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三十章 战斗试炼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龙蛇院,老树宅院。

陈落将封识符印化解后,昨日记忆已然恢复,在得知自己并没有透露任何秘密后,这才松了一口气,在得知红掌柜为了探查自己的虚实,先被龙灵吞噬了大量灵识,后来又被灵魂烧的受大创,陈落哈哈大笑起来。

“红老头儿,你个老杂毛竟然用这等卑鄙的手段来探查老子,若非老子意志坚定,不然还真被你套出话来了,不过,你的灵魂受大创,真是活该啊!”

“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

更让陈落感到好笑的是当他醉的一塌糊涂,神智不清,意识模糊的时候,薛裳菀和落樱这俩丫头把他抬回去后,二人轮番上阵,不停的套话,问的那些问题,真是……想想就搞笑,更好笑的是,在花开不败庄园醒来后,薛裳菀竟然故作神秘弄玄虚。

那表情,那眼神,那些话,如果不是恢复了记忆,陈落还真差点被唬住。

“薛大美人儿啊薛大美人儿,我一直以为你是单纯无邪的妹子,没想到你竟然和落樱合伙糊弄我,你可真是演技派的高手啊,那泪水可真够现成的,说掉就往下掉,了不起!演的真像,若是在那个世界,你足可以当得上影后之称了。”

陈落原本准备去戳穿薛裳菀的阴谋诡计,教训教训她,后来想了想,不如将计就计,看看这俩小妞到底能演到什么程度。

次日,风风火火的第二场战斗试炼终于开始。

天赋试炼固然精彩,可惜没有真刀真枪的打斗倒是缺少了激情,而战斗试炼不同,号称龙争虎斗,擂台之上,单打独斗,可谓是无限激情。战斗试炼,亦分初赛、复赛和决赛,尽管参加的学员数量非常多,好在学府的地方够大,所以进展的速度并不慢。

虽然所有学员都必须参加初赛,可是有些学员是完全不用动手,甚至连出场都不用出场直接就晋级,如诸葛天边,席若尘,逆琅琊之流,这些人威名远扬,战斗力强悍无比,谁抽到他们,除了认输没有其他路可走,薛裳菀、落樱、莫轻愁三位女神更是一路趟,实力是一方面,魅力也是一方面,当然还有陈落,傲风、秦奋三人。

自从红楼事件后,三人的威名直逼诸葛天边,大家都知道这三个家伙可是一个比一个凶残,尤其是那陈落,一声断喝能把死人都震活了,这等变态到极点的主儿,你还怎么和他打。

所以,陈落这次也享受了一把女神的待遇,从初赛到复赛直至进入决赛都是一路趟,连面都没露过几回,更被说动手了。

百强争霸,亦是决赛的开始。

决赛在七星小灵界的竞技场举行,与初赛复赛不同,决赛每一位学员都有一次复活挑战的机会,比如百强晋级五十强,若是抽到强劲的对手,输了之后,可以向那些晋级五十强的其他学员进行挑战,这样以来不仅杜绝实力悬殊对战,也可以得到公平的排名。

决赛已经进行到五十进二十强,偌大的竞技场早已人满为患,不止有学府的数万学员,也有来自世界各地的数万人,今天共有十场赛事,其中第五场最为让人期待,是乃季长耀对战陈落。

季长耀是上一届试炼中排名第四位的主儿,又是今年天赋试炼第六梯队,此人是乃变异灵元,更是七八九圆满高手,最为疯狂的是他觉醒的是狼族血脉,这等血脉极其凶残,祭出真身后,狼头人身,皮糙肉厚,快如闪电,一双爪子锋利无比,战斗力极有可能提升两三倍之多,在上一届试炼考核中季长耀就是凭借狼族血脉成为最大的黑马,连苍东来这等风云人物都败在他的手中,时隔一年,不知此人的战斗力达到了何等地步。

与其对决的正是这两天的热门焦点人物,陈落。

自红楼事件发生以后,陈落之名后面已是挂上了一个爷,因为大家发现这个家伙自从闯入公众视野以来所做的每一件事都让人感到不可思议,今古万年第一个大日灵元,一声狮吼啸震伤三四千人,入学考核时将席若尘和莫轻愁两大天骄打下来,与两位女神有说不清道不明似若暧昧一样的关系,悟得法之源力,一声断喝令十四位高级巫师‘死而复活’……这些事情无一不让人敬佩万分,而且这个家伙的出现打破了中央学府血脉称霸,印记称雄的局面,一直以来,血脉和印记觉醒者占据着大量榜单,任何试炼只要有觉醒者在,其他人也只有干瞪眼的份儿,因为觉醒血脉和印记的人实在太强了,甚至就连高级巫师见了也得绕道走,更何况又是他们,但是陈落的出现以一声断喝令十四位高级巫师‘死而复活’,这让众人看到了希望,就如找到了信仰一样,他们非常期待这位能够化腐朽为神奇的落爷把那些血脉印记觉醒者打的落花流水。

所以,这一场决斗尤为让人期待,两人还未出场,场内已是人声鼎沸,似乎不少人对这场打斗都非常期待,因为大家发现进入决赛的百强选手竟然全部都来观战了,是的!全部,诸葛天边,席若尘,就连最神秘低调的黄泉也出现了,当然,和陈落有暧昧关系的两位女神也驾到了。

裹胸,长裙,殷红色长发,曼妙的身姿,妩媚的容颜,落樱坐在墙边的长椅上,翘着二郎腿,正磕着瓜子,笑道:“土豪陈倒真是能沉得住气啊,这都过去几天了,竟然一直没找咱们。”

白衣胜雪,三千黑发,完美无瑕的容颜清丽绝伦,薛裳菀亦坐在长椅上,托着下巴,不知在思索着什么,回应道:“他会不会知道我们在唬他?”

“不太可能,红老头儿给他们喝的是‘老魔头’,这种酒劲儿大着呢,一口下去灵魂绝对会醉,而且那一晚上土豪陈醉的一塌糊涂,我拧了他很多下他都不知道,更何况,他醒来的时候,不是说根本想不起来了吗。”

“的确是,他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薛裳菀回忆着那天的情形,莞尔笑道:“这个家伙鬼精鬼精的,我那天都流出眼泪了竟然也没骗到他,尽管他当时故作镇定,不过我猜想他心里一定很抓狂,呵呵……”

“咱们得想个办法吓一吓土豪陈才行,不然永远也别想从他嘴里套出话。”

“怎么吓?”

“就说那天晚上他喝多了,酒后乱性,把你给强暴了,反正他也不知道那天做过什么,咱们就抓住这一点让他负责。”

“去死。”薛裳菀瞪了落樱一眼,没好气的说道:“干嘛是我,你怎么不说他把你强暴了,让他对你负责。”

“你长的美若天仙,肯定强暴你。”

“你长的又妖人又骚,肯定强暴你才是。”

“呵呵呵呵……”落樱笑的花枝乱颤,耸耸肩,道:“好,那就告诉土豪陈他强暴我好了。”

“然后呢。”

“然后?”落樱想了想,道:“然后就让他对我负责啊,给我买好吃的,请我吃大餐,反正他是土豪,有花不完的钱。”想起土豪陈手中那块天启阁的至尊令牌就让落樱羡慕嫉妒恨。

“我们不是为了套出他的秘密吗,你怎么整天就想着吃吃吃。”

“傻妮子,你不要忘记了,咱们打赌输了,还欠着土豪陈一件东西呢,鬼知道他会要什么,万一她要我陪她睡觉,难道我真过去不成。”话锋一转,落樱又说道:“不过呢,仔细想想土豪陈也挺合我胃口的,不管是性格还是脾气都是我喜欢的类型,若是到时候他真让我陪他睡觉,说不定我就去了。”

落樱的话让薛裳菀内心一动,她知道落樱绝对能干出这种事情来,到时候万一他们两个天雷勾地火……怎么办呢?薛裳菀真的不知道,她知道自己可能是爱上了陈落,可惜这份爱也只能藏在心里,因为不知道陈落是如何想的,若是告诉落樱的话,以她的性格绝对会闹的人尽皆知,当然,如若两情相悦,被人知道也无妨,薛裳菀也不在意,可是那个该死的家伙从来没有表过态,一直都是若即若离,让她非常讨厌,尤其是她总感觉陈落很神秘,神秘的仿佛随时就会消失一样。

看见落樱若有所思的样子,薛裳菀疑惑问道:“樱子,你在想什么呢?”

“我忽然发现一件挺稀奇的事儿。”

“什么事情。”

“刚才说到土豪陈的性格与脾气,我就把与土豪陈认识的经过回忆了一遍,发现这个家伙不管是性格还是脾气,而且就连说话的口吻有时候也像那个人。”

“哪个人?”

“就我对你说那个喜欢玩消失的混蛋。”

“通天老祖?”

“除了他还能有谁。”落樱眯缝着眼睛仔细思索,越想越像。

“你不会认为陈落是通天老祖吧?”

“可能性太低,不过这倒是让我确定了一件事情。”落樱嗤笑一声,道:“看来这么多年过去我的胃口一直都没有变,还是喜欢同一种类型的男人,我记得土豪陈也是天蝎座吧,妈的!在那个世界我已经沦陷过一次了,这次绝对不能再次栽倒死贱死贱的天蝎男手里,不行,以后我得离土豪陈远点,这种绝世贱男,偶尔调戏一下还行,一旦沦陷,会让人崩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