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 天缘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朦胧的迷雾,静雅的竹林,犹如人间仙境一般,一个超凡脱俗,神圣纯洁的女人,穿着一件白衣坐在石凳上正安静的看着一本水晶书,当美幽幽带着陈落走进来时,她抬起头,微微淡笑,道:“陈公子,别来无恙。”

“我们见过面。”

陈落还隐约记得在中央学府第一次逆天而行的时候,就是眼前这个神圣的女人从天而降,甚至连时间都为之静止,果然,女子点点头,走过去,伸手做了一个请姿,笑道:“是的,十年前你第一次逆天而行的时候,我曾经下凡劝说过你。”

“你是神?”

陈落这辈子还没有见过神,而不管是刚才那个自称星辰之母的女人还是眼前这个所谓的天缘娘娘,他都看不明白,不知道这些女人究竟是一种什么样的存在。

“神?我还远远称不上神。”天缘微笑着摇头,道:“不过是天缘法则的化身罢了。”

“你倒是挺谦虚。”

“事实而已,何来谦虚。”天缘玩味笑道:“更何况连星辰之母都差点被你气死,我这个小小的天缘化身在你面前又怎敢不谦虚呢?”

这话有些讽刺的味道,陈落听的出来,不过以他的性格自然不会计较这些,坐在对面,眯缝着眼眸,仔细观察着,对面天缘像似猜到他的内心所想:“不要观,也不要察,我可以很负责任的告诉你,我们这些所谓的法则化身,除了无穷无尽的生命之外,其他的与普通人无异,甚至可以说手无缚鸡之力。”

“是吗?”

“相信我,若是我们这些法则化身拥有力量的话,你已经死上千万次了,其他人我不知道,反正刚才那位星辰之母会毫不犹豫的将你干掉,当然,还包括我……”

陈落剑眉猛然一挑,眯缝的眼眸也睁开,盯着天缘,嘴角划过一抹复杂的笑意,道:“看来我这人还真是不受欢迎啊,似乎只要活着,什么也不干就能惹到你们,不知道我又是怎么招惹你了呢?”

“天缘呗,还能因为什么事儿。”

天缘低下头,又翻阅着那本水晶书,说道:“由于你的存在,直接导致天缘法则有些混乱,你说我应该不应该杀掉你。”

“我的存在怎么了,碍着你了?”

“碍着我倒是不打紧,关键是你碍着天缘法则了,这么跟你说吧,你的存在呢,比较特殊,确切的说太过特殊,命运被诅咒不说,因果也是错误的,又是未知的异数,种种的一切导致很多天缘脱离了法则轨迹,目前甚至有些无法控制。”

“那你应该找命运,让它把我的诅咒解开,找因果让它把我因果不再错误。”

“不好意思,那是你的命运,不是命运的命运,那是你的因果,也不是因果的因果,所以,我找不上她们。”

当陈落正欲再开口,天缘立即将其打断,抢先说道:“今日我们不谈命运,也不谈因果,若是想谈,待会儿去找她们,现在我们只谈天缘。”

“你要和我谈什么?”

“我知道你欠下一身情债,有些或许是你不经意间欠下的,有些或许是自己咎由自取,有些可能是一些本不该发生的孽缘,不管怎样,既然发生了,那我们就解决它好吗?这样以来,你不但还了情债,我也可以把你身上那些天缘掰扯清楚。”

“你既然是天缘的化身,直接把我的天缘断了不就行了吗?”

“呵,我虽是天缘化身,却也无法直接插手天缘之事,天缘是根据天地人,命因果自主衍生衍变的。”天缘莞尔笑道:“相信我,若是我可以直接插手的话,一定会让你生生世世孤独终老,省的让你搅乱我的天缘法则。”

“哈!”

陈落尴尬的笑了笑,道:“这玩意儿应该能斩断吧?”

“其他人的天缘或许可以斩断,但你的不行,你的这些天缘太复杂,牵扯众多,莫说斩断,你连理都理不清。”

“那怎么解决?”

“很简单。”神圣纯净的天缘端坐在对面,安静的望着陈落,说道:“要么你死,要么她们死,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闻言,陈落不禁微微一愣,他原本想来自己的命运被诅咒以后可能会走上一条不归路,不想连累那些女人,若是可以将自己的天缘斩断,他也乐的这样做,可没想到天缘这娘们儿竟然说要么自己是死,要么她们死。

旁边的美幽幽正为二人沏茶,听见这番话,小嘴动了动,却终究没有说出话来。

“你找我来就是为了说这个?”

陈落知道自己的存在让很多人都非常不爽,可是现在遇见个人都希望他死,一个两个也就罢了,可偏偏不止这些,好像自己活着带给别人的只有痛苦一样。

“陈公子,你先莫要生气,且听我帮你分析分析如何?”天缘接过美幽幽递过来的香茶,将其中一杯推到陈落面前,说道:“想必你现在应该也已知道天下五衣的状况了吧?就算不知道,也大概能够猜出一二,她们的痛苦你也清楚吧?由于在前世与你勾搭了那么一下,结果就陷入了无尽的痛苦轮回中,她们的灵魂正在承受着一次又一次的没有尽头的折磨,这种折磨是来自属于你的爱恨情仇,每天都是如此,日复一日,年复一年,你想想她们是多么的糟糕,若非没有选择,在葬古峰之时,她们又怎会想将你置于死地呢?”

“最痛苦的莫过于唐妃,她或许爱你爱的最深,承受的伤痛就越深,在上古时代终结之时,所有人都轮回了,唯独她没有,你知道为什么吗?她怕轮回再也见不到你,她也怕你忘记所以以一种极其残忍的方式直接跳入了今古。”

“她现在躲在葬古峰,不敢出来,她想你死,想结束这一切,可她又不舍得你死,所以,她最终选择了疯魔,而且还是最恐怖的疯魔,迷失……她迷失了自己,可是迷失,真的能够忘记吗?不尽然……”

“唐妃曾经是乃主宰地狱的女人,长恨曾是主宰九天的女人,唐焫姌是主宰大自然的女人,巫妖是主宰深渊的女人,曼陀罗是主宰九幽的女人,她们曾经是多么的风光啊,强盛时期,连神灵见了也得躲着走,可是自从被你勾搭上以后……什么都没有了……输掉了一切,把她们自己都输进去了……而且这种输根本不会停止,她们会永远永远一直输下去……连死亡都无法避免,连轮回都无法避免……会一直一直输下去……而造成这一切的都是因为你。”

陈落低着头,沉默不语,许久之后,才抬起头,复杂的看了一眼天缘,说道:“这些都是前世的事情,与我没关系吧?如果前世的帐都算到我头上,那我也太冤了吧!”

“冤?”天缘淡淡笑了笑,端起香茶,轻轻抿了一口,又说道:“前世与今生本就没有区别,尤其是对你,难道说一个人犯下错误,失忆之后,就可以推脱责任吗?”

“你这是在强词夺理,失忆和轮回是一个概念吗?”

“呵,我强词夺理?”天缘摇摇头,笑道:“前世与今生,犹如因果,是无法逃脱的,你承认也好,不承认也罢,都无法改变这一事实,现在你或许不明白,但终究有一天,你会明白的,前世今生与来世不过都是梦一场罢了,没有什么区别。”

见陈落不说话,天缘又说道:“我们暂且不说前世,那今世呢?落樱?薛裳菀?莫轻愁?夏沫?黄泉?小曼陀罗?其他人可以不谈,我们今天只谈落樱和薛裳菀,今天也不妨告诉你,落樱和薛裳菀皆是传承于古老的神族,而且她们二人在神族之中的身份地位也都是非同小可。”

“你与她们之间的天缘,说起来也很简单,因为你的存在可能是灭世灾星,古老的神族为了以防万一,也为了在未来给自己留一条后路,也为了将来多一个选择,所以在情感上给你羁绊,因此,落樱和薛裳菀纷纷放弃自己高贵的身份轮回转世……你不要以为你们的天缘被动了手脚,也不要以为你们的天缘充斥着一种目的性,我说过天缘法则是根据天地人,命因果自行运转衍生衍变的,这一切都是冥冥之中注定的。”

“葬古峰之后,落樱和薛裳菀皆知道了自己的身份,甚至得到了召唤,可是她们却选择了放弃,你在葬古峰之前公然斩天缘,知道多么伤她们的心吗?你知道你消失的那十年,她们是怎么过来的吗?你知道落樱已经疯魔了吗?你知道薛裳菀的悲伤已经快堕落成诅咒了吗?这一切也都是因为你。”

“这还只是落樱与薛裳菀,除了她们,还有葬花、古悠然、知秋、颜无泪等等那些与你因果错误的女人,她们迟早有一天会沦落成和天下五衣一样,进入无尽的痛苦轮回……”

“如若你以为仅仅是这些女人那就错了……我仔细观察过你的天缘衍变轨迹……那真是……我实在不忍心说出来,还是你自己看吧。”天缘将手中那本天缘之书打开之后推到陈落面前,说道:“你这人与生俱来对女人一种致命的诱惑,被你不经意或是无意之间伤害的女人会很多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