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梅塔主的阴谋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薛裳菀很郁闷,觉得自己和母亲简直无法沟通,甚至觉得没有共同语言已经产生代沟,郁闷的她跑到长虹阵塔,一见到师傅就委屈的把事情说了出来,梅塔主一听,惊疑道:“你娘竟然给你找了个未婚夫?岂有此理,竟然也不问问我的意思,就给我宝贝徒弟找男人,哼!裳菀,你不要担心,师傅给你做主,过两天我就去说道说道你娘。”

“还是师傅最疼我。”薛裳菀像似在母亲那里受了天大的委屈,听闻师傅给自己做主,扑进梅塔主怀里,说道:“师傅,你知道吗,娘亲说那个家伙是大潜力之人,竟然……竟然让我主动去和那人培养感情。”

“就你娘那眼光她能给你物色什么好货色,竟然还让你倒贴,该死!明天我见了你娘非要教训教训她不可。”

“就是!那个家伙还不如我呢,我娘偏偏说他是大潜力之人,当时把我气坏了。”

“什么大潜力之人,你娘连大世面都没见过,她哪知道什么是大潜力之人。”梅塔主轻抚着她的头发,说道:“不过你放心,师傅给你物色的男人那才是真正的大潜力之人啊!”

“师傅,你想哪里去了,我不是对娘亲介绍的那人不满意,我只是不满母亲把那个家伙夸的那么厉害,也不是,裳菀现在只想修行,根本不想太早的谈情说爱。”

“徒儿啊,你今年也已十七岁,老大不小了,跟我们那会儿,你这样的年纪孩子都能吸纳灵气了,更何况作为一个女人,如果连情爱也没尝试过,那算什么女人,师傅像你这么大的时候,玩的男人都能组成一个光明守卫团,所以,你要加把劲儿才行。”

“师傅!”薛裳菀娇羞呢喊了一声,正欲说话,梅塔主拍了拍她的肩膀,说道:“好啦,不要闹了,师傅正忙着呢,待会儿有一位客人要来。”

“师傅有朋友要来吗?”薛裳菀好奇询问,跟着师傅走进另外一间房间,却又看见令她吃惊的一幕,只见桌子上摆满了各种上等的灵果酝酿,当看见盘子里放着九颗殷红色的拇指大的果子时,再也忍不住,失声惊叫起来:“天呐,这不是凝神果吗?师傅,您这是要招待什么客人啊?”

凝神果,这可是一种极其珍贵凝练精神力的灵果,薛裳菀早已垂涎欲滴,奈何这种果子太过昂贵稀有,师傅每年才给她吃三颗,而现在师傅为了招待客人竟然一下子摆出来九颗。

“当然是贵客。”梅塔主神秘的笑了笑:“不然你以为师傅怎么会舍得摆出来这么珍贵的灵品,你以后可要给师傅争气才是,师傅这样做可都是为了你。”

为了我?怎么听着有点耳熟啊。

就在薛裳菀思维有些凝固的时候,外面传来敲门声。

“呵呵,来了。”梅塔主走过去,将房门打开,一个长的颇为俊秀的蓝衣少年正站在那里,手臂两侧各驾着两个锦盒,看见这少年,薛裳菀的神情彻底惊呆了,美眸大睁,仿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是他!

陈落!

又是这个该死的混蛋。

是的,她不敢相信,父母不惜从藏室拿来大量灵品招待陈落已是让她无法接受,现在师傅为了招待他竟然不惜摆出了凝神果,这都是怎么了,怎么一夜之间自己最亲近的人都对陈落这么好?这个家伙不就是打开了第八道灵脉吗?至于吗?自己打开第八道灵脉的时候好像也没享受这种待遇啊。

“哎哟,小落落,你来就来呗,怎么还拿东西啊,和梅姨这么见外吗?”

一声小落落喊的陈落浑身起鸡皮疙瘩,只是当看见里面的薛裳菀时,神情也是一怔,张张嘴,却是没有说话,仿佛很无奈的样子,跟梅塔主打过招呼后,对着薛裳菀笑了笑:“真巧啊,又见面了。”

“怎么又是你!”

熟悉薛裳菀的人都知道她是一个安静的女人,在她那张清丽绝伦的脸上几乎很难看见大喜或大悲,不过今天她脸上的表情恐怕比一年加起来还要丰富很多。

“又?”梅塔主颇为好奇,问道:“宝贝徒儿,你们今天见过面吗?”

“师傅,他……他……娘亲给我介绍的人就是这个家伙啊!”薛裳菀盯着陈落,一双美眸甚是复杂,有生气,有害羞,生气的是原本属于自己的关怀现在全部被陈落夺走了,害羞的是见到陈落眼中古怪的笑意,就让她想起在家里时候娘亲说她的那些糗事。

“哦?”梅塔主惊疑一声,内心暗道,难道容婆子也知道了小落的身份?不应该吧,没有多想,笑道:“徒儿啊,你娘可真是有眼光啊。”

薛裳菀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她清晰记得刚才师傅还鄙视娘亲没有眼光,怎么一听那人是陈落,态度立即就变了呢。

“师傅,您刚才不是说……”

“此一时彼一时嘛,来来,坐下说话。”

“这个……梅、梅姨。”陈落硬着头皮喊了一声梅姨,道:“我待会儿还有点事儿要办,今天……”他消受不了梅塔主的热情,而且总觉得今天的事儿好像哪里不对劲儿,只是刚开口就被梅塔主打断:“这孩子,你能有什么事儿,来来……陪梅姨聊聊天。”

梅塔主根本不容反对,一手拉着陈落一手拉着薛裳菀直接把他们摁在椅子上。

望着梅塔主,望着满桌子的珍贵灵品,不止陈落觉得熟悉,薛裳菀觉得这一幕更加熟悉,几乎和在家吃午饭时的情况一模一样啊,那是真的一样,简直太像似了,容会长和梅塔主同样都很热情,同样都在暴露着薛裳菀幼时的糗事,不同的是容会长说的是薛裳菀生活上的糗事,而梅塔主说的是她学习阵法时的糗事,她们同样都想把薛裳菀推销给陈落,不同的是,容会长委婉了一点,而梅塔主则更加直接。

“小落,你看梅姨这徒儿长的还算精致吧?不信的话你可以随便在金水域找人比一比,看看这脸蛋儿,光滑柔嫩,不施粉黛却是美丽绝伦。”梅塔主像展览一件灵宝一样,在薛裳菀身上比划着,道:“还有这曼妙的身段儿,该挺的挺,该翘的翘,整个金水域你绝对找不到比梅姨这宝贝徒儿更好的姑娘。”

陈落傻眼了,而薛裳菀更是早就被师傅的惊人举止给吓的脑海一片空白,呆愣在那里,思维彻底凝固。

“小落,你跟裳菀的年纪都不小了,今天梅姨就替你们做主,不如先把亲事定下来?”

“梅、梅塔主,您在说笑吧。”

陈落现在终于意识到哪里不对劲儿了,仔细一想,敢情那个容会长和这梅塔主是要撮合自己和薛裳菀啊。

“梅姨可没有开玩笑。”

“不好意思,我还有事儿先走了。”陈落站起身,不惜施展残影三动,直接开门逃离出去。

“这小子跑这么快,看来这是没相中啊。”看见陈落溜走,梅塔主并没有追赶,反而是在那里自言自语的说着什么。

“师傅,您怎么可以这样……”薛裳菀的意识仿佛才刚刚从深深的震惊中反应过来,娇脸布满了羞怒之色,美眸都含着委屈的泪水,幽幽说道:“师傅,你觉得我很丑吗?”

“丑?我刚才还夸你漂亮呢。”

“那我是白痴吗?”

“谁说你是白痴了?”

“既然徒儿在你们眼中不丑,又不是白痴,为什么你们一个个都想方设法的让我嫁给他,娘亲是这样,您也是这样,好像我占了多大便宜似的,我就想不明白,陈落那个家伙到底有什么好的,他到底给了你们什么好处,你们干嘛那么喜欢他?”

“师傅也是为了你好啊!”梅塔主语重心长的说道,容会长看上了陈落是天启阁阁主的身份,而梅塔主则看上了陈落是逍游子的身份,容会长答应过不能泄露,而梅塔主也答应过不能泄露,只是叹息一声:“以后你会明白的。”

“呵呵……我明白?”薛裳菀气极而笑,神情委屈到了极点。

“现在不是你明白不明白的问题,而是陈落这个家伙好像没有相中你啊。”

不提这个还好,一提这个原本就接近崩溃的薛裳菀只觉怒火在燃烧,仿若失去理智一样,气的咬牙切齿,怒喊道:“那个家伙只不过打开了第八道灵脉,他有什么了不起的,凭什么看不上我,该死的。”说着就要冲出去找陈落算帐,不过却被梅塔主拦住。

“傻丫头,干嘛这么冲动,师傅早就做了两手准备,唔,算算时间也差不多了。”

“不行!我要去教训那个狂妄的家伙。”薛裳菀现在只想狠狠的揍陈落那个家伙一顿,不过话音刚落下,一个蓝衣少年出现在门口,不是陈落又是谁,他似乎看起来虚弱无力,浑身软绵绵的,站在那里摇摇欲坠,扶着门框,指着桌子上的果子,虚弱道:“那玩意儿不对劲儿。”而后指着梅塔主,道:“你……你个老娘们儿……阴我……”没有说完,噗通一声,已是昏倒在地。

“他……他怎么了?”

“昏过去了呗,还能怎么了。”

“昏过去了?师傅您……”正说着,薛裳菀也感觉头晕目眩起来,捂着额头,仿若天旋地转,虚弱无力的呢喃到:“师傅,我……”亦没有说完,昏迷过去。

望着昏迷过去的陈落和薛裳菀,梅塔主颇为得意的点点头:“幸好我做了两手准备啊,不然还真不好办,唔,好徒儿啊好徒儿,为师虽然不知道你娘看中了陈落什么,不过为师现在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过几天为师将他布置的阵法公布出去,定然轰动世界,而且陈落这个家伙在阵法领域的天赋非凡,将来一定是阵法界的领军人物,更何况小伙子人品也不错,如果你能和他修正成果,以后就等着享福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