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九十三章 玄黄世界真正的主宰者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玄黄军的小崽子们,养兵千日用兵一时,中央学府养了你们十多年,你们也在小灵界闷了十多年,现在是时候出来透透气了,让全天下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军人!”

屠老邪扬着脑袋,扯着喉咙嘶声呐喊。

哗!

虚空之中赫然出现一道巨大的传送阵,光华闪烁,其内传来威武的叫喝声,一群浩浩荡荡身着钢铁盔甲的战士骑着骏马疾驰而来。

“玄黄军第一军团团长摔三千军士在此候命!”

“玄黄军第二军团团长摔三千军士在此候命!”

玄黄军第三军团,第四军团,第五……第九军团……一时间属于中央学府的玄黄军团来了三万军士。

玄黄军是三军之外的第四军团,三军虽各司其责,亦所属世界三大集权中心,皇城,圣城,光明城,也是大家都承认的三大正规秩序军团,而玄黄军则是一个例外,它的存在专属中央学府,是以世界之名组建的军团,玄黄军。

这支军团拥有悠久的历史,曾经为捍卫玄黄世界与异族厮杀,虽然玄黄军不属于正规的秩序军团,但谁都不敢忽视它的存在,也从未有人质疑过它的存在,因为谁都清楚这支军团曾经为捍卫玄黄世界立下汗马功劳,原本大家都已经淡忘了这支曾经辉煌的军团,因为真的很久很久没有听过这支军团的消息,久的似乎已有十多年了,有人说,中央学府碍于三大集权中心的压力,不得不解散了玄黄军,也有人说玄黄军早已经名存实亡,此时此刻,当看见三万之多的玄黄军出现在大家的视野中时,大家这才意识到,玄黄军没有解散,也没有名存实亡,甚至比之想象中要威武强大的多。

玄黄军士们个个身着盔甲,骑着骏马,手持利刃,气势不凡,威武之极,黑压压的三万铁骑从虚空踏风而来,如千万虎狼咆哮,着实壮观。

“中央学府,我们有条约在先,你们的玄黄军不得……”

看见玄黄军到来,神圣军团的大佬满面赤红,正欲抬出与中央学府签订的条约,奈何却被屠老邪打断。

“老子带着玄黄军出来透透气,凉快凉快,违反了秩序条约哪一条?”

透透气?凉快凉快?

谁信啊?

显然,谁都看的出来屠老邪在耍无赖,可又能如何?他硬要说玄黄军的三万军士出来透透气,的确没有违反秩序条约的任何一条。

“赫府主,你要引发战争吗?”

知道屠老邪蛮横不讲理,神圣军团的大佬质问起中央学府的府主赫天涯,而赫天涯充耳不闻,只是查看着陈落的伤势,就像没有听见一样。

这个时候十大荣耀团的人马也杀了过来,他们就像商量好了一样,几乎召集了荣耀团内所有团员,莫要小看十大荣耀团的人,因为他们虽然打着荣耀者的名义,却是干着军团的勾当,其实力与势力都不可小窥,虽然比不上三军,但也不是三军想动就能动的,此时此刻十大荣耀团联合起来单是在人数上,竟然压过了三军乃至比玄黄军的三万军士都要多,而且不止是十大荣耀团,其内还包括十大阵塔,乃至各大家族。

“此人两次逆行而上,不但触犯大自然法则,更是触犯天威,对世界秩序造成严重危害,实乃罪徒祸害,他存在一天,我们永无宁日,此人当诛!还天下一个太平。”

十大荣耀团十大阵塔各大家族的意思很明确,就是要当场诛杀陈落,因为他们很清楚三军争夺陈落的目的是什么,无外乎巩固自己的霸权,毕竟陈落的存在太过特殊了,如果他死了,也就罢了,可如果没有死,那他的存在就具有无法想像的价值,要知道这个人可是两次成就七彩子源之身啊,可以说这个世界再也没有谁比他更加了解大自然,暂且不谈大自然,单单是他精通各种领域阵法,尤其精通空间这个神秘的领域,仅此就是无价之宝,哪怕他修为尽失精神尽失,从此以后从了一个废物,成了一个植物人,只要他能开口说话,就是一件毁灭性的武器,如若谁能得到他,毫不夸张的说堪比十万雄狮。

正因为如此,三军才会不顾一切的争夺,也是正因为如此,十大荣耀团十大阵塔才想让陈落死,他们不是想抢夺陈落,而是知道抢不过三军,既然抢不过,索性不强,自己得不到,也不能落入其他人手里,他们很清楚,三军并不止是纯粹的三军,他们和其他荣耀团,其他商阁都有着利益关系,所以,在他们想来与其落入对手手里,不如趁此机会将其诛杀。

三军统领纷纷怒斥着十大荣耀团胆敢妨碍执法,可怒斥归怒斥,十大荣耀团很清楚拖的时间越久对自己越不利,一旦三军的大军团杀过来,那也就没他们什么事儿了,十大荣耀团的首领对视一眼,非常有默契一同动手。

他们这一动手直接引发了混战,神圣军、光明军、禁卫军、玄黄军交战在一起。

乱了,彻底乱了!

到处都是厮杀声。

蓦然间,一道洁白的光华由天际笼罩而下,恰巧笼罩在陈落身上,这道光华无比圣洁,蕴含着纯净的神圣与光明气息,看见这道圣洁之光,正在厮杀的数万人也渐渐停止,本能向上空张望着,紧接着虚空中传来高亢的歌声,歌声飘渺悠扬,神圣又光明,似天籁让人向往,似佛音洗涤心灵。

听见歌声,三军大佬们,中央学府的大佬们,荣耀团阵塔的大佬们脸色变得极其不自然,甚至有些畏惧,连一向天不怕地不怕的屠老邪也愕然震惊,因为响起的歌声是乃云端之歌,云端之歌响起,意味着云端将要来人。

云端的存在,凌驾在古皇城、神圣城、光明城三大集权中心之上,是这方世界真正的霸权,主宰着这方世界的规则与秩序。

云端是高高在上的,所有人都是这么认为,他们很少几乎不会插手世俗间的事情,甚至很多人从未见过云端之人,但是所有人都知道云端的存在,是的,所有人,因为‘云端之书’是每一个人从孩童时期就必须去读的一本书。

云端的存在就如神一样,没有人敢忤逆,并不是因为云端之上居住的是真正的神,反之,云端之上很多都是一些普通人,普通的几乎都是从世俗之间挑选出来的人,他们不会去修炼巫法,也不会去修炼阵法,论战斗力甚至还不如一个刚入门的修行学徒,可即便是这样,依旧无人敢忤逆,因为谁都知道,忤逆云端的后果是任何人都承受不了的,不管你是大神通巫师,还是大自然阵师,哪怕你是巫法通天的巫行者和阵法通天的阵行者都不行,不用怀疑,也无需怀疑,因为云端不止主宰这方世界的规则与秩序,同时还主宰着这方世界的本源。

是的。

云端主宰着玄黄世界的本源,亦主宰着这方世界的法则,就像大自然之母主宰着大自然本源主宰着大自然法则,也如老天爷主宰天地本源主宰着天地法则一样,你若忤逆,就跟陈落触犯天地法则一样,任你本事通天,到头来也抵不住老天爷的审判,一个道理,只要你位于玄黄世界,就位于世界法则之内,云端想要灭你,只不过是弹指间的功夫,如此,谁敢忤逆?没有人敢。

云端来人了。

陈落逆天而行,终于还是引起了云端的注意。

随着云端之歌响起,三个人从圣洁的光华中缓缓降落,一男二女,为首的是一个看起来很儒雅的男子,穿着圣洁的衣袍,脸上挂着温和的笑意,身后的二女同样穿着圣洁的衣袍,同样是面带温和的笑意,三人光彩照人,身披圣洁之光,蕴含强大的神圣光明气息,他们落下,所有人都不敢动,不敢言语,屏住呼吸,唯恐冒犯到这三位来自云端的人。

“吾等要带他回云端,诸位可有异议?”

为首那位儒雅的男子含笑望着众人。

而刚才一个比一个牛气的大佬们此刻全部都闭嘴不言,连大气都不敢喘一个,异议?谁敢有异议?谁敢忤逆云端的意思?没有人敢。

儒雅男子走向陈落,中央学府的府主赫天涯迟疑了片刻,退开了。

尉天龙也犹豫了一下,同样退开了。

唯独薛裳菀和落樱守着陈落,落樱站起身,问道:“木姐姐,为什么要带走陈落。”

落樱竟然还和云端之人有交集?这着实让人大吃一惊,怪不得她骂诸葛天边席若尘的时候,那二人连个屁都不敢放,原来落樱的背景竟然如此吓人。

“这是云端的意思。”其中一位女子含笑回应。

“可……”落樱还想问什么,被他称为木姐姐的女子微微摇头,示意她不要多问。

儒雅男子走来,笑道:“放心,云端不会伤害他,而且……不久的将来你们会在云端见到他的,我可以向你们保证。”他的话不得不引人遐思,什么意思?难道说落樱和薛裳菀两大女神将来会成为云端之人吗?这也太……说罢之后,儒雅男子正欲抱起陈落,这个时候,一道喝声传来。

“慢着!”

是谁?

谁这么胆儿大,敢去喝止云端之人。

众人张望过去,看见一位身着灰衣看起来有些邋遢的老者走了过来,不是别人,正是屠老邪,大家都知道屠老邪胆儿大,可也没想到他的胆子竟然这般大,大到敢喝止云端之人?连中央学府的大佬们也都被他吓出一身冷汗,赫天涯立即秘密传音制止他,奈何屠老邪根本不听。

“哦?”儒雅男子并没有生气,只是轻咦了一声。

“为什么要带走陈落?”屠老邪的确胆儿大,但并不代表他不害怕,反之他非常害怕,因为中央学府主宰着七个小灵界,而屠老邪就主宰着其中一个小灵界的本源,可以说他比任何人都清楚世界本源的力量是多么可怕,秒杀一个人,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这是云端的意思。”儒雅男子含笑回应。

“不知云端是什么意思?”

“你,确定要听吗?”儒雅男子依旧在笑,只是这笑依然不再温和。

看情况不好,赫天涯等一干中央学府的大佬立即制止屠老邪,传音道。

“老邪,你不要冲动,你根本阻止不了云端,而且以陈落的现在的情况,上云端也并不代表就是坏处,他的伤势太重了,我们就算将他带回学府,也没有一定把握能够医治他,更何况,他的存在威胁到世界上太多权利与利益,有人要想他死,有人想利用他,这些人中并不止是三大集权中心,还有一些老怪物乃至一些未知的存在也都在盯着呢,他上了云端,至少可以保证生命安全。”

“云端那地方会把一个人的思想改变,老子不能眼睁睁看着陈落成为云端的傀儡。”

“那你想怎样,你有办法阻止云端吗?”

“老子没有,并不代表其他人没有。”

“老邪,你要做什么?”

屠老邪不再听劝,走过去,对着来自云端的儒雅男子,咧嘴笑道:“这个,我还是劝你把陈落留在这里吧,赶紧回云端吧,不然待会儿等那个人来了,你想回都回不去了。”

“哦?”儒雅男子惊疑。

“别说咱没告诉你,要来那人可不像俺们这些怂包一样怕你们云端,人家那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大丈夫,偷偷告诉你,那家伙可是杀过你们云端的人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