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疯女人的留言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呵呵呵呵……”

“斩人杰,摄神灵,灭命途,傲天地……呵呵呵,笑话,一个笑话,天大的笑话。”

梦境中似若听见女人诡异的笑声,当陈落的灵魂苏醒,像似又出现在无边无际的虚妄火海之中,没有苍天,亦没有大地,只有无尽的黑暗,无尽的火焰。

“光明,你有何资格审判我!”

那诡异的声音持续传来,陈落试图寻找着声音的源头,可惜根本找不到,女人的声音仿佛来自遥远的地方,又仿佛近在咫尺,更像到处都是。

这个疯女人到底是谁?死的还是活的?

不知道。

“黑暗,你又有什么资格审判我!”

“呵呵……是她吗?是那该死的女巫吗?呵呵呵……一定是她。”

什么光明,什么黑暗,什么女巫,陈落只感有点莫名其妙,过了片刻,女人的声音不再愤怒,反而变得充满忧郁起来。

“不要相信女巫,永远不要相信她,不要相信……她在找你……一直都在。”

“不要相信十二座,永远不要,十二神座,十二天座,十二地座,十二星座,十二光明座,十二黑暗座,十二人灵座,不要……统统不要相信。”

“你在吗?”

“你在哪里?”

“你一定在某个大世界,对吗?”

“如若你真的能听见,请一定要来玄黄世界找我,一定……一定要!我在这个世界的中央学府等你,永远等你,等到你出现为止。”

嗯?

忽然听见玄黄世界,陈落不由一惊,这不是自己所在的世界吗?这个女人还说什么在中央学府等?她到底在对谁说话?还有那些什么神座,什么天座,什么地座究竟是什么东西,女巫又是哪个家伙?

一个字,乱。

正思索间,只感灵魂不适,虚妄之火袭来,将其焚烧。

也不知过了多久,当陈落睁开眼,发现自己躺在一张颇为舒适的床上,抬头四处张望,这里好像是一间客房,而且还是豪华客房,房间内有小清凉阵,小清风阵,小清新阵,三大小清阵笼罩着,其内气候适宜,微风轻抚,空气清新,甚是舒爽。

呆坐在床上,脑海中回忆着刚才的梦境,心中十分疑惑。

不知道梦境中的女子究竟是谁,也不知道她这些话到底对谁说的。

不过,她现在真的在这个世界吗?而且还是在中央学府?

想了一会儿,却是越想越乱,越想越迷茫,摇摇头,不再去想,又不管自己的事儿,想这些做什么,站起身时赫然发现自己竟然是光着身子,陈落赶紧又坐下,四处找了找,自己的衣服没有找到,不过在床边却发现一件崭新的白色衣袍,试了试,竟然非常合身。

其实,他不太喜欢穿白色的衣服,因为小的时候穿白衣服隔三差五就被人当作女孩子,自打那以后,再也没有穿过,而且就连头发也都经常散着,看着镜中的自己,仿佛又回到了小时候,叹息一声,似乎对她这张阴柔秀气的面孔感到十分无奈。

先将就着穿吧。

打开门,刚踏出一步,突然一道声音传来。

“公子,你醒了。”

陈落转身一看,这才发现旁边还站着一位少女,少女看起来十五六岁的模样,穿着侍女的装束看起来颇为乖巧。

“这是什么地方?”陈落还隐隐记得昨天和尉天龙好像还有域主大人在一起喝酒来着,至于后来发生什么并不记得。

“这里是天启庄园,我是侍女小离,公子,水已经给您备好了,您需要先洗漱吗?”

陈落点点头,只是简单的洗了洗脸,没过一会儿尉天龙这个家伙就走了过来,问及昨天的事情,尉天龙笑道:“你和老薛俩人一直互相敬酒,我可是拦都拦不住,你倒还好,睡觉的时候还有意识,老薛那个家伙完全是被我扛出去的啊。”

“原来域主大人也不胜酒力啊,我还以为挺能喝呢,你说域主大人也真是,自个儿不能喝干嘛偏要灌我那么酒,最后把我灌倒了,他也被抬走了。”

“他很少喝酒的,这次算是破例了。”尉天龙耸耸肩,道:“现在应该在家跪搓板呢。”

“域主大人怕老婆?”这个八卦陈落颇为喜欢。

“不是一般的怕,在我们上学那会儿,她老婆是出了名儿的母老虎。”

“哈!”陈落大笑。

尉天龙早已差人准备好了饭菜,两人随便吃了点,陈落也就直接告辞了,因为现在差不多已经是傍晚,明天可就是金水域会试呢,这件事儿可不能耽误,尉天龙知道他要参加会试,所以也没有挽留,差了一辆马车送他离去。

明天金水域会试就要正式开启,域内三十所学院的学徒差不多今天都已经到齐,分别住在各自早已订好的庄园内,来的时候屠老头儿对他说过地址,很快陈落便找到客运来庄园,这家庄园比起天启庄园的环境差的可不止一星半点,简直就是一个在天一个在地,别说什么三大小清阵,就连房间都是十几二十人合住。

这次小金沟的学徒也全部来了,将近百十号人,和大家打过招呼后,却并未发现屠老头儿的影子,询问之后,牛虻说屠老头儿把他们安置在这里后就走了。

“屠老头儿这院长当的可真够省心啊。”

虽然屠老头儿说创建小金沟的目的只是锻炼学徒,可这也太锻炼人了吧,没有阵法辅助不说,灵丹也不发,甚至学院连个老师都不雇,一切都靠自学,有时候他觉得牛虻都比屠老头儿有资格做小金沟的院长。

夜间,陈落看其他人都在修炼,他也坐起来,查看了一下体内的情况,十道灵脉已是畅通无阻,狂暴的灵力似若岩浆又如海啸般波涛汹涌的在灵脉流淌着,只要机会合适,开辟出灵海自然是水到渠成的事儿,只是不清楚自己这十道变异灵脉究竟能不能成功开辟出灵海。

陈落觉得等此次会试完毕后,一切准备充足再开辟。

一夜无话。

清晨之时,陈落醒来,发现偌大的房间只剩下自己,赶紧穿好衣服,刚站起身,一个老头儿就走了进来,穿着整洁的衣袍,端着一个盘子,盘子上面摆放着一些果子和酝酿。

“哟,陈大少终于醒了啊。”

这是屠老头儿,尽管陈落很不愿意相信,但眼前这个人摸狗样笑的一脸猥琐的老头儿真的是小金沟的院长、长信阵塔的塔主屠开元,看着屠老头儿将盘子端到自己跟前,看着他那张堆满关怀笑意的老脸,陈落一时间有些发蒙。

“吃啊,愣着做什么。”

“我说屠老头儿,你脑门被驴踢了?还是咋地?这可不像你的作风啊。”

“臭小子怎么说话呢,对你好点,还不知好歹了。”屠老头儿佯怒笑骂。

“无事献殷情非奸即盗啊!”陈落很不习惯屠老头儿用这种态度对待自己,尤其是被那双贼溜溜的眼睛盯着,让他只感浑身发毛,想了想,问道:“咱可事先说好的,此次会试,我尽力而为,你也别指望我拿去拿第一。”

“嘁,你小子还真会往自己脸上贴金,你虽然打通了七道灵脉,而且道道变异,可惜始终没有开辟出变异灵海,想拿第一?根本没门,就算你开辟出变异灵海,希望也不大。”

嗯?

既然不是因为这件事儿,那屠老头儿还会为什么事儿对自己献殷情呢?

屠老头儿也被陈落那双眼睛盯的浑身不自在,故作掩饰的咳嗽两声,说道:“赶紧吃,大伙都等着你呢,会试马上就要开始了。”

陈落仔细思索着,越想越不对劲儿,可至于哪里不对劲儿一时间也想不明白,再屠老头儿再三催促下,只能先随便啃几个果子,然后跟着大伙前往试炼广场参加一年一度的金水域会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