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八章 他是落爷啊!!!!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场内不知道聚集着多少人,他们全部都看见逍游子那张脸扭曲之后溃散消失,这是阵法,一种完美的加持幻象阵,完美到任何人都没有察觉出来,还没来得及惊叹逍游子这种出神入化加持的镜花水月幻象的阵法,当他真正的面目映入大家眼帘时,几乎所有人都傻眼了。

精致的五官,眉清目秀,柔弱的脸庞,面如冠玉,阴郁的神情,若有所思,凌乱的长发,肆意飞扬,这张脸让现场很多很多人都感到异常熟悉,熟悉到甚至怀疑自己是不是看错了,同样也有很多人并不认识这张脸,比如善良的小青筠,她没想到这个逍游子加持了一个阵法改变了容貌而自己竟然丝毫没有察觉出来,更加诡异的是薛裳菀、夏沫、落樱等女神的表情,她们一个个就像见到神仙一样,表情夸张到了极点,白飘飘更是一屁股坐在地上,仿佛被眼前这一幕吓瘫痪了一样。

“怎么了?你们都怎么了?飘飘姐,你怎么了呀?”

青筠摇晃着白飘飘,而白飘飘伸出手臂,却止不住的颤抖,指着逍游子,张着嘴,哑口无言,一个字也说不出来。

“轩辕姐,你说话呀。”轩辕瞳也愣在那里,一张飘渺的脸庞表情惊恐万分,如见天迹降临。

“七娘,她们怎么了?”

怎么了?夜七娘也很奇怪,她盯着场内那个逍游子,深深凝皱着眉头,呢喃道:“我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个人,太熟悉了,在什么地方?”夜七娘从怀中掏出一张画像,上面画着一个身形消瘦柔弱的青年,青筠看了看画中之人和逍游子很像很像。

“七娘,这是谁呀?”

“老、老天爷啊!”望着画像,再看看场内的逍游子,夜七娘内心咯噔一下,一瞬间受到了极大的刺激,差点没站稳,盯着逍游子,愕然无语。

“怎么了?到底是谁啊?”青筠简直快要急哭了,她也盯着那幅画,画中有很多人还有大自然之母,看了画上的注释才知道这是记录一年前陈落在渡大自然审判时的情景。

陈落?

逍游子?

青筠像似明白了,但又像似更加糊涂了。

而这个时候,场内不知道是谁突然嘶喊了一声打破了此间极其诡异的气氛。

“落、落、落爷!他是天王老子陈落啊!!!——”

这一道充斥着激动的呐喊声瞬间引爆了全场,一二十万人齐声发出数不尽的激动呐喊的哗然之声,声势浩大,震耳欲聋,如天崩地裂一样震的人头晕目眩。

人的名儿,树的影儿。

陈落是谁,众观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太阴太阳双灵元,三步大开十全灵轮,修吞天噬地奇功,悟万妙之门,单挑中央学府四大院学员,一声断喝令人死而复活,只手灭中央学府所有天骄,以一己之力打的中央学府大佬四处乱逃,一声苍啸震动小灵界,斗灵界法则,斗学府大佬,斗大自然,斗大苍天,人称天王老子是也,追加落爷之名,其巫法成就之逆天,堪称今古第一,被誉为当代传奇。

传言之中,陈落有勾结黑暗的嫌疑被光明殿给秘密逮捕了,也有人说陈落消失了,还有人说陈落被秘密处决了,关于陈落的消息众所纷纭,没有人知道实情,现在大家也不想知道,他们只想知道陈落为什么会在这里,逍游子为什么会是他!

是的!

为什么!

面对如此诡异的一幕,他们也只能问一句为什么,不然还能怎么办?谁能想到逍游子会是陈落,谁又能想象的出来?就算想破脑袋,想破天也想象不到逍游子和陈落会是一个人啊!

一年前巫法界出了一个逆天而行的陈落。

一年后的今天阵法界同样出了一个逆天而行的逍游子,一个精神浩瀚,造诣无双的盖世鬼才,一个弹指间可布置千万阵法,道道皆完美,一个精通所有领域阵法,一个单挑阵法界所有天骄,吓退光明殿五大统领五百光明战士,冥想出大无极第一状态的家伙。

一个陈落,一个逍游子,一个巫法逆天,一个阵法逆天,原本是两个根本不相干的人,也不可能有什么联系的人,但是现在他们两个竟然是一个人。

呵呵,一个人。

都是陈落。

一年前陈落的出现已经让人无法接受,他的存在,让所有巫师成了笑话,一年后的今天又出现了一个逆天的逍游子更加让人无法接受,他的存在也让阵法成了笑话,现在真相大白,陈落就是逍游子,逍游子就是陈落,也就是说,陈落一个人一年前以巫法逆天把震荡了巫法界,一年后的今天他又以阵法逆天震荡了阵法界,一个人,巫法阵法皆逆天,这让人如何接受?怎么接受?心胸再大再坦然即便大过天也接受不了这样一个在短短一年先后以巫法阵法双双逆天的超级妖孽大变态啊!

人群之中,诸葛天边和席若尘二人面如死灰,诸葛天边再也没有了人之中龙的王者风采,席若尘也没有了血族贵公子的优雅风采,有的只是颤抖,那是一种来自灵魂的颤抖,有的只是羞辱,那是一种永生永世都无法抹去的羞辱。

他们输了,输的很彻底。

一年前在巫法领域输给了陈落,一年后的今天在阵法领域输给了逍游子,可是现在,他们才知道自己输给了同一个人,皆是陈落。

比巫法他们不行。

比阵法他们同样不行。

巫法阵法双绝天骄在陈落的巫法阵法皆逆天面前根本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彻头彻尾的大笑话。

诸葛天边和席若尘二人还好一些,场内最大的笑话应属叶清。

当逍游子加持的阵法溃散之后,当陈落的面容出现之时,叶清当场就软在地上,瘫痪在那里,她以为自己傍上了逍游子这颗大树便可以肆无忌惮的羞辱陈落,但这只是她以为而已,她无论如何也想不到逍游子竟然会是陈落。

“叶清你个烂女人,睁开你的狗眼看看逍游子是谁?是落爷啊!”

“叶清,你敢再说一遍刚才的话吗?你敢再说一次落爷在逍游子面前是废物吗?你敢吗?哈哈哈!逍游子就是落爷,落爷就是逍游子,你竟然恬不知耻的在落爷面前说落爷的不是?你丢人不丢人?你知道笑话两个字是怎么写的吗?你就是一个笑话,一个天大的笑话,你就是今古时代天下第一大笑话啊!”

是的,毫无疑问,这方世界再也没有谁比叶清今天闹出的笑话更大了。

叶清如一滩烂泥一样软在地上,似若精神已然崩溃,不停的摇着头,嘴里呢喃着不可能。

虚空之中,莫轻愁孤独的站着,三千银质长发飞扬着,一张冷艳无双的容颜表情尤为复杂,之前她还庆幸自己找到了逍游子,还想着利用无玄之约让逍游子帮自己杀了陈落那个混沌,呵呵,现在逍游子和陈落是一个人,杀?怎么杀?更加让莫轻愁纠结的是,她对逍游子寄予厚望,希望他帮助自己完成师傅的遗愿,可是现在这个被她寄予厚望的人竟然是那个让她恨之入骨三番五次轻薄非礼她的陈落。

此间,莫轻愁完全凌乱了。

她凌乱而薛裳菀、夏沫、落樱三人比她更凌乱,三女傻傻的站在那里,愣着,愕然着,错乱着,她们终于知道为什么之前觉得这个逍游子会给有一种熟悉的感觉,会莫名其妙的觉得像陈落,呵呵……熟悉的感觉?逍游子像陈落?他们本来就是一个人,能不熟悉吗?能他娘的不像吗?

夏沫回忆着,回忆着自己在中央学府第一次遇见陈落,记得很清楚魏总管让自己教他学习阵法,至今她都无法忘记在教导他学习阵法时,陈落偶尔会流露出一丝不耐烦与一丝不屑,当时夏沫气极了,这个家伙虽然巫法逆天,可他刚刚接触阵法完全就是一个菜鸟凭什么瞧不起自己演示的阵法,直到现在她才知道这个家伙凭什么。

原来他当时根本就不是一个阵法菜鸟,他不是,一个在十四岁就创造出七星阵法创造三大轰动阵法界的成就,一个精神浩瀚,一个造诣无双,一个冥想出大无极状态的家伙,一个连大自然审判都能通过两次的家伙,怎么可能是一个菜鸟。

一想起自己曾经教过陈落阵法,还在他面前展示阵法,甚至讲解一些关于阵法的初级理论,夏沫就觉得无地自容,羞愧难当,简直无法见人,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简直太难堪了,不过难堪归难堪,除了羞愧难堪之外,更多的是愤怒!

这个家伙明明阵法造诣无双,几乎精通所有阵法领域,连空间阵法都懂,他竟然……还装作什么都不懂,更无耻的在自己教他学习阵法的那段时间他还时不时的问几个关于阵法的入门问题,你也太能装了吧?要不要这样无耻?

如若仅此还不至于让夏沫气的吐血,实则是来到青帝城之后,遇见逍游子,自己还把他引到云罗山,还威胁他,还用迷魂阵迷惑他,当他在青帝城门口时自己还出面维护他。

骗子!

大骗子!

今古第一大骗子啊!

这个家伙在中央学府时就一直在骗自己,在青帝城又骗,他一直在看自己的笑话,而自己像猴子一样被他耍的团团转!

世界上怎么会这种戏弄人家情感的无耻大混蛋大骗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