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崩溃的薛裳菀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还有将近一个多月的时间就是中央学府考核的日子,金水域的学子们都在努力修行,进入最后冲刺阶段,薛裳菀也不例外,尽管她拥有得天独厚的命之灵海,通过考核基本上是板上钉钉,不过还是会每天坚持修行,因为除此之外,她也找不到其他事情做,最重要的是中央考核必定高手如云,谁又知道到时会是什么样的情况呢。

似若正午,薛裳菀从静修室内走出来,因为师傅今天让她去一趟长虹阵塔,洗漱完毕,穿戴整齐,跟父母打过招呼后,正要离开,母亲的声音却传来。

“丫头,马上就要吃午饭了,你这是要去哪?”

“去阵塔呢,师傅让我过去一趟。”

“吃过饭再去吧,中午的时候家里要来一位客人,你也留下来一起吃吧。”

客人?

薛裳菀撇撇嘴,她是一个喜欢安静的女孩子,不喜欢吵闹,说道:“娘亲,你也知道我不太习惯和陌生人在一起吃饭。”

“若是其他客人我也就随你了,可是今天来的这位客人比较特殊,你必须留下陪客。”

“陪、陪客?”薛裳菀一时反应不过来,美眸眨巴眨巴了几下,仿佛不敢相信这句话是从母亲嘴里说出来的,过了好大一会儿,才惊疑道:“您刚才说什么?让我留下陪客?什么客人啊,怎么还要我来陪?”

“让你留下就留下,哪来那么多废话。”容会长有些不耐烦的挥挥手,道:“我和你父亲正在忙呢,你也过来搭把手。”

“娘亲,到底是谁要来啊?”薛裳菀好奇的跟进去,只是刚踏入客厅,她就愣住了,望着桌子上那一盘盘灵品佳肴,只觉难以置信,呢喃道:“云灵露酿,花月莲果,北极血珊瑚,青灵泉水,天呐!娘亲,我们不过了?”薛裳菀知道,不管是云灵露酿还是花月莲果乃至北极血珊瑚、青灵泉,这些可都是家里珍藏了很多年的灵品,实在无法想象究竟是什么客人要来,竟然让父母这般破费。

仿佛意识什么,薛裳菀神色一喜,问道:“娘亲,是不是外公要来?”

“你外公云游四海,不知道在哪逍遥快活呢,他才懒得过来。”

“如果不是外公,我爹他怎么舍得把自己珍藏的灵品拿出来,这也太反常了吧。”

“你个死丫头,难道在你眼里,老爹就这么小气吗?”薛云山走了出来,狠狠瞪她一眼,说道:“什么叫只有你外公来了,我才……”话还没有说完就已停止,因为他发现妻子那种是笑非笑的目光已经扫了过来,所以很识趣的闭上嘴。

忽然间,外面传来一声马嘶,容会长笑道:“哦?可能是我们的小客人来了呢。”

“哈哈哈!应该是。”

薛云山大笑着前去开门,容会长也跟了过去,薛裳菀更是好奇的跑过去。

门开,看见一辆马车停在外面,一个蓝衣少年从车内捞下来四个锦盒,左右双臂各夹着两个,当少年转过身时,薛裳菀神情顿时惊呆,她万万没想到让父母如此破费招待的贵客竟然……竟然是陈落。

“小落啊!我和你伯父只是邀你过来吃一顿便饭,你怎么还拿着东西过来了呢。”

“小落啊小落,看来你把伯父当外人了啊!”

域主大人夫妇热情接待,陈落礼貌问候,走进院子,只留下神情尽是错愕的薛裳菀在那里发呆,因为她想不明白父母怎么会认识陈落,他们有交际吗?没有吧?而且还一口一个小落,他们认识了很久了吗?我怎么一点也不知道,如若只是仅此也就罢了,在入座用餐的时候,更让她目瞪口呆的是,父母对陈落可谓是关怀备至,嘘寒问暖,恨不得把所有珍藏的灵品全部推到这个家伙面前。

望着这一幕,薛裳菀甚至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有一种错觉,觉得此时此刻陈落才是他们的亲儿子,而自己只不过是父母在路边捡来的。

“呵呵,小落,上次给你送去的灵海笔记有什么不懂的地方吗?我们家裳菀从小就笨手笨脚,记录的笔记可能也比较粗心,如若你有什么不明白的地方……”

薛裳菀越听越不对劲儿,什么灵海笔记?什么比较粗心,猛然一想,惊疑问道:“娘亲,你……难道你把我的笔记……”

“是啊,怎么了。”

“那是我的笔记啊。”

“那又怎么了,你早就开辟出命之灵海,借给小落看看怎么了,看把你小气的。”

“你们随便拿我的东西送人,竟然还说我小气,我……”薛裳菀欲哭无泪。

“丫头,你也真是的,不就是一本笔记嘛,对了,你好歹也开辟出了命之灵海两年多了,以后把自己的经验心得跟小落分享分享知道吗?”

容会长不愧是荣耀公会的会长,说起话来不容任何人拒绝,饭桌上更是独揽大权,连大域主都没有说话的资格,而后呢更是把薛裳菀从小到大的事情说了出来,说的薛裳菀尽是害羞,她不止一次试图阻止,可是没有用,容会长根本就是把她的糗事当作笑话讲给陈落听。

“呵呵,小落,说出来你可能都不信,我们家裳菀第一次尿床的时候……”

薛裳菀现在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一直扯动着母亲的衣角示意她不要再说下去,听见这句话,只觉得脸颊滚烫,睁大眼睛,急忙说道:“娘亲,这种事情你怎么能告诉外人……”

“呵呵,你看这个傻丫头竟然还害羞了呢,有什么可害羞的,本来就是你自己做的事情嘛。”容会长调侃取笑着:“呵呵,傻丫头害羞起来还挺漂亮的嘛。”

“娘亲!”薛裳菀简直快要崩溃了,那张原本清丽绝伦的容颜此刻尽是殷红,瞪着美眸,羞涩说道:“你不要胡说了好不好!”

“我什么时候胡说了,说你漂亮不行,难道说你丑吗?你让小落说说,我们家裳菀漂亮吗?”

“这个……”坐在对面的陈落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回答,神色有点古怪,因为他没想到薛裳菀的母亲会问自己这么一个古怪的问题,不过还是点点头,说了一句漂亮。

崩溃了,薛裳菀从未这般尴尬过,她也不知道今天娘亲到底发什么神经,竟然还问陈落,更可恨的是这个家伙还一脸犹豫?想了半天,才勉强说出自己漂亮,该死的家伙,很勉强么?

“小落啊,我们家裳菀呢,有时候脾气不太好,你以后多照顾照顾她,尤其是进入中央学府以后,那地方很乱,你们一定要互相照顾才行……”

这一顿饭吃的薛裳菀十分尴尬,坐立不安,将近崩溃,而陈落也颇为不爽,因为看见薛裳菀羞涩尴尬的模样,让他想笑却又不好意思笑出来,憋的浑身难受,气氛似乎有点尴尬,薛云山提议带着陈落去书房看看,待他们离去后,薛裳菀压抑的愤怒终于爆发了。

“娘亲!你刚才干嘛一直当着外人的面说我的糗事,你知道不知道这样让我很尴尬!”

“有什么好尴尬的,反正是你的糗事,说出来逗逗乐子,让大家笑笑不是挺好嘛。”

“娘亲啊,你要逗乐子也没必要拿我的糗事逗乐子吧?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啊。”

“傻丫头,说什么胡话呢,娘亲也是为了你着想。”容会长一边品尝着云灵露酿,说道:“像陈落这种拥有大潜力之人,现在不下手拿下,如果等他进入中央学府再出手可就迟咯。”

“可这和我有什么关系?你和爹愿意拉拢谁就拉拢谁,干嘛说为我着想。”薛裳菀知道不管是父亲还是母亲,拉拢和投资人才是必要的手段,她虽然不赞成,却也不会反对。

“傻丫头,你怎么一点也不开窍呢,娘这是在给你找未婚夫呢。”

什么!

薛裳菀噌的一下站起身,惊魂失色,骇然道:“未、未婚夫?天呐!我没听错吧?”

“干嘛一惊一乍的,你也老大不小了呢,我在你这个年纪早就开始谈情说爱了呢。”

“可我还小啊,我还要考中央学府呢,我谈什么情说什么爱啊,你不是经常教导我,现在主要心思是修炼吗?”

“以前是以前,那是没有遇见像陈落这种大潜力之人,现在遇见了,自然要抓紧,如若让他溜了,到时候后悔就来不及了,你娘我那个时候就下手迟了,所以才找凑合找了你爹这样一个没出息的人,你知道不知道……”

薛裳菀现在哪有心情听她母亲和父亲之间那点事儿,说道:“你们到底和那个家伙是怎么认识的,我怎么一点都不知道。”

“你整天就知道修炼,什么事情也不关心,又怎会知道。”容会长示意她坐下,说道:“我已经把你的笔记给了他,到时候借着这个理由,你没事儿的时候多去找找陈落,感情是慢慢培养出来的,一旦让他习惯你的存在,你就可以牢牢的攥在手心。”

“和陈落培养感情?”薛裳菀深吸一口气,强忍崩溃的内心,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说道:“娘亲,听您的口气,怎么好像我嫁不出去的样子,难道女儿在你心里就那么差劲儿吗?现在已经沦落到倒贴的程度了?跑过去主动跟人家培养感情?”

“不是告诉过你了嘛,陈落这种大潜力之人,一定要主动出击,这样才能把他拿下。”

“大潜力之人?陈落这个家伙不就是打开了第八道灵脉吗?他有什么了不起的,我和他比哪差了?我不止打开了第八灵脉,而且也成功开辟出命之灵海,陈落那个家伙能不能开辟出命之灵海还是未知数呢,就算他也开辟出命之灵海,充其量也和女儿一样吧,我不比他差啊,干嘛要主动去跟他培养感情。”

傻女儿啊傻女儿,你只知陈落打开了第八灵脉,却不知道他还是天启阁的主人啊,有尉天龙的帮助,天启阁成为世界级大商阁只是时间问题,如果你嫁给陈落,到时候要什么有什么啊,那小日子绝对比你娘过的滋润一百倍啊。

关于陈落的身份,尉天龙曾经交代过不让她透露给其他人,所以,容会长也只能模糊的说陈落潜力很大很大。

“娘是不会害你的,听我的没错。”

此间,薛裳菀已是不知该说什么好,尤其是母亲让她主动去跟陈落培养感情,让她很受伤,又气又恨,气的自然是母亲一副她嫁不出去的口吻,恨的自然的是陈落这个突然冒出来的‘未婚夫’,那个该死的混蛋到底耍了什么手段,怎么把爹和娘亲哄的团团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