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二十五章 人王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诸世纪是乃天地奇书,记载着古往今来三大纪元惊天动地的传奇之事,而能登上诸世纪的人无一例外皆是当代叱咤风云的大人物,而上古时代的十二天王和十二地王便是上古时代赫赫有名的大人物,只是让所有人都没有想到的是,苍无邪竟然是上古天王转世,慕云空竟然是上古地王转世。

至于苍无邪究竟是上古哪一位天王,慕云空究竟是上古哪一位地王,无人得知,但这重要吗?答案是肯定的不重要,因为上古十二天王和十二地王哪一个不是威震八方的主儿?所以,是谁根本不重要,重要的是苍无邪是乃上古天王,慕云空是乃上古地王,这就够了,单单上古天王和上古地王的名头就已经能够吓死人。

都说葬古峰是乃造化之地,是乃变数之地,也是命运之门,可是这些人的造化、变数,命运也太大了吧,短短七十二天不知道诞生了多少成就,数都数不清,以皇甫都灵、狼天、龙耀为首数以万计的天骄,数百人融入大自然成就七彩灵体,一位大自然母源,三位大自然子源,十余位上古大能轮回转世之人,一位世界之子,一位血族之子,一位天赐之子,现在又出现了两位在上古时代问鼎天之王座和地之王座的大能。

这实在是太疯狂,疯狂的让人不敢相信,也无法接受。

“娘啊!逆琅琊成就无上世界之子,席若尘成就十二翼不死不灭的血族之子,诸葛天边成就至尊天赐之子,现在苍无邪又是上古天王转世,慕云空又是上古地王转世……”

冷谷咧着嘴,愕然呢喃着,他以为自己成就一个七彩子源,以后绝对可以扬眉吐气,不说肆无忌惮无法无天,但至少可以横行天下吧?但是直至现在他才知道一切都是自己以为罢了,自己这七彩子源在这些什么世界之子,什么血族之子,什么天赐之子面前根本不值一提,更别说还有两位上古天王和地王。

“只是进了一趟葬古峰,一个个都他娘的成精了,他们要么是诸世纪上记载的神话传说,要么是登上诸世纪的王座之人,这让老子以后还怎么混?”

冷谷忽然觉得自己的人生无比灰暗,看不到任何光明,极其失落,很是颓废,斗志全无,坐在地上,麻木不仁的愣着,他也只能愣着。

旁边的秦奋和傲风也都皱眉张望着,说实话,苍无邪是乃上古天王转世,慕云空是乃上古地王转世,也令二人颇感惊讶,但也只是惊讶而已,除此之外并无其他,相比之下,令他们更加惊讶更加疑惑的反而是那三个横空出世的少年天骄。

“你可能看出什么?”傲风询问。

秦奋望着皇甫都灵、狼天、龙耀三位绝世天骄,许久之后才摇摇头,道:“这三人恐怕比我想象中还要复杂的多。”

“我也看不透。”傲风思忖片刻,又道:“除了他们三个,还有落樱、薛裳菀、莫轻愁、夏沫,直至现在我也想不通她们之前究竟渡的是什么审判。”

“看不透想不通的何止他们几人,葬古峰现世,天骄辈出,上古轮回,天命之人应运而生,一切都乱了,谁也不知道究竟出了多少天骄,多少轮回之人,多少天命之人。”秦奋叹息道:“以后这方世界,恐怕将会很乱很乱……”

“不知落爷……”

提及陈落,傲风不知道该怎么说下去,而秦奋也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次日,葬古峰突然射出四道耀眼的光华,分别指向东南西北,紧接着众人看见四个人从葬古峰里面冲了出来,是四个女人,也是四个如迷一样的女人,正是号称当今世界上最神秘的天下四衣。

风华绝代的毒衣曼陀罗,美艳惊鸿的天衣长恨,天然动人的然衣唐焫姌,神秘妖娆的煞衣舞妖。

四衣出世,无声无息,没有审判,就连征兆也没有,她们伫立在虚空之上,望了一眼落樱、薛裳菀等女,也望了一眼诸葛天边、席若尘、逆琅琊等人,也望了望苍无邪和慕云空,但也只是望了望,神情之中并未流露出什么惊讶的色彩,哪怕一丝也没有,她们似乎根本不在乎,那种漠然的眼神,就好像哪怕诸葛天边真命天子,哪怕苍无邪是上古第一人,她们也丝毫不为所动,因为她们从一开始就不在乎。

时间一天天过去,葬古峰的光华越来越弱,散发的灵息也越来越稀松,就连从葬古峰出来的人也都越来越少,所有人都知道葬古峰就快要消失了,但所有人都没有放松警惕,大家都在紧紧的盯着葬古峰,不管是皇甫都灵那些绝世天骄,还是诸葛天边那些上古大能,还是落樱、薛裳菀那些女神,乃至谜一样的天下四衣也都在颇为紧张的望着葬古峰。

他们都在等,等一个人。

谁也没有说,但所有人都知道他们等的是天王老子,落爷之名的陈落。

一个喜时如佛,怒时如魔的传说,一个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传奇,一个威震巫阵两界的盖世奇才,一个杀云端使者,斩百位天骄,屠千位长老,灭百万雄狮的狂徒。

似乎大家都想知道这个陈落进入葬古峰会有什么造化。

距离葬古峰现世过去七十八天,葬古峰已然变得若隐若现,仿佛随时有可能消失,可是那传说中的落爷依旧没有出现,就在第七十九天,若隐若现愈发愈若的葬古峰骤然射出一道光华,光华直冲天际,照世界,耀天下,紧接着东方天际太阳升起,西方天际圆月升起,虚空之中繁星闪烁。

天兆,又是天兆!

日月星再次齐现?

之前诸葛天边出来时,便引出天兆,日月星齐现,成就天赐之子,难道这次又有人成就天赐之子?

当日月星齐聚,世界如春回大地,如万物复苏,大自然为乐,奏圣歌嘹亮,随之不久,虚空之中果然出现一道审判之源,但并非九五至尊审判,看起来倒是苍无邪与慕云空渡的审判有些类似,但又有不同。

这是什么审判?

众人纷纷猜疑着。

“这似乎是王座审判。”

皇甫都灵眯缝着双眼,凝皱着眉头,紧紧盯着虚空之上的审判之源,只不过他的话传来,让旁边的狼天颇感惊讶,问道:“皇甫兄,你确定这是王座审判?在我看来,这似乎并不属于天之王座,也不属于地之王座。”

“天地之间,并非只有天之王座和地之王座。”

“我自然也知,之前黄泉和颜无泪渡的便是应运而生的十二星之王座。”狼天微微皱眉,沉思片刻,又道:“可不管是天之王座还是地之王座,乃至星之王座并不会引发天兆,可是这审判……”

“看来葬古峰之后,这方世界要比我想象中混乱的多。”这个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龙耀突然开口。

“怎么说?”狼天询问。

此时此刻,神秘莫测的龙耀闭着眼,看起来十分严肃,就连嘴角噙着的笑意也不知何时消失不见,他深吸一口气,突然睁开眼,凝视着虚空之上的审判之源,肃然而道:“因为这审判之源是乃人之王座。”

“人之王座?”狼天神情一怔,骇然道:“不可能吧?上古时代并没有人问鼎人之王座,诸世纪中也未曾记载过有谁问鼎过人之王座。”

天地之间有多少王座,没有人说得清楚,广为人知的便是天地人三大王座,正如狼天所说,古往今来,不管是天之王座还是地之王座都已经有人问鼎,而且名额已满,皆是十二位,唯独传说中的人之王座还未有人问鼎,哪怕一个人也没有,现在突然蹦出一个属于人之王座的审判,这怎能不让人骇然。

“诸世纪中之所以没有记载,是因为古往今来无人问鼎。”龙耀神情严肃,凝皱着眉宇,紧紧盯着葬古峰,说道:“因为此人是天地之间第一个问鼎人之王座的人,也是天地之间第一位人王。”

龙耀的声音并不大,但传入众人耳中,却如晴天霹雳一样,如果……如果龙耀说的是真的,那么也就是天地之间第一位人王就要出世了?人王,这可是人王啊!

天呐!

是谁?

谁会是天地之间第一位人王?

难道是……

所有人在第一时间都想到了一个名字,因为该出来的人都出来了,只有那一个人还没有出来,会是他吗?会是那个震古烁今的陈落吗?这一刻所有人都死死盯着葬古峰,一个比一个紧张,落樱是、薛裳菀是,而那些与陈落有不共戴天之仇的人如诸葛天边、席若尘、苍无邪、慕云空等人更加紧张,时间一点一滴过去,有的人紧张的连冷汗都留了下来。

霎时,一个人从葬古峰里面冲了出来,这人速度极快,如流星般直冲天际,当他伫立在虚空时,所有人都愣住了,因为冲出来的这人是一个少年,是一个比皇甫都灵看起来还要小的少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