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八十四章 战滔天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谁也没想到这陈落会突然动手殴打封彪这位执法队长,谁都清楚打了他的后果不止要承受一个殴打执法员的罪名,同时也必将登上执法堂的黑名单,这意味着从今往后,你在中央学府将会‘寸步难行’,真的如此,只要你有任何违反规则的地方,执法堂的人就会揪住这一点将你绳之以法,莫要怀疑,在中央学府得罪了执法堂的人几乎全部都是这个下场,任你实力再强也不能例外,若非如此,落樱也不会出面制止,只是她无论如何也没想到陈落这个家伙发怒起来如此疯狂,竟然到了翻脸不认人的程度,还说连她一块打。

落樱简直气坏了,只是现在根本顾不得生气,因为就在封彪一声令下之后,三家荣耀团足足三百余人竟然全部动手,一时间场内陷入一片混乱,漫天的光华,漫天的力量,漫天的灵诀如疾风骤雨般袭过去。

这可是三百人一起动手啊,莫说百万均级别的高手,即便是两百万均级别的强者也只有挨打的一份,不是挡不住,而是耗不起,因为每个人的灵力终究是有限的,即便你战斗力再强,灵元再强大,灵力终究有耗尽的时候,你能挡十道灵诀,百道灵诀,绝对挡不住千道万道,一旦灵元耗尽,只有等死,而且三百人一起动手,攻击从四面八方袭来,简直防不胜防,挨上一道,敌人会立即趁虚而入。

让所有人震惊的是,那陈落不闪不躲,更是不退反进,一步踏出,光华乍闪,扬起手臂,五指张开,伸手一抓,当即将袭来的一道抓了个粉碎,再踏一步,双臂舞动,四五道灵诀被他抓了个粉碎,袭来一道,抓一道,一道便粉碎。

此间,陈落踏步前行,不曾停留,光华乍闪,瞬闪之下,闪瞎众人视觉,蓝色衣袍在烈风中啪啪作响,黑色长发肆意乱舞,一张白皙阴柔的脸庞之上是那无畏的神情,双眸之中是那鲜血般的猩红暗涌,刀锋般的眼神睥睨万千,眉宇之间是那滔天的怒火,嘴角噙是那张狂的笑意。

双臂挥舞,袭来的灵诀皆粉碎,他如战神一般,孤傲独行,睥睨天下,所向无敌,诸般灵诀袭来,奈何不了他分毫,一道是,十道是,百道亦是,不行!全部不行,强大足以秒杀学员的灵诀完全承受不住他那极其普通的一抓。

叶鸿没想到这个人的战斗力如此惊人,大喝道:“所有人分散开来,以圆打点,我今天倒要看他能坚持到什么时候!”话音落下,正欲祭出灵诀,霎那间,陈落的身影凭空出现。

“杀你不过弹指间!”

光华乍闪,扬手一扣,扣在叶鸿的头顶,砰的一声,叶鸿闷哼一声,口鼻喷血,砰砰砰!连续三扣,当场丧失战斗力,跪在地上。

十六道灵诀袭来,陈落看也不看,挥臂一抓,灵诀当即溃散。

“一群不知死活的东西,今日既然你们要战,那我便陪你们战个痛快!”

豁然间,那陈落周身光华闪烁的频率骤然加快,如光暗交替,黑白交错,抬手雷霆,战四方。

一步踏出,光华乍闪。

一拳祭出,虎啸纵横。

怒眼一瞪,猩红暴捩。

战意是那无尽的战意!

怒火是那滔天的怒火!

狂傲是那无尽的狂傲!

人群之中,那陈落打的是最为普通的虎威无相拳,只是如此普通的拳法却是无人能够抵挡。

一拳,一人惨叫,一人倒地。

虎威无相拳,大开大合,龙行虎步,一步一拳,一拳一人,一人一声,皆倒地,无人能够幸免,谁也不能例外。

春风吹!战鼓擂。

战无边,战无境。

战!战!战!

“你!跪下!”

陈落一步踏出,缩地成尺,瞬间二十米,扬手一扣,那人口鼻喷血,跪在地上。

“跪下!”

砰!

“跪下!”

砰!砰!砰!

不行!谁也不行,灵诀是,人亦是,诸般灵诀奈何不了他分毫,三百余人近不得他身,他一拳犹如审判,触之皆跪。

“我心之怒,怒如火,怒欲焚天,我欲静,静不止,既如此,那我便让这怒火焚天而上。”

“好男儿,战四方,我欲战,便不止,要战就要战个淋淋尽职,战个昏天暗地,纵然天崩,纵然地裂,我亦不止。”

抬脚,迈步,出拳,人倒。

战意盎然,战滔天!

他如战神在世,所向披靡,霸战天下!

周围众人看的目瞪口呆,未小妖是,罗浮是,叶浅心是,云帆是,所有人皆是如此,他们不是没有见过虎威无相拳,但是从未见过有人可以将这一部只是黄级灵诀的拳法施展到这般淋漓尽致,那真是拳如虎,虎虎生威,威震四方,盖世无双。

他们也不是没有见过强悍之人,但从未见过一个人可以凶悍到这等程度,没有祭出灵诀,没有运转功法,只是凭借灵元之力施展最为普通的虎威无相拳将三百多人打的人仰马翻。

这一幕,叹为观止,看的人瞠目结舌。

不知何时,真不知道,所有人都沉侵在此间那热血沸腾的战斗之中。

战而止。

三百多人无一例外此时此刻全部跪在地上痛苦哀嚎着,所有人皆是头破血流,口鼻喷血。

这一幕太震撼,也太壮观。

望着这一幕,不少人忽然想起陈落没有来之前那个看起来神神叨叨的少女古怪的行为,她说趁着陈落还没有来,还不知道此事,让所有人赶紧离开这里,她说陈落不好惹,你们都惹不起,当时所有人都把她当作脑子出了毛病,现在想来,果真如她说的一样。

这个陈落真的不好惹,真的惹不起。

他连执法堂的人都敢打,三百人奈何不了他分毫。

这种人实在太可怕了。

远处人群中,以金星宇、云梅为首的两百余千钧荣耀团的成员一直站在那里,他们的神情复杂不已,有震惊,有庆幸,震惊的是这陈落凶悍的战斗力,庆幸的是羽化飞放弃让他们没有趟这次浑水,如若不然此时此刻跪在那里的就不止是三百人。

场内残留的力量波动卷着狂风,尘土飞扬,那陈落伫立此间,衣袂而动,发乱舞,此一战似若并未缓解他眉宇之间那滔天的怒火,反而更加厉害,脸上的神情也更阴沉,眼眸之中的猩红也变得更鲜艳。

他变了。

任何人都感应的出来。

变得森然,变得血腥,变得狂暴。

他只是站在那里,却如挡住了太阳一样,让周边的一切都陷入一种阴影之中,这阴影幽冷而又静寂,阴影之中,似若跟随着他的情绪而变化着,他的怒火,阴影之中谁都可以感受的出来,没有人敢动,生怕打扰到阴影中的静寂。

有人在动,是在爬,是封彪,他像似感受到什么,忽然转过身,当触及到陈落那双猩红的眼眸时,顿时吓的瘫痪在地上,浑身剧烈颤抖着,仿若被恐惧笼罩一样,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是执法堂的队长,今日你敢对我动手,我们执法堂一定!一定不会放过你,跟我们执法堂作对,没有人可以有好下场!没有,谁都不可以!”

“去把你们执法堂的人给我叫回来!”

陈落的声音亦是充满了静寂,给人一种孤冷的感觉,他的话让所有人都是一愣。

什么意思?

他要封彪叫执法堂的人做什么?

不知道!

没有人清楚!

“你这种人,我在中央学府见多了,你不要高兴的太早,我警告你……”封彪正说着,陈落雷霆之怒的暴喝声骤然传开:“去!把你们执法堂的人都给我叫过来!”

封彪吓的面如死灰,表情扭曲,刚开口,陈落的身影忽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一把将其揪起来,怒喝道:“你无需警告我,老子今天可以明确告诉你,我当你是执法堂你才是执法堂,我不当,你连个屁都不是,别说你是什么执法堂,就是光明殿老子也照打不误!”

“你不是要叫人吗?现在就去把你们执法堂的人都给我叫过来,今天叫不回来,老子把中央学府翻个底朝天也要灭了你!”扬手一把将封彪扔到传送广场,喝道:“去!有能耐现在就去叫。”

传送广场,封彪从地上爬起来,忍受着浑身剧痛,喝道:“好!好!好!陈落!有本事你给我等着不要跑!”而后,封彪通过传送阵传送出去。

“还有你!去把你认识的人统统给我叫过来!”

陈落甩手将叶鸿扔到了传送阵!

“你!你!还有你!”

陈落一口气将孟简、李默全部扔到了传送阵。

“把你们荣耀团的人给叫来!”

“还有你!”陈落揪住李端也将他扔到传送阵,厉喝道:“我今天也给你一个机会,把你认识的人都叫过来,不服的话,把你爹把你老师也叫过来!”

望着一个又一个的人被他扔到传送阵,周围的其余人简直无法理解,只觉这个人简直狂到了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地步,狂的仿若天地都不被他放在眼里。

他要做什么?

他究竟要做什么?

难道他打了这些人还不够吗?还要打执法堂的所有执法员?还要打天空、天罡、北斗荣耀团的所有人?他想挑战四大院不成?打开典籍,纵观学府历史,培养的亿万学员,出过的狂徒多不胜数,但从来没有一个人狂到这等疯魔的程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