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七十九章 暴殄天物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时至正午,烈日骄阳。

聚集在边荒地带的百余万荣耀者都在抵挡着逆鳞血蚣鸟的侵略,偌大的边荒一度陷入混乱之中,就在成千上万只逆鳞血蚣鸟袭来的时候,十大荣耀团的大佬与团长们几乎一起动手制造混乱,目标直指陈落,尽管秦奋和傲风拥有计都罗睺这等恐怖的灵异之相,也拥有孔雀、夜叉这等明王金身,可是同时被十大荣耀团的大佬围攻,他们几乎没有反抗的能力。

要知道十大荣耀团的大佬与团长一个个可都是修炼了数百年的高手,每一个人都不亚于辛成业这等光明殿的大执掌,更何况动手的不止是他们,还有以苍无邪为首琅琊境地的一群人,以及以慕云空为首中央内院的一群人,同时还有以诸葛天边和席若尘为首的两群天骄,他们或许并未参加铲除陈落的计划,可不管是诸天天边还是席若尘,以及逆琅琊、萧未然、厉无名,方少卿等人,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挨过陈落的打,恐怕比在场的任何人都想杀死陈落,所以混乱一开始,也都纷纷动手。

秦奋和傲风二人为守护陈落与冷谷浴血奋战,被打的浑身是血,却是仍然拼死相抵,趴在桌子上的陈落也已成了一个血人,不知挨了多少攻击,此时此刻是生是死也都不无人知晓。

突然间,不知从什么地方传来一道凄凉的呐喊。

“醒来……好吗?”

当凄凉的声音传来,成千上万只逆鳞血蚣鸟全部诡异的冲向虚空,众人张望过去,不知何时虚空中出现一道血色残影,残影模糊而又朦胧,似虚似实,仿若把天际都渲染成了血色,数不清的逆鳞血蚣鸟一窝蜂的冲过去,却是宛如飞蛾扑火一般,当触及血色残影时,皆是化为灰烬,溃散消失,一个个皆是如此,而那一道血色残影也一点一滴的被啃食。

“醒来……好吗?醒来……好吗?”

“不要睡……好吗?”

“我……等你……一直在等你……”

“不要死……不要……”

凄凉的声音像似来自那道血色残影,声音透着一种凄美的苍凉,而且越来越弱,随着成千上万只逆鳞血蚣鸟就这样全部化为灰烬,那道血色残影也终究消失殆尽,烟消云散,就仿佛从未出现过一样。

没有人知道怎么回事,所有人都惊疑愕然,当混乱消失的时候,曼陀罗庄园的杀戮也纷纷停止,众人张望过去,赫然发现曼陀罗庄园已是血流成河,地上有四个人躺在血泊之中,定睛一看,众人无不倒吸一口冷气,竟然是那位鼎鼎大名的落爷,以及小秦王子还有傲风与冷谷。

大家还清晰的记得,之前落爷似乎莫名其妙的睡着了,而后好像光明殿的人前来缉拿他,傲风与秦奋二人为守护陈落与光明殿的人大打出手,然后成千上万只逆鳞血蚣鸟就袭来,这才多大一会儿,怎么这四人都死了?莫说这些刚才在外面抵挡逆鳞血蚣鸟的荣耀者不知道怎么回事,纵然是身在曼陀罗庄园的苗宏也都是一脸的茫然与震惊。

因为曼陀罗庄园的混乱发生的实在太过突然了,突然的让他这么一个大巫师都没有反应过来,当反应过来的时候,庄园之内到处都是巫法到处都是阵法,让他不得不祭出灵力抵挡着,当虚空中发生异变,当所有逆鳞血蚣鸟被一道血色残影化为灰烬,当曼陀罗庄园的混乱终止的时候,他才发现陈落、傲风、秦奋、冷谷四人已然躺在血泊之中。

祭出灵识探查而去,秦奋、傲风、冷谷都还有生机,也就是说还活着,唯独陈落身上一丁点生机也没有,死的无声无息。

“发生了什么?陈落他们怎么……”

念娇呆呆的望着,捂着嘴,瞪着眼睛,仿若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一幕,连苗宏这么一位大巫师都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更莫说是她,而旁边的林玉山也是震惊的望着,当然,他震惊只是震惊,并没有像念娇那样悲痛,非但没有悲痛,反而还有一丝幸灾乐祸。

“胆敢与我们光明殿作对,自不量力,死有余辜!”

光明殿的大统领万星纹怒视着血泊之中的四人,很是不屑。

旁边的白震天呆呆的望着,亦有些难以相信,因为他这次接到的命令只是缉拿陈落,并非诛杀陈落,可是当混乱发生,他根本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陈落就这么死了,而小秦王子、傲风、冷谷三人也被打了个半死不活。

究竟是谁动的手?

白震天不知道,其他人也都不知道,只觉得事情无比诡异。

边荒小镇依旧在溃散着,微风轻抚而过,一座座建筑如蒲公英般随风飘散着其中似乎还夹杂着血腥之气,在曼陀罗庄园后院的一间厅室内,葬花、知秋、颜无泪、古悠然、小曼陀罗等人一个个站在那里如雕像一般。

他死了,死了吗?

黄泉、颜无泪还没有来得及问他是不是天蝎。

知秋还没有来得及问他是不是那个梦回千古。

葬花、古悠然、落樱还没有了来得及确定他是不是通天老祖。

夏沫、薛裳菀还没来得及与自己第一个爱慕的人告别。

“他……还没有死。”

房间虽然被曼陀罗夫人给完全封闭了,众女无法出去,可是灵识还是能够前去探查的,就在刚才葬花忽然发现原本生机全无的陈落身上又出现了生机,尽管很微弱,但的确出现了,而且生机越来强盛,就像火苗一样越来越旺盛,不止她感觉到,曼陀罗庄园内那些各大荣耀团的长老团长也都纷纷感觉到,尤其是慕云空,在察觉到陈落身上重新出现生机之时,简直不敢相信这是真的,当时趁着混乱,他用尽全力打出一掌,他是,诸葛天边、席若尘等人皆是,在他们想来陈落二次逆天,修为尽失,尽管很诡异,莫说他没有成就灵体,纵然成就灵体,也绝对扛不住自己这一击。

苍无邪或许知道陈落的修为并没有消失,知道此人极为诡异,所以在混乱的时候,特意施展奇功打出全力一击,而且针对的还是陈落的灵魂,怕的就是陈落太过诡异,在他想来,只要一个人灵魂死亡,哪怕他活着也只能是一具没有意识的行尸走肉,而且他相信自己的那一击足以将任何人的灵魂震的溃散消失,纵然陈落再诡异也无济于事,可万万没想到陈落身上再次出现生机。

这怎么可能!

察觉到陈落身上重新燃起生机,十大荣耀团的长老团长们也都是和他们一样的表情,这些人下手一个比一个狠辣,其中不乏与苍无邪一样狠毒之人,杀人杀其本,灭人灭其源,灭掉陈落的灵魂,连让他成为孤魂野鬼的机会也不给。

可是怎么会……

在众人不可思议的惊疑之下,那个躺在血泊中的陈落先是手指动了动,而后剧烈的咳嗽了两声,再而睁开眼,渐渐的坐了起来,他低着头,捂着胸口,止不住的咳嗽,每一次咳嗽都吐出大量鲜血,再一看躺在血泊中的傲风、秦奋、冷谷三人,他的眼睛瞬间就红了,如魔鬼一般,令人心生恐惧,不顾自己的伤势,祭出灵识一扫,察觉到三人身上还有微弱的生机,二话不说,立即从灵海中祭出一颗泛着七彩光华的果实。

当陈落祭出一颗七彩果实的时候,所有人都能清晰的感觉到其内蕴含强大的生命之息,很快就有人认出了这可能是传说中能够令人起死回生的九天生命之果,没有人知道陈落怎么会有九天生命之果这等天地至宝,只见他掰开傲风的嘴,将一颗九天七彩果实捏碎之后,滴入傲风的口中,而后又祭出一颗让秦奋服了下去。

之前七夜送给他一颗生命种子,得到界之灵海的孕育已然成长为一颗生命之树,而且已经结果,不过只结了三颗果实,其中一颗在几天前送给了莫轻愁,现在只剩下两颗,一颗分给了秦奋,一颗分给了傲风,但现在冷谷还位于生死边缘。

没有犹豫,陈落直接把灵海之内的生命之树连根拔起,众人看见陈落就这么凭空祭出来一棵七彩之树,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因为谁都感觉的出来,这七彩之树蕴含的生命之息尤为丰富也尤为纯净。

“天呐!九天七彩生命之树!”

似乎有识货之人认出了九天生命之树,只是九天生命之树这个字眼太过刺耳了,这等神奇的存在已经不能价值来衡量,众人也想象不出什么东西能够比得上九天三宝的生命之树更加珍贵,然而,更加令人不敢相信的是,陈落就这么把生命之树的树叶树枝全部捏碎,连树根也都被他捏碎化作生命之水让冷谷服了下去。

什么叫暴殄天物,这便是。

而且还是天地之间最恶劣最疯狂的暴殄天物,再也没有什么事情比眼前发生的一幕更加令人痛惜,是的,痛惜,用整整一棵生命之树去救一个人,这也绝对是天地之间最疯狂的大材小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