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章 不是人的人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似火焰在燃烧,似寒风在呼啸,似洪水在咆哮,似雷电在霹雳,似高峰山岳,似万丈深渊,漫天的阵法疯狂闪烁,各种元素宛如夜空之中的星辰般数都数不清,而那身着黑袍的逍游子没有为自己加持任何阵法,甚至连闪也不闪,躲也不躲。

他就是那么伫立在此间,自始自终都没有移动半步,平淡无奇的脸庞上神情亦淡然,看不出任何喜怒哀乐,幽暗如渊般的眼眸横扫八方,似若睥睨天下,双臂如蛟,十指如龙,似若舞动苍穹,诸般玄奥的符文天花乱坠,似若流星般疯狂绽放着。

他就像来自上古纪元的不败战神一样,又如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

此间,谁也撼动不了他分毫。

不管阵法多么玄妙,多么强大,不管你是冥想出大精神千雪状态的云飞扬,还是号称小精神第一人的方少卿,还是巫法阵法双绝的天骄奇才诸葛天边与席若尘都不行。

他站如松,亦如钟,不动之威立于天下。

现场原本是骚乱沸腾的,十余万人原本是疯狂呐喊的,可是不知什么时候偌大的天启广场变得尤为安静,所有人也都不再呐喊,全部都老老实实的闭上嘴,瞪着双眼,不敢相信的张望着。

谁都知道逍游子阵法造诣高深莫测,可是谁也不会想到他的阵法造诣如此之高,阵法界五十余位天骄天才联手围攻各自都祭出了自己的绝技,不知道布置了多少阵法,竟然未能撼动他分毫,渐渐的,不知不觉的所有人都沉侵在逍游子那随心所欲的凝衍手法之中。

实在是太随意也太神奇了,手臂一挥诸般符文如雨直下,五指一张诸般符文如蒲公英绽放,手指一点一连串的符文宛如蛟龙,更甚的是,他身躯凛然一震,诸般符文仿若从毛孔凝衍一样,密密麻麻,数都数不清,当他抬脚迈出一步时,亦是诸般符文在脚底凝衍而出。

天呐!

天下阵师凝衍手法层出不穷,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随心所欲的凝衍手法,随意的仿佛他眨一眨眼睛都可以凝衍出符文。

说起来,凝衍符文并不一定要用手,只不过双手比较灵活,所以很多人都选择用手而已,也有人用剑,比如方少卿就是用一把玉扇凝衍符文,而之前那个冒充逍游子的胖子则是用刀,瘸子则是用腿,理论上说,身体哪一个部位都可以凝衍出符文,只要与灵魂共振的频率以及精神力达成默契就行。

手法这玩意儿是越熟练越好,用手的自然用手,不可能再去用脚凝衍,用剑的自然用剑,也不可能再去用刀,没有谁会去钻研两种手法,因为没有用,只有对一种手法越来越熟练才会与灵魂共振的频率以及精神力越来越默契,可是这个人呢,好像抬手是符文,抬脚也是符文,身躯一震又是符文。

然而,让所有人震惊的原因并不止如此,这个人凝衍符文的频率之快,数量之多,简直到了匪夷所思的程度,众所周知,凝衍符文是将自身的精神力通过灵魂共振实现的,消耗的是精神力,要求的是灵魂共振,这个逍游子一挥手少则几十个符文,多则数百个,这种密度这种频率堪称世界之最也不为过。

正常情况下,也就是不动用大精神状态辅助,没有人可以如此疯狂的凝衍符文,这不是一个消耗精神力的问题,而是一个灵魂共振的问题,没有人知道一个人的灵魂强大到何等地步才能一瞬间凝衍出数百个符文,是的,没有人,不管是流浪派系的泰斗洪正天,还是光明殿的资深阵师左老,还是阵法公会的各个大佬都做不到,因为任何一个符文都需要不同频率的共振,一瞬间凝衍数百个符文,暂且不谈他们的灵魂能不能承受,即便能够承受,他们也不知道灵魂如何共振才能在一瞬间凝衍出这么多符文。

全场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不管是流浪阵师还是正宗阵师,不管你是初级中级还是高级乃至大阵师,纵然是阵法界的大佬此时此刻也皆是震惊的目瞪口呆,不是他们见识不够,也不是他们承受能力差,实则是这一幕太过不可思议,完完全全超出了他们所知道的阵法常识。

仅此吗?

不。

远远不止如此。

因为很多人发现逍游子凝衍的符文非常怪异,若隐若现,模糊飘渺,似虚似实,每一个都是,凝衍出来,闪烁之后就会渐渐消失,如若不仔细感应根本无法察觉,而细心之人发现他凝衍的每一个符文都会影响到周边的自然环境,比如一个木行符文,周边就如春天一样仿若万物复苏,比如火行符文,周边环境立刻变得非常炎热仿若蒸蒸日上,比如坎宫符文,比如乾卦符文……他凝衍的所有符文几乎上都可以影响到周边环境。

不少人看见这一幕立刻想到了书籍上的记载。

符文,被誉为大自然之语,是人类沟通大自然的语言,当灵魂共振与大自然共振达到一致时,凝衍的符文也将与大自然完美契合,融入大自然之中。

逍游子凝衍的符文若隐若现之后不是消失了,而是融入了大自然,他凝衍的符文之所以能够影响周边环境,因为……因为是传说中的完美符文啊!

对于完美符文,但凡是阵师都不陌生,因为一位阵师在阵法这条路上总会有那么一次偶然的机会凝衍出完美符文,毕竟大自然变化多端,没有谁的灵魂能够与大自然共振的频率保持一致,或许偶尔运气好灵魂共振时与大自然某一种元素共振的频率恰好一致,所以能凝衍出完美符文。

一些个造诣深厚的老阵师,如洪正天、左老这样的宗师级人物或许可以凝衍出几个完美符文,甚至能凝衍出一两个完美阵法也说不定,他们不是碰运气,而是凭借自己多年的经验,以及对大自然的参悟,穷其一生的才学勉强能凝衍出几个完美符文而已,他们这样的大宗师已是如此,更别说其他人,至于那些天骄?不好意思,这玩意儿和资质和天赋没有一丁点关系,需要日积月累博大精深的造诣。

而这个逍游子呢。

他凝衍的符文竟然……竟然全部都是完美符文!

老天爷啊!

这怎么可能!

这需要多么强大的灵魂,多么准确的共振,多么深厚的造诣,多么精湛的精神运用……没有人知道,他们也想象不出来,因为今古万年从来没有听说过哪位阵法高人凝衍的符文全部都堪称完美,是的,没有,别说今古,纵然是翻遍阵法古籍,在第三纪元似乎也没有这样的人物记载啊!

可现在眼前就有这么一位,他就是那么随心所欲的凝衍,诸般符文皆能完美的融入大自然之中,若非亲眼所见,谁能相信这是真的?即便是传奇故事当中这种事情也感到不可思议啊!

以金荣为首的阵法公会与阵塔的大佬们早已站在那里,一个个似若雕像般愣着,瞪着,望着,震撼着,显然,逍游子的存在已然超出了他们的理解范畴。

“这不可能……不可能啊!”

金荣铁青着脸,呢喃自语着,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中的震撼,道:“阵法界绝对不允许他这种人存在,绝对不能,尤其他还是一个流浪阵师!不行!绝对不行!他今天必须死!必须!”

不远处,夜七娘怔怔的望着,呢喃着:“天呐,他,还是人吗?一个正常人怎么能……怎么能……”不知道,夜七娘真的不知道该去形容此间的逍游子。

洪正天那张老脸上流露着无法掩饰的激动,连身躯都在颤抖着:“苍天有眼啊!我洪正天有生之年能够见到如此绝世无双的阵法奇才,此生再无遗憾!”

人群之中,左老和洪正天一样激动,身躯一样在颤抖着,连续做了几个深呼吸,依旧压制不住心中的激动,自语道:“恐怖的灵魂,强大的共振,磅礴的精神力,随心所欲无所不能的凝衍手法,凝衍的又全部都是完美符文……呵呵……没落?谁敢说流浪派系没落?灭亡?有他这样一个绝世无双的阵法奇才,谁又敢让流浪派系灭亡?”

闭上眼,深吸一口气,又道:“光明殿这一步棋真的走错了,错的太离谱了,老夫也错了,我以为十年之内他可能会成为阵法界的领军人物,十年?何须十年?凭借他现在的造诣就已然站在当今阵法界的巅峰,若论阵法实力,或许还有不少老阵师都能压制他,可是若论灵魂的强度,论灵魂的共振,论凝衍的手法,论精神力的运用,论符文的精湛,论阵法的造诣,此人当属之最,普天之下,无人能及,堪称世界第一,今古时代,万年历史,谈及阵法,逍游子这个名字必然是最耀眼的传奇,没有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