞬间闪身消失,然而,当陈落正感觉莫名其妙的时候,传送阵光华闪烁,赫然出现两个人,是两个女人,一个容颜绝美,美的张扬,美的霸道,也美的华贵,一个三千白发,冷艳无双,气质幽冷。

看见这两个人时,陈落整个人感觉都不好了,有种凌乱的感觉,因为这两个女人不是别人,正是雪千寻和莫轻愁,一个是她的前世因果,一个是他的今世天缘,当然,这不是他凌乱的原因,实则是在葬古峰的时候亲眼目睹过这俩女人赤身裸体行鱼水之欢,是一对不折不扣的女同性恋,一个前世因果,一个今世天缘竟然勾搭在一起,而且还是两个女的,这让陈落怎能不凌乱。

当雪千寻和莫轻愁手牵手闯入这里看见陈落时,两人的表情也都布满了震惊之色,不同的是莫轻愁的震惊是一种复杂的震惊,有怒,又恨,也有思念,而雪千寻的震惊则只有恨,数之不尽的恨意,她甩开莫轻愁,双袖一甩,负手而站,厉喝道:“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