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百零一章 来自深渊的美酒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君上推断出你今日会苏醒,所以外出准备些佳肴给你接风洗尘咯。”

“是不是太客气了?”

“你对君上可是有过救命之恩,君上都还没来得及道谢呢。”

“我是救了他一次,可上次在小丛林他也送了一部奇功,算是扯平了,现在他又救了我一次,该道谢的人应该是我才是。”

陈落这个人向来恩怨分明,欠下的人情他会永远记在心里,不过话音刚落,外面就传来呵呵笑声。

“陈兄弟,你这话说的就有些见外了吧,我可是一直都把你当兄弟,你若是道谢,那分明是没有把我七夜当大哥看。”

应声出现的是一位俊逸非凡的男子,五官似若刀刻般俊朗,一袭黑衣,英俊挺拔,左手臂被黑布紧紧缠绕着,出现之时,如暮色乍闪,千万黑暗芸芸重生,当真是气贯长虹盖山河,不是魔君七夜又是谁。

看见七夜,陈落哑然,而后洒脱笑道:“既如此,若我再推脱,那就显得有些矫情了,谢过大哥。”陈落自问不是豪爽之人,但他最为欣赏那种豪情万丈之人。

“哈,等的就是兄弟你这句话。”

七夜大为高兴,走到床边,问道:“怎样,好点了没有?”

“反正死不了。”

陈落走下床,伸了一个懒腰,浑身骨骼噼啪作响,笑道:“和睡一觉没什么区别。”

“哈哈哈!”

七夜仰头大笑,道:“知道你今天要苏醒,大哥特意出了一趟远门准备了百余坛特殊的美酒,怎样?今天你我兄弟二人一醉方休?”

“不醉不归!”

陈落平时不怎么喝酒,但并不代表他不喜欢喝,反之,他倒是对酒玩意儿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唯一遗憾的是实在找不到人痛饮而已,当七夜说出一醉方休时,他自然愿意舍命陪君子,算算日子也好久没痛饮了,还真有些嘴馋,尤其是听闻七夜说准备了百余坛特殊的美酒,想来七夜这家伙怎么也是名头响亮的魔君,准备的美酒应该差不到哪去。

他以为是这样,可当尝了一口七夜给他斟的美酒后,才意识到自己低估了特殊二字的含义,一杯酒下肚,喉咙险些没冒烟,五脏六腑都有些颤抖,气血疯狂沸腾,如烈火般熊熊燃烧,赶紧闭上眼,掐着额头,任由这股酒劲儿在体内作乱着,对面作陪的花与雪看到他一杯酒下肚就成了这幅模样笑的花枝招展。

“我说大哥,这是什么玩意儿,是硫酸吧?”约莫过了一会儿陈落才缓过劲儿来,抓起酒坛看了看,上面什么也没有,刚才喝的太猛没太注意,仔细闻闻,竟然有股特殊的血腥味。

“兄弟真是好意志,普天之下,能抗住一杯这种酒的人绝对不多。”

“究竟是什么酒?这么烈?”

“此酒名为龙蛟霸王魁,产自深渊,是一位深渊领主以恶龙之血历经千万年酝酿而成的美酒。”

咯噔一下,陈落整个人如遭雷击一样,当场愕然。

深渊?

他妈的。

陈落怎么也想不到七夜口中的特殊美酒竟然来自深渊,而且还是深渊领主以恶龙之血历经千万年酝酿而成?这也太疯狂了吧,再次看向七夜的时候,陈落不由开始羡慕起来,要说这魔君就是魔君,真不是盖的,喝的酒都是来自深渊的恶龙之血,真是太他妈的奢侈太高端了,想想自己在中央学府喝一壶万儿八千的玲珑醉都觉得已经很不错了,再看看人家魔君,简直没法比,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陈落琢磨着等以后有本事了,也要去深渊逛逛,顺便去深渊领主那里抢几坛美酒喝喝,这才叫活的潇洒啊!

“酒虽然烈一些,不过对你的灵魂肉身却是大补,你刚刚苏醒,体质太虚,三杯酒下肚,保管你明日龙精虎猛,再渡一次审判也绰绰有余,怎样,可敢再饮一杯?”

“一杯怎够,至少得来一坛。”

陈落这辈子连真龙是什么样子还没有见过,倒是先喝起龙血来了,而且还是深渊的恶龙之血,这绝对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如果今儿个不喝饱喝足,那也太对不起自己了。

恶俗?

不好意思,陈落就是一个恶俗之人,如若不然他也不会有调戏美女这个粗鄙的毛病,至于优雅谦卑那一套,他不会,也不屑,遇见好东西,自然也不会客气。

不得不说这深渊领主酝酿的劳什子龙蛟霸王魁劲儿还真不是一般的大,好在陈落看起来弱不禁风,但开辟出的乃是界之灵海,生生不息,源源不断,任五脏再颤抖,任气血再沸腾,他非但不觉得不舒服,反而觉得有种畅快淋漓的感觉。

陈落举杯饮酒,一饮而尽,如龙腾虎跃,甚是奔放。

而七夜饮酒,同样是一饮而尽,却如长虹贯日,豪气万丈。

显然,这俩人都不是矫情的主儿,对面作陪的雪看着七夜和陈落你一杯我一杯的往肚子里灌,张张嘴,想说什么,终究没说出来,她不是第一次见君上这么喝酒,可绝对是第一次见君上喝酒喝的这么痛快的,而且还是喝的龙蛟霸王魁。

“我终于知道什么叫做惺惺相惜什么叫做臭味相投了,君上一直都找不到饮酒的对手,这一下他终于找到了,而且还是一个奔放的主儿,往后咱们君上再也不用担心无人陪他痛饮了,如果风和月在这里,这俩人一定会对陈落感激的痛哭流涕。”

雪很是赞同的点点头。

二女担心他们喝多,打开话匣闲聊起来,关于陈落,花和雪都非常好奇,尤其是他的那些绯闻,花笑眯眯的问道:“陈落弟弟,姐姐问你一个问题呗。”

“问啊!”

酒过三巡之后,陈落开始有些醉了,原本似若穿肠毒药一般的烈酒入肚之后也没那么大劲儿了,好像麻木了一样,第一杯时还如烈火焚烧,现在充其量也只是小火苗在忽闪。

“请问你是个流氓吗?”

“花姐,干嘛这么问。”陈落甩了甩昏沉的脑袋,为七夜斟了一杯酒,也为自己倒了一杯,跟七夜碰了一杯,他自己却不喝,一只手支撑着脑袋,端着酒杯把玩着,有些莫名其妙的望着花。

“不是流氓你干嘛总调戏人家那些小姑娘,什么落家小妹妹了,薛家小妹妹啦,莫家小妹妹啦,听说年轻一辈的小美人儿都被你调戏了一遍诶,你还说你不是流氓?”

“哈哈哈!”陈落哈哈大笑起来,倒是一点也不脸红也不尴尬,笑道:“花姐,我就是个俗人,这辈子没什么远大的志向,也没什么宏大的理想,平生没什么爱好,也就看见美女调戏调戏,看见好吃的好喝的多吃点多喝点,怎么高兴怎么来,怎么享受怎么干,咱就这么一点乐趣,如果我不满足满足自己,那这辈子还有什么活头?光修炼也不是个办法啊,你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话音落下,旁边的七夜仰头哈哈大笑起来,他的笑声之苍劲,当真宛如怒龙咆哮一样惊天动地。

“你可真够恶俗的!”

花本来想批评训斥一下陈落,可她突然发现竟然无法去反驳,仔细想想还挺有道理,没什么理想,没什么指向,只是纯粹的活着,活着不就图个自在吗?怎么自在怎么来呗,该吃吃该喝喝,闲暇时调戏个美女,这也不失为一种逍遥的生活。

七夜足足笑了很长时间这才止住,摇着头,拍着陈落的肩膀:“兄弟,大哥真诚的敬你一杯,真的!佩服的五体投地,服了。”

“君上,你没开玩笑吧?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一个流氓,你佩服什么?”

“花,雪,你们不要误会,声明一下,我佩服的不是陈落的行为,当然,对于他的爱好,我不予肯定,也不予否定,谁还没有点爱好呢,真正让我佩服的是陈落的心境。”

“调戏女孩子还有理了?心境?什么心境?陈落这个家伙只知吃吃喝喝,外加调戏小美人儿,这么简单的活着有什么意思?”

“不是每一个人都可以这么简简单单的活着,也不是每一个都可以随随便便的活着,你不行,雪不行,我也不行,陈落的话虽然粗俗,但仔细品味却蕴含人生大道理,他对人生的追求是一种至高无上的境界,超脱世俗之羁绊,无欲无为,大道至简,不知道为兄说的对吗?”七夜说这句话时表情很严肃,眼眸之中也带着真诚的敬佩。

“哎哟,被你这么一说,我也觉得自己的境界挺高的,哈哈哈!”陈落丝毫不知谦让,哈哈大笑不止,嚷嚷道:“来,喝酒。”

“自大狂。”花白了他一眼,不过眼眸中却流露出一种欣赏的目光,她长相妖媚,似若风情女子,其实在遇见七夜之前,她就是风尘女子,见过太多太多虚情假意的男人,而眼前这个青年,看起来阴柔似若小白脸,实际上却是无比洒脱随意豪气丝毫不输君上,那种自然流露的洒脱,让她感觉这个人很真实,一种纯粹的真,没有任何虚情假意,心中不由好奇这样一个家伙难道调戏美女只是为了好玩儿吗?就没有想过跟一个女子相忘于江湖?

“喂,陈落弟弟,你调戏了那么多小美人儿,难道就没有一个看上的?据我所知,被你调戏的各个都是一等一的美人诶,每一个人背后都有数不清的追求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