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说服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怪事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

自从签订了神秘契约,怪事儿是一桩接着一桩,先是灵魂异变,然后灵脉异变,现在连精神力也都发生变化,不过,怪事儿归怪事儿,似乎怪的对陈落只有好处,既如此,那就继续让它怪下去吧。

这日,晴空万里。

陈落望着一个房间里的宝箱有点哭笑不得,宝箱是刚才尉天龙来看他时顺便送过来的,刚开始他并不知道是什么,也没在意,就在刚才打开之后,让他险些失声大叫,宝箱里面摆满了白玉瓶,而瓶子里面不是其他,竟然全部都是一些丹药,陈落看了看,几乎上都是他这个阶段比较适合的灵丹。

突然想起尉天龙临走时说的一句话,先吃着,吃完了商行还有很多。

“这么多灵丹就算是当糖豆嗑也得嗑不少日子啊!”

尉天龙的财大气粗着实让陈落有些无法消受,除了灵丹,还有五块巴掌大的水晶,水晶里面记载着五部灵诀,正是第一境界的五大灵诀,七髓‘虎威无相拳’,六髓‘残影三动’八髓‘奔雷手’,八髓‘大地厚土拳’,七髓‘金蛇缠丝手’,这五大灵诀所蕴含的精髓差不多已是市面上最高。

“老尉这人可真厚道啊!”

陈落琢磨着这么多灵丹自己也吃不完,留下一些儿赶明儿给尉天龙送过去,五大灵诀,他的虎威无相拳已经修到圆满,残影三动也已巅峰,而且他手中有一部九髓残影三动的灵诀,其他三部灵诀倒是没事儿的时候可以修炼修炼。

唧唧声传来,旋即,一只蓝色的小老鼠从床底下窜了出来,速度极快,窜到箱子里面,站在起来,一双小爪子捧着一个白玉瓶,鼻子对着瓶口使劲嗅着。

“小家伙的鼻子可真灵啊。”

蓝色的小老鼠正是陈落从薛裳菀那里悄然无息顺过来的宝蓝鼠,房间内已经被他布置了阵法,宝蓝鼠根本出不去,所以也就由它乱窜。

砰的一声,小家伙竟然将白玉瓶的盖子给咬了开来,捧着白玉瓶就要望嘴里倒,陈落赶紧伸手制止,却还是迟了,一颗灵丹已被小家伙倒进嘴里,偷吃了一颗也不停留,瞪着小腿就窜到了床上。

“小家伙你可真馋嘴啊,还真不怕毒死你。”陈落打开瓶子瞧了瞧,竟是上等聚灵丹,不由惊叹道:“小家伙嗅宝的本事不愧是天下第一啊,宝箱之内就这瓶灵丹珍贵。”

唧唧,床上的宝蓝鼠咀嚼着灵丹发出嘎嘣嘎嘣的声响,叫了两声,又窜到床底下。

这时门外传来牛虻的声音。

“陈落,你在里面吗?”

陈落应了一声,从宝箱里拿出来七八瓶灵丹,打开门,递给牛虻。

“这是什么啊?”牛虻打开瓶子一看,神情一惊,脱口喊道:“聚灵丹。”

灵丹是一种奢侈品,至少对牛虻来说是这样,活到现在他吃过的灵丹几乎一只手都能数的过来,因为这玩意儿实在太贵了,莫说是他,就是普通人家也很难吃的起。

“你自己留一些,其他的都分给小金沟的学徒吧。”

“不行!不行,这太贵重了。”牛虻知道灵丹的价值,尤其是这种上等的聚灵丹,价值之高让人咋舌。陈落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得了,你跟我客气什么,赶紧收下。”

牛虻说什么也不收,陈落转移话题,问道:“刚才你找我什么事儿来着?”

“外面有人找你,他说是你以前在小罗天的老师。”

“老师?”陈落轻咦了一声,然后离开,蓦然,他忽然想到牛虻这家伙肯定会趁自己不在,把灵丹放到自己的屋里,转过身,果然,这个家伙正要开门。

“老牛,别怪我没提醒你,我的房间有阵法,你小心点。”说罢,直接离开。

牛虻推了推门,却像推墙壁一样,竟然推不动,咂咂嘴,望着怀里的七八个白玉瓶,又瞧了瞧陈落离去的背影,心头颇为复杂。

此时此刻,小金沟学院门口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站在那里,老者头发灰白,穿着一件朴质的衣袍,陈落走来,看见老者,神情一怔,内心微微酸楚,来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克,如果说小罗天还有他留恋的人,那么就只有这位王克老师。

“王克老师。”

在小罗天修行的日子里,王克老师对他十分照顾,时常悉心教导。

王克看见陈落时,情绪也颇为复杂,拍了拍陈落的肩膀,示意随便走走,两人就这样一边走一边聊,聊的多是一些陈落在小罗天修行的趣事,聊到陈落经常外出时,王克脸上尽是自责,道:“都怪我那个时候对你督促不够,太过放你自由,不然……”摇摇头,叹息一声,小罗天对高级学徒的管教不是那么严,只要你的修为进展够快,小罗天不会阻碍你做任何事情,当年陈落的修为在小罗天是数一数二,每次考核也都名列前茅,对此,小罗天自然不会管他。

“老师不必自责,都是我不争气。”

尽管陈落并没有侵染,但被光明守卫团关押了一年多,落了一个侵染黑暗的罪名,他始终觉得很对不起教导自己的王克老师。

“在小金沟还好吧?”

陈落点点头,道:“小金沟没有小罗天优越的修行环境,不过却能培养学徒的独立能力,将来即便考不上中央学府,也可加入荣耀团自力更生。”

“屠塔主是一个很有想法的人,我也很佩服他。”王克称赞了屠老头儿几句,道:“屠塔主创建小金沟的目的并非是为了争夺什么荣耀,他收留任何想修行的学徒,采取自由式教学,亦是想让这些学徒将来外出闯荡时懂得独立照顾自己,我们长信城缺少这样的学院,金水域乃至整个世界都缺少这样的学院。”

时至傍晚,暮色降临。

“时候不早了,你回去吧,以后要认真修行才是,知道吗?可不能再像以前那么贪玩,我现在虽然已经不是你的老师,不过以后如果遇到修行方面的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王克叮嘱着,语重心长的关怀着。

陈落强忍着内心的酸楚,深深鞠躬,而后道别。

“唉……”望着陈落的背影,王克摇摇头,又是一声叹息。

入夜,小罗天学院,大殿上。

院长,李执事以及几位老师都坐在这里,他们的目光都盯着王克,因为院长已经决定将陈落劝回来,由王克去说服,此时此刻他们都在等待着结果。

“王克老师,你倒是说话啊!”

有人催促,王克站起身,对院长说道:“今天我和陈落聊过了,他在小金沟生活的很开心……”

“什么意思?”院长凝眉一皱,问道:“如此说来,陈落是不愿意回来吗?”

“应该是吧。”

“王克老师,什么叫应该是吧。”李执事言语刻薄,说道:“你该不会是没有问吧?”

“我的确没有问,你让我如何开的了这个口。”王克的心情似乎也十分低落,不再忍让,怒斥道:“当初是你们把陈落逐出,逼他离开,现在又想招他回来,是人都有自尊心,你们觉得他会回来吗?”

“哼!”李执事不屑冷哼,道:“没本事就是没本事,让你办一件事都办不成,小金沟要什么没有什么,而我小罗天有上等阵法辅助,又有灵丹妙药供给,资源充沛,堪称金水域第一,只要我给他开足条件,我就不信他不回来。”

“如若是换做其他弟子,或许会为了修行资源回来,可是陈落不会。”王克凛然说道:“我了解那孩子,莫要看他表面温和,其实他的性子却是十分刚烈,似若烈火,莫说你给他开足条件,为其阵法辅助灵丹供给,即便你给他一座金山,他也断然不会回来。”

“放屁!”李执事一拍桌子站起身,喝道:“我就不信他这么不识抬举,哼!过些日子,我亲自去找陈落,我给他开足条件,给足他修行资源,到时候看他会不会回来。”

“李执事,我劝你还是放弃吧,陈落不会回来的。”

“啧啧……”李执事突然笑了,笑的十分得意,道:“王克老师,你不会忘记两天后于大师就会来到我们学院吧,于大师是我们小罗天走出来的,这次为了帮助我们小罗天,他已然答应带五位学徒前往小佛灵界观‘天悟碑’”

“开悟碑,它的神奇不用我多说了吧,那可是连傻子都能变成天才的存在,我给予他一个名额,到时即便我们不说话,他也一定会跪在地上求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