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六章 牛皮吹的震天响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恭喜四阶学员陈落获得第三场擂主。”

当大裁判洪亮的声音传来,竞技场内所有人的目光全部聚焦在那一位蓝衣青年身上,如今陈落这个名字背后已经挂着诸多显赫的事迹,如大日灵元,法之源力,单挑三四千人,秒杀狼族血脉,断喝一声死而复活等等。

就是这样一个存在现在被选中成为擂主,他会和第一任擂主那样去试图打开水晶封印,还是学第二任擂主自己放弃呢,就在所有人猜疑之时,陈落缓缓站起身,在数万人的注视下走上擂台,在水晶柱旁边止步,一张白皙秀气阴柔的脸颊上深深蹙着眉头,双眸眯缝着凝视着水晶柱。

时间一点一滴过去,他既没有自己放弃,也没有试图打开水晶柱,就是这样一动不动的望着,竞技场内的其他学员已经按耐不住开始蠢蠢欲动,这时,陈落的声音忽然传来。

“这场试炼反正也没有时间限制,大家着什么急呢,就算你们把我打下来,下一次选中你们为擂主,难道就有把握打开这道水晶封印柱吗,让我说呢,大家不如都老老实实待着,咱们一起好好研究一下这玩意儿究竟该怎么打开,这样不管谁成为擂主,也有几分把握,你们说是不是这个理儿?”

陈落说的话的确有几分道理,不过只对那些想争夺自由令牌的家伙来是这样,而参加这次冒险试炼的一百学员其中有很大一部分都自知自己没有能力打开封印,所以他们就是来凑热闹打架的,自然不认同陈落的话,似乎他也看出来了,说道:“或许有些人不认同我说的话,不过奉劝大家动手之前想清楚才是。”

陈落依着水晶柱而站,右手五指在水晶柱上面颇有节奏的敲打着,一双幽暗的双眸扫视着众人,微微淡笑道。

“仔细想想你们来参加这场冒险试炼的目的究竟是为了什么,如果你们想抢夺自由令牌,那咱们大家就先研究研究,如果你们是来帮朋友的,要弄清楚几个问题再动手,能不能把我打下来,打下来怎么样,打不下来又怎么样。”

“咱们先说能不能把我打下来,如果打不下来我,我肯定要把你们打淘汰的,这样你们朋友成为擂主,没有你的帮忙,岂不是少了一个得力助手?再则,即便把我打下来,你们怎么地也要消耗不少灵力吧?万一再受点伤什么的,那个时候战斗力可就大打折扣了啊,所谓杀敌一千自损八百,这样做是非常不明智的,要知道想抢夺自由令牌的团伙可不止你们一个啊,你们的战斗力损失,可就是为他人做嫁衣啊,大家觉得呢。”

陈落的话,句句在理,至少,环形看台上的观众们都非常赞同。

竞技场内一百号人中那些原本想动手的人似乎也开始犹豫起来。

“没看出来落爷还有演讲的天赋。”傲风调侃道。

“以落爷的性子,能站在这里跟咱们演讲,怕也是被逼的一丁点办法也没有,不得不出此下策。”秦奋也感到有些好笑,道:“不得不说,这还真是一个拖延时间的好法子,真亏他想得出来。”

“你想出来如何打开封印了吗?”

秦奋摇摇头。

“落爷那手指一直在敲打着水晶柱,虽然我什么也探查不出来,可总觉得这家伙在玩什么手段啊。”

“我也不知。”

现在是攻擂时间,竞技场内一百号人可以自由活动,大家三五成群聚集在一起,似乎都在小声议论着什么,其中一人站出来说道:“陈落,我既对自由令牌没有兴趣,也不是来帮朋友的,不知道能不能攻打你的擂台呢。”

擂台上,陈落仍然那副随便的姿势,依着水晶柱,手指在颇有节奏的敲打着,笑道:“不知这位怎么称呼?”

“我叫文长源,比你早两年入学。”

文长源,天赋和战斗试炼综合排名七十二位的学员。

“原来文学长,你这个问题问的好啊。”现在的陈落活脱脱的就是一位演说家,点了点文长源,道:“如果你说对自由令牌没有兴趣,也不是来帮朋友的,就是来凑热闹打架玩的,好!没问题,完全可以动手攻打我的擂台,不过动手之前,也要弄清楚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文长源问道。

“你的实力如何,我的实力又如何,动手的下场是什么。”

“我知道你的实力很强,我可能不是你的对手,即便如此,我也想跟你较量较量。”文长源神情凛然,只求一战。

“文学长啊,刀剑无眼啊,咱们一旦动起手来,我这个人下手又没个轻重,万一失手伤了你怎么办,当然,咱们中央学府财大气粗,高手如云,有大师出马肯定能把你的伤势医治好,可是伤痛伤痛,痛的是自己啊,那滋味儿大家都尝过吧?即便医治好,也是有气无力的,精神萎靡,头晕眼花,干呕恶心,连口饭都难咽下去,想想那感觉不好受啊!”陈落苦口婆心的劝说着,可谓是戳到了大家的痛楚,就连刚才还无畏无惧的文长源现在也有些犹豫起来,他不是没受过伤,受伤的滋味真的不好受,尤其是灵海受伤,那简直痛不欲生,就算医治好,也奇痒无比,到时候你连挠都没地方挠。

望着擂台上如同医者大善人一样的陈落,薛裳菀、落樱等人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在她们的印象中,土豪陈虽然有时候会不正经的开个玩笑,但大多数时候都是沉默的,而且这个家伙不是一个暴力狂吗?龙蛇院门口这厮可是张狂嚣张的单挑三四千人啊,何曾见过他这般苦口婆心的去劝说一个人不要打架。

“陈落,凭什么就认为人家文长源不是你的对手,就凭你有大日灵元吗?”

有人已经开始看不惯陈落的态度。

“没错。”陈落嗤笑一声,道:“就凭我有今古万年第一颗大日灵元。”话音落下,周身光华闪烁,转而凝聚成圆,紧接着一轮深红色的大日闪现出来,足有百米,似乎谁也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运转大日灵元,不少人都吓了一跳,因为这一轮大日灵元实在是太吓人了。

霸日照无边,闪的人睁不开眼,陈落站在此间,如太阳之神降临,他的手指仍旧在不停敲打着水晶柱,继续说道:“瞧瞧咱这灵元,要力度有力度,要强度有强度,要多丰满有多丰满,要多霸道就有多霸道,在场有一个算一个,谁敢站出来跟咱比比灵元?就是全场十万人,包括咱们学府某些大佬们,谁敢说他的灵元有咱的浑厚,我陈落马上跪在地上对其磕头膜拜。”

狂!这个家伙已经狂的没边了。

不止把竞技场内的九十九人算进内,同时也把全场十万人,就连学府的大佬都被他拉了进来,实在是狂的一塌糊涂,陈落的话引起全场哗然,但也只是哗然,没有一人敢站出来,尽管大家不想,但也不得不承认,这厮的灵元可能是今古万年以来最强大的灵元了。

“不是跟你们吹,咱的灵元大无边,强如天,蕴含的灵力更是浩瀚如海,凭这玩意儿,咱打出亿万个地级灵诀之魂,中间就不带歇息的,从今天开始持续打到明年现在这个时候,咱的灵元也不会枯竭。”

陈落说完这句话,落樱实在忍受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不止她,连薛裳菀这等幽静的女人也笑了,而后全场数万人也都笑了,就连陈落自己也觉得吹的有点过分了,忍不住笑场了。

“咱虽然说的有点夸张,不过事实也差不多如此,咱的大日灵元真的很厉害。”陈落又换了一个姿势,不过手指依旧在不停的敲打着水晶柱,笑道:“跟大家说这么多,其实归根结底就一句话,我很强大,很厉害,不说天下无敌,也不说盖世无双,但打你们还是绰绰有余的,不说别的,咱一声怒吼下去,你们这一百号人,其中百分之八十都得给我淘汰。”

陈落这句话可是捅了马蜂窝,立即引起了所有人的愤怒。

“天下无敌?盖世无双?我呸!”

“陈落,你也太狂妄了吧!”

“你不就是有一颗大日灵元,悟得法之源力吗,你嚣张什么!”

“目中无人,简直太目中无人了!”

“对!大家一起动手,秒了他,看他还如何狂!”

眼看场内一个个都祭出宝器,准备一起动手秒杀了这个自我吹嘘的狂徒,这时,陈落突然暴喝一声,大日光华瞬间暴涨,如阳光普照,如漫天狮吼,震的众人耳膜撕痛,甚至有些人连站也站不稳。

“听见了没有,刚才我不过是动用了一丁点的灵力而已。”如果说刚才的陈落像一位演说家,那么此刻的陈落则像一位肆无忌惮,态度十分嚣张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狂傲之徒,那轻蔑的眼神横扫开来,当真有那么一丝睥睨天下的味道,他变了,气质是,神态是,声音是,唯独不变的是那只手依旧在敲打着水晶柱,扫视着众人,不屑而道:“你们认为我很狂吗?其实我也觉得自己很狂,可是咱有狂的资本啊,你们以为我只有一颗大日灵元吗?错了,其实我有一个秘密一直没有告诉你们,知道是什么秘密吗?说出来吓死你们,你们见过谁有两颗灵元吗?翻翻历史,瞧瞧古籍,读读文献,都没有吧,告诉你们,咱就有,咱的灵海里面除了一颗大日灵元,还藏着一颗同样浑厚同样霸道同样凶悍的太阴灵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