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落樱的身份

马上记住龙王传说网,www.longwangchuanshuo.com,如果被任意浏/览/器转/码,阅读体验极差请退出转/码阅读.

这几天屠老头儿很高兴,内心大为畅快,仿佛压抑了多年的不爽尽数发泄出来,的确,小金沟自创建以来,一直背负着金水域倒数第一的名号,这让好面子的屠老头儿在老友面前十分没面子,如若仅此也便罢了,偏偏小罗天那些个学徒隔三差五就欺负欺负小金沟的学徒。

屠老头儿是看在眼里,急在心里啊,可是又能怎么办呢?自家的学徒都是穷苦出身,而且资质也不是十分好,论打架哪会是小罗天的对手,总不能他抄起家伙把那些小罗天的菜鸟们给揍一顿吧?所以屠老头儿很憋屈,非常憋屈,这口气足足压了好几年,直到前几日青石台一战,这口恶气才算出了。

一想到陈落在青石台的表现,屠老头儿就忍不住想大吼一声爽!尤其是当那劳什子卓卫东和高飞被陈落打下台,当时的他真想站起来,吼叫一首曲儿。

“尽管咱家不想,但也不得不承认,陈落这小子当真是双绝天赋,盖世无双啊。”

其实屠老头儿一直没有放弃让陈落加入阵塔,让他加入小金沟也不过是缓兵之计,等有机会威逼利诱让他加入阵塔,不过自从发现陈落不止在阵法方面有变态天赋外,竟然在修行方面也有着极其夸张的天赋,他就开始犹豫起来,现在很纠结,到底是让想办法让陈落加入阵塔呢?还是让他继续在小金沟修行?摇摇头,这真是一个苦恼的问题。

“云游子啊云游子,咱家可是越来越佩服你了啊,你小子的眼光可真是毒辣,怪不得你小子不肯让陈落跟着我学习阵法,原来你早就知道他拥有双绝天赋啊,不过你小子到底准备让他走什么样的路?难道让他双修?这个法子虽妙,可实施起来太难了,一个弄不好,两头都糟糕,到时候真是浪费了陈落的双绝天赋啊!”

“话又说话来,陈落这小子可真不是一般的狂啊,比咱家小时候牛气多了,咱家当年虽说也是十里八村出了名儿的狂小子,可现在和落小子比起来,咱家当年那点狂劲儿实在不够看呐。”

屠老头儿坐在九叶园的雅间儿内,仰躺在老爷椅上晃啊晃的,不由感叹,道:“年轻就是好啊,可以肆意的疯狂。”

咚咚咚。

敲门声传来。

屠老头儿颇为不爽的问了一声谁啊。

“屠爷爷,是我。”

应声出现的是一位少女,少女如火又如焰,惹火的身材足以让那些未经世事的小年轻儿们口鼻喷血,只是那一张尽是黑斑的脸蛋儿实在与她不搭调,少女不是别人,正是落樱。

“小落樱啊,咱家可是正在听曲儿呢,你来这里做什么。”

“我要学习阵法,屠爷爷,你答应过我的,这都半年过去了,为什么不教我。”落樱走进来后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撅着小嘴,坐在椅子上。

又是阵法。

屠老头儿一听落樱念叨阵法就有些头疼,无奈的说道:“你说你啊,小落樱,你千里迢迢跑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找咱家学习什么阵法,而且也不是咱家不教你,是你爷爷不让咱家教你啊,当然,如果你想学普通阵法,咱家教你也就教了,可你个小妮子只想学诅咒阵法,你让咱家怎么教你?教了你,岂不是等于害你?”

“屠爷爷,您怎么会这么想呢,樱儿学习诅咒阵法是用来诅咒通天老祖那个恶棍,要害也是害他,怎么会害我自己呢。”

通天老祖这个名字在玄黄世界绝对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一向自诩为阵法界高人的屠老头儿又怎会不知,不过,他很不屑通天老祖的所作所为,简直就是阵法界的败类,知道落樱跑到这里学习诅咒阵法是为了诅咒通天老祖,可是至于原因直到现在也都不清楚,问道:“小落樱啊,你能不能告诉咱家,通天老祖那个混蛋在你们中央学府的冰火小灵界里到底干些什么勾当让你这么痛恨他。”

通天老祖前些年可是把世界搞的一团糟,曾经公然藐视过各大中枢阵塔,当时屠老头儿气的火冒三丈,也参与过几次围剿,奈何根本没有追到人家的踪影,有时候他也很佩服通天老祖那个混蛋,那厮也不知道是什么人,胆子也忒大了,不止藐视过中枢阵塔,连光明殿这等神秘的巨头都被他挑衅过。

而且听说那厮也曾经潜入过中央学府的冰火小灵界,甚至差点把小灵界给毁了,那厮到底干了什么,中央学府对此事只字不提,当时不少中央学府的学员在里面,落樱就是其中之一,可是每当屠老头儿询问时,落樱都很愤怒,这次也一样。

她神情古怪而又复杂愤怒的说道:“那个恶棍欺负我!”

中央学府,冰火小灵界。

这是落樱这辈子最不想回忆的记忆,永远永远也不想提起的记忆。

“你倒是说说那厮到底干了什么勾当啊,你们中央学府对这事儿好像很保密。”屠老头儿实在是好奇。

“他……他……”一个他字,落樱说了几句,却怎么也无法继续说下去,噌的一下站起身,生气道:“反正他就是欺负我了,屠爷爷,你到底教不教我。”

“不是咱家不教你……”

话还未说完,落樱就冷哼一声,讽刺道:“我早就知道你们这些自诩为阵法宗师的家伙都被通天老祖吓破了胆,原以为屠爷爷您不是,现在才知道你也和他们一样,害怕通天老祖。”

一听这个,屠老头儿哪还忍得了,猛地一拍椅子,喝道:“放屁,咱家怎么会怕通天老祖那个混蛋,别让咱家遇见他,一旦遇见,咱家保证把那厮玩的大小便失禁。”

“嘁,就会吹,当初你们那么多阵法高手都没能抓到人家,也好意思说。”

屠老头儿老脸一红,面子有些挂不住,赶紧转移话题,说道:“我说小落樱啊,你来到这里都快半年了,你爷爷他们很担心你,还是早点回去吧,再这样下去你的修为会荒废的,到时候你在中央学府的排名会降下去的。”

“我不怕!我一定要学习阵法,诅咒通天老祖那个混蛋,一天没有成功,我就一天不回去。”落樱倔强的回应。

“唉,你这又是何必呢。”屠老头儿叹息一声。

“我说到做到,你不教我拉倒,我自己学。”说罢,落樱直接离去。

待落樱离去后,屠老头儿也实在没心情听曲儿,一想到那个通天老祖他的火就蹭蹭往上冒,自语道:“也不知道通天老祖这个混蛋到底从哪疙瘩甭出来的,这厮也真有能耐,但凡有名气的守护阵法都被他破了个底朝天,不过,哼,那家伙幸亏没有来咱家的阵塔捣乱,不然……”站起身,屠老头儿一阵暴怒,连续对着空气扇了几巴掌,喝道:“哎哟,我靠,咱家还不信弄不死你个藏头露尾的小菜菜,打死你个小菜菜,让你给咱家得瑟!”

……

正午,烈日骄阳,似火的阳光蒸煮着大地,以此宣告着他老人家的霸主地位。

陈落从小金沟后面荒芜的矿洞中出来,只穿着一条单裤的他,热的汗流浃背,瞧了瞧悬挂在虚空的太阳,只想竖起中指,骂一声娘。

数日来,他依旧在疯狂修炼,虽然虎威无相拳和残影三动都还没有修到圆满,不过第六道灵脉已经打通,打出来的灵力其狂暴程度要比之前更加凶猛,即便现在对上进入第二境界,开辟出灵海的初级巫师,他也有信心一战。

更加让他感到欣喜的是,自己虚弱的精神力正在逐渐恢复中,现在勉强可以布置几个小阵法,相信用不了多久便可以正常发挥,一旦完全恢复,他就可以布置阵法辅助修行,到时进展更快。

几个月来,差不多也有点明白精神力虚弱的原因,应该之前虚妄之火频繁淬炼灵魂导致的,现在淬炼的频率不是那么大,精神力开始渐渐恢复。

灵魂是一个人的本源。

而不管是灵力,还是精神力都是来自灵魂,是灵魂潜能的一种,唯一不同的是,灵力是需要吸纳天地灵气而凝,而精神力则需要冥想而聚。

在玄黄世界,修灵力的成就巫师大业,修精神力的成就阵法大业。

吃过午饭,陈落回去洗了一个澡,正犹豫着继续修炼还是睡上一觉,这时,牛虻匆匆跑了回来,看见陈落打了个招呼,忽然又想起了什么,问道:“陈落,你听说了吗?”

“什么玩意儿?”

陈落瞧他一脸的兴奋,内心更加好奇。

“小丛林的魔兽开始朝拜啦。”牛虻兴奋的奥浑身肌肉都在抖动着。