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五章 星座之书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薛裳菀最近很郁闷,那一夜山巅激吻让陈落彻底闯入她的心扉,虽然嘴上不想承担,但内心深处却是感觉异常欢喜,许是爱情来的太快,让她有些无法适应,几天来无时无刻都在想着那个家伙,吃饭时想,睡觉时想,梦境中亦想,这种浓浓的思念让她根本无法静下心来修炼。

薛裳菀是骄傲的,即便内心再喜欢,也会装作无所谓的样子,更不会主动去找陈落,她在等,等那个家伙来找自己,可是等了一天又一天,一晃四五天过去,那个家伙根本没来找自己。

他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他是什么意思?

难道当那天的事情没有发生过吗?

那个吻又算什么?

眼看着开学的日子越来越近,薛裳菀实在是等不下去了,决定去看看那个家伙究竟在做什么,为什么不来找自己。

如果他是因为修炼的话,就原谅他。

如果他没有修炼也不忙的话,绝对不能原谅!

梦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当薛裳菀来到长信城的天启庄园时林老告诉她,早在几天前陈落就已经动身前往中央学府。得到这个消息后薛裳菀简直不敢相信,她如论如何也不会想到这个家伙不但没有找自己,而且还连招呼也没有打就这样走了。

那天晚上这个家伙还说一吻定情,还说要娶我,然后呢……然后就没有然后了,那个家伙直接消失了。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混蛋的渣男!

薛裳菀简直气疯了,骄傲的内心怎能容忍这般赤裸裸的情感诈骗。

“骗子!这个该死的骗子!”

“混蛋!大流氓大混蛋!”

在回去的路上,薛裳菀不停咒骂着陈落,发泄着心中的不快,或许是山巅那一吻让她期望太高了,以至于为根本无法接受这种结果。

“姑娘,相信命运吗?”

一道飘渺的声音传来,薛裳菀寻声望去,却见街道那里站着一位身着黑袍连衣帽的女人,衣帽很低,遮住了女人的容颜,看不清长什么模样,在她身前摆放着一张黑色桌子,旁边竖着一张幡旗,旗上写着命运二字。

薛裳菀现在的心情低落到了极点,怎会理会这等街头算命的江湖术士,只是当她刚转身要走,那神秘女人飘渺的声音再次传来。

“姑娘,相信命运吗?”

命运吗?

薛裳菀从来没有想过这个虚无缥缈的问题。

“姑娘,是不是感情受到了挫折?”

闻言,薛裳菀忽然止步,有些吃惊的望着不远处的黑袍女子,作为一名阵师,尽管造诣不是很深,但她知道占卜之道亦是阵法中的一个种类,而且还是一门非常玄妙的学问,不过占卜向来都是自古传承,懂得的人及其稀少,街头上的占卜人士多是一些坑蒙拐骗的江湖术士。

只是神秘女人的话引起了她的注意,好奇之下走过去,问道:“你刚才说什么?”

“姑娘,你应该是感情受到挫折了吧?”

“怎么说?”薛裳菀也算情窦初开,不曾想自己的第一场爱情就遇见了欺骗,感觉很受伤。

“姑娘若是相信的话,不妨转一转这星罗之盘,如此之下,我便可以推衍出姑娘的爱情。”

薛裳菀看了看桌子上的星罗之盘,却是有些看不懂,当她伸手触及的时候立即感受到一股玄妙的力量,这种力量很神奇,很玄妙,无法用言语表达,当星罗之盘旋转之时,黑袍女子幽幽一叹,道:“果然是这样……”

“什么意思呢?”薛裳菀实在是不懂。

“姑娘,我劝你远离那个人。”

“哪个人?”

“闯入你心扉的那个人,那个让你欢喜让你忧愁的人。”

闯入心扉?薛裳菀立即想到了陈落,她不确定陈落是不是闯入了自己的心扉,但可以肯定那个家伙的确让自己欢喜也让自己忧愁。

“为什么?”

“因为你恋上的那人命犯桃花。”

“命犯桃花?你的意思是他女人缘很好?”

“不,不是很好,而是相当的好。”

薛裳菀撇撇嘴,回忆着陈落,这个家伙长的不算英俊,充其量也只能算个俊秀吧,他的女人缘怎么可能会好,狐疑问道:“你不会是瞎说的吧?那个家伙相貌平平……”话未说完就被神秘女人打断,问道:“姑娘,你是因为他的相貌喜欢上他的吗?”

薛裳菀摇摇头。

“你恋上的那人与生俱来就有一种神秘感,每一个好奇的女人卷入其内都会陷入其中无法自拔,因为他太神秘了,神秘万千,一层又一层,你永远永远也无法探索完,当你意识过来的时候,却已然迟了,因为那个时候你已经迷失,最终悔恨终身。”

与生俱来的神秘感?

薛裳菀内心一怔,因为她忽然发现自己对陈落的感觉好像就是从好奇开始的,从第一次见面,怀疑他偷了自己的宝蓝鼠,第二次在石室怀疑他是否懂阵法,第三次……第四次,太多太多的好奇,每一次揭秘之后好像就会发现这个家伙身上新的神秘,如此循环,最终沦陷……天呐!

薛裳菀不可思议的望着对面的神秘女人,深深看了一眼,而后转身离去。

“姑娘,切莫忘记,一定要远离他,一定,莫要悔恨终生啊!”

薛裳菀止步又转身看了她一眼,没有说话,再次离去。

望着薛裳菀离去的身影,神秘女人幽叹一声,自语道:“唉……为什么就不肯相信我说的话呢,我真的是为你好啊。”

“那只家伙与生俱来神秘万千,这种神秘感对女人有着极其致命的诱惑,关键是他在不经意间总喜欢给人希望,然后又带来无尽的失望……”

“落花有意,流水无情正是因他而起,一秒天堂,一秒地狱,你们会永远在希望与失望中无尽的轮回,一次又一次,如此反复……”

神秘女子不知从什么地方掏出一本书籍,书是水晶书,翻开天蝎篇章,上面仿佛正在衍生着玄妙的符文。

“天呐!天蝎篇章果然开始按照这个家伙的轨迹开始衍化了……”

“天盘啊天盘,你能不能告诉为什么星座之书的天蝎篇章会择选那个家伙作为王座,我真的不想让天蝎座根据他的性格而衍化重组啊,这个家伙与生俱来就拥有神秘感,极具诱惑,偏偏他天生又是那么的无所谓,向来都是不拒绝,不主动,不负责,你让那些女人怎么办啊……”

“天盘啊天盘,你就帮帮我吧,我可是对天蝎座期待很大啊,千万不能让这个星座成为女人的怨念啊。”

“怎么办呢,无法重新择选他人,劝说这些女人好像又不太现实,难道天蝎座真的要成为悲剧了吗?”

“该死的星座之书,你选什么人不好,为什么偏偏选那个家伙作为天蝎篇章的王座啊,你选就选吧,为什么非要选这个拥有天命的。”

“你选天命就天命吧,为什么非要选个天命已被苍天审判为死刑的。”

“你选天命死刑也就罢了,为什么还要选个严重脱离天命轨迹的……”

“现在所有法则都在重组,如果一旦他们重组完毕,当发现这个家伙的时候……天呐!简直无法想象。”

“星座之书啊星座之书,你知道不知道这个家伙的前科真的很可怕啊,如若不然他的天命怎么会被直接审判死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