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九十七章 末日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崩溃的不止是葬花、古悠然、落樱,同时还有轩辕瞳,薛裳菀和夏沫,轩辕瞳崩溃并不是因为陈落是通天老祖,而是因为她感应到陈落的精神力几乎是无穷无尽,整个大自然是他的精神海,阴阳五行是他的精神力,她也终于明白陈落之前没有撒谎,他真的可以燃烧自己的精神力一把火焚了大自然啊!

一个把大自然当作精神海的人,一个把阴阳五行当作大精神力的人,轩辕瞳无法想象这样的人究竟该是何等可怕,他的存在几乎可以威胁到大自然啊,上苍啊!

这一刻轩辕瞳感到自己无法呼吸。

她如此。

薛裳菀亦不好过,她与通天老祖没有什么情感纠葛,却是无可救药的爱上了陈落,她深知落樱和通天老祖的那段爱恨往事,此刻得知陈落就是通天老祖,也就是说和好姐妹落樱爱上了同一个男人,爱情都是自私的,没有哪个女人愿意和别人分享自己的男人,更何况和陈落有感情纠葛的远远不止落樱一个,同时还有夏沫,还有古悠然,还有葬花,黄泉,还有轩辕瞳,似乎连知秋都和陈落有着某种纠葛,薛裳菀只觉得头晕,无法想象自己究竟爱上了一个什么样的男人。

虚空滚滚雷云动,众巨头大佬们纷纷后退,陈落祭出龙灵守护就已让他们心生恐惧,十分忌惮,此刻又祭出三头六臂大阎罗精神之魂,得知陈落就是天下公敌通天老祖后,大佬们怎么还敢动手?通天老祖的阎罗之魂,三头傲苍穹,六臂舞乾坤,绝非传言,而是事实,因为他们其中就有些人曾经亲眼目睹过,让他们欲哭无泪的是这个时候偏偏云端使者司徒南竟然消失了,这一下,数十个当今天下赫赫有名的大佬彻底怕了,也不顾什么脸面,纷纷准备逃离。

“想跑!哪有那么容易!”

虚空之中,陈落大步一踏,虚空而颤,大自然如云海般沸腾起来,冒起滚滚黑色烟雾,止步之时,六臂乱舞,舞动苍穹,一时间九万九千九百九十九个阵法同时凝衍而出,遍布虚空,遍地皆是。

“滚过来受死!”

哗!漫天阵法齐闪齐开齐绽放,就像数不尽的雷云花朵绽放一样,壮观而又华丽,恐怖而又让人疯狂,欲逃离的数十位大佬仰头一看密密麻麻的阵法,当场吓的脸色煞白,无一丝血色,疯狂施展大神通,却已然迟了,因为他们已经被阵法笼罩。

紧接着,所有人看见了永生难忘的一幕,只见那些大佬巨头被阵法笼罩之后,如坠入深渊一样,四肢挣扎着,刚站稳,立即施展大神通,却诡异的被反噬过来,他们施展的神通威力越大,反之的力量就越强,好不容易闪身躲过,等待他们的又是五雷轰顶,刚抵挡住,一脚踩空,坠入火焰之海,刚挣扎起来,又被冰封,刚破开,又被泰山压顶,刚纵身跃起,却被卷入黑漆漆的神秘空间中,砰的一声,空间炸裂,又被仍了出来,紧接着又是一轮狂轰乱炸,前后不到几个呼吸的功夫,众位大佬巨头被玩的狼狈不堪。

这不仅让人怀疑,这些人还是当今天下威名远扬的大佬们,他们可是堂堂大神通巫师啊,现在竟然被打的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一个个如皮球一样,被仍来仍去,踢来踢去。

当然,大神通巫师毕竟是大神通巫师,虽然被陈落那无比奥妙阵法笼罩之后,狼狈不堪,但还不至于为此丢掉小命,但也只是仅此而已,他们唯一能做的,只有挣扎,是的,挣扎,除了挣扎,他们也什么做不了,莫说施展大神通,甚至连站都站不稳,连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因为陈落布置的阵法太多太复杂太奥妙也太强大,就像数之不尽的陷阱一样,让人寸步难行,纵然你修为再高,一旦落入阵法,也无济于事。

什么是阵法,这才是真正的阵法。

什么宗师,这才是真正的阵法宗师。

翻手为云,覆手为雨,阵法之中,他便是神,主宰着任何一切。

“还有你们!”

陈落那双灰色眼眸一瞪,六臂乱舞,大地而动,遍地阵法疯狂绽放,那情形就如万物复苏一样,聚集在边荒的荣耀者们全部陷入阵法之中。

“全部去死吧!”

陈落仰天怒吼,天际之上滚滚雷云强行压下,数之不尽的紫金雷电霹雳而下,那遮天蔽日的恐怖灵相挥舞着双臂,发出怒吼,狠狠的砸大地,大地剧烈颤抖,崩开一道又一道的火山,滚滚岩浆蔓延而来,形成岩浆之海疯狂吞噬着整个边荒,天上地下,到处都是阵法,密密麻麻,一道接着一道,一环扣着一环,到处都是。

那蓝衣青年,那此间陈落的身影在天际下,在大地上,在虚空中游走,头顶的是遮天蔽日的邪恶灵相,脚踩的是超脱大自然的变异之灵,凶神恶煞的龙灵守护左右,三头六臂的大阎罗精神之魂笼罩其身,一动四方惊,八方乱,天下哭,三头齐啸,啸苍穹,六臂齐舞,舞乾坤。

狂风呼啸,似若战之号角。

雷云滚滚,似若战鼓雷鸣。

战战战,战无止境。

杀杀杀!杀尽苍生!

一念杀一人,心停手不停,血流万里浪,尸枕千寻山,狮虎猎物获威名,可怜麋鹿有谁怜,世间从来强食弱,纵使有理也枉然。

君休问,男儿自有男儿行。

男儿行,当暴戾。

事与仁,两不立。

杀一是为罪,屠万是为雄,屠得九百万,即为雄中雄。雄中雄,道不同,看破千年仁义名,但是今生逞雄风,美名不爱爱恶名,杀人百万心不惩,宁叫万人切齿恨,不教无有骂我人,放眼今古万年,何处英雄不杀人,我非英雄,不屑雄,杀人只因我想杀,我陈落之怒,你们承受不起,大地承受不起,上苍承受不起,谁也承受不起!

不知过了多久,当虚空中滚滚雷云不再动,当遮天蔽日的邪恶灵相不再咆哮,当大地不再颤抖,当那超脱大自然的变异之灵不再狂暴,当漫天的阵法不再闪烁,当一切的一切全部停止,仿若连时间也都停止了,边荒早已不是边荒,变成了血海,之前聚集在此百万之多的荣耀者不知道死了多少,更不知道伤了多少,没有人知道,只知整个边荒没有一人还能站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