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 千年茶庄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小佛灵界,普渡寺。

禅房内,一个身着灰色僧袍的老和尚盘膝而坐,看起来有些消瘦,两道白眉垂在眼角,神情淡然的他,左手竖在胸前,右手敲打着木鱼。

“不得了了,师兄你知道吗?那个臭小子非但没有死,而且还来到了咱们小佛灵界。”

一道急促的声音传来,紧接着便是一个肥头大耳油光满面的和尚凭空出现,正是刚才在山谷破庙与陈落打斗的那个酒肉和尚,看见老和尚没有理会自己,依旧在敲打着木鱼,酒肉和尚探着脑袋,说道:“师兄,你没有听见我说的话吗?我说那个小子没有死啊,他还来到了咱们小佛灵界!”

“该来的终究会来……”

白眉老和尚的声音透着一种平淡,如同看破世事的得道高僧一样。

“什么叫该来的终究会来?”酒肉和尚顿时不乐意了,道:“他没死啊,难道师兄一点也不感到吃惊吗?一个灵魂被上苍审判俱灭的人现在却活着,这简直就是……就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啊。”

白眉老和尚依旧敲打着木鱼,淡淡的说道:“一个本来就不应该存在的人做了一件不应该发生的事情,听起来荒诞不经,实则再也合理不过。”

“可关键是他现在来到了小佛灵界啊。”酒肉和尚在禅房内来回踱步,说道:“现在因果碑开启在即,这关乎着因果之书重组,绝对不能出一丁点差错啊,真是怕什么来什么,在这么关键的时候,那个臭小子偏偏就出现了。”

顿了顿,酒肉和尚瞪着白眉老和尚,说道:“师兄,那小子可是一身的原罪啊,十年前就已是如此,十年后的今天,好家伙,你是不知道,那小子的变异之力都已经开始游离在天地法则的边缘了,这还只是变异之力而已,那小子还拥有来自地狱深处的恐怖灵相,还有……三世诸佛相的大鹏金翅鸟,还有那试图主宰一切的大阎罗精神之魂,还有那劳什子凶残的龙灵,还有那黑洞分身……娘啊,鬼知道那小子的这些原罪成就十年之后都变成了什么样子啊!”

“如若只是仅此也就罢了,那小子偏偏还是一个命运,天缘,因果皆被诅咒的主儿,简直就是一个彻头彻尾的不祥之人,如果……如果因果碑开启之时,万一因为他而出现差错,导致因果之书无法重组完成,我们可就成罪人了啊!”

白眉老和尚并未睁眼,说道:“因果因果……他既然出现在这里,必然是有因有果,一切顺其自然吧。”

“顺其自然?师兄啊,你的心也忒大了吧?难道你就一点也不担心吗?”酒肉和尚脸红脖子粗的喝道:“师兄啊,正因为他是不祥之人,所以十年前在葬古峰现世的时候,诸神以及老天爷才会想弄死他啊,老天爷都担心他的存在会影响到法则的安定,而师兄你却说顺其自然?我这个做师弟的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你才好。”

白眉老和尚没有再说话,继续敲打着木鱼,酒肉和尚一怒之下将木鱼夺了回来,喝道:“师兄,不要敲了,你倒是说句话啊!”

这时,白眉老和尚才睁开眼,那是一双浑浊的不能再浑浊的双眼,也是一双平静的不能再平静的双眼,同时也是一双蕴含无上智慧与奥妙的双眼,他微微摇首,淡淡的望着酒肉和尚,叹息一声,道:“葬古峰现世意味着今古正式进入一个大纪元的时代,天地人三书应运而衍,真命天命也都应劫而生,这是劫难,是宇宙,是天地,是时间,是空间,亦是天地万物所有人的劫难,这劫难是避免不了的,每一个时代都是如此,远古是,上古是,今古亦如此,唯一的区别只在于重生还是再生还是新生……”

不懂。

白眉老和尚说的话,让酒肉和尚听不明白,他甩甩脑袋,问道:“师兄,我知道你境界高,可你能不能说点咱能听明白的话,我现在只想知道那个臭小子的出现会不会影响到因果之书?”

“一切顺其自然……”

白眉老和尚双手合适,闭上眼睛,口诵经文。

……

小佛灵界,陈落和秦奋一边走一边闲聊着,十年未见,二人自然有很多话要说,本来陈落琢磨着找个地方喝两杯,奈何这破地方人烟稀少,即便有也多是破庙里的和尚,整个小灵界连魔兽都没有,也就没有荣耀者,没有荣耀者也就没有人在这里经营酒楼。

不过当他跟着秦奋来到山林间的一座庄园时,让陈落不由感到眼前一亮,这座庄园名叫古叶茶庄,看起来普普通通,既没有华丽的阵法笼罩,也没有奢侈的装饰,甚至连鸟语花香也没有,有的只是古朴,倒是别有一番意味,进去之后,陈落才发现这里的客人还不少。

不禁让他感到疑惑,整个小佛灵界除了普渡寺的和尚之外,很少见到其他修行之人,这座茶庄里面怎么有这么多人?而且这地方位于山林之中,可以说非常偏僻,这些人是怎么找到这里的?

似若看出陈落的疑惑,秦奋解释说,小佛灵界由于没有魔兽,所以不会有荣耀团在这里驻守,甚至这个小灵界连灵气也都非常稀松,也不适合修行之人居住,不过正是因为小佛灵界没有魔兽,没有荣耀者,也没有人居住,所以一些人才会选择在这个安静的地方修身养性。

秦奋说他偶尔也会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要说修身养性倒是谈不上,充其量也只是想远离俗世繁华纷争,找个地方静一静罢了,这家茶庄很早很早以前就已经存在了,据说有千年之久,所以也被称为千年茶庄,但凡在小佛灵界修身养性的人几乎都知道这家千年茶庄,偶尔三五知己会相约来此饮茶,甚至每年都会有不少人慕名而来,专门跑到小佛灵界来到这家千年茶庄饮茶。

“真是有雅兴啊!”

茶庄之内没有雅间,有的只是山林里的石凳,二人找了一个安静的地方坐了下来,陈落看了看,这里也没有什么小二,茶具什么的都摆放在石桌上,至于水,好像还得自己前往山上亲自取泉水,似乎连茶叶也得去亲自摘取,于是两人又前往山上取水摘茶。

“落爷又是取笑我是吧?”

秦奋无奈的笑了笑。

“取笑?没有。”陈落摇摇头,诚然说道:“远离世间繁华与纷争,来到这么一个世外桃源饮茶,感觉应该不错,至少心灵上会比较安逸舒服,也算一种心灵净化吧。”

陈落喜欢喝酒,至于茶这玩意儿,谈不上喜欢,也谈不上不喜欢,没什么特殊的感觉,不过他知道秦奋是此中高手,以前在中央学府的时候就喝过秦奋沏的茶,就连他这个对茶没什么感觉的人也觉得非常不错,事实上的确如此,不管是取山泉之水还是摘取茶叶,秦奋看起来都像是一个品茶的高手。

“对了,这十年来你都在干嘛?”

“十年来我只做了一件事,那就是找回真正的我。”

“找真我?怎么说?”陈落不解。

“我在葬古峰之时悟到了一些事情,只不过这些事情太混乱,也太复杂,直至现在也没有弄明白,本来我想来到小佛灵界看看能不能从天悟碑上悟到些什么,谁知碰上了一个疯和尚,结果被莫名其妙的囚禁了两年多,若非你出手,怕是现在还被关着呢。”

秦奋在葬古峰究竟悟到了什么事情,陈落不知道,秦奋没有详细说,他也没有仔细问,因为他并不喜欢打探别人的隐私,更何况连秦奋自己都没弄明白,他又怎能知道,对此,陈落非常理解,因为他也是同病相怜,一个葬古峰牵扯出很多事情,同样非常混乱,非常复杂,他也是到现在都没有弄明白。

取过泉水,摘过茶叶,二人又回到林间,坐在石凳上,秦奋开始沏茶,摆弄的有些玄乎,看的陈落有些眼晕,随口问道:“傲风呢,那小子怎么样?”

“傲风?怕是和我一样,也一直在寻找真我,我与他上次见面还是五年前也是在这里品茶,之后他说要离开一段时间,至于去哪,他没有说,现在在做什么,也无人得知,不过,天悟碑即将开启,他应该不会错过的,说不定我们能在这里见到傲风。”

“哦?那就再好不过,到时候咱们好好聚一聚,再喝他个几天几夜。”

“好啊!”

秦奋永远都是那么儒雅,那张俊美的脸上也从未流露出什么大悲大喜,有的只是微微皱眉与淡淡的浅笑,问道:“对了,落爷,你这十年……”

“我说我睡了十年,你信吗?”

“信。”秦奋很自然的点点头,在他想来,落爷说睡了十年,那就一定睡了十年,至于怎么睡的,为何要睡,他不会询问,陈落不是一个喜欢打探别人的隐私,秦奋同样也没有这个癖好,沏好茶,递过去一杯,说道:“落爷,你这次来到小佛灵界,难道也是为天悟碑?”

“我和你一样,有些事儿想不明白,所以想在天悟碑开启的时候看看能不能求一个因果。”说着,陈落又突然想起了什么,问道:“老秦,我记得在葬古峰现世的时候,你也是轮回转世之人吧?”

“没错,我和傲风皆是轮回转世之人。”

“你对上古之事知多少?”

“上古之事我多是从一些典籍中得知,知道的并不是很多。”

“你怎么说也是从上古轮回转世过来的人吧?难道一点关于上古的记忆都没有?”

“落爷,你误会了。”秦奋摇摇头,无奈笑道:“我并不是从上古轮回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